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一 风起

章九十一 风起

协议很达成,各个师都承诺在一周内把人手送到。这相当于是交给千夜一笔保护,代价看似很大,但和自己防区军覆没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但收到的保护越多,千夜的责任也就越大。如果顶不住黑暗种族的进攻,那就万事皆休。
  送走这批军官,千夜又接待了一位特殊客人。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个子不高,中年发福,肚腩已经非常明显了。然而坐到他对面时,千夜却隐隐感到危险气息。这种感觉,比他面对远征军众多军官时还要强烈。
  中年人在沙发坐下,拘谨地挺直背,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下意识地揉搓着帽子,显得很是局促不安,活脱一个骤然见到大官的小商人。
  就连千夜都不得不佩服他的演技,若非真视之瞳清楚地映出他身上那晦涩的原力波动,多半会被瞒了过去,以为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普通胖子。
  千夜挥了挥手,让宋虎也出去,这样会客厅里,就只剩下他和中年胖子了。
  “有什么事直说吧,不必演戏了,我看你不管是谁家的人,都至少是长老。”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以小商家身份来求见的男人是一名战将。
  中年男人向千夜深深看了一眼,目光忽然间锐利如刀,“千夜大人果然好眼力。不过既然看出我的身份,还敢和我独处一室,这份胆识也是非同一般。”
  千夜微微一笑,“这和胆识关。过去各种子爵长老我杀过不少,未来还会杀得多,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
  中年男人表情顿时一僵,然后气势忽然敛去,又恢复了和气胖子的模样,“唉,年纪大了,也有事业家室拖累,确实不象年轻人那样敢闯敢拼。若是放在五年前,那是说什么也要请千夜大人指点一下。”
  千夜笑笑不答。这种事嘴上说的没意义,动手才知道高下。
  中年男人神色一正,道:“在下姓周,名财广,现为鬼索资深长老,刚刚调到永夜,未来远征军势力范围的西北区域六郡业务,都由我负责。所以这次特意来拜见千夜大人,想看看今后能否有为大人效劳的机会。”
  他这番话倒是说得婉转动听,事实上,如果不是千夜一口叫破他的伪装,谁知道听见的又会是怎样另外一番说辞。
  千夜听到鬼索这个名字,眉尖微微一跳。他伸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看了周财广一眼,道:“鬼索?听闻你们向来在西陆活动,难道永夜也有分支?”
  周财广道:“西陆那是赵阀的地盘,鬼索的格局也就这样了,永夜才是自由发展之地。”寥寥数语把这个中年胖子的野心展露遗。
  千夜淡淡地道:“可是象你们这样的组织还有很多,比你们大的也不是没有,即使永夜本土也有很多组织,至少熟悉本地形势。我为什么要找你们呢?”
  周财广笑道:“论鬼索在西陆上如何,进入永夜就是一个的局面。您提到的那些势力存在已久,可能暂时比我们强大,却难有种种人情关系,办事或许有时方便,但掣肘也不少,甚至于您很难搞清楚他们背后站着谁。”
  千夜略挑了挑眉,不想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有一副好口才,永夜大陆各种势力错综复杂,结盟与合作大的障碍往往是相互之间的信任,因为在有些领域,经济利益并非部。
  “而我不同,永夜的鬼索就像一个生儿般干净,值得您给予多信任。您的暗火十分强大,但听闻也是成立不久,我想我们在许多地方都可以合作。日子长了您就知道,鬼索可并不仅仅会杀人。这也是我首先选择来见您的原因。此外,我还准备了一份东西,您先过过目。”
  说着,周财广取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千夜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份证明文,上面列了许多用作抵押的产业。让千夜意外的是,这份证明的落款,居然是魏破天。
  周财广盯着千夜,把他每一丝表情都收入眼底,此时笑道:“您看,这足以表明我的诚意。清单上的产业都抵押给了魏世子,若将来我们之间的合作出现什么问题,以您和魏世子的关系,随时都可以把这些东西收了作为赔偿。”
  至此,千夜不由有些佩服这胖子的手段了,现在看来周财广应该还不知道千夜和鬼索曾有过节,完是出于开拓业务的考量,在远征军众多的师部中选择了暗火。而为了促成此事,还特意去找魏破天来为自己的信誉背,也就是说,周财广已经下了番功夫了解暗火和千夜的背/景。
  千夜沉吟了一会儿,问:“你能给我什么?”
  “我们可以先从简单的做起,比如情报。暗火每月支付一笔用,我们则固定提供通用信息,我保证您会看到一些在别家看不到,但您肯定很感兴趣的东西。”
  千夜笑了笑。这就是定制服务了,看来周财广还真是颇有诚意要拿下暗火的市场。
  周财广拿出一份薄薄文件递了过来。只有寥寥数页,上面分成数个栏目,分别是世界大事,帝国动态,以及永夜要事三个级别。每级中都记录了数条至十几条消息,其中甚至还包括两条帝室动向。每条消息都只有百字左右,几句话介绍了事。
  千夜接过来翻了翻,周财广在一边说:“您如此年轻,就打开了这样的局面,待突破战将后,前途是不可限量,所以您现在手上这些东西就必不可少。想要做多大的事,就要有多大的视野才行。
  千夜将简报放下,道:“这份东西似乎简单了些。”
  周财广笑道:“这只是入门级的简报,每月一百金币,若您有需要,在这之上还有两种高级的简报,价格可就不一样了,贵十倍不止。如果您对哪方面特别感兴趣,我们还可以提供加深入的调查报告,至于鬼索的老本行,也是我们承接业务的范围。”
  所谓老本行就是杀人了,实际上暗杀才算鬼索的正经营生,这个周胖子却把消息作为主打,倒是个颇有意思的人物。
  千夜点了点头,将手中简报放下,“也好,这份就留下吧。你再留个联系方式,将来若有需要,再与你联络。”
  周财广伸出胖手,笑道:“能够为大人服务,是在下的荣幸。”
  千夜伸手和周财广一握,猛然间发觉手上传来一道恐怖大力,如果不加抵抗的话,就是精钢都能被捏扁。这看似和气的胖子终还是忍不住要试探千夜的实力。
  千夜身原力运转,手上骤然加力,澎湃原力叠加血族体质的强大力量,汹涌而出!
