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零七 盘剥

章一零七 盘剥

千夜脸色微沉,一伸手就扣住了身边一名士族战士的手臂,冷然道:“我说住手,没听到吗?”
  那人的反应倒毫不含糊,手肘下沉就是一个侧撞,狠狠击向千夜胸口,同时另一只手也不空着,一个耳光朝千夜脸上招呼过去,嘴里骂骂咧咧,“什么东西敢在这里说话,知不知道我们家老爷是谁?”
  千夜皱眉,一拳挥出,后发先至,直接砸在那人脸上,把他整个人砸得倒飞出去,在人群中撞开一条路,直到拍上城墙才滑落下来,空中一道鲜血和几颗牙齿在飞舞。
  士族战队的那些人顿时惊了,随即暴怒,纷纷高叫:“贱民!竟敢打伤贵族?”
  “那边的远征军,你们眼睛瞎了吗?没看到这小子敢打贵族!把他抓起来!”
  “干脆宰了他,反正多赔钱。”战队中一名壮汉一边吼,一边掏出短/枪,瞄准了千夜,竟然真打算扣下扳机。
  千夜双眉锁得紧,完没想到这个战队的人竟然肆忌惮到了这种地步。他身上可是远征军的高级军官制服,就算帝国精英军团在此也要有伤亡指标,才敢当众杀他。千夜摘下背着的重剑,一步就到了那大汉面前,东岳连鞘在他肩上轻轻一拍。
  大汉脸上表情瞬间呆滞,双膝一软,重重跪在地上,然后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就此倒下,不知生死。
  所有人都是一窒,连同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静默了瞬间,哗啦啦向后退去,让出一块空地。
  片刻后士族战队中才有人反应过来,立刻扯着嗓子高叫:“杀人了,贱民杀贵族了!抓住这小子,帝国重重有赏!”
  千夜轻轻吐出一口气,面对这士族战队混混赖似的作派,已经完忍可忍,东岳横挥,狠狠抽在他脸上。
  那人打着转飞了出去,一口喷出十几颗牙齿,顿时晕死过去。
  这下战队那些人终于知道踢到了铁板,部僵立在当场,再也不敢嘴贱多话。有几个家伙的手已经摸上腰间原力枪,再三掂量,还是没敢把枪拔出来。
  千夜转头四顾,向不远处的一名远征军军官招招手,道:“你过来。”
  那军官肩上佩戴着少校衔,应该就是这边城门守卫队伍的现场指挥官。他刚被担心控制不住场面的下属从哨塔里面叫出来,看到千夜的上校肩章已经觉得事情不妙,再看清千夜的脸,顿时心中一突,立刻一路小跑赶过来。
  那名少校陪笑道:“原来是千夜上校,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卑职马上就办!”
  由于暗火从成立佣兵团到进入远征军序列,与三河郡范围内大部分师都有过恩怨,因此如今的暗火独立师在三河郡远征军中十分出名,中高级军官们就算没见过千夜本人,至少也听过描述。
  这位守门军官四十出头,进入校官行列也好几年了,当然知道暗火实际掌控者就是眼前的千夜,那可是和他们师长平起平坐的大人物,于是脸上的笑容格外热忱。
  千夜淡淡道:“这些家伙算是扰乱治安吧?把他们都抓起来,等候处理。”
  少校顿时面有难色,小声道:“千夜大人,把他们抓起来倒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抓了也没有用,回头就得放出来。我们师长专门吩咐过,上层大陆下来的人,只要没犯大事,就都随他们去。”
  千夜若有所思,“这么说来,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了?”
  少校陪笑道:“也不是特别多,上面下来的老爷们确实比较难伺候,但是会对我们远征军军官动手的也不多,所以我们将军不太管这些事。况且真正大家族的战队都不会多待,基本一到就出城打仗去了。”
  千夜听出了少校的言下之意,嚣张跋扈的小家族战队绝不止眼前这一个,只不过大多只能欺负一下没什么背/景的佣兵、猎人和冒险者,所以郡城的远征军师长根本不管这种纠纷。
  然而这样一来,也就让他们变得越来越嚣张,以至于看到千夜穿着远征军军官服,都敢随便找个名目就想下杀手。
  那些士族战队的人现在缓过气来了,他们此时才注意到千夜是远征军的高级军官,互相挤眉弄眼,颇感运气不佳。但是他们也不紧张,甚至还有些戏谑地看着千夜,就等着被抓进去。反正前脚进去,后脚就能出来,怕他什么?
