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八 害怕

章一二八 害怕

狂牙双眼猛地瞪圆,大嘴不由自主的一张,把晚上吃的喝的所有东西都喷了出来,洋洋洒洒,浇了千夜身后围观众人一头一脸。
  千夜右拳再出,又轰在狂牙腹部。这下狂牙终于承受不住,双膝一软,重重跪在地上。千夜一把抓住狂牙头发,将他脸提得扬了起来,随即一个头槌狠狠砸了上去!
  喀嚓骨碎声中,狂牙脸上一塌糊涂,鼻子完被砸回脸里,鲜血、酒水和呕吐物混在一起,四处漫流。
  酒馆内忽然一片沉寂,谁都知道狼人的脑袋有多硬,可没想到狂牙居然被千夜用头槌砸烂了脸。
  千夜打得兴起,一记头槌砸过,过足了瘾之后,忽然一股刺鼻异味扑面而来,这才想起狂牙刚刚吐过,顿时脸色发白,差点被恶心得吐出来。
  千夜反手一捞,抓到一片布,用力一扯就撕了下来,赶紧把脸上的脏东西擦净。
  在千夜身后是个血族少女,面容清冷,穿的却是极少,身材也是血族中少有的丰满惹火。千夜这一把几乎把她衣服都扯光。这血族少女非但不以为意,反而眼中流露媚意,扭着身体就往千夜身上靠去。
  可惜她还没能靠上,就听砰的一声,一只酒瓶在她头上炸开。血族少女晃了晃,就一头栽倒在地。在她身后,夜瞳哼了一声,把手里的半截酒瓶扔到一旁。
  千夜擦脸的功夫,狂牙已经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狼人的恢复能力确实恐怖。他已经陷入狂怒状态,猛地变成狼人形态,体型暴涨,脑袋是直接撞穿了酒吧的天花板!
  千夜也不多话,直接冲上去,又是一拳轰在狂牙腹部!
  这一次让围观众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狂牙护体原力竟然被千夜一拳洞穿,他的前臂再次整个没入狂牙身体。以狂牙实力,五级以下的原力枪都轰不开他的护身原力,却被人一拳洞穿,如何不让人震惊?
  狂牙双眼突出,这次已经没有东西往外吐了。他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和震惊,双膝一软,又跪到地上。
  千夜伸手抓住狂牙狼头顶毛,往下一压,轰的一声,狼头就砸穿了吧台,落在地上,半个脑袋都没入到地板中。千夜拉起狼头,再次砸进地面。一下,两下,三下,每记沉闷声响都象敲在周围人的心底。
  狂牙居然还不肯晕过去,依旧本能地疯狂挣扎,千夜几乎有些摁不住。这时千夜眼前忽然出现一只酒瓶,他想也不想,顺手接过,狠狠砸在狂牙脑袋上。
  酒瓶粉碎,狂牙挣扎依旧剧烈。狼人的脑袋硬逾钢铁,这个酒瓶的杀伤力微乎其微。
  夜瞳四下一望,目光就落在吧台后的一个铸铁酒罐上,这家伙看起来够大够结实,也够重。
  “老头,让让!”夜瞳一把推开蛛魔老头,单手把那合抱粗的酒罐提了起来。
  “等等!那是”蛛魔老头大惊,忙出言阻止,可是晚了一步,夜瞳已经把酒罐递给了千夜。
  “谢谢。”千夜接过酒罐,砰地一声砸在狂牙头上,厚重酒罐顿时扁了。
  “不客气。”夜瞳很有礼貌地回道。
  狼人的脑袋确实够硬,狂牙受此一击,头骨居然还没碎。不过他挣扎两下,就再也不动了,终于晕了过去。
  千夜吐了口气,站了起来,只觉神清气爽,酒醒了小半。
  可是麻烦好象还没有完,巴洛克率领一众血族拦在千夜面前,冷道:“小子,这就想走了吗?给我跪下!”
  一股带着些许古老气息的血气从巴洛克身上升起,狠狠扑向千夜。巴洛克要靠自己加深厚的血气和源自古老氏族的上位血脉力量强压千夜,让他就此屈服。
  血族相互之间血脉压制的力量比其它三大种族要强得多,就算不是直系后裔,上位血脉也会对下位血脉形成明显威压。位阶差距越大,威压就越明显。如永夜这样边缘地带的血族,遇到十二古老氏族的直系子弟,都有可能直接被压制得失去反抗能力。所以在四大种族中,血族的等级制度向来为森严。
  刚才千夜痛揍狂牙的时候,巴洛克已经发现千夜的气息特别鲜活,那是刚刚凝结血核的迹象。狂牙虽然倒在千夜手下,巴洛克却还不死心,想要依靠自己十二古老氏族血脉和等级上的优势,直接压制千夜。就算千夜也有些出身来头,也就拼个不相上下。
  巴洛克的血气冲到身上,千夜体内血气刹那间,对它们来说,这就是直接的挑衅。过往任何血气敢进入千夜体内,都难逃被彻底撕碎吞噬的命运。
  千夜只觉心中燥动,一种难以形容的霸道杀气涌上心头,再也忍耐不住,对着巴洛克就回以一声野兽般的咆哮!
