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一 浑水

章一三一 浑水

东岳一出,卡司即觉头顶发麻,这是极度危险的征兆。他根本不敢硬接,急忙向旁边跃开,其余两人也闪向不同方向。
  嚓的一声,东岳落下,直接将战车后部切成两半,如切豆腐。
  卡司看得心惊肉跳,眼见千夜又向自己扑来,一面拔剑抵挡,一面高叫:“诺里斯,夹击!”
  东岳上带有雄厚伦的大力,双剑第一次碰撞就让卡司手中长剑剑身扭曲,不说原力冲击,光是纯粹力量,已经让他难以招架。
  而且以速度见长的诺里斯并没有及时助攻,他的动作慢得如同蜗牛,跑到半路甚至还摔了一跤,怎么都爬不起来。他看了眼自己毫知觉的左腿,这才发现伤口处流出的竟然都是黑紫色腥臭的脓血。
  “我的血,我的血!”诺里斯惊骇欲绝。
  卡司在千夜如狂涛怒潮的攻击下苦苦支撑,居然挡了数十剑,才因佩剑彻底损毁而被一剑洞穿腹部。东岳上附着的原力猛烈爆发,几乎将卡司身体炸成两截。
  血族子爵还没死透,不过千夜来不及给卡司补上一剑,就转身扑向那名已经逃出一段距离的人族男子。在真实视野下,对方身上八处原力节点清晰可见,只是八级战兵而已。但不知为什么,这个人实力虽然不强,却让千夜有点隐约不安的感觉。
  此刻前方战事正酣,大部分投入激战的战士甚至不知道后方发生了变故。但是断后的部队也不在少数,十余名血族战士和上百名人族战士已经反应过来,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千夜对周围人视若睹,一剑直刺那名人族男子。这一剑毫花巧,就是够够重。对这个颇显神秘的对手,好办法就是以实力直接碾压。
  然而面对连血族子爵都落败的攻击,那个男人毫惊慌之意,抬手在腰间一按,身周立刻出现一个淡红色光罩,将他护在其中。
  千夜只觉手上如同刺中了一个韧性极大的皮球,浑不受力,大半力道被散去。这势若风雷的一剑,居然没能攻破能量护罩,只是将它轰得整个飞了出去。
  千夜小吃一惊,这种防御宝物居然能够挡住他八成劲力的一剑,已是十分珍贵,看来对方来头不小。然而这等大有来历身份的人,自身实力又是一般,身边怎会不带高手护卫?
  他心中一凛,意随念动,绯色原力光芒微微透体而出,立时增强了原力防御。就在这时,围上来的普通战士中,有一人突然爆发,瞬息冲至千夜背后,手中多出一把足有数米长,窄如手指的细剑,闪电般刺向他背后。
  细剑如针,一举攻破千夜护体原力,刺入后心。就连千夜堪比血族伯爵的强悍身体,在这把追求极致威力的细剑前也没能起到作用。
  剑锋透体而入,千夜本能地扭动身体,避开心脏要害,同时反手一枪轰向对手。
  千夜体内发出丁的一声轻响,细剑剑锋避过了心脏,却刺在沉寂的血核上!那声轻响,正是细剑穿透血核,碰撞在晶粒上发出的声音。
  偷袭千夜的那名高手没想到他反击如此之,闷哼一声,已被幻之曼殊沙华击中,胸口顿时多出一个血肉模糊的碗大创口。
  如此近距离的一枪,竟只是堪堪破防。那人在这种情况下仍没有丝毫凌乱,用力抽剑,细剑如毒蛇般从千夜体内退出,随即向后闪退。
  千夜血核骤然受创,终于从休眠中醒来,开始脉动。
  扑通,扑通,沉重的声音如同敲响战鼓,甚至压倒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血核受创,千夜却并没有象普通血族那样失去行动能力,反而如受伤的远古巨兽,变得加凶厉。此刻他心中杀机涌动,难以抑制,不禁仰天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啸!
