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四 咫尺危机

章八十四 咫尺危机

在如此大胆的话语面前,千夜终于保持不住淡定的神色,愕然,“现在?”
  “为什么不呢?”
  千夜已经语了,半晌才道:“这里的环境,似乎不太合适吧……”
  暮色有趣地笑,手捏了捏千夜的脸,然后向下伸去,轻抚着他的胸膛,“别尝试了,是不是感觉到原力象冬天的河水,都被冻住了?这就是冰锢之血的作用,别说你,就是嘉德伯爵也休想在这种状态下挣脱。除非……你还有什么……秘法?”
  嘉德伯爵?那可是黑暗种族伯爵位阶中的高等级。
  千夜垂下眼睛,他的黎明原力确实如陷泥沼,几乎不能流动,普通血气沉在心脏深处毫反应,紫色血气则缩进能力符文像要冬眠,可带着原初之翼的暗金血气只是稍有滞缓而已。
  然而暮色后那句似玩笑似试探的低喃却让千夜蓦然警惕,心头掠过一阵极度危险的感觉。他几乎立刻放弃了想用瞳术反抗的尝试,同时,也想起来了!
  这个女人,总让千夜感到似曾相识,原来并不是错觉。他见过她!离开安度亚那个失落世界时,走出光门后第一个遇见的敌人就是她。
  当时安度亚给千夜的那滴源血作用尚未完失效,在虚空闪烁的高速运动中,千夜不能肯定暮色是否看清了他的模样。但两人在这个地方,以这种方式相遇,要说背后没有某种目的,谁也不会相信。关键只在于,她究竟想干什么?还有,她知道了多少。
  暮色见千夜沉默着,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乖乖的,别东想西想了。再拖延时间的话,我可会改变心意哦。”
  “然后呢?你会放我走?”千夜问。
  暮色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出声来,愉地道:“可以考虑!”
  “你刚才说要给我初拥……”
  暮色双臂环住千夜的颈项,侧过头看他,眼前是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如水晶般澄澈剔透,从中能够看见自己的影像。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
  暮色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千夜的面孔,说话吐气几乎都吹进了他耳中,“我不喜欢只知道俯首贴耳的没用男人,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喜欢强壮的,危险的,刺激的……”
  她松开双手,向后退了几步,道:“看来今天真不是一个合适的日子。你现在还不够强大,不过可以再给你一点时间。我期待着,别让我等太久。”
  千夜转过身静静注视着暮色,这个性格两极分化严重,言行变化多端女人说的话,其中可信程度有多高,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
  至少千夜可以肯定,一开始这个女人是真的想要初拥他,却不知为何忽然中途改变了主意。这其中的原因,当然不会是突发善心。
  暮色轻盈地跃起,身体在空中滑翔了数米,站上大树一根横枝。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回过头,伸手向千夜一指,比划了一个发射原力手枪的动作,“对了!如果你成为我的男人,我不介意帮夜瞳一次。”
  夜瞳!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被这样突然提起,立时在千夜心中激起波澜,以致于脸色都有了不同寻常的变化。
  哪怕是微小的异样也逃不过暮色的眼睛,她的笑容中忽然就多了点让千夜胆战心惊的味道。就像两人一直在下一局覆盖了盘面的暗棋,对弈到现在,终于被暮色窥见了他的底牌。
  “我走了,好好变强啊,小男人!”暮色用力挥挥手,身影一阵模糊,瞬间已出现在远方,再几个闪烁,就此不见踪影,根本没给千夜发问的机会。
  千夜默默站着,忍下了叫住她的冲动。
  暮色的出现,在千夜心头压上了浓重阴影。这个血族女人战力之强远超斯图卡,就是赵雨樱遇到了她,也输多赢少。
  现在回想起来,一开始千夜就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踏进了暮色的领域,若不是她想要损拿下他,用不了几招就可以结束战斗。千夜能选择的只是依靠暗金血气和原初之翼的力量,不被冰锢之血完控制,从而不让自己活着落入她手中。
  然而具有这样力量的人,在血族中已是大贵族身份,为什么会专门冲着他来?千夜想到自己身上的秘密,不由深吸一口气。
  如果这个血族女人是当初参与争夺黑翼君王宝藏的一员,那么或许某些危机已经不远了。但是,此事和夜瞳又有什么关系?听暮色话里的意思,似乎夜瞳现在也正处于某种危险之中。
  砰的一声,千夜重重一拳砸在身边古树上,两个成年人都合抱不过来的树干顿时坍塌了半边,而他的手指背上也裂开一道深痕,鲜血一滴一滴掉落土中。
  千夜忽然发现,就算他看到了危机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是现在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原本收伏布鲁多的成就感,就此荡然存。他甚至说不清楚,那种能为力、复杂而烦乱的心情,是由于自己的命运,还是为了夜瞳的处境。
  不知站了多久,千夜长出一口气,向着青峰山方向奔去。论即将发生什么,都要把眼前的路走下去,千夜从来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否则他的一生早就中止在那个灯塔小镇。
  青峰山下,锋牙部落依旧存在,然而整个聚居地俨然如临大敌。木屋里的狼人们部撤到了山洞里,还在半山腰处筑了一道矮墙,架起数座石砌的箭塔。
  当高速奔跑的千夜出现在视野中时,一声长长狼嗥响起,数以百计的狼人战士从山洞中冲出,奔到了自己的战斗岗位,严阵以待。
  千夜对那些战士视若睹,一直逼近到矮墙外数十米处方才站定,扫了一眼一触即发的战阵,冷冷地问:“族长呢?他还想要等到什么时候?”
