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九 神秘法阵

章四十九 神秘法阵

蛛魔对狼人老者似乎有着深深忌惮,不再继续进逼,点头道:“也好。你们记住,禁令就是禁令!不管是谁,哪怕小孩,触犯了禁令都要死!明白了吗?”
  “明白。”狼人老者说。
  “那么希望族长好好管束族人。这段时间伯爵大人心情很糟糕,如果有什么风声传到他耳朵里,会发生什么我想你也很清楚。”
  蛛魔收起原力步枪,指挥四头仆蛛回到了原来位置。
  年迈的族长走到母亲和男孩的尸体边,弯腰抱起男孩,又有几名狼人抬起母亲和死去年轻狼人的尸体,向着不远处的峡谷走去。片刻后,几具尸体都被抛入深不见底的峡谷,锋牙部落的狼人们站在悬崖边,齐声哼唱着古老的歌谣。
  千夜听不懂歌词,却能够体会到歌声中那深深的悲怆和隐隐的沧桑。
  狼人的葬礼简短而沉重,片刻之后,部落的狼人们就在年迈族长的带领下,向聚居地走去。数百名狼人排成长长一列,在山间走着,一如上古时期、中古时期,乃至于每一个时代为了生存而进行的大迁移。
  千夜转身,悄然离去。
  或许任何一个国度,公平公正都只是相对而言。千夜一直以来都知道,黑暗种族内部也是矛盾重重,却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们平民的遭遇。
  在黑暗国度里,实力为尊被贯彻得为彻底,上位者往往用铁腕来维持自己的统治,动辄就有小部落被整个毁灭。千夜想起自己在红蝎执行过数起和叛军有关的任务,同样看到了帝国内部的残酷。两大阵营实际上有许多相似之处,并没有哪个比另一个好一点。
  不过今天看到这一幕,又有席尔给的信物,千夜倒是觉得和锋牙部落或许有谈一谈的可能性了。他不需要他们真正站在自己一方战斗,事实上,千夜对此始终不怎么放心,他所需要的只是,在接下来的战争中获取一些情报,以及锋牙不要参战就可以了。
  狼人们退回住处,山谷又恢复了平静。
  千夜避开几头仆蛛的守卫范围,绕到山峰另一侧,那边是山体陡峭的一面,他开始向峰顶攀登。如果运气够好,那些行踪神秘的血族,多半还在峰顶停留。
  千夜行动很小心,他的血脉潜伏能力虽然能够收敛气息,但毕竟不是真正的隐形,可以欺骗感知,却法避开眼睛。
  整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千夜才登上峰顶。青峰山绝顶到处是嶙峋怪石,从高处往下望,可以看到下方百米处伸出一座天然石台,上面修建着祭坛和数十根图腾柱,应该就是锋牙部落的先祖圣地了。
  此刻在祭坛前原本用于进行仪式的空地上,布设了许多奇特的仪器。它们共同构成一个圆形的,直径达十余米的大型原力法阵,中央则竖着一根金属圆柱,顶部悬浮一颗浑圆的金属球。金属球通体镌刻着原力阵列,正在运行,时明时暗,不时散发出奇异的波动。
  在圆形法阵旁边,站着三名血族,分别是一名男爵和两名骑士。男爵立在平台边缘,遥望着巍巍远山,忽然说:“杜拉斯大人怎么还没有回来?”
  “也许是路上有什么事耽误了。那个小狼崽子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非常狡猾,也很能跑。”一名骑士说。
  男爵皱眉道:“就算如此,杜拉斯大人也应该回来了。他带去的可都是好手。”
  虽然焦急,可他们也只能继续等下去。男爵吩咐两名骑士守好阵列,自己就走进山洞休息。
  两名血骑士一人守着一边,百聊赖地扫视周围一成不变的群山,然不知危险即将来自于头顶。
  千夜盯着那个法阵看了一会儿,却是一所得。他在原力阵列上只有粗浅的入门知识,还大多是枪械驱动和机械动力方面的,想弄清楚血族们在狼人的圣地想要干什么,只能从留守的这些血族身上下手。
  千夜观察了两名血骑士一会儿,开始贴着山壁慢慢向下滑去,在距离平台还有数十米时,一跃而下,凌空向左边那名骑士扑去。
  血骑士反应极,刹那间拔剑在手,反手刺向千夜,这才大叫出声示警。可是长剑刚刚刺到半途,千夜手中的深红之牙已经斩在长剑上。
  整整两级的差距,千夜又是力出击,深红之牙势如破竹般把血骑士的长剑从中截断,余势未歇,在他眉心处留下一道血线。
  千夜这时双足落地,整个祭坛平台都摇了一下,神秘阵列中央的金属球立刻晃动起来,光芒也相应剧烈波动。
  “保护法阵!”山洞中响起一声惊呼,男爵从里面冲出。而此时祭坛另一头的血骑士刚刚拔剑飞奔过来。
  千夜一刻也不停歇地向着男爵迎面冲去,幻之曼殊沙华落入掌中,在跑动中对着山洞方向抬手就是一枪。