  血核内鲜血瞬间,几欲燃烧,所有晶粒尽数点亮,数道细如发丝的血线暴射而出。
  此刻千夜身体表面浮起一层淡淡红芒,透出上百道血线,瞬间洞穿十余米内所有战士。那名偷袭得手的高手惨,足足被数十道血线射穿。
  重伤不起的卡司和诺里斯子爵也未能逃过此劫,各被十道血线击中。其余血族高级战士各中了三五/不等的血线,而人类普通战士则大多只中了一道。
  血线一出即收,末端都带着一点殷红血色,回到千夜体内。千夜体内血气骤然浓郁到了极致,刹那间开始,血核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修复,上的创伤也迅速合拢,生长,转眼间就只剩下一点淡淡疤痕,再过片刻,就连疤痕都没有剩下。
  那名强者脸色惨白,气息微弱之极。他低头看了看身上,体表只有十几处血点,与原力枪轰出的伤口比,几乎小得可以忽略不计。然而伤势却完不象看起来那么简单,其中九处血点分别对应九个原力节点,心脏以及两个战将原力漩涡是被多道血线刺入。
  此刻他体内生机大半被夺,原力漩涡被毁,连节点都被击穿,已形同废人。
  他抬手指着千夜,颤声道:“你,你”只是到了这里,他再也吐不出一个字,颓然倒地,生机已绝,也不知道他原本还想说些什么。
  这名强者倒下,如同推倒了骨牌般,周围原本呆立如雕像的人纷纷倒下,都断绝了生机。一时之间,千夜身周再也没有还能站立的人。
  远处那名身在护罩中的男人脸色惨白,如见鬼一样看着千夜。他因为离得远,倒是躲过了刚刚一劫,见千夜目光移到自己身上,终于失色,惊叫一声,转身就逃。
  千夜如何能够让这么关键的一个人逃掉,当下发力疾追,双方距离迅速缩短。
  “救我!”那人一面逃,一面高呼。千夜提高警觉,留心周围,以防再有偷袭,但速度丝毫不减。
  旁边一辆运兵战车猛然冲来,对准千夜就撞了过来。千夜胸中凶厉狂暴的冲动依然未消,见那辆战车不知死活,再也压抑不住杀机,暴喝一声,竟然合身向战车撞去!
  轰的一声,千夜双脚深深陷入地面,整个人后退数米,在地面上犁出两道深沟。而那辆运兵战车被撞得飞起,在空中翻滚数周,才轰然落地。
  千夜大步向前,东岳横扫,从战车中部划过,裂开的金属中顿时鲜血狂涌,与倾泄蒸汽混在一起,刹那变成血雾。里面的人显然是活不成了。
  解决一辆运兵战车并没有花千夜多少时间,他再度发力奔跑,转眼间就追到那人身后,东岳横扫,将他拍倒在地。
  那个防护罩果然强悍,再度挡住东岳的剑锋,那人虽然倒地,却是毫发未伤。不过这一次千夜有了准备,挥动东岳,不急不忙,一剑剑斩在护罩上。这种靠外物形成的原力防御护罩都需要有能量供应,等储存的能量消耗干净,自然就会消失。
  那人大急,叫道:“住手!有话好说!先停手!”
  斩过数剑后,护罩光芒已在剧烈波动,眼看就要破碎。那人奈之下,只得老实关了护罩,高举双手,慢慢站了起来。
  “让你的人停火,就地投降。”千夜冷冷地道。
  东岳架在脖子上,那人不得不从,高声叫道:“停火,都停火!都把武器放下!”
  枪声很稀落,终停止。看来这人地位很高,命令被立刻执行,即使是幸存的血族战士,也没有违抗,乖乖放下武器。
  片刻之后,被劫商队的首领匆匆赶来,见到千夜时先是一怔,因为千夜此刻仍然带着战术面罩,挡去了大半张面容。
  不过他随即明白千夜并不想以真面目示人,深深一礼,道:“在下宋移年,多谢公子援手,否则货队物资和几百条性命就交待在这里了。不知公子可否透露姓名,待回去后,在下必定登门重谢!”
  “这支货队是哪里的?”千夜问。
  宋移年犹豫片刻,苦笑道:“本以为极为保密的路程,却没想到被截个正着,看早就被人缀上了。也罢,我们隶属于宁远重工,雇了三支佣兵团作为补充护卫。”
  果然是宁远重工的货队,千夜这次出手也算是对了,不过他心里总有点异样感觉,又追问了几句。
  可宋移年不过是宁远重工的一个中层,这次完是遵照指令行事,所知的不过是要把这批物资运达指定地点。那是一个货运集散地,后面的行程安排他却一所知。而在车队被抢之前,宋移年连运的是什么都不清楚。
  见他说不出个所以然,千夜就让宋移年安排一辆空的货车,提着那人族男子进了车厢。
  将车厢门关好,千夜将人抛下,淡淡地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好别让我用手段。在我手下,还没有人骨头硬到可以不开口。”
  此人看上去三十余岁,面皮白净,双眼狭长,颇有阴柔狠辣之感。初的惊慌过去后,现在他显得十分镇定,爬起来掸掸衣襟,盘膝坐定。
  他从容道:“我看你也是半路杀出来,并不知道这件事背后的水有多深。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将来必然前途远大,我奉劝你一句,千万莫要趟这浑水,否则很就会后悔。”
  千夜淡道:“水有多深,你要说了我才会知道。”
  那人傲然道:“只为外面死的那个血族,你就已经有大/麻烦了。那是十二古老氏族的重要人物,他们必然不会放过你。不过只要肯归附于我,我就能替你把这件事压下去。如何?”
  “若他身份当真如此煊赫,你压得下去?”
  面对千夜的怀疑目光,那人即道:“当然可以!在下姓李,公子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