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四 攻防

章一三四 攻防

几名侍女应声而入,捧进来一套深灰色的玄银重甲,服侍宋子宁衣。片刻之后,宋子宁已换下大袖古服,一身重甲,显得格外英武,只是他面容俊秀,气质温润,多少有点弱了气势。
  一名侍女奉上锦盒,宋子宁从中取出一个玄银面具。其上雕刻狰狞鬼面,栩栩如生,显是出自大师之手。
  宋子宁缓缓将鬼面覆在脸上,遮住了所有表情。在这一刻,他身上所有温雅浮华尽去,恍若饮血算的上古神兵出鞘而鸣,满室生寒,杀意盈野。
  片刻之后,宋子宁登临城楼,命人放下座椅,然后端然而坐,居高临下,俯视城外不见边际的围城兵戈。
  随着黑暗种族大军列阵完毕,凄凉苍劲号角声响起,数炮灰号叫着冲向黑流,拉开了攻城序幕。
  一般而言,黑暗种族初次攻城大多是佯攻,试探守城方防御布置,军力强弱。然而看到敌阵那排山倒海的气势,城楼上观战众人纷纷变色。号称五万之众的大军,哪怕是试探性进攻,也有可能一击而下。
  惟有宋子宁端坐不动,他的面容都隐藏在玄银鬼面下,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神情。直到炮灰大潮要冲到城下,宋子宁才抬手虚按,他身手的侍从立刻挥臂作势,发出第一个指令。
  黑流城的炮台上,四门要塞炮早已调校完毕,数十名身强力壮的炮手严阵以待。收到开火命令,十余名炮手口里喊着号子,用力推动一面巨大转盘。
  炮塔猛然一震,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火光闪耀中,数百公斤的炮已经脱膛而出,射向远方,整段城墙都摇晃了一下。
  数声雷鸣同时在黑流城上空炸响,城下黑暗大潮中突然燃起四团巨大火球,数十米内所有炮灰战士都被掀飞,就一些夹杂在队列中掠阵的蛛魔也没能幸,庞大的身躯同样被掀上天空!而接近爆炸中心点的黑暗战士,则被炸得连断臂残肢都没能剩下。
  火光过后,原本铺满大地的黑暗潮汐中突然出现四块空白,而且连成一线,几乎将整个黑潮拦腰截断。但是这样的场景只是一瞬即过,黑暗种族的炮灰数量实在太多,后面的黑潮推涌而上,转眼间就将黑白界线淹没。
  然而随即又是四声轰鸣,再度在黑暗大潮中留下四处空白。
  “哦?不错!”宋子宁都微微动容。
  四门城防要塞炮经过南宫小鸟之手,威力终提升何止一倍,就是比之型号的小型要塞炮也是毫不逊色。若非黑流城动力塔功率有限,这四门巨炮的威力说不定还会大。
  转眼间三炮射过,炮塔上的炮手们都动了起来。有三组人不断推动转盘,炮塔中散溢出大量蒸汽,几乎将个塔身淹没。然而炮手们经过严格训练,即使在几乎不能视物的环境下也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数十名炮手合力拉过铰链,将一组三发的炮吊起,装入要塞炮打开的基座内。随即要塞炮炮膛关闭,装甲合拢,在机械之力的推动下重归原位,炮口缓缓扬起。
  黑流城外,炮灰大军如一道黑潮,已经冲到城下,狠狠撞击在城墙上,顿时溅起高高浪花。
  那些星星点点的浪花实际上是一个个黑暗战士,以人类不具备的敏捷,或是高高跃起,或是被力大的同伴用力抛出,高高飞起,直接扑向城头。其余的炮灰则沿着外壁向上攀爬。
  炮灰来自各个种族,都有锋利爪牙,普通砖石一插即入,所以城墙对它们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阻碍。然而黑流城城墙上面的一段都加装了装甲钢板,那可不是普通利爪插得进去的,于是攀到这里,大部分炮灰战士都找不到着力点,纷纷滑落下去,疯狂漫延向上的黑潮势头顿时一滞。
  而那些跃高扑上城头的炮灰,则被宋子宁早就布下的重兵分组围杀。
  这时要塞炮终于完成了一轮填装,轰鸣再次炸响,一个个空白再次出现于黑潮中。两厢失利,黑暗大军的汹汹攻势为之一缓。
  黑暗种族的中军内,一名身披华丽战甲的魔裔青年面色铁青,怒道:“你们不是对我说,永夜人类的城防就跟纸糊的一样吗?这就是你们嘴里纸糊的城防?别告诉我那些要塞炮都是报废的货色,即使在上层大陆战场上,人族城市的要塞炮也不过如此!”
  一名蛛魔道:“路德大人,我们得到的情报上显示,城里四门要塞炮的型号都是一百多年前的过时货,而且至少已经使用了几十年。”
  路德冷笑:“你现在还有脸跟我提情报?是你上过大陆战场还是我上过大陆战场?斯皮尔,你这个废物是在置疑我的判断吗?”
  蛛魔脸上闪过怒意,但强行压下,低头道:“不敢。”
  路德却丝毫没有压抑脾气的意思,毫不客气地道,“不敢?那你刚才盯着我是什么意思?看来你的族群已经活得太久了!”
