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九 狼人的秘密

章七十九 狼人的秘密

那人露出雪白牙齿,端正清秀的眉目间却好像笼罩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霾,仿佛蛇般阴冷,他的口气略带轻佻,说:“一个佣兵头子?小事。”
  南宫远博沉吟片刻,又道:“别把远征军得罪得太狠就行了。另外,如果有机会,把小鸟带回来,但要做得干净,明白吗?”
  他的笑容加诡异了,“明白。如果没有机会,我不会出手的。”一个不是集团军直属的远征军地方师什么都不是,可红蝎就不一样了,即便南宫世家也不愿意和名列军方前五的精英军团正面对上。
  看着那人的表情,南宫远博想要说什么,但又忍住,道:“需要什么资源,你尽管动用。我只要把这件事情办成。”
  年轻人声地笑,“要不要把赵雨樱一起办了?”
  南宫远博双眉一皱,问:“你有把握?”
  “两成,已经足够。”
  “两成?哼!”南宫远博面有怒色,“好,就算那两成机会实现了,你又有几成把握事后瞒得过赵玄极?”
  那人笑道:“半成也没有。但是对付赵玄极,不应该是伯父您的事吗?”
  南宫远博怒道:“我要是能对付得了赵玄极,就不是沂水候,而是幽国公了!”
  那人这才一副恍然模样,说:“原来如此。好吧,那我就避开赵雨樱。”
  “行了,都下去吧!”南宫远博愤然拂袖,转身进了里间。
  站在阴影中的那个男人一直半躬着身,直到南宫远博的背影消失在门内,这才直起腰。他的礼数恭敬得太过夸张,都有些讽刺的意味了。
  房间里有一瞬寂静。他忽然回头,望向南宫凌等人,脸上仍是一张声的笑脸。
  南宫凌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寒战,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上惨白如雪,勉强笑道:“啸风堂哥,如果没有其它事的话,我我就走了。”
  男人缓缓点了点头,南宫凌如大赦,立刻行了个礼,匆匆离去,根本不敢回头。
  南宫啸风,南宫世家生代第一天才,堪比四阀顶尖子弟,然而他的扭曲性格和天赋同样出众。这是一把双刃剑,两边同样锋利,就连南宫远博都曾经伤过手,如南宫凌这样的小辈,平时宁可不要遇见这位堂哥。
  不过退到院子里后,南宫凌看着前方花棚上繁硕垂落的紫藤,露出意之色。因为她知道,南宫啸风既然动了,那么黑流城必将成为人间地狱,就让那个还敢使用南宫姓氏的女人亲眼目睹她带去的灾难吧!
  她希望南宫小鸟会被私下处置掉,因为南宫啸风喜欢慢慢虐杀年轻少女。不过这个希望不大,南宫小鸟是南宫远博的禁区,南宫啸风性格再糟糕也不是笨蛋,不会去干真正犯禁的事。
  此际在秦陆一处红蝎秘密基地内,一个年轻人正站在桌前,平心静气,手提狼毫,用工整的蝇头小楷抄着武经。每一个字都横平竖直,毫不逾规,看着整齐端正,却有点呆板,毫个性。
  一幅长长宣纸,已经抄满了大半,怕不有数千字。
  这时一名年轻女军官走进,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年轻人的手一颤,笔尖一滴墨顿时落下,在纸面上留下一大块污渍。
  “你是说,小鸟突然离开了?那几个老头子知道吗?”他神色平静,声音却微微有些颤抖。
  “从各种迹象看,他们此前应该都不知情,南宫上校很大可能是偷偷走的。”女军官答道,眼中却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嫉妒。
  年轻人缓缓地说:“去查查,小鸟在离开前都干了什么。比如说,看过哪些,查过什么资料,和谁联系过,然后把结果告诉我。”
  女军官应了,正想离开。年轻男子叫住了她,“把我的追风号准备好,一有消息,我马上就出发。”
  女军官嘴张了张,但是终什么都没说,退出房间。在关门前的一刹那,她忍不住透过缝隙又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年轻人拿起那张密密麻麻写了大半的宣纸,慢慢地、一角一角地撕得粉碎,女军官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那张纸上数工整之极的蝇头小楷,每个字都是一个囚笼,用以锁住他心中的那头猛兽。
  而今,囚笼已毁。
  这些天,千夜总是有点心神不宁,论处理公务还是修炼,不知从何而来的烦乱不一会儿就会打扰他的专注。
  公务方面还好,一切都顺利地按照既定计划推进着,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修炼上就出了点小wenti,玄曜两篇的运转效率大大降低,以致于上次征战得来的精血有大半都被黑之吸了进去。
  千夜找不到自己坐立不安的原因,只是心头那片阴云,正变得越来越大。若非南宫小鸟那边对大型原力法阵的破解一直有进展,千夜想要等着看终结果,否则他或许会忍不住再次出战,在鲜血和杀戮中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天下午,百聊赖的赵雨樱抓着千夜闲聊,千夜照例是心不在焉地应付着。
  两人说着说着话题就转到武学之道上。一到这种时候,赵雨樱总是习惯性地自吹一阵,再把同一代的天才们贬低一顿。这套程序走完,她才忽然想起一事,问:“你现在也有九级了,怎么还没有领域?”
  “领域?那不是战将之后才会有的吗?而且能够领悟领域的战将也是少数。”
  赵雨樱当即摇头:“那只是废材们的说法。按正常标准,八级就该有领域雏形,九级领域成形。等到战将再领悟领域,什么都晚了!”
