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五 立威

章一二五 立威

片刻之后,两辆载重卡车就驶到暗火大门。车上装的是南宫战队的人,只不过个个带伤,被捆得结结实实,其中还有几具尸体。
  宋虎这才明白,宋子宁是要他布置一处审问室。只是他论如何都难掩心中震惊,就算宋子宁已是战将,那也是晋,怎么如此之就将整个南宫战队一打尽,这简直就是横扫。
  片刻之后,审问室已经布置完毕。
  这已经不是审问室了,而是一间审判大厅,因为要把南宫战队三十来号人和五具尸体都放进去。另外宋虎也担心宋子宁的安,是安排了整整一个连的精锐战士作为警卫。这么多人塞在一处,后把暗火总部大一个会议厅腾了出来,才算安置好。
  直到一切安排妥当,宋子宁才在数名年轻貌美少女的簇拥下,施施然出现,迈着方步,走上高台,从容坐下。左右立刻送上茶点水果,忙个不停。
  宋子宁居高临下,睨了下方众人一眼,淡淡地道:“下面绑着的都是什么人啊?”
  这句明知故问,顿时激怒了南宫战队的人。
  为首一人怒道:“宋子宁!你要杀就杀,我南宫康要是皱一皱眉头,那就是你养的。何必这样羞辱人?你宋阀势大,我南宫世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宋子宁又是一笑,往嘴里扔了片水果,道:“我可没觉得宋阀势大了。要是真的势大,怎么会被你们给欺上头来?”
  南宫康脸色一变,道:“七少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可没得罪过宋阀。”
  宋子宁向脚下一指,笑道:“现在知道也不晚。这个地方,我可是有入股的。你们故砸我的产业,杀我的人,这不是欺压我宋阀,又是什么?”
  南宫康脸色再变,他们可不知道暗火中居然还有宋子宁的份额。不过南宫世家已彻底站到帝党一方,连赵阀都敢得罪,宋阀也不算什么。何况在南宫康看来,宋子宁就是纯粹找岔,非想要敲诈些好处而已。
  当下他冷笑道:“这事还真是秘密。不过七少说得对,现在知道也不晚。既然七少已经将我等拿下,那就可和南宫世家交涉,要钱要地,尽管开口就是,想必家主会给七少一个满意答复的。”
  宋子宁微笑摇头,道:“何必那么麻烦?我年纪大了,近记性不好,就喜欢简简单单,有仇当场就报了!宋虎,我们死了几个人?”
  宋虎在旁边道:“七少,一共十七人。”
  “那好,我杀了他们五个人,还少十二个,你随便挑十二个,把脑袋都砍了吧!用我这把,刀。”说着,宋子宁就摘下佩刀,扔给了宋虎。
  饶是宋虎经过不少大事,此刻脸色也不禁变了。杀十二个外围战士,以宋子宁的地位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但是公然斩杀性质就完不同了,等如是在向南宫世家宣战!
  这是何等疯狂,宋虎很难相信这个决定是出自城府极深,为人处事向来滴水不漏的七少之口。不过命令已下,他惟有服从。当下宋虎拔刀在手,来到一众南宫战士身后,手起刀落,转眼间已是十余颗人头落地。
  宋虎顾不上身上溅满鲜血,回到宋子宁身边,道:“七少,人头已斩,宝刀奉还!”
  宋子宁刷地一下打开折扇,遮住了脸,摆手道:“拿远点拿远点!瞧你们弄得,到处都是血。我可是怕见血了!”
  听到这话,宋虎当场愕然,一众年轻侍女则纷纷掩口娇笑。宋子宁收的这几个小丫头看来也不简单,至少见了这等血腥场面,还个个谈笑自若。
  下面南宫康却目眦欲裂,拼命挣扎,嘶吼道:“宋子宁!你敢杀我弟兄,早晚有一天,我必要把你五马分尸,挫骨扬灰!只要我一天不死,你就别想睡得安稳!”
  听了这话,宋子宁似是一怔,“这这可如何是好?”随即露出害怕表情,慢悠悠地道:“那只好请你也去死了。”
  说话间,一片原力勾勒出的枫叶就凭空出现在宋子宁手中。
  外忽然传来一声断喝:“住手!”
  可是宋子宁就象没有听到一样,手中枫叶如电射出,南宫康人头顿时高高飞起。
  “你敢!”外的人又惊又怒,没想到宋子宁说动手就动手,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他再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落地长风自开,走进一个年轻人,他目光锐利如剑,盯着宋子宁,一字一句地道:“早听说我们这一届有位子宁师弟才华横溢,今日一见,没想到手段也这般出众。只是你下手如此狠辣,就不为日后留点余地吗?”
  子宁矜持一笑,道:“我那点成就,和师兄怎么比?许浪师兄可是黄泉前后数届的第一人,就别笑话我了。你看,我连见血都害怕,怎么会是心狠手辣的人呢?”
