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零 燃金之血

章一五零 燃金之血

千夜再次将意识投到血核上。?
  血核还是老样子,极缓地脉动着,每张缩一下,表面的暗金色晶粒就折射出明灭光芒。
  随着真实视野的推进,血核内部世界层层展开,千夜看到血核深处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滴金色的血液,正悬浮在中央,不断燃着淡淡的金色火焰。当鲜血流经此处,就会从这滴血液上带走星星点点的金色光芒,送往身体各处。
  随着金色光点的流转,千夜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正在一点点增强。虽然强化幅度极为有限,几乎小到可以忽略的程度,可体质和力量确实在不断变强。而且这是永久性的提升,日积月累下来,增幅就会极为可观。
  看到这滴燃烧着的金色血液时,一个词从千夜心底自然而然地浮上。
  燃金之血!
  当血族晋位侯爵时,血核内才会产生燃金之血。它散发出的每点光芒,所蕴含的能量都是普通鲜血的百倍以上。当血液中有了燃金之血后,汇聚原力、恢复体力的速度都会大幅提升。
  哪怕两人实力相当,有燃金之血的一方也会轻易战胜没有的人。这也是造成血族内部位阶和血脉对下绝对压制的重要原因之一。
  传说中,那些位列所有侯爵之上的实力侯爵,体内鲜血已经部转化为燃金之血。这样的血族,连生命本质都会有所不同,几乎可以说是另一种生命形态,已经有一线希望越过公爵的门坎。
  黑暗种族的爵位都匹配着实力,从爵士开始就脱离了炮灰行列,子爵是迈入真正强者之列的标志,侯爵则已经摸到了金字塔顶端的边缘。
  然而永夜阵营每越过一个大位阶,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力量压制比人类的战将分级要明显得多。千夜还在子爵阶段就拥有了燃金之血,其中的好处显而易见。
  千夜固然很高兴自己力量的提升,可一想到自己体内血气的初来源,就分不出此刻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而且他在黑暗一侧突飞猛进,就算有宋氏古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去平衡。哪怕能够掌握强的力量,他也不愿意用坠入黑暗的代价来换取。
  想到这里,千夜忽然心中一动,有了燃金之血对身体的强化,那么从理论上来说,他能够承受的潮汐反冲之力应会远胜以往,既然如此,兵伐诀又会进展到何等地步?
  千夜已经将兵伐诀修炼到第四十九重潮汐,如此境界,恐怕近百年来仅有张伯谦一人在他之上。但至此千夜也已经感到十分勉强,那时他还有一种极为清晰的预感,再进一步,兵伐诀有可能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是以完不敢再向前迈出一步。
  但现在血核凝成,燃金之血浮现,千夜自度身体之强已堪比血族伯爵,而且体内的黑暗和黎明原力急待平衡,他由此生了再进一步之心。
  千夜平心静气,将身心状态调整到佳,随即缓缓运起兵伐诀。修炼至今,兵伐诀运转已经成为他的本能。一颗心念想之间,潮汐已经悄然推过了二十轮。
  这是当年千夜得以加入红蝎的基石,现在回想,颇有恍如隔世之感。
  在这席卷世界的大潮中,千夜忽然敏锐地感觉到了一点细微的不同,以往胸腹处总会有些许凝滞的区域,这次居然通畅如坦途,坎坷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他的心境稍许波动,就又平复下来,兵伐诀循着血脉奔腾如轮转。缕缕原力不断从九处节点中涌出,汇聚到兵伐诀形成的原力海中,推动潮汐层层叠加。
  三十轮,四十轮转眼即过,能够将人族战将拍得粉碎的潮汐冲力,却被千夜轻松承受。直到潮汐叠加到四十五轮,千夜身微震,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压力。
  他此刻完放下了所有思绪,心中悲喜,继续推动原力潮汐往复叠加,一步步稳扎稳打,就到了四十八轮。
  这时血核终于对逐渐增加的压力有所反应,开始加脉动。从血核内散发出的燃金之血数量也随之增加,它们代替了过去的普通血气,保护内脏不受损害。
  四十八轮轻松跨过,千夜运转兵伐诀,终于再次站到了四十九轮的巅峰。
  此时此刻,他体内原力浩浩荡荡,终于有了一点原力海洋的韵味雏形。海面上潮汐层层涌动,后汇聚成滔天巨浪,浪峰几乎接到苍穹!