  千夜身上浓郁之极的血气破体而出,将巴洛克的血气一扫而空,刹那间覆盖了整个酒吧。
  巴洛克脸色瞬间惨白,心中如遭重锤击中,差点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巴洛克还能勉强支撑站着,他手下那些血族却支持不住,一片扑通声中,数名血族重重跪在地上,实力弱的几个干脆晕死过去。
  千夜脸上满是杀气,一伸手就把巴洛克提起,重重摔在地上。这一下摔得极重,整个酒吧都为之震颤,岩石铺就的地面竟被砸出一个人形大坑!
  以巴洛克二等子爵的实力,身躯其实比岩石还要坚硬,居然还没有晕过去。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千夜一脚踩在他头上,脚下发力,只听通的一声,巴洛克的整个脑袋都没入到石板之中。这下重击,巴洛克再也承受不起,晕死过去。
  千夜心中的凶厉还没有尽消,踩着巴洛克的脑袋,扫视场,这时才发现酒吧中只有十几个人还能够站着,这些都是实力凶悍之辈,其余的人早都被千夜刚刚的血气爆发压制在地。
  这还是千夜第一次以血气压制对手,效果好得出乎意料,甚至好得不可思议。千夜酒意又醒了小半,忽然有些庆幸,好在爆发气息的只是紫色血气,暗金血气根本不为所动。若是暗金血气也爆发,恐怕这里就没有几个能站着的了。
  后还是蛛魔老人打破了寂静:“你们两个,打坏了我这么多东西,还有酒钱,都一起付了吧。哦对了,那铁罐里是我藏了几十年的基酒,也得算在你们头上。”
  千夜摸摸身上,脸色顿时变了。他身上的钱都拿来买装备了,现在身上下就只有一块血晶,品质还不怎么样。这个地方如此特殊,那种花花绿绿的酒其实也十分罕见,怎么想都知道远不止一块血晶。还有被千夜顺手砸在狂牙脑袋上的那个铁罐,溢出的酒香闻着就十分舒适,显然不是哪都能找得到的好货。众目睽睽之下,总不能从安度亚的神秘空间里往外掏东西吧?
  千夜顿时有些尴尬,低声问夜瞳:“你有钱付吗?”
  “没有。”
  “那怎么办?”千夜顿时有些发愁。
  “跑。”夜瞳素来干脆,一把拉了千夜就逃。
  两人一路狂奔,转眼间就消失在夜色中。
  “站住!!”酒吧里一些人可对千夜和夜瞳还有些想法,拔脚就追。
  他们刚刚起步,忽然扑扑通通都摔倒在地。摔得七荤八素之余,这些人发现自己双脚上不知何时都缠上一根细细蛛丝。就是这根蛛丝把他们都留在了酒吧里。它不知怎么什么地方冒出来,细得几乎看不见,可是却坚韧得不可思议,就连子爵都没能把它扯断。
  整个酒吧里,就只有一头蛛魔。这些人再望向老头时,脸色都变了。
  老头此时看着千夜和夜瞳逃走的方向,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自语道:“娜娜的后裔?娜娜有后裔了?”
  此刻在一间高远空旷的殿堂中央,黑铁王座上,一个美丽得不似人间凡物的娇小少女缓缓睁开双眼。她的双瞳猩红中透着浓浓紫色。她双眉微微皱着,有些疑惑地看着虚空。就在刚刚一瞬,似乎有什么东西和她起了感应,那种感觉,即遥远又亲近,即熟悉也陌生。
  小镇中,千夜和夜瞳一路狂奔,转眼间跑到荒僻一角,见没有人跟上来,这才双双松了一口气。
  两人对视一会,忽然哈哈大笑,笑了一会,又同时问:“你怎么”
  话说到一半,就默契地同时住了口,沉默下去。在这里相遇虽是偶遇,但是两人来到这里的原因却不言而喻,都是为了血战。
  “你身上的血气”
  千夜笑笑,说:“身体已经算是半个血族了,但我还是人族。”
  夜瞳也笑笑,“我知道。”只是她的笑容中,隐藏着一些其它的东西。
  这个话题太过沉重,两个人又不约而同地沉默了。夜瞳忽然转头望着千夜,问:“你喝多了吗?”
  “是的。”千夜实话实说。他现在思绪依然处于飘忽状态,从第一杯时就是这样。
  “那就好。”夜瞳双眼亮如星辰,忽然抱住千夜,封住了他的嘴。
  千夜大吃一惊,顿时手足措。
  他并不是没有经验,可是在夜瞳面前,却总是莫名担心,担心什么地方做错,让她不。或许正因如此,此时此刻,千夜居然还在害怕,不敢去回抱她。他生怕一抱,夜瞳就会消失。
  千夜从未如此害怕过。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