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七 想把我灌醉?

章一二七 想把我灌醉?

这头蛛魔已经上了年纪,脸上布满皱纹,皮肉都已经松了。不过蛛魔独具的优势,让他只要原地转身,就可以够到高高酒架上所有的酒。他虽然年纪大了,可动作却不慢。论谁在哪个角落,只要喊一嗓子,要的酒转眼之间就会扔到他的桌上。当然,前提是先付过酒钱。
  只凭这一手,就能看出这蛛魔绝不简单,否则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开成酒吧。
  千夜挤到吧台前,轻轻敲了敲桌面,说:“来杯够劲的。”
  蛛魔看了千夜,目光刹那间似乎将千夜穿透,随后他耸耸肩,说:“血族的小家伙,小心喝多了。在这种地方趴下的话,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扒光了扔到镇外去。”
  千夜脸上微笑不变,又说了一遍:“来杯够劲的,你拿手的那种。”
  “好吧!生的小家伙总是这么冲动。我年轻时也是这样”蛛魔老人一边唠叨,一边以让人眼花缭乱的手法配了杯花花绿绿的东西,放在千夜面前。
  那杯东西看着恐怖,闻着也恐怖,一股说不出的味道直冲鼻端,让感知敏锐的千夜差点打个喷嚏。看着这样一杯东西,千夜也有些犹豫。
  这时旁边挤来一个美艳女人,对千夜笑道:“小帅哥,这可是这里的招牌,不尝一尝的话可惜了。”
  这是个女狼人,艳得够火辣,穿得够露骨,眼神也够直接,就差没有直接把千夜按到地上去了。
  千夜继承了血族秉性,对狼人不太感冒。不过听了她的推荐,还是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这酒一入口,顿时有如一道火线直冲腹底,千夜脑中轰的一声,顿时有些恍惚晕旋,居然一口直接就喝多了。
  有生以来,千夜还从来没有遇到差点被一小口酒放倒的情况。他此刻只觉身都在发热,脑袋有些迷迷糊糊的,思绪也开始飘飞。他把手放在眼前看了看,见手上一片潮红,想来脸上也是一样。
  这时吧台周围,关注千夜的不在少数。见千夜醉态已显,不少人的眼神都开始变得不对,有的在看千夜的东西,有的在看千夜的人。
  那妖艳女人只看得双眼放光,靠了上来,几乎把硕大的胸部都放置到千夜手臂上,轻舔嘴唇,道:“小帅哥,你不请我喝一杯吗?只要一杯就可以!”
  千夜此刻听在耳中的声音都是飘忽的,点了点头。
  老蛛魔摇了摇头,配了杯一模一样的酒,放在吧台上。女狼人眼中露出贪婪,一把抓起酒杯,就想向嘴里倒去。可是酒杯刚刚抬起,就砰的一声又露回吧台上。
  一只手从后面伸来,抓住女狼人的手腕,强力压在吧台。
  女狼人又惊又怒,转头望去。只见身后多了一个面容冰冷的年轻女血族,她冷冷地道:“,滚远点!我们血族的大人,不是你这种浑身长毛的下贱东西配得上的。”
  女狼人喉间发出低沉咆哮,口中獠牙渐渐生长,低吼道:“你叫谁是长毛的下贱东西?”
  女血族毫不退让:“就是你!怎么了?”
  狼人一声咆哮,猛地扑到年轻血族身上,将她压倒在地。两人随即翻翻滚滚,用力互欧,打得兵兵砰砰,拳拳到肉。周围的人都是惟恐天下不乱,围观叫好,没有一个人想要拉架,反而有不少人开始下/注,有押女血族的,不过押狼人的反倒多些。
  千夜还是抱着那杯酒,一小口一小口喝着,对身后变故浑然不觉。
  不知何时,千夜身边又多了一个人,一个年轻女人。她坐在千夜旁边,并没有转头,只是淡淡地问:“不请我喝一杯吗?”
  千夜本能地就想点头,可是忽然看到她那少见的黑发,身一震,默然片刻,才说:“想要喝多少杯,我都陪你。”
  黑发女孩转过头,望着千夜,那双眼眸黑得深不见底。
  她忽然笑了,说:“想把我灌醉拖走?”
  此刻千夜思绪飘动,本能地说:“如果可以,为什么不呢?”这句话一出口,千夜自己都吓了一跳。若在清醒时候,他可是绝不会这样说的。每当几杯酒下肚,他总象变了一个人。
  然而夜瞳却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道:“想的话那就来试试。老板,这种酒照样再来十杯!”
  十杯!
