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一 南宫小鸟

章七十一 南宫小鸟

旁边一名老人道:“世子,这片护甲打造得急了,铸模有些粗糙,雕刻是不够细腻。不过该加的原力阵列都加上去了,保证都是上品手工。”
  魏破天不置可否,翻来覆去地看着甲叶,然后一一点亮上面的原力阵列。
  这是一片护心甲,主材就是魏破天从张自行手里赢来的那块缠丝精金,另外添加了十余样珍贵辅材,由魏家工匠花了数个日夜从锻制模型到篆刻阵列,部手工制作。
  护胸甲不大,形状恍若一片倒置的枫叶,老人虽然自谦铸模有些粗糙,实际上整体设计相当精致漂亮。但是只能护住胸前要害,就连双肩和部分腰肋都法覆盖到。
  那老人看出魏破天脸色有点不,连忙解释:“世子,因为要达到能够挡住六级原力枪轰击的要求,所以不能做得薄了。您也知道,材料就这么多,总面积有限,我等特别设计了这种形状,可以兼顾胸腹所有重要部位的防护。”
  魏破天也知道这片护胸甲设计十分精妙,上面附着的原力阵列以防御类为主,还采用了罕见的叠加技术,以求增加有限面积的强度。魏家工匠们昼夜赶工,才总算在规定时间里完成,已经不能要求多了。
  其实魏破天心中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片护甲怎么看怎么象片叶子。而一想到树叶,他就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某个烦人的家伙。不过他近连续坑了宋子宁两把,心中郁闷总算淡了不少。
  魏破天把护甲放回封装盒,道:“待会把这个送去暗火总部,交给虎叔,等千夜回来就拿给他。顺便问问暗火,有没有军报,千夜现在到哪里了?”
  “是,世子。”老人捧着护甲盒,退了出去。
  魏破天看着关上的房门,出了一会神,拿起桌上一封信,打开扫了几眼。这封信他其实已经看过一遍,是博望侯写来的。
  魏侯在信中说,哪怕婚事暂时还定不下来,但魏破天离家时间已经够久了,叫他立刻回转远东行省。
  虽然由于寒潮原因,远东魏家和黑暗种族在玉门要塞外对峙,但黑暗种族一方毫退兵之意,战端随时会开。当此关键时刻,身为魏家世子,魏破天不能长期在外,而且除了军事,有部分族务他也要陆续参与,如此方能服众。
  魏破天对这封信的到来已有所预料。其实此行之前,他就大致知道也不过能在永夜停留十天半月,现在时间差不多了。
  他身为家族继承人,自然不能任性,既然已经收到家族的信,那就是回去的时候了。随着年纪日渐增长,这位梦想曾是一拳击破天空的少年渐渐有了身不由已的感觉。
  想到这里,魏破天反倒有些羡慕宋子宁,不管这家伙如何阴险狡诈,但他毅然放弃阀主之争,自行在外打拼,虽然艰苦,却自由自在。
  魏破天声地叹了口气,他已把要离开的消息散出去,那些贵女应该都会跟着走,就算打宋子宁主意的,也不会长期停留在永夜大陆。她们整装出行估计需要两天准备时间,就是不知道还赶不赶得及再见一见千夜。
  这时房门被人敲响,魏破天微微皱眉,合上信纸,然后道:“进来”。
  来人是南宫凌,手里捧着茶盘,笑盈盈地说:“我刚焙制了一点茶,一起来尝尝吧!说起来,没想到在永夜这种地方也有野茶,而且味道还不错。”
  “没想到你有心思弄这些。”
  南宫凌温婉一笑,说:“这些寻常技艺人人都会,只是看有没有心罢了。”
  魏破天端起茶杯,刚要喝,忽然咦了一声,望向外。远方天际处出现了一艘浮空艇,正迅速向黑流城飞来。这艘浮空艇式样奇特,速度得异乎寻常,眨眼间就在视野里从一个黑点扩张成脸盆大小。
  凭魏破天的眼力已能看清飞艇侧舷上的蝎尾标记,不由眉间拧成一个结,“这是红蝎的浮空艇?我怎么从没见过这个型号。他们在搞什么鬼,难道这是增援?”
