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七 约定

章一四七 约定

宋子宁刚说了半句话,只觉手上猛地传来一道不可思议的大力,整个人挂在千夜手臂上,顿时被拖得飞了起来。
  千夜这一步突进数十米,瞬间就到了少女身边,东岳横扫,立刻将数名狼人斩为两截。再向下一拍,又将两名血族压扁,轻描淡写的就解了少女之围。
  “嗯?”千夜忽然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转头望去,才看到宋子宁抓紧自己手臂,整个人都被拖在地上,正一脸愤愤然地瞪着自己。
  “子宁,呃……”千夜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于是装傻。
  宋子宁爬起来,哼了一声,重重拍打着已是灰尘扑扑的玄银甲胄,满脸怒意,“野人,蛮子!都被魏家那头野猪带坏了!这这以后还怎么和你打?”
  那双刃少女顿时笑出声来,哪有半分受伤的窘况?
  千夜看向她,怔了怔,才明白这少女根本就没有受伤,身上的血都是别人的。
  宋子宁脸色一正,对千夜介绍道:“这位南华小姐,是在下的哦,那个红颜知已……之一,咳咳。其实她若使出力,就是我要胜她也是不易。”
  千夜不由得对这个一身侍女打扮的少女刮目相看。宋子宁是何等战力,经此一战千夜已经看得明明白白,能让他说一句胜之不易的,自也不是等闲之辈,只是千夜总觉得宋子宁的语气中有些许古怪。
  此刻战事已进入残局,当路德的嫡系部队死伤殆尽后,残军就彻底溃散,暗火守军则在炮火掩护下打开城门,整队追击。
  不过残军中仍有不少精锐,大多自成体系,属于某个部落或者某处地域,虽然领队的不是黑暗战将,但普遍个体战力颇强。这样一支支小队且战且退,也给暗火的追击造成不少杀伤。
  此刻双方混战,军阵犬牙交错,城上大型城防武器都已经停火,以误伤。炮声一歇,战场上原力枪的声线就显得格外惹人瞩目。
  战场另一端,半空中突然腾起一头异兽虚影,向着一个瘦小不起眼的身影扑去。犄角似鹿,五爪如钩,那是魔裔的天赋图腾!在路德之外,战场上竟然还有第二个魔裔。
  那瘦小身影闪电前冲,斗篷在风中展开如旗帜,然后足有一米长的火光从中喷出。枪声如惊雷滚滚,传遍了整个战场。
  千夜目力何等厉害,一转头就看到那颗几乎有拳头大小的头从短/枪口喷出,速得不可思议,本能地感觉到了这一枪的惊人威力。
  那个小小身影正是黑月,她一枪轰出,数十米外那名魔裔战士顿时被击得退了两步,护体原力阵阵波动,空中的异兽虚影也剧烈摇晃,扑击之势一时停滞。
  轰轰轰!黑月动作如电,眨眼间重装填子,一枪枪连绵不断轰出,打得那魔裔不断后退,转眼间护体原力被粉碎,身上顿时多了数个可怕血洞,空中天赋图腾也随之消散。
  黑月冲到这名魔裔战士的尸体旁,挥刀割下他的脑袋,挂在自己腰间。这一系列动作顺畅比,显得熟练之极。魔裔麾下还有数十名战士,一时被黑月展露的狠辣手段震慑,竟然不敢上前。
  能轰开这名八级魔裔的护体原力,并将他一举击毙,可见黑月这把枪的威力已经接近四级原力枪。然而火药武器的好处就是只要还有药,就可以不断射击。她这把武器与其说是短/枪,其实等如是人族的手炮,后座力不用说也是极大,战将之下,也只有她这种用机械强化改造过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
  收割了八级魔裔,黑月几个跳落入人群,四处追猎溃兵中的高级战士。五级以下,她看都懒得看一眼。这个小少女就如战场之狼,虽然瘦小,但是迅捷且致命。
  不只是千夜,宋子宁也注意到了黑月,讶道:“高胡战士?”