  千夜一皱眉,对少校说:“把他们都抓起来,然后送到我的黑流城去。”说着把一个袋子扔到少校手中,“办完事,和兄弟们去喝一杯。”
  那少校顿时松了口气,人到了黑流城,不管出什么事就都是千夜兜着了,和他们关。他捏了捏袋子,那大小轮廓,除了银币,应该还有几枚金币,顿时笑得加谄媚。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抓人!”少校挥手喝道,这次倒是胆气十足。
  城门守卫的远征军战士们显然对这些贵族战队的人忍耐已久,轰然应了,立刻一拥而上。原本围观的佣兵和冒险者们居然也冲了上来,拳脚齐下,当下就把这些战队战士都揍得鼻青脸肿,倒地不起,看来大家的怨气都憋得狠了。
  少校吩咐道:“都绑好了,派两辆车,赶紧给千夜大人送到黑流城去!”
  这事他办得极,惟恐惹祸上身。
  处理完战队的人,那少校又想起一事,忙赶到千夜身边,压低声音道:“千夜大人,卑职给您提个醒,这些人口口声声说自家老爷是什么国公爷的亲侄子,您可要提防着点!”
  千夜顿时哑然失笑。这个战队的战士简直是吹牛没边,若果真是哪位国公的亲侄,混得再差也不可能沦落到士族的行列中去,显然是欺负永夜土著没见识,张嘴就来,海吹神侃。
  这么一闹,时间也耽误了不少,千夜向自己的越野车走去,忽然看到一个瘦小男人正悄悄爬向车内,显然是想要混水摸鱼。
  千夜闪到那男人身后,一把将他从车里提了出来,重重往地上一摔,那瘦小男人连叫也没叫出声来,就昏死过去。
  对付这种小偷,远征军士兵立刻恢复了如狼似虎的本质,冲上来先是一顿暴打,这才把人如死狗般拖了下去。
  千夜的越野车一看就知道是高级货色,而且上面还插着远征军军旗。正常情况下普通人哪敢动军车,这个瘦子可谓胆大了。
  千夜暗自摇头,郡城的混乱程度实在超出他的想象。
  终于进了城,千夜按照少校军官的指点,就向帝功统计处驶去。
  统计处设在郡城中心广场边一座三层楼内,以方便各路人等前来缴纳证明,登记军功。现在血战才刚刚开始没多久,结果登记军功的人却多得出乎意料,偌大广场上人头济济,甚至显得颇为拥挤。
  千夜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转头问车上陪同自己过来的少校:“这么多人有军功?血战开还没有几天吧?”
  少校笑着说:“其实很多人不相信这次封赏会有这么厚,所以随意出去打了几场,手头有一两件存货就赶紧过来兑现,顺便看看封赏是不是真的。”
  千夜点了点头,这倒是人之常情,就继续驱车向前。然而在下一个路口,车却被拦了下来。
  十几名战士聚在路口,把整条路都堵了起来,看他们的服色,象是世家私军。
  一名精壮大汉用力敲了敲千夜的车门,喝道:“下车!”
  千夜皱眉道:“什么事?”
  “是过来登记军功的吗?把东西拿出来看看!”
  千夜冷冷地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给你们看?”
  大汉顿时怒了,拔出枪,喝道:“让你拿你就拿,哪来那么多废话?想找死吗?”
  这时走过来一个中年人,按下大汉的枪,说:“别冲动,我们只是做生意,不是要打架。”
  中年人目光锐利,在千夜和少校身上扫了一眼,道:“兄弟,想从这条路过去登记军功,按规矩要把一半的货交给我们,这是过路,也是你待会安离开的保护。”
  千夜顿时明白过来,这些人原来是看上了这次比丰厚的封赏,居然盘剥起想去登记军功的人来。这里距离帝功登记处只有几步之遥,他们竟然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拦路设卡。
  千夜颇觉不可思议,转头看向身边的少校,少校像是知道千夜要问什么,露出一个苦笑,压低声音道:“大人,换条路也是这样……”
  少校话还没说完,那中年人已经冷笑道:“换条路?别想了!既然已经上了我们这条路,就必须得从这过!就算想掉头,也得交一半东西。”
  千夜面表情,指了指车头上的远征军军旗,淡淡道:“我们是远征军。”
  中年人哈哈一笑,道:“就是看在这面旗子和你们那身制服的份上,才只收一半。换了其他人,少都得交三分之二。”
  千夜笑了笑,问:“凭什么?”
  中年人向旁边壮汉胸前的族徽一指,说:“帝国郡伯,敕封萧山伯的王家,就凭这个!”
  一个郡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已经算是中品世家,可能对永夜来说是一个庞然大物,然而跑来三河郡这种边境之地盘剥军功利益,吃相也太难看了点。
  千夜看到少校欲言又止,拼命给他打眼色,心中不由微微一动,看来这些所谓萧山伯私军背后应该还有点故事。他笑了笑,下车走到中年人面前,淡淡地道:“兄弟,这拿得有点多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