  会客厅中突然凭空响起滚滚雷音,周财广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额头汗水滚滚而下,身都在颤抖。他攻出去的原力和千夜原力一撞,竟然倒卷而回。
  千夜眼见周财广支持不住,这才缓缓收了原力,松开手。周财广的右手已是迅速肿起,上面一个青紫色手印清晰比。
  周财广试着动动手指,顿时痛得脸色一白,倒抽一口气,好在每根手指都还能动,显然千夜手下留情,没想把他的骨头捏碎。
  周财广不由得苦笑,“千夜大人的实力,真是让人惊叹。我虽然不争气,好歹也没把普通十级战将放在眼里,却不曾想到在千夜大人手下连几分钟都撑不下来。您原力一动,虚空生雷,这种境界,就连战将也不是每个都能有的。”
  说到这里,周财广忍不住问:“您打算什么时候晋级战将?”
  “不着急。”千夜不觉得他有回答这个问题的必要。
  周财广也知道自己失言,略躬了躬身,留下自己的联络方式,告辞而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如周财广这样的人一拨接着一拨前来拜访,形形色色,川流不息。这实际上也意味着,暗火并吞第七师后,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手段以及西征开拓终于显出效果,渐渐得到永夜上上下下的承认,此时才算是真正站稳了脚跟。
  来的这些人中,有类似鬼索组织要求合作的,也有世家和一些背/景暧昧的势力想来黑流城地盘上拓展生意的,甚至还有些小世家的代表趾高气扬,带着上等人看贱民的眼光,开口就是要千夜归附,并且还是一副给你天大恩惠的神情。
  对于此类人千夜根本都懒得理会,直接让人拖出去痛打一顿,扔去黑流城外。至于类似于“你肯定会后悔”“老子后面的人你得罪不起”之类的叫嚣,就连暗火战士也只当是狗叫。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是类似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千夜才明白并不是所有人都消息灵通,懂得办事规矩。
  现在回想起来,他如果不是凭借宋子宁和赵雨樱的渠道,对于战区之外发生的事情也会一所知。千夜不由想起当初在猎人之家,相比任务报酬,消息的价格往往为昂贵。
  如此看来,周财广那份简报倒确实重要,至少不会对天下大事一所知。而被周财广提起的另外一个话头,也让千夜心中微生波澜,开始认真考虑晋阶战将的可能。
  人族的战将和黑暗种族的子爵,都是一道门槛,真正区分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门槛。千夜战力再强,斩杀的战将再多,一天没有突破战将,所得到的尊重总是差了那么一点意思。
  人族晋升战将的诀要,非就是一句话,聚气成漩。在九大节点处,让原力凝聚到一定程度,自然化为漩涡。如是吸收原力的速度将成倍增长,还可以引动周围环境的原力为已用,同时又能一定程度上提升身体体质。
  晋级战将就是面提升的过程,这是一道分水岭,上下强弱判若云泥。
  然而同是战将,原力漩涡大小和纯度却可以相去甚远,原力越是精纯,就越是靠近本源,相应威力和晋升潜力也就会越大。普通战将原力凝练程度也就比战兵好一些,天才们想方设法压制等级、努力精纯原力的原因也在于此。
  想到这里,千夜倒是想起宋子宁曾说过世家大族都有自己的秘法辅助战将晋升,不光可以大大提高晋升机率,顶级手段甚至还能够让原力精纯程度再上一个台阶。
  千夜在宋阀使用过的顶级修炼室就是其中之一,消耗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他倒是有些好奇赵阀的方法究竟是什么。
  此际铁幕已成,大战随时可能爆发,千夜有心不再压制等级,提前晋升战将。或许这可能稍许影响今后所达到的成就,然而若是因为战力不够,在血战之中死了,那还谈什么以后?
  络绎不绝的访客终于在热闹数日后稀落下来,千夜得了空闲可以好好修炼,于是开始着手准备晋升战将之事。暗火的军官们都接到指示,没有十万火急的事,就不要来打扰他,日常运行事务分交给宋虎等几位高级军官处理。
  就在千夜闭门修炼的第二天,一艘外表毫不起眼的小型浮空艇飞到了黑流城。它看上去平平奇,然而能够在铁幕之下安然抵达黑流城,本身就说明了它的非同寻常。
  铁幕之下,不光陆行兽变得狂暴,占据了天空的凶禽也同样如此。普通运输船已经部停飞,只有军舰护航的船队才敢升空。
  浮空艇落在起降场上,舱门打开,舷梯放下,从里面走出一个面容清隽的老人,一头银发梳理得一丝不苟。
  他一身素服,几乎没什么修饰。然而真正懂行的人却可以看出,这身衣服的剪裁和布料出自大师手笔,每个细节都可挑剔。恐怕光是这身衣服,就够在黑流城这种边境的穷乡僻壤买几栋房子了。
  在老人身后,还跟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另有数名随从。
  老人鹰隼般的目光扫过,淡淡地道:“这就是黑流?”
  “是的,我们已经到了。”旁边的年轻人答道。
  老人对眼前城市景象不置可否,只是说了一句:“既然地方没错,那就先去找小姐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