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七十二 偶遇

章 七十二 偶遇

魏破天走下师部大楼的台阶,在不远处站定,抚着下巴上的胡茬,若有所思,“还真的是她,看来传闻是真的,她恢复了姓氏。”
  南宫凌此刻一脸寒霜,再也顾不得是在魏破天面前,重重哼了一声,冷然道:“她也配姓南宫?”
  魏破天只是笑笑,没说话。
  南宫小鸟这个名字一出,围观众人有一大半神色变得十分古怪。第三军团的军官们都闭口不言,那些贵女们却不管这么多,聚在一起交头接耳,还时不时地向南宫凌瞄上一眼。
  “南宫小鸟,这个名字好像哪里听说过。”
  “就是红蝎几位军团长都很看好的那个南宫小鸟?据说有同时成为机械大师和阵列大师的潜质?!”
  “那岂不是很厉害?”
  “哪止很厉害,是非常厉害!据说她已经开始设计的浮空战舰了。”
  “你们知道吗?据说她和南宫世家有仇,好象还差点打起来”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感觉到一众贵女异样的目光,那些窃窃私语音量还足以让她听清楚,南宫凌气得脸色阵青阵红,但敢于当面议论她的贵女,可没一个身家背/景比她差,当场发作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那些贵女由于南宫凌总能想出办法接近魏破天,好几次还甩开她们和魏破天独处,难得找到这么好的机会气气她,完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越说越大声。
  南宫凌实在法忍受,冷冷地说:“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魏破天却没有丝毫安慰她的意思,居然道了声“也好”,气得南宫凌一跺脚,径自离开了第七师师部。
  这时,暗火留守师部的一名中校匆匆赶来,接手了给南宫小鸟和她带来的红蝎战士安排住所的工作。
  目送红蝎众人离去,张自行双眉紧锁,自语道:“这下可麻烦了。”
  旁边副官有些不明白,问:“将军,就算有麻烦也是红蝎的麻烦吧?我们不是两天后就护送魏世子和贵女们返回秦陆吗?”
  张自行有些愠怒地道:“红蝎哪次出勤不死人的,哪可能有多余人手管那个小麻烦?我可以不管安绍年的死活,可要是她出了点什么事,红蝎那几个老家伙能把我的房子给拆了!真是见鬼了!”
  副官见张自行心情不佳,当下不敢再多嘴,可是张自行明显已经看他很不顺眼,忽然道:“你去问问红蝎,那个南宫上校在黑流城要待多久,下面准备去哪里。我拨给你一个营和一艘高速驱逐舰,你接下来就负责保护她。要是她少了一根寒毛,我唯你是问!”
  副官顿时脸色发苦,这岂非意味着他不能跟大队返回?永夜这种基本上看不到太阳的地方,可没什么人愿意多呆。但是张自行正在气头上,他哪敢反对,只得苦着脸问:“将军,那那要多久?”
  “直到她离开永夜为止!”张自行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话,堵死了副官的一切希望。
  接下来一整天,黑流城平静而繁忙,在这座边境小城喧喧嚷嚷了许久的贵女和她们的随从大军即将离开,让整个城市从上到下都有松了一大口气的感觉。
  魏破天心情仍然不佳。暗火的军报已经送到他手上,千夜西征进程十分顺利,近还和那头蛛魔伯爵正面打了一架,打得斯图卡重伤而逃。可是他随即就带兵去攻打狼人子爵的领地,看来没什么希望在两天里赶回来。
  而神出鬼没的宋子宁消失了几天后,重出现,据说已经基本摆平远征军总部,后续就是走各种程序让暗火完合法化。
  魏破天一边为千夜高兴,一边却看着宋七神采飞扬的小白脸百般不爽,琢磨是不是再想个办法把他也给弄走。不过想到千夜这里一切才刚起步,论赵阀身世还是红蝎经历都是隐忧,才压下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宋子宁才不管魏世子是否郁闷,摆平暗火一事让他心境上佳,天天足不出户,只是躲在房中题字作画,心境修为一日千里。
  这天早晨,他如有神助,落笔如飞,一副山行图一气呵成。只见原力光芒一阵闪动,纸面上的风景仿佛活了过来,蜿蜒着伸向云端的石头小径忽然飘起经霜的红色枫叶。
  “暮色深深”,宋子宁的“三千飘叶诀”正式进入中阶第六境。
  当此时刻,魏破天正站在他身后观画。看到那点微光凝成的枫叶时,魏大世子顿时想起为千夜打造的那片护心甲,脸色顿时发黑。他突然伸手,一道土黄色光芒隐隐露出险峰的峥嵘棱角,向着画中的世界压去。
  宋子宁虽然不明就里,但见魏破天脸色不好,心情加愉。也不管自己那幅画,任凭两道原力对冲,把宣纸抹成一堆齑粉,正想开口损魏破天几句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两人都是一愣,同时转头从长看出去。他们现在千夜位于暗火驻地的办公室里,南外就是连通着正门的大校场,现在那边正聚集起一群人。
  今天是南宫小鸟预定出发前往暗血城的日子,却听一个先期到达的血蝎营战士提起,黑流城城主,暗火佣兵团团长前不久弄回来一套原力阵列,至今没人能够破译,还曾来向红蝎和第三军团专业人员询问过情况。
  少女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看了看时间,浮空艇准备差不多要一个小时,正好可以顺路去暗火转一转。她刚走进暗火大门,就看到迎面一群人簇拥着一位贵女走来,正是南宫凌。
  南宫凌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撞见南宫小鸟,当下一怔,随即脸就沉了下来,冷冷地道:“让路。”
  南宫小鸟心形的小脸鼓起,显然气得不轻,她握紧拳头,怒道:“你叫谁让路?”