  忽然千夜感觉到在原力海的上方,并不是一片虚,而是有道形屏障横亘天穹,挡住了潮汐巨浪,不让它继续叠加推高。
  上一次兵伐诀运行到四十九轮时,千夜部心神都在和潮汐巨力相抗,保护自己不受致命损害。而现在他仅凭燃金之血就抗住了兵伐诀的潮汐巨力,这才察觉到了那道形屏障的存在。
  “这就是兵伐诀的极限?”千夜心中浮上明悟。
  但是张伯谦已经用自身证明,四十九轮并不是兵伐诀的极限。
  千夜运转兵伐诀,潮汐巨浪狠狠冲天而起,拍击在穹顶屏障上。巨浪瞬间撞得粉碎,屏障却是巍然不动。冲击天穹的反震力格外庞大,燃金之血的防护也被刹那粉碎,在内脏上留下数大大小小的创口。千夜脸色一白,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然而千夜不惊反喜,在刚刚凶猛的冲击中,他已经感觉到天穹屏障有微不可察的动摇。
  千夜不急于躁进,控制着潮汐层层削减,直至回落原点,然后再层层叠加,片刻后又到四十九轮。在四十九轮之上,千夜操控潮汐巨浪,再次狠狠击向天穹屏障!
  这一次他有了准备,血核强劲脉动,点点金芒不断涌出,几乎半边血液都在熊熊燃烧。冲击天穹的反震力虽然狂烈,但千夜只是脸色一阵苍白,就抗了过去。身内一些细微损伤,在血族体质的强大恢复力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千夜没有急于进行下一次冲击,而是让原力潮汐层层回落,静待体内伤势恢复。直到那些损伤基本平复,才又开始一轮的冲击。
  就这样周而复始,千夜身心都沉浸在兵伐诀的修炼中,早忘了日月时间。
  大战之后,黑流城只有一天一夜的安静,转眼间又变得热闹起来。形形色色的人不断涌入,他们来自各大势力,或是使者,或是代/理人,甚至还有世家中人直接出面。
  宋子宁步出房,刚刚含笑送走一批客人,就又有数人急忙迎了上来,为首一人道:“在下王善行,家父乃是居山伯王动远,特来拜见七少。”
  宋子宁当即点头微笑道:“当年我小的时候曾经见过王世叔一面,他指点了不少武功。来,进来坐,世叔近来身体可好?”
  “家父一切安好。”王善行随宋子宁回到房,寒暄过后,他即脸现急切,问道:“七少此战大展神威,已经名动帝国。只是不知,这次大战的军功,可否转让少许?”
  宋子宁脸上微笑不变,道:“此时军功还未清点完毕,尚需一些时日。转让部分军功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世兄你看,我这小地方百废待兴,所需资源要好好谋划一番,现在谈这个还是稍早了些。”
  王善行又劝了一阵,并且做下许多承诺,开出五花八门的清单,宋子宁都以时候未到挡了回去。他也法,不过好在宋子宁没有一口拒绝,就还有回旋余地。
  居山伯儿子刚走,又有一名封地在泾的定边子爵亲弟到访,谈的仍是军功转让一事。而在旁边的会客室里,还有两拨人在等候着。
  一整天下来,宋子宁见了七八拨人,都是为了军功而来。
  黑流之战,黑暗种族一方以路德一等子爵为首,光是子爵级别的强者就战死五人,男爵以下有爵位的强者近百,有等级、可以计入军功的黑暗战士超过千人,炮灰死伤是不计其数。可以说,自血战开始以来,这是铁幕下为丰厚的单笔军功。
  这笔军功基本是宋子宁和暗火独立师打下来的,然而一个师再怎么也不可能只凭一场大仗就升格成集团军,至于永夜的一个边境城市是否值得大举投资扩建也要再议。如此一来,这笔军功若只向帝国兑换资源和金币,那绝对是浪。
  这个显而易见的道理,谁都懂。
  而那些消息灵通人士早就把黑流城之围始末了解得清清楚楚,当然也知道宋子宁等如是从宋阀中出来自立门户,那这笔军功如何上报,又挂在谁家名下,就变得颇有讲究。
  在帝国公开了血战排行榜之后,军功已变得炙手可热,尤其是如此巨额数量,可以直接改变排行榜前十的排位顺序,又如何不让人眼热?
  黑流城附近有代/理人的势力动作,他们并不奢望能够拿下部军功,但是只要吃下半成,就比他们出色战队拼死拼活至今赚到的军功还要多。
  到目前为止上门的大多是中小势力,但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有高品的世族找上门来。宋子宁当然不会着急,论他们提出什么要求,摆出什么条件,都只是听着。
  千夜一闭关,宋子宁又变回了那个风流潇洒,纵意花丛的七少。只是在他迷人的微笑下,究竟藏着什么样的心事,就谁也不知道了。
  表面上的平静没能保持多久,仅仅又过了两天,在黑流城外出现了一支特殊的军队。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