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七 铁幕

章八十七 铁幕

黑色潮线在千夜头顶的天空飞推过,周围立时变得异常昏暗,仿佛夜幕突然垂落。他转过头极目望去,可以看到远方荒野上的光明正在远去,黑之潮以可阻挡的气势,横亘天穹。
  千夜眼中湛蓝光芒闪烁,他看向自己双手。纤长的五指上都缠绕着细细黑暗原力,此时的它们格外活跃,飞旋舞动,时不时撞在千夜的肌肤上,有种微微的刺痛感觉。
  被黑色统治的深黯世界,在真实视野中分离成了深深浅浅色块。
  千夜发现虚空中不断有黑暗原力渗出,如墨渍般化开,直到与另外一团相遇,洇染,变幻。仔细看去,那些飞变化着的竟然是种种凶兽的虚影,所有影子都在拼命咆哮,不断彼此厮杀。
  陡然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瞬间千夜有种冲动,想要投身进去,大杀一场。随即他就清醒过来,脊背上已是一层冷汗,如此熟悉的感觉,仿佛又回到黑血发作的那些日子,渴求着鲜血和杀戮。
  这个时候,一种法形容的战栗自千夜心底深处泛起,他突然知道黑之潮是什么了。
  那是领域,大到不可思议,即使以他的超凡视觉也法看见边界的领域!某个不知名的存在,用自己的领域,覆盖了这一片天空和大地。
  千夜缓缓做了几个深呼吸,在原地静立片刻,才重跳上机车,回转黑流城。初的躁动过去后,千夜发现黑潮与黑血的影响还是有所不同,黑潮引起自然中黑暗原力突然活跃,使得生物不安,黑血却是对生物神智的侵蚀和同化。
  然而这个发现也只能聊以自慰,并不能让他安心。
  现在黑流城及周边区域,或许整个三河郡都已被黑潮笼罩,大规模撤走居民是不可能做到的。论什么情况下,城市里都比荒野上安,何况黑潮的范围有多大,扩张到什么地方才是边界,都不得而知。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人知道哪里才是安地带。
  当千夜回到黑流城时,黑潮早已越过这里,继续向人类领地深处延伸。天地之间一片昏暗,就连每天那短暂的几小时阳光都已失去。
  如此异象,自然让黑流城的居民比惶恐,不过当千夜进城的时候,却发现各处分外平静。这都是赵雨樱铁血手段的结果,黑潮一现,她立刻招来暗火留守的高级军官宋虎等人,宣布城戒严。
  暗火驻兵都被派上了街头,在各处重要路口设卡戒备。接着她亲自外出巡逻,以雷霆手段连杀了几十个或惊慌失措引动骚乱,又或想要趁火打劫、杀人放火的家伙,终于震慑住了蜂拥进城的猎人、佣兵和冒险者们。
  至于黑流城的土著居民,大多在那群帝国贵女停留的大半个月里,变得比老实。
  一回暗火基地,千夜立刻去找赵雨樱,开口就问:“是兽潮吗?”
  赵雨樱难得地严肃:“不是,可比兽潮糟糕。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恐怕是铁幕。”
  “铁幕?”千夜一怔,他一直以为这个词只是个比喻,而不是真实存在的事物。
  “你没听说过也不奇怪,铁幕一般都出现在黑暗国度本土,多也只是延伸到帝国远疆,覆盖边境一小块区域而已。过往的消息都被帝国压了下来,那是军方高一级的机密。我也只是沾了老爷子的光,才知道一点消息。”
  千夜向外望去,天空昏暗如昔。然而那又不是完的黑夜,天穹中多了层朦朦的铅灰色光芒,看得人比压抑,确实就象一道边际的铁幕覆盖了整个大地。
  铁幕下的世界里,没有日月,也没有星辰。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你应该感觉到了,铁幕其实就是领域,一个大到不可思议的领域。在帝国有记载的资料中,范围小的铁幕也有半个行省大小。至于大的,根本就没人能探清它的真正边界。”
  “既然是领域,那就一定有释放的人。这种力量真是不可思议,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才有如此威能?”
  赵雨樱苦笑道:“或许不能称之为人。帝国有天王,黑暗种族有大君,同样的,凶兽也有自己的帝王。如果单论实力的话,它们才是站在这个世界力量巅峰的真正强者。另外,虚空中也有一些强大得法想象的生物在游荡。若是从普通人角度去看,说它们是神也不为过。”
  千夜只觉得很不可思议,“铁幕是凶兽王者的领域?”