  上次来的那两个红蝎大队,在黑流城里所事事地停留了几天后,于两天前的晚间,突然一整个大队连同那口长达十余米的巨大金属箱部消失不见。
  折翼天使和红蝎军团在军中向来不和,由于千夜的缘故,魏破天看见红蝎就十分不爽。后来他搞清楚那两队红蝎来自血蝎营,与千夜没什么直接关系,总算放下了为好友担着的一份心事,不料一个大队前脚刚走,后脚红蝎就又来人了。
  南宫凌也在看着那艘浮空艇,目光微微一凝,似乎发现了什么,脸上悄然掠过一抹阴霾。她嘴唇动了动,终没有说话。
  黑流城看到红蝎浮空艇传来的旗语,放开领空,于是那艘浮空艇尾部喷出长长火焰,长驱直入,以速冲刺的姿态飞来。等飞临起降场上方时,艇身两侧突然喷出数道火焰,竟然那里有隐藏的动力管,与此同时,整艘浮空艇以急刹车的姿态悬停在空中。
  这可是地面高性能越野车才能做出的动作,人们早已习惯了浮空艇在空中鲸鱼式的游曳。有些主力战舰光是转个弯的航行轨迹就长达数公里。由此可见这艘浮空艇超凡的机动性能。
  浮空艇悬停后,突然向下一沉,直坠数十米,艇周又喷出火焰,再次刹停在空中。这时浮空艇距离地面已经只有数十米,艇门大开,从里面跃出十多个身影。
  居中的一人身上下都包裹在厚重盔甲内,看上去简直就象一台人形机甲。落地之后,那人掀起面罩,露出一双圆滚滚、明亮生辉的大眼睛,顾盼中带些许稚气。
  在这样一具战争兵器内,居然是个少女,而且年纪看上去并不大。对这样的一个少女,周围红蝎战士的神态却显得颇为尊敬。这时数名红蝎走进起降场,为首是一名高大男人,佩着准将军衔,正是先期赶到的红蝎大队指挥官。
  他步走到少女面前,神情也有点惊讶,“南宫上校,你怎么来了?”
  少女行了个礼,“安将军,我来永夜大陆做点研究,只在黑流城中转补给,明后天就前往暗血城。您有任务在身,不用管我。”
  安准将愣了愣,说:“暗血城是磐石领重镇,各方势力情况极为复杂,近那边好像不是很平静,与黑流城之间的公共交通艇班次也减少了一半。你的研究如果选点能够调整,好考虑长驻黑流城或者附近另外一个战区的断河城,除了城市规模小外,它们的地理和气象条件都差不多。”
  少女垂下眼睛,淡淡说:“我会考虑您的提议,不过我想先去暗血城看看情况。”
  安准将似乎很了解少女的脾气,点头道:“我预计还会在这个战区停留一周左右时间,如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向我提出来。必要情况下,我可以分两个中队的人手给你。”
  “十分感谢,若有需要,我会请求您帮助的。”
  这时从浮空艇上,又用吊索垂下来两辆越野车,这两台车醒目之处,就是车身后方一个巨大的喷气口。
  红蝎准将带着这些来的红蝎战士驶入远征军第七师师部大门,千夜不在期间,这里等如是交给了张自行将军,帝国第三军团和红蝎的战士几乎占据了军营大部分宿舍。
  魏破天站在千夜的师部办公室落地前,看着两辆完不是永夜风格的越野车驶进大门。他再不喜欢红蝎,可为了千夜的安危着想,也要过来看看红蝎这次来的又是哪个战斗营。
  不过当魏破天看到来人后,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想到了一个可能,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是那个人?”
  一直跟进跟出的南宫凌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冷冷地说:“除了她还有谁?哼,实力不怎么样,就知道摆弄些没用的东西。”
  魏破天却是呵呵一笑,放松下来,如果真是那人,和千夜过去所在的虎蝎营就扯不上关系了,“听说以前你们家的人和她闹得很不愉?”
  “一点小事而已。就凭她一个人,又能扑通出什么风浪来?”
  魏破天意味深长地笑笑,不置可否,看了看从越野车上跳下来的重甲少女,拔腿向门外走去,一边说:“不知道她跑这里来干什么?”
  南宫凌跟了上去,正想再说句什么,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在魏破天面前表现的太过刻薄,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咬了咬下唇。
  这时,张自行和好几名第三军团的军官从后面的营区走出来,而追着魏破天过来的一些世家贵女们也刚到,师部前的小广场上顿时变得热闹非凡。
  不止张自行,第三军团的高级军官,和几名临调战将看到少女的模样,重甲上的红蝎军徽,神色都是微变,彼此低语,“不会真是那个人吧?”
  “她不在红蝎总部呆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只有这么点护卫?多半是偷偷出来的。”
  安准将带着红蝎众人已经走到了张自行面前,双方互相行礼后,安准将介绍道:“这是红蝎机械营的南宫上校。”
  重甲少女面表情,淡淡地说:“南宫小鸟。”
  ps:唔,天还没亮,先去睡一会儿。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