  狼人们顿时一阵骚动,有许多忍不住咆哮起来。然而此刻千夜身上清晰地散发出一种让他们本能畏惧的气息,那是来自于强者的威压,就是暴躁的狼人也不敢贸然冲上去。
  左边的防线突然向两边分开,老族长在几个强壮狼人的护卫下走了出来。他摆摆手,让族人们留在原地,自己独自走到千夜面前,缓缓地说:“年轻而强大的人类,您这样的出现方式,似乎不是很合适。”
  “尊敬的族长,您这样端着姿态也不是很合适。我的耐心正在消失,现在,就请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
  老族长脸色阴沉,“这是对锋牙部落的威胁吗?”
  “我从不威胁,只陈述事实。”
  “锋牙部落拥有两百名勇敢的战士,每个战士都做好了流血的准备。”
  千夜冷笑,“你的意思是,想要所有战士都流光鲜血?”
  老族长顿时一窒。
  “在你做出决定前,有个消息或许应该知道,布鲁多已经准备投降了。”
  “恐怖的红发布鲁多?”锋牙的战士们顿时起了一阵骚动。
  他们也算是狼人子爵的领民,布鲁多的恐怖,早已深植在每个狼人的心底。而这样一个可怕人物,居然也将臣服于这个年轻的人类?!
  狼人们这时才终于能够正视千夜的实力,在此之前,他们总不由自主地有些轻视,仅仅因为对方是人类。
  老族长的面容似乎刹那间苍老了许多,他丝毫不怀疑千夜话语的真假,这是一个稍稍打探就能验证的消息。何况老族长知道,布鲁多封锁了前面的山道,可千夜还是出现在了这里,就足以说明一切。
  他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族人,战士们大多神色茫然,看着自己的族长和引导者,眼中满是单纯的信服和等待。老族长的目光落在稍远处,防御工事线后面,是孩子和女人们所站立的地方。
  终老族长收回目光,注视着千夜苦笑道:“似乎我们没有其它选择了。”他慢慢在千夜面前单膝跪下,将手中代表族长身份的权杖高举过头,举到千夜面前。
  千夜接过权杖,又交还给老族长。
  在黑暗国度中,这简单的一接一还,就是表示臣服的仪式,象征着效忠和领主授予权利的过程。从这一刻起,锋牙部落就算是千夜的附庸了,当然这是以黑暗国度的规则而言。
  “带上几个人,跟我去青峰山看看。”
  老族长顿时犹豫起来,“那是我们先祖的安息之地。”
  千夜淡淡地说:“几百年前,那里什么都不是。而现在,如果不是我赶走了斯图卡,那里也不会是你们的。”
  老族长叹了口气,叫了两名族中长老,随着千夜登上青峰山。峰顶的天然平台,还有原力阵列残留的痕迹。千夜只在那里转了一圈,就走向曾被血族们占据的山洞。
  当初留守的血族都集中在外面两层石厅,千夜来去匆匆,解决掉他们之后,并没有继续深入,现在才有余瑕仔细观察。
  外面的石厅完空荡荡,从第二层开始,两侧石壁上,开凿出一个个空槽,许多空槽里放着厚布包裹的尸骨,千夜一路走到里间,发现这样的尸骨居然大约有上百具。
  这是狼人的习俗,会将部落里重要人物的尸体保存起来,置入先祖墓地。而大多数狼人死后,尸体则被抛入山谷,回归大地。
  锋牙部落的先祖墓地中保留着如此多数量的尸体,显然他们的历史比千夜想象的要悠久,或许在迁移到这里来之前,这个部落的起源还能够追溯到千年战争的时代。占据了此地的血族们没有亵渎狼人先祖的尸体,一切都维持着原来模样。
  站在狼人先祖墓地,千夜忽然有种法言喻的奇异感觉,身体内论黎明原力还是血气,都隐隐跃动不安,似乎是在呼应着什么。
  千夜双瞳泛起隐约蓝色,向四周望去,顿时发现这里的原力似乎比外面要浓郁得多。丝丝缕缕的黑暗原力正不断从洞壁中渗出,其中有一些居然还会被狼人的先祖尸骨吸入。
  ps:恭喜醉龙晋白金盟主,萧远山晋黄金盟主,感谢阿楠系列又添一盟主,还有许许多多这些天坚持给俺投票的读者们。近的上班时间似乎变成了一周七天,每天十五个小时以上。
  不过,每当深夜终于能坐在电脑前,打开永夜页面,看到大家的留言和投票记录,俺就会觉得,没有不坚持写下去的理由。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