  千夜虽然处于半薰状态,听了也是大惊,酒顿时醒了不少。酒吧里有不少人也注意到了这里,于是大声叫好起哄。
  蛛魔老人露出玩味笑容,二话不说,手上一阵飞动作,转眼间十杯花花绿绿的酒就出现在吧台上。
  夜瞳拿起一杯,和千夜用力一碰,说:“来,干了。”说罢一仰头,如火般一大杯烈酒就悉数入喉。
  千夜脸色发苦,双手捧着酒杯,如同喝药般一小口一小口,半天才喝完。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哄声,许多人都在向千夜比着中指。
  夜瞳伸手拢了拢头发,又端起一杯,说:“来,干了。”
  就这么一个小动作,让她的容颜展露在众人眼中,酒吧中声浪突然低了一半,许多人死盯着夜瞳,呼吸渐渐粗重。
  千夜继续皱眉,一脸苦闷,慢慢干掉了第二杯。这一次起哄声就小了很多。这种酒可是酒吧的招牌,酒性极烈,在场的人可没有多少能够喝下两杯还能不钻到桌子底下去的。
  当夜瞳再端起第三杯时,酒吧安静了许多,就连厮打的狼人和血族也停了手,脸色复杂地看着千夜和夜瞳。
  夜瞳的容貌只能用完美来形容,这是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容颜。而单以外貌而论,千夜其实比夜瞳也差不了多少。两人坐在一起,竟让许多人有了很班配的感觉。
  许多男人和女人在看着夜瞳,许多男人和女人也在看着千夜。
  第四杯很就干掉了。
  夜瞳脸色如常,就象喝了四杯水一样,只是双瞳显得加深邃。而千夜从第一杯起就在摇摇晃晃,到现在还是摇摇晃晃,就是不倒。
  看到这里,就是再笨的人都知道不对了。
  第五杯下肚,两个人还是跟开始一样,没什么变化。
  “老板,再来十杯。”夜瞳的风格,还是那么干脆凶狠。
  不过这场比拼却出现了搅局者,一个极为魁梧雄壮的狼人走了过来,重重一掌拍在吧台上,俯下身体,对夜瞳说:“血族的小妞,和那个娘们一样的家伙喝酒有什么意思?还是跟我喝吧,我狂牙绝对能让你满意,不管酒桌上还床上!怎么样?”
  另外一些早就垂涎夜瞳的血族顿时不满,一人放出男爵级别的气息,沉声道:“长毛的家伙,高贵的血族不是你该碰的!”
  狂牙盯着那血族男爵,狞笑着站直身体。他极为高大,站起来时头几乎要撞到屋顶,身上那狂猛霸烈的气息散发出来,黑暗原力浓郁得几乎有如实力,赫然已达二等子爵。
  那壮汉盯着被自己气息压得要透不过气的血族男爵,狞笑道:“老子玩过的血族小妞有几百个,干死的都有几十个!你有什么话想说吗?顺便告诉你,老子的名是狂牙血顶。”
  那名血族男爵本就脸色惨白,听到血顶之后是脸色大变,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血顶是狼人中有数的强大部落,仅次于地位超然的群峰之巅。然而血顶行事风格极为激进极端,崇尚用武力解决一切问题,好战性在狼人部落中数一数二。凡是血顶部落出来的狼人,都是十分强悍的战士,和血族的十二古老氏族一样,不能单纯以等级来衡量战力。
  这时一名中年血族走了出来,挡在了男爵身前,冷冷地道:“狂牙,他可是我的人。”
  这名血族看似有些瘦弱,然而身上释放出的血气浓郁之极,同样达到二等子爵级别。酒吧内许多血族脸色顿时都苍白了几分,这是被上位血脉压制的特征。
  狂牙眼神微凝,冷道:“巴洛克,别人怕你,我可不怕。这个妞我要定了,你也要拿血族那套高贵血统论来说事吗?”
  巴洛克盯着狂牙,说:“我的家族和你的部落半斤八两,我们两个也不是没有打过,凭什么我要退让?这样吧,我们让她自己选,如何?”
  狂牙狞笑几声,喷着热气,凑近夜瞳,问:“小妞,你怎么说?”
  夜瞳一抬手,整杯酒都泼在狂牙脸上,只说了一个字:“滚。”
  狂牙不怒反笑,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脸上的酒水,说:“好,够劲!我喜欢!”
  狂牙挪动如小山一般的身体,凑近千夜,道:“你怎么说,小子?”
  千夜的回答加直接,抓起酒杯,直接砸在狂牙脸上!
  砰的一声,酒杯四分五裂,酒水混合着鲜血,顺着狂牙的脸流下。
  狂牙一时怔住,完没想到千夜居然直接砸他的脸。整个酒吧也瞬间寂静。
  “你找死!”怒吼声中,狂牙一拳当头向千夜砸下!
  千夜站起来头顶还够不到狂牙的肩膀,双方体型差得极大。狂牙这一拳又是含怒出手,男爵以下,一拳就能砸成重伤。
  千夜单手上抬,在一片惊呼声中架住了狂牙的重拳,并没有如旁人预想般被砸趴下。他另一只手闪电出击,一拳轰在狂牙腹部,几乎整个前臂都没入狂牙身体!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