  “当然是你,难道我面前还有别人吗?”
  暗火大门口的这条主路是供战车出入之用,别说并排走两个少女,就是两辆主力战车也能并行。可是两个姓氏都是南宫的少女偏就面对面站着,谁也不肯向旁边稍移一步。
  “凭什么我要给你让路?”南宫小鸟怒问。
  南宫凌双眉一挑,慢慢走到南宫小鸟面前,说:“就凭我的身份,就凭你现在不过一介寒门,连士族都不是!”
  南宫小鸟叫道:“当初要不是你们设计陷害,爷爷他怎么会”
  南宫凌蓦然打断了她的话:“那么遥远的事情,谁知道究竟怎么回事。而且,那和我有任何关系吗?没有!所以,我现在只是叫你,让!路!”
  南宫小鸟小脸胀得通红,若论斗嘴她显然不是南宫凌的对手,几句话就被气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两人站在暗火的主干道上这么一闹,立刻引起来往注目,暗火的战士们早怕了这些贵女,只是远远看着没人走近。
  而每天跟着魏破天和宋子宁,必然要来暗火晃一圈的那些世家小姐们却从各个角落里冒出来,开始指指点点,悄悄议论。她们当然不会平息事态,只是想着方法的煽风点火。
  南宫小鸟忽然用力抹去要滚落的眼泪,盯着南宫凌,一字一句地说:“我,不,让!”
  南宫凌忽然一笑,“亏你还好意思用南宫这个姓,连点礼仪都不懂,那我今天就教教你!”
  南宫凌突然挥手,一个耳光就向南宫小鸟脸上甩去。或许是心中有事,或许是没想到南宫凌会突然动手,南宫小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啪的一声,结结实实地就挨了一记耳光。
  这一下,旁观的世家小姐们都怔住,就连南宫凌自己都十分意外。她原本只是做个声势,想让南宫小鸟退开,没想到这一巴掌居然抽了个结实。
  南宫小鸟半边面孔脸顿时肿了,上面渐渐浮现出一个清晰手印。她捂着脸颊,看着南宫凌,眼神忽然间变得比平静,慢慢地说:“你打我?”
  她身后的红蝎战士们却没这么镇定,大吃一惊后,几个箭步跨上来,军刀和佩枪都拔了出来。
  南宫凌心中微微一颤,红蝎战士都是战场上杀过人的老兵,虽然等级不算特别高,但那股气势仿佛带着血腥。可事已至此,她怎会在众目睽睽之下退缩,猛一咬牙,道:“打你又怎么样了?谁让你挡道!”
  而南宫凌的侍女和护卫也一拥而上,挡在她身前,一个侍女喝道:“还不点让开。帝国律法可写得明白,寒门遇见世家要让道。怎么,你们还想要抗法不成?”
  南宫小鸟对侍女视而不见,只是盯着南宫凌,又说了一遍:“你打我?”
  南宫凌的表情有些僵硬,然而她却绝不愿意退让。退一步事小,丢的却是南宫世家的脸面。
  对面被南宫小鸟拦住的红蝎战士,则是人人面带怒色,杀机升腾,随时都有可能动手。军中多死士,他们可不管南宫凌是什么身份,一怒起来照样刀头溅血,大不了事后偿条命而已。
  南宫凌的一名随从见势不妙,悄悄退后,迅速远去。世家护卫虽然自视甚高,可面对红蝎这样的特种精英军团仍不敢大意。这人十分伶俐,显然去找家族高手了。
  旁观众人里也有见势不妙,连忙差人去找魏破天、宋子宁还有张自行,万一红蝎和南宫世家公开动手,那绝对不是一件小事。事情真要闹到不可收拾,他们这些看热闹的可也脱不了干系。
  周围的目光射在南宫凌身上,让她感到火辣辣的。不过想起家族内一众族老的态度,她猛一咬牙,脸高高扬起,冷道:“你不让?再不让路,还是一巴掌!”
  侍女则伸手向南宫小鸟推去,喝道:“一个寒门贱人,还不让开!”
  然而就在这时,基地大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张扬的声音:“哎呦!怎么这么多人啊,都是在欢迎我的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