  许浪一窒,脸色立刻不善。这宋子宁轻飘飘的就命人斩了十几号人,自己还刚刚挥手之间取人首级,此刻却在这里说不敢见血,矫揉造作,堪称登峰造极。
  宋子宁折扇一张,笑道:“难道说这些人背后原来是师兄?”
  许浪根本没接话头,如此明显的语言陷阱,他怎么会跳?
  他重重哼了一声,讥讽道:“高门大阀子弟,果然与众不同。不过,我听说这暗火份额中师弟只占小头。为一点蝇头小利,就得罪南宫世家,真的值得?师弟还是不要强自出头,代人受过的好!”
  许浪这番话,威胁之意已经很明显了。可是宋子宁却毫不在意,淡道:“门阀相争,错综复杂。许兄一介白身,走到今日实属不易,还是不要轻易趟这混水为好。今天我就在这里,但谅你也不敢动手。就算我不是你对手,还有兄弟,还有长辈,宋阀养着那么多高手,也不是吃白饭的,总有人把这场子找回来。师兄想要教训我的话,过个三五年再说吧!”
  许浪脸色难看,冷笑道:“门阀弟子,果然都是好气魄!除了倚多为胜,一拥而上之外,就不会点别的了吗?”
  听了这话,宋子宁却是笑得欢畅,折扇摇得轻,笑道:“门阀子弟也就这点好处了,不用白不用!”
  见宋子宁如此赖,而且南宫家的人也已被杀得差不多了,许浪心中再怒,也处发作。当下面若寒霜,道:“子宁果然好手段,今天师兄领教了。不过其它人可没有子宁这般好背/景,特别是千夜师弟,今后出门,可要千万小心才是。”
  宋子宁又是一阵轻笑,道:“师兄是说千夜那个祸害啊!没关系,师兄若是遇见了,尽管教训!说实话,我也看他不顺眼很久了。”
  许浪只哼了一声,知道在口舌上绝对占不到便宜,当下转身就走,身影瞬间消失。
  许浪走后,房间忽然扑扑通通,暗火的战士成片倒下,片刻后才挣扎着爬起。刚刚许浪在时,大厅中隐隐多了种形威压,这些战士都是拼命才能保持站立。许浪这一走,压力一消,这些战士就再也支持不住,纷纷倒下,只有实力强的军官还能事。
  宋虎心下也不禁骇然,这许浪年纪轻轻,实力竟是深不可测,似乎就连宋子宁都在他面前处于下风,只能自保,却护不住满厅的战士。
  “七少,剩下这些人该如何处理?”
  宋子宁依然是有些轻浮地笑着,目光扫过下方南宫世家众人,忽道:“我本想留几个人给南宫远博传句话的。但既然师兄来了,也就没这必要,都杀了吧!”
  “这恐怕不太好吧?”宋虎大吃一惊,小心翼翼地道:“七少,这种杀法有些狠了,说出去名声不好听。另外,这批人一杀,接下来可就是要和南宫世家真刀真/枪的打一场了。”
  宋子宁淡淡一笑,终是收起轻浮,“不狠。我可不象千夜那样容易心软。这次就是要让那些人知道,只要有我在这里,暗火,就是有进出!”
  “那南宫世家的大军”
  宋子宁从容道:“他们敢来,我就敢打,也正好让他们看看我宋子宁行军布阵的本事。”
  “七少的本事,自然是极好的。”旁边一位侍女轻笑着接话。
  宋子宁当即哈哈大笑,道:“这倒不是谦虚,论带兵打仗,连千夜都不是我的对手。”
  另一位侍女好奇道:“七少和千大人对过阵吗?”
  “当然没有真的打过。不过我却是在沙盘中推演过数次,结果都是一样。”
  “什么结果?”不光众侍女,众暗火战士,就连宋虎也有些好奇了。在宋虎眼中,宋子宁疑是天纵之才,而与千夜相处久了,却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两人要是对上,谁胜谁负倒还真的很难说。
  面对众人好奇目光,宋子宁折扇一合,豪气干云地道:“当然是本少用兵如神,挥军直进,直接就灭了千夜那祸害的大军。然后”
  “然后怎样?”众人齐问。
  宋子宁咬牙道:“然后那祸害孤身攻破中军,摘了本少脑袋!”
  小半日的功夫,南宫战队众人尸体就被挂到木架上,在黑流城中示众。一时之间,黑流城中各方势力都安静下来,各自蛰伏,不敢稍动。
  现在谁都知道千夜久久不归,必有变故。可走了千夜,来了宋子宁,反而加难以对付。以宋子宁此刻身份,一般平民士族冲撞到他,说杀也就杀了。连南宫世家的人挑事都被杀了个干净,他们这些人又能干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