  蛛魔本性凶残,当下再也压不住火气,低吼道:“路德!我们都是一等子爵,难道真以为我就怕了你?”
  路德嘴角露出冷酷讥讽的笑容,目光扫过周围一众上位强者,冷道:“一等子爵?就你们这些血脉低贱的东西,爵位有意义吗?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后一次容忍。从现在开始,谁再敢挑衅我的尊严,我就灭了他的族群。你们这些低贱的东西,听清楚了吗?”
  在路德周围有十余名各种族强者,此刻不少都现出怒色。然而没有人站出来挑战路德,因为他们知道,路德背后不光有庞大的势力,他本人在上层大陆的战绩也堪称辉煌彪炳。就连斯皮尔也不情不愿地低下了头。
  路德望向蛛魔,寒声道:“你和你的族群去攻城吧。如果城破后你还没死,那我就原谅这次冒犯。”
  面对路德的恐怖气势,斯皮尔没有再挑衅或置疑,只是默默地退了下去。
  片刻之后,数头蛛魔出现在战场上,为首一头蛛魔高达五米,身披重甲,丝毫不顾已是枪林雨的战场,大步冲向宋子宁所在的城楼。
  他的冲势极为猛恶,几乎是直线奔跑,就连己方军队也不在眼中,沿途挡路的炮灰不是被撞飞,就是被直接踩死。转眼间这头蛛魔就冲到了城楼下,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咆哮,然后重达数吨的战锤狠狠砸在城门上!
  刹那间地动山摇,整个城楼都剧烈晃动了一下。加固过数层装甲钢板的城门上顿时现出一个巨大凹坑,两边的蒸汽导轨都跳起来,眼看再被砸下去,即使厚达两米的装甲城门也抵挡不住。
  这头蛛魔出现,顿时让黑流城守军出现小小的慌乱。
  宋子宁终于起身,旁边侍女立刻将早就准备好的一柄长枪奉上。宋子宁接过方棱扁头的矛枪,缓步向前,银色战甲表面浮起一层濛濛青芒,而手中矛枪上一溜明灭不定的纹路闪过,青铜枪身蓦然褪色,现出非金非玉的本相。
  他只是三步就踏出城楼,出现在重甲蛛魔上方,随即如流星陨落,狠狠砸在蛛魔身上。
  和蛛魔庞大的身躯比起来,宋子宁弱小得不成比例。然而他这一坠之势却如有万钧之重,双足踏下,蛛魔顿时节肢一软,居然被压得轰然趴地,激起数米高带血的尘土,那是周围来不及走避的黑暗战士遭了池鱼之殃,被蛛魔碾成了肉泥。
  宋子宁高举矛枪,一举刺入蛛躯,直至没柄。论重甲还是蛛魔坚实的本体,在这一击面前如豆腐般软弱,而生命力原本强悍比的蛛魔被贯穿后,居然就此然没有了动静。
  他从容抽出长枪,血雨喷泉般飚出。宋子宁缓缓浮空而起,身周三十米内,忽然秋意萧瑟,落叶如雨。那些蜂拥冲来的炮灰战士们身上血光迸现,刹那间被切成数肉块,散落一地。
  宋子宁取出一块方巾,将矛枪上的血渍擦净,这才不慌不忙地跃回城楼。而他方才立足之处,早已成为一片淋漓死地,就连留下的尸骨都没有多少完整的形状。
  回到城楼,宋子宁忽然回首,向黑暗大军的深处望了一眼。在那个方向上,正站着蛛魔斯皮尔。他此刻脸色铁青,看着自己麾下第一勇士在黑流城下被一个人族一击斩杀,毫还手之力。
  斯皮尔与宋子宁目光一触,狰狞的玄银鬼面竟让他莫名生出畏惧,那种战栗的感觉比面对路德甚。
  凄厉的号角声再次响起,黑暗种族大军如潮水般退去。第一次进攻到此为止。
  接下来数日,黑暗大军将黑流城团团围住,每天都有一次甚至是数次攻城。宋子宁终于展现出领军手段,守御得滴水不漏,论路德用了多少种战术,总会铩羽而归。
  而与此同时,宋阀七少也显露出铁血一面,但凡有作战不力,协防不力,心怀叵测,或与南宫世家勾结,想要有所图谋之人,一经查实,都就地处死。于是外面战况如火,城内却前所未有地平静。
  久攻不下,路德也从初的暴怒转为沉静,心知终于遇到了对手。他一方面不断调动磨合手下这五万联军,一方面每日不间断攻城,保持对黑流城的压力,以待对手犯错。然而宋子宁就如精准的机器,论压力多大,运行多久,都没有丝毫破绽。
  双方一攻一守,各出手段,战局渐渐精彩,打出数经典攻防战例,黑流城战局,也开始日益吸引众多大人物的目光。
  自铁幕张开,血战伊始,数天之骄子初露头角。一直寂寂闻的宋阀七少,此际终如晨星,冉冉升起。
  此刻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林中,千夜正蜷缩在一棵枯死大树的根洞中,睡得正香。一头野狼悄悄从林间走出,一路嗅着,慢慢靠近。
  ps:感谢盟主破晓之流砂_、白凹凸,感谢萧远山、天天向上8086、醉龙还有各位读者们的捧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