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九 不欢而散

章一四九 不欢而散

此次长老会终是不欢而散,什么结果都没议出来。《
  宋仲年一房想要自行增加前往永夜的战队,当然是人反对,要出动宋阀私军却是没有可能。然而谁都知道,宋阀所谓铁幕战队大多是就地招募,用这些人命堆点军功出来还可行,解黑流城之围则绝可能。
  各位长老三三两两从议事堂走出时,天色已经昏暗。
  宋仲埕身边有六七位长老,都是素来亲厚之人。他环环拱手,道:“此次多亏诸位长老相助,若是大事成了,自当少不了诸位的酬谢。”
  其中一名长老笑道:“仲埕兄这话就说得见外了,你我相知数十年,这点小事不过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另一名长老则道:“在下提前恭贺子安迎娶馨儿小姐!得此强助,下任阀主大位归属,尤未可知啊!”
  其余长老纷纷附和。
  宋仲埕抚须微笑,志得意满,道:“选亲就在眼前,子安那边也要准备起来了。一切还都要靠胡长老和仲明弟两位多多心。”
  被点到名的二位长老忙道:“份内之事。”
  又有一位长老四下看看,见阀主宋仲年还没从守拙堂出来,就笑道:“要说小七天资确实惊人,只可惜运势一直不佳,要我看光黑流之战这一关就过不去。”
  宋仲埕微笑道:“阀主其实还是看不清楚形势,就算我们不出手,他自己那一房……难道又是人人齐心?其实真让小七解除了婚约也没什么,黑流一战后,论怎么说他都是败军之将,名声总归是不那么好听的。”
  几位长老连连点头。其实黑流之役的险恶,他们只看战报都觉得胆战心惊,宋子宁能够支撑到现在,已是大出意料。
  这时宋仲年也从议事堂走出,他身边长老,不过寥寥三四位,远及不上宋仲埕这边。
  看到宋仲埕得意模样,宋仲年重重哼了一声,大步向园外走去。此时一位长老叹道:“可叹仲埕不过是鼠目寸光,真以为压制了子宁,就能够得到那门亲事?就凭宋子安,能争得过那一位?子承去还差不多。”
  几位长老也都叹息。
  宋子承在宋阀大考中以绝对优势稳住第一的排名后,已顺利求娶了宗室荣阳郡主,现在婚约已定,大婚的日期也差不多排下来了。也正因为如此,大长老一脉才在此事上做得这样直白露骨,连把宋阀的脸面扔到地上给人踩也顾不得,实在是已经没有时间迂回曲折。
  宋仲年缓缓地道:“妨,是子宁没这缘份。只是,可惜了。”
  诸长老面面相觑,却说不出话来。宋子宁近年来渐露峥嵘,黑流城下数场大战是将声名推上顶峰,论才华武功,均有宋阀年轻一代第一人之势。甚至已经有人将他与其它门阀世家的天才人物开始对比,这在此前可是从所未有过的。
  这样一位天才人物,却有自立门户之意,疑是宋阀的极大损失。宋仲年终于下定决心为宋子宁解决士族婚约,并且有让他代表宋阀去与卫国公联姻之意,不仅为了留住宋子宁,是为了宋阀的将来。
  只是宋仲年没有想到,此次长老会上阻碍出乎意料的大,就连平素里一些不理纷争的老好人都突然站到了宋仲埕那边。以宋仲埕的人望实力,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论宋仲年还是诸长老,都是人上之人,何等精明,岂会不知道这件事为何会落至如此地步?不希望宋子宁回归的,岂止是宋子安一人?若这位人中之龙继续在阀内崛起,感受威胁的,自是另有其人。
  想到这里,宋仲年脸现疲惫,如刹那间苍老十年,只是摆了摆手,缓步跨出园门。
  忽然迎面一道劲风袭来,差点把走在路西侧的两名长老带得一个趔趄。
  宋仲年定睛望去,皱了皱眉,“仲行,你匆匆忙忙的这是干什么?还有,都什么时候了,会议结束才过来……”
  来人正是宋仲年的亲弟弟宋仲行,他向来脾气恶劣,说话直接,平时还会给自己这个亲大哥几分面子,现在却是一翻白眼,“这种破会有什么好参加的,你难道不是又一所获?”
  宋仲年正心情烦闷,又瞥到后面宋仲埕带着几名长老也从园内走出,看戏般望着他们两人口角,当下极为不悦,“仲行……”
  宋仲行却不耐烦听教训,冷笑着打断他,道:“哥,你也不用着急了,黑流城之围已解。”
  涵碧园园门处的这条小径上顿时静了一静,连风吹叶动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然而大的天雷还在后面,宋仲行似喜似嘲地道:“子宁在万敌之中,直取中军,把黑暗主将斩于阵前,黑暗种族大败。呵呵,我宋阀的烽火传薪枪,曾几何时,在战场上的名头也不弱于张阀云空之羽,今日在子宁手中重现辉煌,诸位,不觉得高兴吗?”
  在场众位长老的神情已经法形容,各种颜色都有,好像开了染料铺子。
  此战之后,宋子宁声望必然如日中天,足以与门阀世家年轻一代那寥寥几位天才人物并列,可这样一个人却再法成为宋阀未来的倚仗。而宋阀此间避战的种种行迹,显然法瞒过各个门阀世家,机关算尽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宋阀必将沦为帝国贵族间的笑柄。
  宋仲行却继续扔下又一个大雷,“哦,说正事,弟弟我是来请罪的。”
  宋仲年心中正是百味纷呈,闻言尚未反应过来,就听见宋仲行道:“我刚才去大牢巡查,竟然正遇到叶家那两个小婊子在越狱,失手之下,不慎把人打死了。看来这个案子得着落在叶家身上,我就不信,她们姐妹做出这种事来,叶家不知道!”
