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八 活化的黑森林

章一一八 活化的黑森林

这是吸收数精血才喂养出的原初之翼一根羽毛,不知道威力会有多大,但想来干掉几个白空照都不是问题。
  问题却在于,能不能打中。过去数日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次千夜以为必中的一击,却被白空照以种种诡秘之极的手段逃脱。原初之翼威力再大,射不中也是用。
  而此时千夜等待的就是白空照靠近,用出绝杀之击,那也将是他射出原初之羽的时机。
  就在这关键时候,白空照却裹足不前,和之前出手时的果敢狠辣截然不同。她略带迷茫的眼睛一直望着千夜,然后竟然开始缓缓退后,直到退入林间,消失不见。
  千夜怔了怔,才明白少女放弃了眼前的机会,不由摇摇头,她的直觉果然以伦比。千夜也转身离开,继续这场休止的追猎游戏。
  头顶的苍穹是浓重的铅灰,铁幕仿佛已经成为天空的一部分,似乎永远也不会散去。千夜踉跄走着,已经根本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眼前的景物一阵清楚一阵模糊,身上很多地方完失去了感觉。
  抬头就是一成不变的铁幕,环顾四周则是一片又一片密林,千夜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身体也越来越轻,似乎在云端飘行。有时候明明踩着的是坚硬地面,却感觉如同走在棉花上。
  “到极限了?”千夜有些紊乱的思绪中突然清晰地跳出了这个念头,他迷迷糊糊地停了下来,依稀感觉肩膀靠到一棵大树,于是就此站着休息。他不敢坐下,知道一旦坐下,就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
  “我要死了吗?”这是他第二个想法。
  死亡似乎并不可怕,只要闭上眼睛,彻底放松下来,就可以在黑暗和宁静中坠落,直至永远。恍惚中,千夜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脚下好像踏着垃圾场熟悉的凌乱。
  他似乎听到引擎的轰鸣声,对垃圾场中生存的孩子们来说,这种声音就是仙乐,因为这意味着上层大陆的浮空艇到了,又会有的垃圾抛下。有垃圾,他们才能够活下去。
  千夜忽然睁开双眼,眼中渐渐燃起火焰。我,还不能死!
  千夜甩了甩头,让眼前的景物变得清晰一些,他现在法动真实视野,完是凭着直觉选了个安的方向,就准备继续走下去。
  过了一会儿,千夜忽然一怔,才想起好象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白空照了。按照原本的规律,这段时间里,白空照至少应该对他发动两三次攻击才对。
  难道她支持不住,终于倒下了?千夜摇了摇头,白空照明显有后援和补给,应该不至于这么弱。至少现在千夜还保有后一击之力,那么白空照也应该会出现作后一次尝试才对。
  数日不眠不休的彼此厮杀,不知不觉间,千夜和白空照对彼此了解得比透彻。
  千夜再向周围望去,试图找出少女的踪迹。然而虽然视野中的景物完清晰起来,他的脸色却变了。
  不知何时,林间开始弥漫起淡淡雾气,周围树木呈现出一种完不同的模样。树干漆黑,枝条扭曲,前端锋利如刀,说不出的诡异。
  这是,黑森林?
  千夜面色凝重,没想到传说中的东西居然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眼前,而他发现自己甚至记不起是如何走到这里来的,也不知道究竟是他走进了黑森林,还是原本正常的森林突然变异。
  关于黑森林有许多神秘的传说,只不过大多数传言都法得到证实。甚至连黑森林是真实存在,还是仅存在于濒死者的幻觉中都还有争议。
  可现在千夜能够比清醒地意识到,周围景象是真实存在的。
  雾气越来越浓,原本还能隐隐绰绰看到远方绵延尽的树干枝桠,现在变成一片灰濛。千夜的视线距离仅剩下两三百米,目之所及是如同黑曜石雕刻般的树木。他忽然心中一动,白空照一直没有出现,或许也和黑森林突然出现有关。
  千夜没有妄动,他从口袋里拿出后一块血晶,捏碎,汲取了里面储存的血气,静静地恢复一会儿,然后开始谨慎地观察周围。若法窥破黑森林的秘密,他很可能永远也走不出这里,终变成它的养料。
  再次动的真实视野有些模糊,却不妨碍千夜感受到了翻涌滚动的黑暗几乎充斥了整个世界。
  此刻在远方,白空照静静站立,看着前方一片格外茂密的森林,止步不前。她身上多了一件披风,将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
  在少女身边,还站着数十名南宫世家的精锐私军,以及一名矮小老者。
  那老者目光如电,向白空照扫了一眼,沉声道:“老夫南宫远望,想必空照小姐听说过老夫的名字。”
  白空照淡淡地说:“南宫世家的二长老,我还是听过的。没想到您居然会亲自到这里,就不怕天鬼发现吗?”
  南宫远望嘿的一声,傲然道:“老夫藏气功夫修炼三十年,要是连天鬼耳目都瞒不过,那岂不是白修了?”
  白空照嗯了一声,继续以淡漠语气说:“那么二长老准备出手吗?”