  千夜苦笑,“你这是什么标准?”
  “赵阀的标准。”赵雨樱回答得理所当然。
  千夜很是语,问:“那在赵阀中,有几人达到标准了呢?”
  “小四和我肯定是超过的,老二勉强达标。其他大概还有四五个人,不过潜力都差了点意思,还不如老二呢!”
  “也就是说,整个赵阀年轻一代也就七八个人?”
  “已经很多了,所以这标准挺宽松的。”
  整个赵阀年轻一代人数过万,真正达标的其实只有三人,这就是赵雨樱口中的正常标准。千夜只能摇头,“我的天赋本来就一般。”
  “怎么可能?!你老姐我看中的人怎么会差。你的天赋形态相当独特,看着就养眼,将来肯定很厉害,所以就算领域出得晚点也有可能。”
  听到这里,千夜一阵心虚,他那所谓天赋形态就是安度亚的原初之翼,怎么可能出现相应领域?厉害倒是肯定的。
  “有些秘传功法练成后就能够自带领域,但如果不是功法和修炼者特别契合的话,往往没有天赋自然激发的强。你看,宋子宁的三千飘叶诀就是这种功法,只不过这小子比较幸运,天性和这门功法十分契合,能够彻底发挥威力罢了。”
  说到这里,赵雨樱用力在千夜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豪气地道:“不用担心,有没有天赋领域只是小事!等回赵阀,我去给你弄本太岳三神峰,怎么都能练个领域出来”
  她突然蹙起眉,“你好像还在修兵伐决?那东西虽然冲级,可……”
  千夜却没听到赵雨樱的问话,在她提起太岳三神峰的时候,千夜脑海中忽如一道闪电划过,“青峰山!”
  赵雨樱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山?”
  “你还记得前几天说过,这一片区域的矿脉关键节点吗?那里就是青峰山。”
  赵雨樱也想起来了,“没错。可是那处节点不是在狼人领地里吗?那头大狗现在又有动静了?”
  狼人的城堡和蛛魔有很大不同,显著的区别在于地基选择,不是土山而是坚硬的岩石峰岭。布鲁多子爵的城堡就是典型狼人建筑,地势险峻,有些地段根本就没有路。
  对山地之王的狼人来说这根本不是障碍,他们普通战士都能够以原始形态如履平地般奔跑。人类战士就不一样了,普通战士难以攀越险峰,重武器是运不上去。
  所以当时千夜花了一整夜功夫侦察地形后,就果断放弃了强攻,在关口留置兵力,将狼人城堡的对外通道封锁。他原本准备把蛛魔伯爵东部领地部平定,再来解决成为孤军的狼人。
  千夜站起来在房间里转了两圈,皱眉道:“我有种不太haode预感,仿佛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这种事态不受控制的感觉很烦人,所以我不想等了,先把狼人领地打下来,勾连起所有特殊节点,看看我们脚下这片土地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多知道一些,才能决定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早做打算也好,你准备怎么打?”
  “斩首!我一个人过去。”
  赵雨樱点了点头,道:“也行。不过你好多等一天,我刚刚改装了一辆的机车,正好可以用上。小鸟也有出力哦!”
  “机车?还是里面藏了大量炸药的那种?”千夜脸色有些难看,论是谁,也不会愿意屁股底下坐着一堆炸药。
  赵雨樱干笑几声,“放心啦,老娘的特制炸药,只要不是用机关引爆,你即使拿枪打也不会爆炸的。”她看了看千夜脸色,立刻拍胸脯保证,“这次车上的机关我会部给你说清楚的!”
  一天之后,千夜就拿到了的机车。
  这辆黑红涂装的机车比前一辆大重,外型也加夸张。可想而知,这个机械大家伙的性能也必然有所提高。油箱盖上方照例绘着赵雨樱的张扬头像,但是两侧却多了两只金色小萌鸟。
  千夜盯着异化成这个模样的工匠标记,一阵语,抬头看看得意洋洋的赵雨樱,和一脸期待的南宫小鸟,终还是上了机车,离城而去。
  狼人领地关隘外的暗火营地已经扩展成了一个团的规模,随着其它地方战事结束,除了黑岭和峡湾驻兵不动,机动战斗单位几乎部集中到这里来了,借助数门重炮,牢牢扼守住了这段狭长通道。
  目前营地的指挥官是段浩和祝涯。
  暗火虽然还没取得独立师序列号,但远征军总部显然已经默许第七师被取代。军方驿路一直很正常地在传递各类公文和军情,哪怕黑流城刚被暗火占领的那一周,也没有中断过。
  而前不久,除了第七师的半年度粮饷和黑暗种族猎杀赏金正常下拨外,一批配发军火也一起随着浮空艇运到。这些武器比起暗火自有装备差多了,但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清晰表明了远征军总部的态度。
  于是整编了第七师的暗火前所未有地稳定下来,论是黑流城战区还是西征开拓的区域,各地的运转效率都很高,投降的军官们也渐渐没了异心。
  千夜在段浩和祝涯的陪同下,登上前沿阵地观察狼人关隘。
  那是两座屏风似的山峰,中间只留下几十米宽的空隙,而且这条天然通道地势倾斜向上,易守难攻。
  狼人在通道尽头修筑了堡垒般的工事墙,完将通道封住。那些墙体的位置设计很巧妙,从外面用重炮轰击,就会发现炮需要穿越重重天然山体屏障,很难直接命中目标。
  段浩递过来一个望远镜,“千夜大人,这几天那些奇怪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您看看!”
  ps:明天要出差,今晚多写八百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