  宋仲年张了张嘴还没说话,身后传来大长老宋仲埕一声咆哮,“宋仲行,你这是杀人灭口!”
  宋仲行冷笑道:“怎么?难道大长老认为我该站着让她们杀?两个士族女人而已,大哥你胳膊肘往外拐得也太明显了吧!看这作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死了孙媳妇。”
  宋仲埕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伸手直指着宋仲行不断颤抖。然而宋仲行那脾气虽然人憎鬼厌,却是阀内有数高手,宋仲埕就算真有心出手教训他,两人也多不过缠战多时,旗鼓相当而已。
  宋仲行充满讽刺意味的目光从在场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嘿的一声,拂袖转身,竟就此扬长而去。
  夜幕重临大地,黑流城迎来了第一个安静的夜晚。
  说是安静,其实有些勉强。城内城外,处处灯火通明。暗火的战士都撒了出去打扫战场,收集战利品。
  黑流城内,几乎小半座城都成了废墟,黑暗大军虽退走,血战却没有结束,自然要抓紧时间整修工事。别的不说,四门要塞炮超负荷运转至今,已坏了三门,这是定要第一时间修好的。
  千夜和宋子宁并肩站在城楼上,俯瞰城内城外,都已有了几分酒意。
  宋子宁叹道:“从黄泉相识,直到现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千夜也油然感慨,颇有沧海桑田之感。
  “千夜,你想过没有,接下来要何去何从?”
  千夜摇了摇头,道:“我倒好说,本就孑然一身,来去随意。不过此战之后,你可要麻烦了。”
  宋子宁不以为意,道:“管他呢,小麻烦我不怕。如果是大/麻烦,大不了我就跟南华离开,去那帝国之外的大陆当个驸马,也能逍遥一辈子。”
  “就你?能忍得住才见鬼了。”千夜毫不客气地嘲笑。
  从宋子宁口中,千夜得知南华实际上是外大陆一个小国郑国的公主。
  郑国国力弱小,连帝国一个大郡都不如,也算是帝国众多属国之一。此次血战,郑国几乎倾国而出,为的就是军功封赏,这是难得大批量获取帝备的机会。而南华则另有一番心思,想要结识帝国一方的年轻俊彦,然后就偶遇了宋子宁。
  对于南华,千夜只有一句评价:“遇人不淑。”
  不过郑国民风开放,不似帝国门阀之间礼法森严,等级分明。对于宋子宁的所谓婚约,南华毫不在意,事实上,这位公主可能希望他没有这样显赫的姓氏。
  被千夜嘲笑,宋子宁只是嘿嘿一笑,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南宫小鸟啊?”
  千夜顿时不出声了。
  见占了上风,宋子宁也不为已甚,没再就这个话题继续发挥,而是问:“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千夜道:“我需要静休几天,把伤势养好。然后,再去找南宫世家那些人好好玩玩。”他现在言谈举止间,不知不觉间已有几分霸意。
  和路德一战,千夜身上下皆是暗伤,急需休养恢复。但是杀透中军时,后那记生机掠夺,也得了海量生机精血。当时围上来的都是路德亲卫,没有一个弱者,生机瞬间满溢,几乎把他撑爆。如此多的精血,也需要即刻消化。
  千夜未再耽搁,留下意犹未尽的宋子宁一人在城头饮酒吹风,找了间静室,吩咐了没有要事不得打扰,就开始闭关潜修。
  大战带来的伤处虽多,但好在都不算太重,大多都来自于狂攻路德时的力量反噬所致。肌体上的伤势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有内脏才有些麻烦。
  千夜在静室坐定,缓缓驱动血核。他所会的秘法不多,能够用来疗伤的就是殷家的化雨诀,不过对他现在所拥有的力量来说,化雨诀论速度和效果都一般,还不如直接用血气恢复来得。
  血核一下下开始脉动,缓缓提速,蛰伏血气也有所活跃,所经过之处伤势即刻有所恢复,仅小半夜的功夫,那些表层伤势就尽去。
  此刻夜色尚浓,千夜运起宋氏古卷的玄篇,开始消化体内的庞大精血生机。
  这一坐,转眼间就是一天一夜。
  这次消化的速度远超以往,所有精血生机悉数化为黑暗原力,再为紫色和暗金血气所吸收。出人意料的是,论原初之翼还是黑之都蛰伏不动,没有与血气争夺黑暗原力。
  当后一点黑暗原力被暗金血气吸收时,千夜心口处忽然涌出一道暖流,刹那间遍布身,说不出的舒服。他有些愕然,急忙内视,才发现从血核流出的鲜血中不知何时多了些星星点点的金色微芒。这些光点所到之处,肌体都涌动暖意,生机也显得加旺盛。
  金色光点数量不多,随着血液流动一段之后就渐渐暗淡消散。千夜将注意力放在其中一个金色光点上,视界旋即不断放大,转眼间具体入微。
  只见金色光点并不纯粹,核心处俨然是一粒粒比细小的颗粒,周围金雾弥漫,如同燃烧着的火焰。随着金焰燃烧,颗粒也会逐渐缩小,直至消失。
  看到这一幕,千夜心中微震,猛地想到了一种可能。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