  南宫远望顿时一窒,他再如何自负,却还没达到神将,哪敢说能在天鬼铁幕下力战斗?白空照这句话问得极不客气,隐隐有种既然不能出手,那么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的蔑意。
  南宫远望脸色阵青阵白,片刻后方道:“老夫得到天成战死的消息,就速赶来。天成乃是老夫独子,白小姐,你不觉得需要给老夫一个交待吗?!”说到后一句,南宫远望已是声色俱厉。
  白空照却似根本没听出他话中的威胁之意,说:“南宫天成?就是留着短须的那名队长吗?”
  “正是!”南宫远望脸上满是怒意。
  “他死在千夜手里。”这就是白空照的交待了。
  南宫远望强忍怒气,“那千夜现在在哪里?老夫非要将他剥皮抽筋不可!”
  白空照向前方茂密森林一指,“就在那个方向。”
  白空照手指的方向上,森林格外茂密,树叶绿得异常鲜明,甚至有些刺眼。在铁幕下的灰暗世界中,仿佛有一种会发亮的光彩。不知怎地,看到这片森林,南宫远望竟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片树林怎么看起来如此古怪?”
  白空照轻轻一笑,说:“这就是黑森林啊,当然不一样了。”
  南宫远望遽然一惊,道:“黑森林?!老夫又不是没见过黑森林,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那它应该是什么样子?”
  南宫远望双眉紧锁,看了眼白空照,问:“你又怎么知道这就是黑森林?”
  “感觉。”
  少女的回答顿时让南宫远望脸上罩了一层青气,他有心发作,可随即想起可能就在铁幕边缘徘徊的白凹凸,生生把这口气吞了下去。白家那女人出了名的护短和蛮不讲理,如果动了白空照,那就等于是得罪了白凹凸。
  南宫远望身边一人缓缓道:“黑森林传闻甚多,但大多名不符实。小人不才,也曾实地勘验过一处黑森林,其中论树木土壤都诡异比,难以明了如何形成。但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可怕之处。此地和黑森林相差甚远,不知空照小姐为何在此止步不前?”
  白空照说:“你去的那处是黑森林死后留下的痕迹。前面的可是活的黑森林,我不想进去,你们如果愿意就去吧,那个人就在里面。”
  “活的黑森林?”南宫世家众人俱是一惊。
  南宫远望面色凝重,沉吟道:“既然空照小姐对黑森林知之甚详,还请陪我们闯一闯吧。以我等实力,就算遇到什么古怪,想来也是有惊险。”
  “不去。”白空照拒绝得很干脆。
  一人和南宫远望耳语几句,他即刻道:“只要空照小姐肯去,价钱好商量。”
  “不去。”
  连续两次被毫回旋余地的拒绝,让南宫远望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在南宫世家中向来是一呼百应的大人物,何曾受过这种气?其他人就算办不到他的请托,也会委婉解释,希望取得谅解。
  可是他偏偏一时发不出火来。眼前这个少女不光身份特殊,能力也极为诡异,和她一起围攻千夜的有两整队百名精锐战士,现在一队军覆没,另一队则被拖垮,只有白空照和千夜一路缠战到后。
  这等战绩,让南宫远望知道绝不能用等级来衡量眼前这个外貌甚至未成年的少女。况且如白凹凸这样高傲目下尘的人物,却对她十分看重,不是没有道理的。
  眼见白空照论如何也不肯进入活化的黑森林,甚至连再靠近一点都不愿意,南宫远望也是老狐狸,心中有了警惕,试探着问:“空照小姐,黑森林中究竟有什么危险,能否透露一二?”
  少女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只是不想进去。”
  说罢,少女再也不理会南宫世家诸人,转头就走,宛若幽灵般消失在山林中。
  南宫远望脸色阴晴不定,忽然对身旁一名战士说:“你,带上十个人,进去看看!走半小时然后折返。”
  那人顿时失色,可是南宫远望的命令又不敢不从,只得咬牙,点了十名战士,慢慢走向那片异常生机勃勃的森林。果然诡异的情景出现了,战士们一迈入森林,分明还应该在正常的视野范围内,身影却渐渐消失,就此不见。
  这些人都是在南宫远望眼前突兀地失去踪迹,以他的力量竟然也法锁定那些战士的气息,南宫远望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以复加。现在只能等他们在规定时间内折返了,只不过众人都有种不祥的预感。
  接下来南宫远望这批人就陷入了僵局,他们在原地等了大半天,那些进入黑森林的人仍是杳音信。
  见南宫远望脸上渐渐有了焦急之色,一名心腹就道:“长老,再等下去也不一定有结果。不如留些人在这里守着,我们先回去?您不能在铁幕下久留啊。”
  南宫远望缓缓点头,“也罢,我就先走。建成,你带一半人在此设伏,一旦看到那小子出来,格杀勿论。玉成,你再带些人,去周边弄点军功。”他们这次行动极不顺利,本来南宫世家的两个整编战队是主要打军功,顺路来围杀千夜的,现在却变得本末倒置。
  那心腹听到这样的分派倒是明显松了口气,能够早点离开这片诡异的地方,自然是再好不过。
  千夜已经不知道自己在黑森林中待了多久,他靠在树上,闭目静坐。
  周围安静得可怕,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连风都没有,也就没有枝叶摇曳的响动。然而静得久了,冥冥中又出现了种种细微声音,似是有人在窃窃私语,又似是什么东西正在细细咀嚼。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