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六 仇怨

章九十六 仇怨

赵雨樱脸色陡沉,怒道:“你哪只眼睛看见老娘风流活了?老娘在给人治伤,你眼睛瞎了,看不见吗?”
  “治伤?难道这破城连个医生都找不出来,要劳动你堂堂大小姐?”赵风雷狞笑一声,“好,让我看看这小子伤在哪里!”
  说着,赵风雷直冲过来,一把就向千夜后心抓去。他的五指尖现出金属般的原力光芒,隐隐带起锐器破空的声音,可见这一记的威力,若被抓实,连钢甲都可能被洞穿。
  “你敢!”赵雨樱大怒,扬手挥出。可她重伤未愈,强撑着为千夜驱除伤口中的外来原力后,此刻正是虚弱的时候。赵风雷左手抬起,一道原力屏障把她挡住,推去一边。
  南宫小鸟一声尖叫,和身挡在床前。
  “滚开!”赵风雷反手一记耳光就抽在南宫小鸟脸上,他的怒火已被彻底点燃,出手极狠,一下就把她整个人都抽得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墙上,鲜血立刻就顺着发际流了下来。
  千夜已从床上起,但此刻药效未退,还法驱动原力,结果速度慢了一线没能把南宫小鸟拉开,只来得及抬手架住赵风雷的这一抓。
  赵风雷身上两处原力漩涡亮了亮,握爪成拳轰出,千夜闷哼一声,顿时倒飞出去,轰然巨响中,将墙壁撞塌半边,摔进了隔壁房间。
  赵风雷轻易得手,也觉得有些意外,冷笑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不过是个修炼兵伐诀的废物!”
  他一眼望去,看到的却是千夜一丝不挂的身体,顿时坐实了心中某些想法,胸口堵塞的那把名火烧得高,灼得他双眼通红。赵风雷一脚踢开前方一堆碎石,跨步向前,再次一抓向千夜心口插落。
  房门外传来急促脚步声,伴随着刺耳的警哨,外面的暗火守卫终于觉察到异状。首先冲进来的两名战士端着原力步枪,一看屋里情况,立刻抬起枪口准备射击,枪管上的原力纹路被迅速点亮。
  赵风雷冷“哼”一声,“区区蝼蚁,也来碍事?”他忽地停步,倏然后退,如闪电般和身撞上两名战士。
  沉闷的撞击声里,两名战士抛飞出去,在空中就狂喷鲜血,胸膛部塌陷进去。随即嘭地爆裂声中,两团小型火球燃起,那是充能被强行中止,还受到外力冲撞的原力步枪炸了膛。
  这时又有数名战士冲进来,舍生忘死扑向赵风雷,但都被他随手击杀。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他们豁出性命的攻击也根本法阻碍赵风雷片刻。
  赵风雷皱了皱眉,他刚才杀的是一个整编的巡逻小队,这么明显的力量对比之下,竟然都死战不退,没有一人逃跑。
  赵风雷转过头,看见倒在断墙另一边的千夜终于挣扎坐起,靠着桌脚支撑身体,似乎随时会再倒下。
  千夜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现在转成了湛蓝,仿若风暴前夕的海洋,其中偶尔有深浓暗红掠过,好像房间内外战士们的血。他的心脏跳动得比任何时候都缓慢,然而三色血气却如同般来回游动,静静等待着赵风雷近身的瞬间。
  血气爆发,血族引燃血气与敌偕亡的后手段,千夜不知道自己纯粹血气的力量是否能与一名十一级战将相抗衡,但试过就有答案了。
  赵风雷五指上金属般的原力光芒已经厚重得宛若实质,反射出冰冷光泽,他正想跨过碎墙,后背处忽然升起一道寒意,让他的动作一滞。
  随即耳边传来赵雨樱的尖叫:“赵风雷!你今天要敢动他,翌日我必和赵君度联手杀了你!”
  赵风雷身一震,猛然回头,难以置信赵雨樱竟然会这样威胁他,“你要杀我?还是和赵君度联手?我可是燕国公嫡孙,幽国公绝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
  赵雨樱哈哈大笑,“到时候你都是死人一个了,爷爷能把我怎么样?老娘大不了被关上十年,或者发配到边疆战场打到爽。”
  赵风雷恶狠狠地道:“赵君度能帮你这么干?残害同族,他也不会有好下场。”
  赵雨樱声音转寒,“千夜就是赵君度要放进他‘计都从府’的那个人。今天你若敢下手,除非今生躲在燕国公府半步不出,否则老娘一定会让你后悔生到这个世上来!”
