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八 一步之遥

章九十八 一步之遥

从浮空艇上走下一个华服中年人,双眼细长,周身隐隐散发寒气。他一下浮空艇,二话不说,直接向城主府走去。
  城主府门口站着数名卫兵,其中一个年轻卫士本能地迎了上来,开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他话音未落,中年人身后突然闪出一道身影,从年轻卫士身边掠过。年轻卫士的表情瞬间僵硬,随即头颅高高飞起,鲜血如喷泉般射向天空。
  那道身影似乎意犹未尽,又绕着余下的卫士转了一圈。于是数颗人头飞起,守门的卫士们瞬间都变成了头尸体。
  中年人对此视而不见,一步都没有停顿,径直走进城主府。
  城主这时得了消息,急冲过来,见面就扑倒在地,连称:“不知南宫大人莅临,下人愚笨冲撞贵客,小人实是该死!”
  这中年人即是南宫世家现任家主南宫远博,他虽然心中烦燥,但见城主如此卑躬屈膝,也不好再发作,只是问:“人在哪里?”
  城主暗中抹了把汗,忙道:“大人跟我来!”
  片刻之后,在城主自己的卧室,这个小城好的房间里,南宫远博终于看到了南宫啸风。此刻的南宫啸风气息萎顿,平躺在床上注视着天花板,表情一片空白,就连有人进来也没有反应。
  南宫远博的目光落在南宫啸风只剩下小半截的断手残腿上,顿时一凝,回头问道:“还有救吗?”
  他身后一名老者走到床前,仔细检查了一遍,方道:“可用秘法接驳再生,实力有损,但将来还是有希望恢复到之前的战力。只是此生想要再行突破,却是几可能了。”
  南宫啸风脸上终于有了表情,轻笑两声,道:“看来我还能有点用。”
  南宫远博强抑怒气,沉声问:“谁干的?”
  “先是和赵雨樱一战负伤,然后又被那个叫千夜的小子偷袭,我的手脚就是毁在他手下。”说着,南宫啸风脸上露出一丝旁人法觉察的自嘲。
  他一开始根本没把那个什么暗火佣兵团放在心上,自然也不会去记相关资料,在当时一片混乱中没认出千夜。直到重伤脱身后,回想起那个漂亮却疯狂的少年依稀仿佛在哪里见过,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伤在曾被他视作蝼蚁的人手中。
  “千夜?”南宫远博一时也想不起来是谁,身后随从凑上去悄悄耳语两句,这才恍然就是黑流城那个佣兵团长。他在床前踱来踱去,身上寒气愈发的重了。
  片刻之后,南宫远博忽然停步,道:“啸风,你这次擅作主张,可知道给我南宫世家带来多大的麻烦?不过一天时间,幽国公就连发三道檄文,要我给个交待!”
  南宫啸风笑了起来,“只是幽国公吗,这您还是顶得住的吧?况且张阀不是早就邀您一叙?”
  南宫远博冷哼一声,“赵阀向来眼高于顶,说是盟友,实为附庸!看他们那作派,也不会对我有多少尊重。至于张阀,又能比赵阀好多少,四阀都是如此,哪有什么差别?”
  南宫啸风一怔,他听懂了南宫远博的言下之意,因此格外惊讶,“您这是,难道要投靠帝党?!”
  “为什么不呢?”
  即使以南宫啸风的随心肆意,也被南宫远博这番言语震了一震。他环视屋内,在场的都是南宫远博心腹,听了家主的话,虽然几人表情有点变化,但也没有太多惊异,看来南宫远博起这个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南宫啸风心中哂笑一下,缓缓道:“那些帝党贵大多出身微寒,伯父您忍得了他们的粗鄙?况且待陛下扫平门阀世家……我们还能有什么用处?到了那个时候,帝党就该想起我们实际上也是世家吧?”
  南宫远博不悦道:“胡言乱语!所谓勋贵和帝党,还不都是同殿为臣?陛下想有所作为,自然需要立威,削掉几个不听号令之人理所当然,又怎么可能灭了所有世家!我们为陛下效力才是正道,何必去看四阀脸色?”
