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八 杯葛

章一四八 杯葛

章一四八
  宋子宁道:“此事现在却不必急,要从长计议。~先南宫,后白阀,这是顺序。而且南宫家还有一个整编师陈兵在侧,他们原本的打算应是等黑流城破后,再拿回这段战线,如此论对上对下就都能交代过去了。但现在黑流城之围已解,却要防他们狗急跳墙。”
  千夜冷然嗤笑,“他们就算想要找我们的麻烦,也至少得休整半月。”言罢,简单把自己突袭南宫世家基地的事情说了说。
  宋子宁不由拍案大笑,“干得好!沂水南宫这次可谓偷鸡不成反蚀米。在上品世家中,他们啸字和成字辈子弟的整体素质算是相当不错,损失如此惨重,可得很久才能缓过气来。”不过宋子宁又有觉得有些奇怪,“南宫家行事的手法怎会这样粗鲁直接,完不像南宫博望一贯以来的阴险风格。”
  说及此事,轮到千夜皱眉,问:“你那边是否也出了什么问题,我在千里之外的天河郡遇到宁远重工的商队被人伏击。而且为什么宋阀至今没有任何表示,就算个别战队不敌南宫私军的实力,但这已不是私斗的小事,帝国总不会真的坐视两家在铁幕下面开战吧?”
  宋子宁听千夜说完遇到宁远重工商队的前后经过,只喃喃说了一句,“白阀?后族?”
  他眉间流露出掩盖不住的疲色,往椅背上靠了靠,默然片刻,才笑笑道:“我正不知该如何与你说这事。实际上,我并不会在黑流城困守到底,如果事不可为,我会自行突围,多再带上一个南宫小鸟。之前一直没让她身边那队红蝎出战,就是为了能够后时刻护送她出去。但是论如何,我不会再用宋阀的任何助力。”
  千夜微微一怔,看着宋子宁的表情,想起他近几个月的布置,了然道:“这么说,你是下定决心要彻底从宋阀脱离了。”
  宋子宁略显苦涩地一笑,说:“是的。宁远重工那支货队是我为家族做的后贡献,把一些内外勾结,生了异心的家伙抓出来。至于货队能否保住,并不影响这个局的结果,此时那些图谋不轨的家伙肯定已经暴露。只是看现在的情况,恐怕清理门户的过程并不顺利。族中那些人,若真是有心,岂会解决不了这点小事?”
  千夜道:“黑流城对外交通应该能够很恢复,叫鬼索的周财广把近的情报都送过来,就能知道情况如何了。”
  宋子宁淡淡道:“阀内的事情他打探不到,至于其他,现在已经不重要。”
  然而千夜却从宋子宁的语气中,另外听出一点心灰意冷的味道。即使宋阀可能遇到了什么难处,但在驰援黑流城一事上的退缩,实际也是一种然的冷漠。就连千夜都能看出,南宫世家的跋扈完完是建立在宋阀的沉默之上,若宋阀稍稍强硬,局面就有可能不同。
  或许宋子宁从一开始就并不期待来自家族的强援,然而当真的被漠视至此,仍会有如利刃般伤人的感觉。
  千夜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宋子宁,于是站起身来,走到一边酒柜倒出两杯酒,把其中一杯递到他面前。
  短短时间,宋子宁已收敛起大半低落的情绪。他接过酒杯晃了晃,看着挂壁的液体折射出光陆离奇的色彩,微微一笑,对千夜举了举杯,一口饮尽。
  “千夜,不必担心太多。我自由了,不是很好?”说到这里,宋子宁忽然双眼发亮,笑道:“城外那么多黑暗种族的军功,这次收获足够暗火在远征军序列中升格,你是想另组一个野战师来玩玩,还是把黑流城防区提升一级?”
  “我现在还没那么在的野心。”
  “野心这东西,只要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就是自己不想,周围的人也会逼着你有的。”宋子宁笑道。
  千夜也笑起来,一小口一小口喝着杯中酒,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开始闲聊,偶尔的安静中,还可以隐约听到外面城中充满欢乐的喧嚣。
  宋阀涵碧园内,此际人流川梭往来,众多仆役将园内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若大的庭院内处处春色,风中都透着融融暖意。丝丝缕缕的黎明原力不断从假山、廊柱乃至花丛里溢出,吸上一口,就让人心旷神怡。若论原力浓郁,恐怕一些小门小户的宗派修炼室,也不过如此。
  仆役侍女们个个都小心谨慎,惟恐犯了哪怕是一丁点的错误。今天宋阀的例行长老会就在这里召开,在老祖宗闭关静修之时,可以说整个宋阀的重要人物都集中在这涵碧园里。
  园子北首的守拙堂内,数十名宋阀长老已经在此议了小半天的事,讨论过十余项族内大事。
  席中宋仲年面色深沉,看得出异常不悦。而原大长老宋仲埕坐在对面,却是一脸笑容,显得春风得意,丝毫没有被去大长老一职的阴霾。
  “接下来我们来议议六房的开支”宋仲埕话还没有说完,宋仲年就再也忍耐不住,沉声道:“我们现在应该先商议怎么给子宁支援!他现在被困在黑流城,已经有半个月了!”