  赵风雷大吃一惊,盯住赵雨樱,面色变幻不定,不知该不该相信。他也听说过赵君度为了要带人进府闹出颇大动静,但今天之前却完不曾联想到千夜身上,现在回心一想,赵雨樱莫名其妙地跑来永夜这种穷乡僻壤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佣兵头子待在一起,多少总要有点缘故。
  赵雨樱冷笑着又道:“至于君度,他会有什么事?你也未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他什么事都不会有,多也就面壁个几天。”
  赵风雷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赵雨樱虽然目前实力比他高,但从阀内地位来说,燕国公的嫡孙比幽国公的嫡孙女还是略高半分。然而赵君度就不同了,那是赵阀三百年来公认第一天才,而且隐隐有继张伯谦之后,成为帝国年轻一代第一人之势。
  这样的人,就真的杀了赵风雷,承恩公也必定死保,就连阀内诸多长老想来也会站到他那一边。何必为了一个死人伤了未来赵阀的擎天巨柱?这即是世家豪门通行的想法。
  就如赵雨樱被南宫啸风打伤之事,伤都已经伤了,与其血债血偿,倒不如索要足够多的补偿利益回来。为了家族,个人牺牲些不算什么。
  就在不久之前,赵风雷还顺理成章地做如是想,可转眼间相同的原则就落到了自己头上。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个中滋味竟是格外的酸楚。
  “那赵君度岂不是想杀谁就杀谁?”赵风雷大笑着道,但在赵雨樱满是冰冷杀意目光下,他干涩的笑声嘎然而止。
  赵君度确实是想杀谁就杀谁,即便燕国公嫡孙也没有区别。其实只要不是王族亲贵公侯嫡子,身份再低点的人,赵风雷还不是想杀谁就杀谁?
  当然如赵风雷这样的身份,赵君度至多杀掉一个就会被赵阀约束住,帝国也不能容忍他这么乱来。然而问题是,那第一个肯定就白死了,赵风雷可不想当第一个。
  赵风雷咬牙道:“好,你行!竟然去和承恩公那支联合,还为了这么一个乡下小子,我看你回去后怎么向幽国公交待。”
  “那是老娘的事,用不着你管!”
  赵风雷深吸一口气,“雨樱,你迟早是我的女人,这是爷爷们已经敲定的事。”
  赵雨樱不屑地呸了一声,“除非天下男人死光了!”
  赵风雷转头向千夜盯了一眼,道:“今天算你命大。”
  千夜一直坐在原地,同样看着他,就象看一个死人,那目光让赵风雷身都不自在。赵风雷不由暴喝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看死人的表情。”千夜淡淡答道,他抓住手边什么东西,挣扎了一下,慢慢站起来。
  赵风雷眼中怒意大盛,很想不顾一切地击杀这个家伙,然而他心头突然掠过一丝彻骨寒意。千夜站起身的动作蹒跚沉重,仿佛随时有可能倒下,可赵风雷却有种错觉,似乎看到一头受伤的凶兽正在露出利齿。
  赵风雷还想说什么,走廊里传来密集脚步声,还有原力枪充能的轻微嗞嗞声。他二话不说,撞碎后面的户,直接跃了出去,转眼间消失。
  一群暗火的军官和战士们这时冲了进来。
  千夜在两名亲卫扶持下披上外衣,一言不发,先去检视了南宫小鸟的伤势。南宫小鸟半边脸高高肿起,口鼻中是鲜血。不过她只是实战经验太少,才会在慌乱中被击中,自身原力倒是不弱,抵消了大半冲击伤害,受的只是皮肉伤。
  放下南宫小鸟,千夜在外面的走廊上找到了十七。少女靠坐在墙根,头不自然地歪在一边,象是睡着了一样。在她身后墙壁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蜿蜒而下。
  尽管已有预料,千夜还是伸出手,放在她的鼻端。
  那里早就没了气息。
  千夜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阿七、阿九和十七,虽然一开始只是买来的鲛奴,但千夜待她们一视同仁。阿七、阿九都已转为军职,能够独挡一方了。十七来得晚,还留在千夜身边,照顾他的衣食起居,宛然一个体贴可人的小侍女。
  先前冲进来的巡逻小队战士们也都死得透了,被同僚们收敛到一边。千夜仍然走过去一一检视,希望能有奇迹。然而奇迹既然称之为奇迹,就是因为基本不会发生。
  房间外一片喧杂,看到千夜没事后,暗火军官们奔出去召集手下,搜查基地,重布设防务,传令声和脚步声连成一片。房间里则是死一般的静默。
  千夜走到床边,拿起衣服,开始一件一件穿起来,却被赵雨樱一把抓住。
  “立刻躺下,把伤治完。小鸟,你来负责,不把伤口清理好不能让他出去。外面的事我来处理!”
  千夜想要挣脱,但被赵雨樱一把提起,按回床上,一字一句地道:“把伤治好,明天就能出战。不愿意浪这一个小时,就要多一周的时间才能好!听明白了吗?”
  千夜抬头,但被赵雨樱明亮之极的目光一瞪,心下叹了口气,老实地躺下去。
  赵雨樱也不多话,大步出了房间,顺手把房门关上。片刻之后,暗火营区中响起了刺耳的集结号,一队队战士从营房中涌出,到校场上集合。
  赵雨樱跳上越野车,冲出营区,在她身后,紧跟着数辆载了上百名战士的运兵车。多的战士从基地涌出,奔向城防各处战略要地,整个黑流城的戒备等级转眼间提到高。
  赵雨樱驱车在城里绕了一圈,才开到昱阳伯所住的院门口。当她跳下车时,院门自行打开,走出一名护卫,对赵雨樱躬身行礼道:“大小姐,老爷正在等你。”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