  点亮的原力阵列映射出数朵虚幻之花,在精致短枪周围绽放,如此美丽景象背后却是死神狰狞的獠牙。那名男爵连闪避动作都来不及做,身一震,忽然间僵硬如石,一头栽倒在地。
  千夜这一枪除了重型头,还由双生花本身附加了强烈的震击和麻痹效果,男爵的血气防御如阳光下的薄冰,瞬间消融。
  祭坛上剩余的那名血骑士奔到金属球前摆出防卫架势,然而看到千夜竟然一枪就放倒了男爵,大吃一惊。随即千夜就冲进了山洞,而血骑士则犹豫起来,不知道是应该跟进去和里面的同伴夹击这个入侵者,还是留在外面保护法阵。
  不等血骑士做出决定,从山洞里突然飞出一颗原力手雷,直奔法阵而来。
  血骑士惊骇之极,如果这颗原力手雷在法阵中爆炸,不管炸掉多少仪器,法阵都会被毁去。他不及多想,飞身扑向原力手雷,伸手轻轻一托一送,原力手雷被血气包裹着转了个方向,甩到了平台之外数十米,在空中炸开。
  猛烈的冲击余波还是干扰了神秘法阵的运行,金属球又是一阵起伏不定,但很就平息下来。血骑士刚刚松了口气,就看到那个入侵者从山洞中走出,顿时一颗心就沉到了底。
  山洞中还有一名骑士和几名高级战士在休息,却没有动静传出来,难道短短刹那就被杀了个干净?而男爵则伏在洞口外十多步处,一动不动,生死未卜,他身下漫流出的鲜血竟然是黑色。
  千夜不紧不慢地走过来,淡淡说:“投降吧。”
  “休想!”血骑士一咬牙,手中长剑爆出炽烈的光芒,纵身扑上。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千夜身上突然闪过一层紫气,一种法形容的恐惧笼罩住血骑士,让他身蓦然僵硬。
  “圣血!长者”血骑士殷红的双眼流露出极度慌乱,那是深刻在潜意识中对上位强者的畏惧。他话说到一半,就嘎然而止,缓缓低头,看到心口上插着一把华丽的短刀,身精血都在狂涌而出。
  千夜刚才毫保留地释放出血气,来自上位血脉的恐怖威压和震慑,对猝不及防的血骑士形成了强烈压制。短兵相接,仅仅刹那失神,就足以决定生死。
  血骑士后的意识里才明白,为何对方能够如此迅速地杀光山洞里的战士,然而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名血族的上位者?不过他已经再不能思考,也永远不会知道答案。
  千夜走到平台边缘,取出得自魏柏年的五级血族狙击枪,瞄准了上山的道路,刚才那声爆炸动静不小,如果周围还有敌人很就会出现。
  果然没等多久,千夜视野中就出现了那头蛛魔的匆匆身影,他从容扣下扳机,蛛魔嘶吼一声,庞大的蛛躯随即向后翻倒,滚出一段路后,就翻下了山崖。
  千夜又等了一会儿,再没有其他动静,于是收起狙击枪,一把提起昏迷不醒的男爵,用深红之牙轻轻刺入他前胸。
  精血离体的痛苦把男爵弄醒了,他一声呻吟,慢慢睁开双眼。
  千夜把深红之牙拔出来,一滴鲜血沿着刃尖,从男爵眼前啪嗒掉下。男爵脸色苍白,眼神惊惧不定,他认出了这是一把五级吸血武器。
  千夜指了指圆形法阵,直接问:“告诉我这个是干什么用的。”说着,深红之牙仍然抵在男爵心口上。
  男爵损失了部分精血后,格外虚弱。虽然千夜口气平淡,甚至没有出言威胁,但他在千夜散发出的气息下竟然不由自主地有些颤抖。
  那是源自血脉的压制,超越了位阶。而且他曾经在另外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过类似气息,那是隐隐的破坏一切的暴虐,给予生命本能的恐惧,来自实力侯爵娜娜。
  男爵恭敬地道:“请问您是否出自尊贵的玛门氏族?”玛门正是娜娜所属的氏族。
  千夜只是冷冷地说:“现在是你要回答我的问题。”
  在深红之牙的刀锋下,在被活生生吸取精血的威胁下,男爵终于屈服,“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一些特定的地点布置这种法阵。据说它有探测和抑制功能,可以感应到某些特定气息的出现。当法阵出现异常波动时,我们就需要立刻上报。”
  “特定气息?”
  男爵苦笑道:“我们也不知道这特定气息是指什么。”
  千夜点了点头,知道他们只是负责布置,也不了解这套阵列的作用,而且近期也没有发生过异常。但是千夜不了解,不代表找不到懂的人。他想了想,先是中止整个法阵的运作,然后开始拆解那些奇特的仪器,一件件都扔进安度亚的神秘空间里。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