  宋仲埕咳嗽一声,不急不忙地道:“黑流城地处险地,早被黑暗种族大军团团包围,我们在周边就只有寥寥三五支战队,实在是势单力薄。老夫已经勒令他们不计损失,务要穿透防线,支援子宁。可是这半月以来,他们屡次攻击,损失惨重,却多少进展,唉!其实阀主不必多虑,以子宁之能,突围可不是问题。”
  说到这里,宋仲埕使了个眼色,另一名长老即道:“诸位长老,这黑流城可不是我们宋阀的地方,里面也没有我宋阀的战队。别忘了,血战至今,黑流城的军功可都是计到赵阀头上的。依我之见,救子宁和救黑流城完是两回事。”
  此言一出,众长老纷纷称是。
  宋仲年脸色铁青,重重哼了一声,却是奈。黑流城周围的宋阀战队都是由宋仲埕一脉的人在把控着,一直以来出工不出力,宋仲年身为阀主,也拿他们毫办法。
  宋仲年哼了一声,道:“那就议一议叶慕蓝、叶慕薇和阀内三人内外勾结,私下通敌,致我宋阀商队覆灭一案。此事已经查实,证据确凿,论罪当诛!不知众长老意下如何?”
  宋仲埕抚须缓道:“那是宁远重工的商队,而非我宋阀商队。子宁早有分立之心,他名下产业岂可与我宋阀混为一谈?所以叶家二女通敌之说,以我看来,还须再议。另外此事牵涉甚广,疑点尚多。依老夫之见,此事还须细查,不妨暂且押后,待下月长老会再议。”
  宋仲年脸上闪过怒色,喝道:“宋仲埕,你种种推脱,非就是不肯解掉子宁婚约!是何居心,真当我不知吗?!”
  宋仲埕脸上笑容不变,不急不徐地道:“老夫这只是老成持重之见,又不是不议,只是需要再查查而已。阀主何需如此动怒?”
  宋仲年脸色铁青,冷道:“不行,此事必须现在就议!诸位长老,休要自误!”话说到这里,宋仲年已是声色俱厉。
  宋仲埕脸色也变了,哼了一声,冷道:“长老会可不是你一人说得算!此事究竟如何处理,还需众长老首肯方可。”
  众长老见状,纷纷出言相劝,但想做和事佬的居多,肯站在阀主宋仲年一方的长老数量却不占优。
  宋仲年虽占据阀主一位,然而宋阀内真正主事的实际上是老祖宗,一应大事,都要老祖宗点头才行。因此宋仲年权柄实是有限得很,在宋仲埕未被革去大长老一职之前,两脉之间其实是不相上下。
  值此多事之秋,老祖宗却突然宣布闭关清修,并且吩咐下来再有天大的事也不能打扰了她的闭关。在大多数人眼中,这其实不是什么好兆头。暗底下已经有传闻,说老祖宗其实是在闭死关,以求延寿。一旦过不去这道坎,那么重则立刻归天,轻则修为大损。
  而宋仲埕虽然失去了大长老一职,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在长老会中经营多年,依然实力雄厚。是以在一些大事上,两人依然斗得难分上下。
  眼见两人渐渐撕破脸皮,许多长老也是在私下交头结耳。这宋阀七少的婚约,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件天大的事。
  前不久卫国公宣布要为爱女馨儿选亲,立刻在帝国青年才俊中引起轰动。卫国公此刻权势如日中天,馨儿又生得美貌,深得卫国公喜爱,娶到她异于一步登天。哪怕是四阀嫡系出色子弟,都罕有不动心的。
  宋仲埕也为宋子安向卫国公提了亲。只要结下这门亲事,宋子安就很有可能反败为胜,抢下宋阀继承人大位,成为下一任阀主。因此宋仲埕可说是出了力,再保留。宋仲年本意也是要将宋子宁婚约束缚解开,以求娶卫国公之女。毕竟当年天玄春狩之后,卫国公曾不只一次夸奖过宋子宁,而且七少又是出了名的风流倜傥,天生就惹少女喜爱。
  当此时刻,宋子宁身上的婚约就成了关键,也是宋仲埕力杯葛此事的缘由。只要拖过了选亲的日子,就算大功告成。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