  “据我所知,都是如此,并例外。”
  千夜愕然,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儿才道:“铁幕应该不会缘故出现吧?”如此惊人的异象意味着同样天量的消耗,即使凶兽的王者也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我也只是听说,可能是那些王者发现了某个势在必得的珍稀事物,或者一些特殊的场所区域,它们放出铁幕是在宣示主权,同时设定自己的主场。据说十大名枪中,有两把的枪魂,就是在铁幕中诞生的。”
  这下千夜彻底沉默,到了十大名枪那个级别,都是大君和天王们的战场。不要说黑流城战区,就是整个三河郡,乃至远征军都如蝼蚁般渺小,可能那些大人物们连目光扫过来都觉得麻烦。
  然而正因如此,若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哪怕余波掠过,暗火和黑流城都承受不起。
  赵雨樱也是第一次接触铁幕,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是很清楚。但她和千夜想法差不多,大规模撤走是不可能的,就算不管黑流城的居民,整个暗火军团移动的动静可不小,谁知道会触发什么情况。
  当前能做的,惟有静待其变。
  不过论千夜还是赵雨樱,都不喜欢然被动,他们两人议定应对方略后,就准备分头在城市里和荒野上转转,希望能多地掌控情况。
  随着时间过去,千夜渐渐适应了铁幕带来的压抑和暴躁,除此之外,似乎就没什么其它异常了。然而领域就是领域,身处他人领域中是件相当危险的事,暮色刚刚向千夜证明过这一点。
  此刻在永夜大陆之外的虚空中,一艘数十米长的轻舟正在滑翔。它的外型是复古帆船,高竖如旗的桅杆上数片风帆翕合鼓动,通体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原力光芒。
  飞舟主色调青灰,醒目的是浮雕在船头的锻铜金刚像,庄重威仪。两侧各有一翼,装着螺旋桨,除此外就没有可见的动力装置了。对于能够横跨大陆的浮空艇来说,它的构造简约得令人吃惊。
  这艘轻舟速度得异乎寻常,甚至超过了帝国几款著名的军用高速舰,转眼之间就飞临永夜大陆,然后速度不减,在空中化作一道青光,迅疾远去。
  轻舟下方,虚空边缘正在迅速消逝,一处处山峦大河,若浮光掠影般闪过。
  正疾行之际,两层船楼上面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一个温和的声音,“有贵客到了,停船。”那人并不如何高声,却瞬息传遍每个角落。
  轻舟骤然减速,转眼间就悬停空中。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丝毫没有顿挫感觉。这不仅是浮空艇的性能优越,控制操作的显然也都是顶尖好手。
  虚空中有人朗笑一声,“果然还是瞒不过你。”
  高空突然一道闪电,随即风起云涌,极地汇聚,滚动,旋转,后形成一个笼罩了方圆近千米的巨大云团。一人足踏一叶扁舟,自天而降。
  那是一艘真正的小船,不过数米长短,式样就是人们在江河上垂钓所乘坐的那种篷舟,惟一区别在于它通体散发金属光泽,船身偶尔有一道道符语般的纹路明灭闪烁。
  来人身量修伟,一双凤目神采飞扬,顾盼间自有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不是帝国元帅张伯谦,却又是谁?
  林熙棠走到甲板上,“张帅别来恙?在这里遇见,真是很巧。”
  张伯谦哼了一声,上上下下打量着林熙棠,随即又扫过轻舟。两层船楼上下并没有其他人走出来,然而那些在室内的军士,凡是正望着张伯谦的都不约而同一凛,仿佛那锐利目光能穿透船壁,把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张伯谦脸色有些阴沉,道:“下来说话。”
  林熙棠淡淡一笑,没有接话,也没有动。
  张伯谦冷笑道:“堂堂帝国元帅,居然半步不敢离开自己坐舰?”
  林熙棠虽然神色没有什么变化,目光却微微一闪,“张帅应该是与定玄王刚会面不久吧。”
  张伯谦和定玄王的约战是近期帝国受关注的大事,奇怪的是约战时间已过,论帝室还是张阀却都没有半点关于这一战的消息传出。惟一能确认的是,帝室和另外几位天王已正式承认张伯谦的天王身份,也就是说,大秦帝国如今已有五位天王。
  因此当林熙棠先前发现来人是张伯谦的时候,实际上相当惊讶。那种层次的强者之战,几乎不可能身而退,就是休养个几年都有可能。大战方过,张伯谦不好好休养生息,怎么直接跑到永夜大陆来了?
  张伯谦道:“确实见过了。”
  林熙棠眼中光芒一闪,问:“结果如何?”
  “你想知道,就出来说话。”
  林熙棠失笑,忽然侧身让开一步,道:“不若张帅上来小坐,喝杯茶,顺便聊聊风物人事,你看可好?”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