  顿了一顿,南宫远博冷笑道:“这帝国的天,早就该变一变了。”
  “至于千夜这个人,就让他在血战中消失吧!”南宫远博随意地挥挥手,这种小事,亲信自会安排,需他这个家主再多神。
  千夜并不知道自己冲冠一怒,多少促使南宫世家提前下定了决心,进而在帝国时局的大潮中投下了一块小石头,激起一朵小小浪花。
  帝国时局这四个字实在太大,和千夜相距甚远。他只知道,不管接下来要面对的是铁幕血战,还是门阀世家,力量是他惟一的倚仗。因此千夜趁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加紧修炼,力争有所突破。
  或许是悍然冲击南宫世家基地,心境仍保留着杀伐畏之故,千夜这次修炼兵伐决突飞猛进,竟然一举突破到四十九轮,距离当年的张伯谦只不过是一步之遥。
  而同样到了这一步,千夜才明白张伯谦那五十轮的兵伐决何等强大恐怖。四十五轮之后,每叠加一轮的威力堪比之前九轮之和,引动的潮汐之力席卷了体内每个角落,所有原力节点都共鸣着,血脉如怒浪奔腾,仿佛整个世界都已消失,只剩下涛涛狂潮。
  随着兵伐诀潮汐牵引之力越来越强,不知何时竟从虚空中引出一缕黎明原力。这缕黎明原力比精纯,已经相当靠近本源,比千夜以宋氏古卷曜篇凝炼的还要近一步。这缕原力入体,千夜九处节点同时震动,竟有雷鸣之音。
  然而即使以千夜的血族体质,又有暗金色和紫色血气的强化和保护,也在第四十九轮的时候到了极限,身体有崩溃迹象。而当兵伐决冲上四十九轮巅峰的刹那,千夜忽然有一种玄妙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从充斥天地的潮汐中分水而出。
  千夜花了平时一倍的时间彻底平息兵伐决的狂潮,他回想了一下这次修炼过程,很肯定自己后的感应并非错觉。看来若是真到了五十轮,兵伐决或许会有惊人变化,只是那时潮汐反冲之力绝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承受的。
  他不由感叹张伯谦的天资,即使现在千夜的身体强横程度已经远在普通血族子爵之上,也仍然比不过当年的张伯谦。这位风采冠绝当世,壮年之际就有问鼎天王实力的大帅,确是实至名归,让人难以企及。
  不过即便在张伯谦正式晋阶天王的今日,他也从没打算将所谓帝国双璧的名号废除。据说有好事者在大朝会时,一本正经向陛下请命,称林熙棠已不堪与天王并列,因此帝国双璧的名号应该禁止传扬,不料反被张伯谦严厉训斥。这记马屁拍到马脚上,一举把双璧都得罪到底,在帝国中传为一时笑谈。
  千夜稍稍休息后,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光是中途得到的那缕黎明原力,就抵得上他半月苦修之功,只是一直到修炼结束,也没能再有第二缕出现,看来至少在目前还是可遇而不可求。
  而四十九轮的兵伐诀,以潮汐之力吸收天地原力,简直可以用鲸吞海吸来形容,其修炼之速已远超所谓世家秘传,或许只有四阀和帝室的某些核心功法才能够在修炼速度上与之相提并论。因此千夜修炼没过多久,周围环境的黎明原力就不堪使用,非但被一扫而空,还牵引了不少黑暗原力入体。
  若是换了另一个人,还要力时阻拦或驱除,千夜却没有这个问题,黑暗原力入体后,在兵伐决大潮的压制下,自动向心脏汇聚,被缩在那里的血气吞噬一空。
  照理说节点共鸣,已是行将踏入战将之象。然而千夜随即发现自己情况特殊,即使有兵伐诀超凡绝伦的修炼速度,可是被宋氏古卷精纯凝练之后,数量十去七八,剩下的就没多少了,因此距离原力满溢以聚气成漩,虽然看上去已是不远,但还要花上比常人多的时间。
  当然精纯原力的好处多,他在战将这个关口根本需压制等级,当原力满溢之时即可直接突破。这时千夜不由得怀念宋阀的修炼室,那一场修炼,才叫酣畅淋漓。
  不过宋子宁一年也就那么几天的份额,可想而知其中的珍贵。但就那一次的修炼,已经抵得上他半年苦修。世家大族子弟在这些点点滴滴地方积累下来的优势,时间长了,就成为难以逾越的障碍。
  数日闭关苦修,千夜又发现他想要晋阶战将还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宋氏古卷玄曜二篇要求黑暗与黎明原力相克相生,不能偏离太多。也即是说,当黎明原力晋升战将时,黑暗原力也需要晋升子爵。
  黑暗种族和人类修炼之路有很大差异,在永夜一侧,论哪个种族,晋阶子爵的标志大多是凝聚出原力核心。论血族的血核,魔裔的黑暗核心,还是蛛魔的蛛晶,都是类似的东西。至于晋阶,大多是顺理成章的事,等时机成熟,自然而然就会蜕变进化。
  想到这里,千夜忽然莫名的一阵心慌,自己不会也在体内凝聚出一个血核吧?但再想一想,却是极有可能,那三色血气已经把他的心脏当做大本营。紫色血气不断在改变千夜体质,暗金血气则在强化心脏。所谓强化,其实也是一种改变,在这一过程中,凝聚个血核出来,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如此一来,千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算是人族还是血族。他苦笑一下,暂时放开这个让人有点惶恐的念头。
  血气想要晋阶,也不是那么容易,虽然汲取精血是条捷径,可消耗速度也同样恐怖,而且黑之和原初之翼也需要喂养,它们的攫取还根本不受控制。所以黑暗原力的提升,同样困难重重,不比黎明原力小。
  千夜走出静室,抬头仰望一成不变的深黯天空,他已经确定接下来的晋阶之路。论喂养血气,还是培养兵伐决的杀伐之气,好的选择就是以战养战。
  头顶铁幕的天穹格外平静,连每月都会靠近永夜大陆的双子阿尔法星也看不见踪影,这几乎凝滞的黑色时刻不在提醒着人们,血战随时会爆发。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