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四 冲突

章一二四 冲突

这块水晶的奇异之处在于内部竟不断生成虚空原力,千夜弯腰拾起,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水晶通体浑然天成,没有雕琢痕迹,但是却有一处缺损。
  看着缺损形状,千夜忽然想起自己在蛛魔子爵波图的藏宝室中得到过一块奇异水晶。他立刻从项链空间中找出那颗水晶,看看大小形状,正好可以安放在棱形水晶缺口上。
  千夜把小水晶嵌进缺口,果然丝丝入扣,整颗棱形水晶突然绽放出一道强烈光芒,有形波动远远扩散开去,瞬息间不知传出了多远。
  绽放过光华后,这颗水晶就变得暗淡光。然而在真视之瞳下,它其实加晦涩深沉,或许这才应该是它原本的样子。对着水晶看了半天,千夜也没能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收入项链空间,准备等回去后再找大师鉴定。
  千夜又在四周翻找一遍,终只找到双生花,深红之牙却不见踪影,看来已经被巨兽体液腐蚀掉了。深红之牙可是五级吸血刃,论材质远远超过双生花,然而双生花经过黑翼君王留下一缕意识的改造,果然不凡,居然毫发伤。
  经过这么长时间,千夜对这两把短/枪已经有了感情,当下不禁大喜。只是枪套早就不见踪影,千夜只得先把它们收入项链,然后从空间里取出一套衣服穿上,算是解决了衣不蔽体的问题。
  整理好一切,千夜再望向周围,想要寻条路逃离这片诡异森林。观察了一会儿,他忽然感到有一丝不对劲。
  千夜一拳砸向地面,轰鸣声中烟尘四起,这一拳直接在地上轰出一个深坑。他开真视之瞳,向坑中望去,结果再也看不到有虚空原力溢出。
  千夜这才明白为什么感觉森林不同了。原本森林中弥漫的那种古怪而浓烈的生机已然消失,整座森林都失去活力,变成一处死地,再也没有变化。
  回想误入黑森林发生的一切,千夜浮上苦笑,轻声自语:“已经是血族子爵了啊!”
  此刻心情,实是难以形容。
  黑森林已然死去,种种奇异之处也自然而然的消失,再也不是那个有进出的死地。千夜辨认一下方位,随意选了个方向走去。现在黑森林已不能再扰乱感知,只要一直走,就能够找到边缘。
  至于黑森林为什么突然死去,千夜也只能猜测,或许是和那头混乱巨兽的死亡有关,或许是其它什么原因。永夜大陆上,关于黑森林的遗迹传说不少,可是至今为止还没听说过有什么人找出其中的秘密。
  一路走来,千夜又看到许多诡异景象,有被包裹在巨茧中的人类,也有半截身体都被大树吞噬,留在外面的身体还保留着痛苦挣扎的战士,死法千奇百怪。
  还有一棵巨树,树身上居然镶嵌着数张人面,每张都显得极为痛苦。他们竟然还在流泪,泪珠已经化为晶粒,就那样永远挂在脸上。
  只是黑森林已然死去,这些大树也失去生机,那些被吞噬的人,也永远凝固在痛苦挣扎的一刻。这些误入黑森林的人,即便如南宫建成这般实力超卓,终也成为养料。
  偶尔还能在树下找到少许遗物,千夜一一检视,其中有南宫世家的信物,但多来自其它家族,甚至还有些遗物看得出年代久远,锈迹斑斑的金属,风化的羊皮纸,是数百年前的古物,说明这座黑森林至少存在超过三百年。
  看到这里,千夜推断出又有一队南宫世家精锐因为追杀自己的缘故,已经葬身在这座黑森林中。前前后后算起来,千夜估计至少有过百名精锐战士死在自己手里,其中还包括两名战将以及南宫建成这种真正强者。和南宫世家这个仇,看来真的是结大了。
  千夜加脚步,想要尽离开这里,早日回黑流城。他心中有挥之不去的隐忧,白空照为人心狠手辣,此次双方缠战千里,暗算不成,不知道她还会干出些什么来。
  而且白空照此次出手,究竟是个人想法还是白阀授意?若是有白阀参与,那光有赵雨樱的名字,未必能够保得黑流城平安事。
  当务之急,还是先走出去再说。
  在黑流城中,宋虎坐在办公室内,对着满桌堆积公/文,不由得一阵头痛。城中这几日暗流汹涌,不断有身份不明的人进入。以宋虎老狐狸级别的敏锐嗅觉,早就察觉他们不怀好意,可是眼下,却没有任何好的办法去应对。
  千夜再次出战后就失去了联络,至今未归。赵雨樱回赵阀养伤,短期内也不会过来。此刻黑流城上下,已经没有一个足够实力座镇的强者。
  近来城内有谣言流传,说千夜已在黑暗国度某处战死。谣言自然是别有用心之人传出来的,问题是如果千夜不出现,那么时间长了,即使是谣言,也会让人心浮动。
  这时较好办法就是先打一仗,转移视线。宋虎来到墙上的地图前,看了半天,却始终难下决心,只能再叹一口气。
  说到底他原本只是师级参谋长,又受过重伤,论实力还是谋略应对眼前局面都有些勉强。如此孤注一掷,若是赢了还好说,若是输了立刻就是风雨飘摇,也不是千夜让他留守的本意。
  就在这时,办公室房门猛地被人推开,一名亲兵冲了进来,急道:“长官,不好了,我们的战士和人起了冲突,被杀了好几个兄弟!”