  千夜点头道:“不错。她叫黑月,是我路上认识的一个朋友,打算到黑流城来赚点军功。”
  宋子宁评估般的看了黑月一会儿,说:“高胡战士几乎都在叛军那边,我和他们打过不少交道,确实非常难缠。看这个黑月在高胡人中也应该属于高级战士,他们的传统虽然是忠于雇主,但我们还是需要小心一些。”
  “放心,我会盯着她的。”南华说。
  千夜没有异议地点了点头,以南华刚刚展现出的实力,确实能够稳压黑月一头。
  此刻战局已定,路德大军分成数个军营,其实被彻底击溃并且几乎消灭殆尽的只有路德所在的这支部队。不过魔裔子爵一死,其余几个军营部队失去总指挥,也都选择了撤退。
  当黑暗大军后一面战旗消失在远方,黑流城内外一片欢腾。
  此战自开后,孤城困守至今,几乎人认为这座边境小城能够逃过被夷平的命运,却不料今日取得如此大捷,对于满城军民来说,可谓恍若隔世。
  “走吧,回去先喝一杯,然后再细聊。”宋子宁拍拍千夜肩膀说,把打扫战场和善后的琐事部甩给暗火军官们。
  回到城内,宋子宁和千夜在房坐定。
  当两人独处时,宋子宁似乎彻底放松下来,满身玩世浮华尽去,也没有覆上鬼面的杀意盈野。他气势沉凝,静若深水,从容落坐,每个动作都如行云流水,举手投足之间隐约有圆融的意味。
  千夜在宋子宁对面坐下。和宋子宁正相反,千夜身上自然而然地透出一种强悍霸道的威势,似乎论前方有什么阻碍,都能一剑砸碎。
  宋子宁认真看了会千夜,然后摇摇头,说:“你果然不一样了,看来在铁幕血战中获益匪浅啊!”
  千夜想到黑森林中的经历,苦笑一下,沉声说:“我凝聚了血核。”
  宋子宁却没有如千夜所想那样勃然变色,反倒是仿佛已有预感。他屈指在桌面轻叩一下,手中冒出一片通体透明,脉络清晰的叶子,飘到千夜面前,“不介意我看一看?”
  千夜催动血气,一指点在那片叶子上,两人顿时都是身微微一震,空中有凌乱斑斓的光带一闪即过。
  宋子宁抬手挥散那片叶子,满眼困惑,“真是奇怪,你体内血气确实没有氏族徽记,那应该就是不曾被感染,却为什么连宋氏古卷也法炼化这些血气,反而凝聚出血核?”他略想一想,又问:“但我看你用那把重剑的时候,却还是以兵伐决驱动?”
  千夜点点头,伸出右手,“伏”一声轻响,兵法决的绯色原力光芒透臂而出。
  宋子宁略一思索,笑道:“如此就妨了,谁又能剖开你的身体去看那枚血核。等你晋升战将后,就算出手时夹带黑暗原力也没太大关系。只是,兵法决法跨越战将大关……”他犹豫了一下,道:“赵阀秘法就算在门阀之中也是上佳的,或许你应该考虑……”
  千夜脸上却没有丝毫轻松的表情,眉宇间一片沉沉暗色,他突然打断了宋子宁的话,“子宁,你答应我一件事。”
  宋子宁眼神骤然一变,随即凝定下去,他并没问千夜所说为何,直接点头道:“我答应你。如果,如果将来真有血族能够以源血压制了你的意志,我会用尽一切方法杀掉你,绝不会让你活得如同行尸走肉。”
  千夜长长吐了一口气,这才露出释然之色。
  宋子宁又问:“你这些天音信,究竟遇到了什么事?难道也是南宫世家?”说到后一句,宋子宁的声音冷下来,满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凛冽杀气。
  千夜沉默了一会儿,道:“这次是我连累你了。”他此时已经知道,宋子宁被堵在黑流城应是南宫世家临时起意,因势而为,南宫的目标原本是自己。
  宋子宁失笑道:“你我兄弟,何必说这种话。如果我有分毫怕事,就不会这个时候到黑流来,打这样一场注定吃亏的仗了。况且我身上的麻烦可一点不比你少,难不成你是想跟我说,下次不要拖累你?”
  千夜也笑了,说:“好吧,追杀我的是白空照和南宫世家。不过南宫世家追杀我的人已经被我杀得差不多了。”
  宋子宁目光一凝,道:“白空照?我听说过这个人。只是她如此行事,究竟是不是白阀授意?”
  “我也不知道。”千夜摇头。
  宋子宁起身,在房内来回踱了几圈,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会放过白空照,但不确定事后白阀那边的态度会是什么。”
  宋子宁沉吟不语,面对白阀这等庞然大物,他也要仔细思量,片刻之后方道:“白阀老一辈中强者众多,但是缺乏顶尖的大能之士座镇,虽有三位神将,其中两位却都是风烛残年,早就不出来走动。近十年来,白凹凸手中权柄越来越大,毕竟她是白阀一代中有希望成就神将之人。”
  顿了一顿,宋子宁道:“白凹凸此人性格极为强势霸道,白空照又是经她之手引入白阀的。我们要杀白空照的话,和白凹凸必会有冲突,所以与白阀一战,恐怕是避不了的。”
  千夜点了点头,淡然说:“那我就明白了。”两人口气均轻松平淡,似乎对手并非门阀世家,而只是两个普通士族。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