  宋虎脸色一寒,喝问:“谁干的?”
  “还是南宫战队的那些人!”
  当的一声,宋虎重重一拳砸在桌上,恨道:“又是他们!”
  亲兵这时一咬牙,道:“大人,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前后后有十多个兄弟死在他们手里。打不过又怎么样,和他们拼了就是!大人放心,真要打起来,弟兄们绝没一个孬种,左右是死,总比这种窝囊死法强!”
  宋虎面颊抽动,却是犹豫不决。城中鱼龙混杂,前些日子还有一支南宫世家的战队进驻。对黑流城这种永夜边境小城来说,南宫世家就是庞然大物。他们一到,就和暗火战士起了好几次冲突,每次都要见血,后来干脆就开始出人命。
  暗火战士再怎么精锐,也只是普通人,和南宫战队这些真正高手完不可同日而语,是以每次冲突都是一边倒的溃败。这次几名军官气愤不过,私下带了一个整营前去讨说法,结果一场激战,几百名战士都被打趴下,还丢下几具尸体。
  这支南宫战队上下几十号人,个个是级的高手。他们到了黑流也不出战,天天就在城里晃悠,处处和暗火找岔。短短数日,几乎每天都有冲突。而城中各色人等,都在冷眼旁观。
  宋虎也是从世家出来的,深知这种情况的棘手。捅到上面去根本没用,远征军作战师各自为营的传统决定了弱者根本法保有自己的地盘。一旦主动露出自己的弱点,说不定反而会被远征军内部早看暗火不顺眼的家伙,趁机做点小动作。
  要处理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个办法,好当然是出动强者直接把对手灭了。可是现在千夜和赵雨樱都不在,此法行不通。
  第二种办法则是尽起重兵围杀,用人海战术剿灭对手。但此法亦有弊端,没有强者座镇,则很难阻止南宫战队突围,到时候付出惨重伤亡,却可能收获很少,得不偿失。
  况且暗火里如段浩、祝涯这种高手,都在外面战场上独当一面主持临时战略节点的军务,千夜又深陷战局下落不明,怎能在这个关键时候把他们召回来?
  宋虎参谋出身,处理军务是把好手,但在这等大事上,却是少了决断。
  然而眼下南宫战队不断在城中搅风搅雨,已经不止人心浮动,连军心都有些涣散,已到了不得不断的时候。
  宋虎还在思前想后地苦寻对策,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人走了进来,笑道:“虎叔,多时不见,你怎么变得如此畏首畏尾,连这点事都不敢做了?”
  宋虎抬头看清来人,顿时身一震,又惊又喜,道:“七少!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宋子宁,他手中把玩折扇,又道:“我这几日心神不宁,就过来散散心,顺便看看这里的情况,一落地就听说南宫世家的人一直在找事?”
  宋虎苦笑道:“都好几天了,我们有十几个战士死在他们手里。不过千夜大人不在,实在拿他们没办法”
  宋子宁手中折扇啪的一声合拢,微笑敛去,杀气浮现,淡道:“一些跳梁小丑而已,正好我近日刚晋战将,左右事,就过去和他们玩玩。你在这里等我就是。”
  “七少!可是”宋虎还想说什么,宋子宁已瞬息远去。
  宋虎出自宋子宁门下,很清楚这位年轻公子貌似温和好商量,实则说一不二,不可拂逆。尽管他心中焦急,有一百种利弊形势想对宋子宁分说分说,但既然宋子宁发话叫他在这里等,他也就不敢追出去,只在暗火的大门处,如热锅蚂蚁般转来转去。
  结果才半个小时,宋子宁就施施然从暗火大门外的大道上走来,看见站在哨塔上望眼欲穿的宋虎,不由笑了笑,吩咐说:“你去准备一下,南宫家那些人随后就到。我有些话要问他们。”
  宋虎有些愕然,这才多点时间,宋子宁就回来了。自家这位七少,难道真的只是过去玩玩?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