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二 突破

章一五二 突破

宋子宁霍然站起,再犹豫,原力迸发,房内外顿时落叶缤纷如雨,南宫镇的原力禁绝领域竟似对他没多大影响。《 而且两个领域一对撞,一般领域对杀时原力互冲的狂暴景象。
  南宫镇正在狐疑,陡然发现宋子宁的原力柔韧如藤蔓缠绕在自己的原力上,一时间竟如风助火势,激得他的原力不受控制地节节增长!
  天空中铁幕旋转猛然加,庞大至可形容的天鬼意志已在天外徘徊,随时有可能将目光投向黑流城。
  南宫镇大骇,“你疯了!”
  宋子宁一字一句地道:“再不收手,那就一起死!而且肯定是你先死!”
  南宫镇脸色数变,终于收了原力,此时方觉脊背一片湿腻,竟是不知不觉中出了一身冷汗。
  他初到永夜,还未感受过天鬼厉害。虽从南宫远望和其他人那里得到不少信息,也有数个运气不好强者死亡的前车之鉴,可自负武力的南宫镇多少觉得那些传闻未夸大其词。然而此刻接触到天鬼气息,才知其中恐怖。
  饶是南宫镇定力颇深,也不禁为方才一刹那感应到的天鬼气息而变色。在如此强大的威压之下,天鬼甚至须放出分身,只需把目光投注到南宫镇身上,就可令他爆体而亡。
  随着南宫镇收敛原力,铁幕的旋转也随之放缓、停止,笼罩了方圆百里的天鬼气息渐渐远去,黑流城这才恢复正常。
  静室之中,千夜正运转兵伐诀,不知道每几次冲击天穹屏障。
  形的天穹屏障极为坚固,即使以超越四十九轮的潮汐之力冲击,也难有分毫裂痕。但是千夜并不气馁,他能够感觉到,在锲而不舍的反复冲击之下,那道天穹屏障已经不复以往的懈可击,开始动摇。
  这令千夜增信心,他把一切杂念都抛开,周而复始地推动着兵伐决,并用心感受着其间一点一滴的变化。按照天穹屏障动摇程度,他估计再闭关三次,每次七日,就有可能轰破屏障,将兵伐诀推升到的境界。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候,千夜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整个世界天崩地裂般晃动起来,在遥远得如同另外一个世界的地方,一道庞大得可言喻的气息自天降临,瞬息即至,处不在。
  千夜的血核和心脏受此刺激,疯狂地脉动起来,试图在这仿佛要碾压整个世界的恐怖气息面前保住他的意志不被粉碎。
  所幸那道恐怖气息只是一扫即过,刹那间就掠往世界的另一端,消退不见。
  这气息给千夜一种熟悉的感觉,是天鬼?他还没来得及细想这危险之极的变故从何而来,就看到刚才还难以动摇的天穹屏障受到天鬼气息冲击,竟是龟裂处处。
  这真是个意外之喜!然而千夜即刻发现,随着天鬼气息消退,天穹屏障上的龟裂竟然开始缓缓修复。
  千夜一惊,怎肯错失如此良机?他立刻力驱动兵伐诀,不惜代价,一道接一道潮汐巨浪狠狠冲向天穹屏障。屏障本就摇摇欲坠,连续数道冲击后,忽然听到喀的一声脆响。
  这点微响落在千夜耳中,实是异天音!
  只见一小块碎片自天穹屏障上脱离,落入虚空,消失不见。对辽阔际的天穹屏障来说,这点破损微不足道,然而却是兵伐诀涅槃重生的开始。
  然而就在这一时刻,天鬼气息再次从极遥远处升起,浩浩荡荡,如长河垂落九天,冰冷情地冲刷过一切障碍。
  千夜的意志在这道长河中就如一尾小小游鱼,别说对抗波涛,就是任何一朵小小浪花,都可以把他抛飞到天上。
  南宫镇想法没有错,在天鬼气息面前,就算正在静修的是一名神将,猝不及防之下也会应付得极为吃力。不用说正在疗伤且还没达到战将的人,几乎瞬间就会被冲散意志。
  然而关键时刻,暗金血气突然从血核中窜出来,一对小小的原初之翼/飞速振动着,带起一道金色光罩,将天鬼气息挡去大半。而黑之也悄然浮现,发出淡黑色光幕,抗住了余下的天鬼气息。
  原初之翼和黑之不愧是安度君传承的核心,居然可以勉强和天鬼气息分庭抗礼。虽然这道气息只是天鬼意志的极小一部分,又是以二对一,但已极为惊人。
  有原初之翼和黑之的保护,千夜一咬牙,抓住天鬼气息再次压裂了天穹屏障的大好时机,驱动兵伐决潮汐力向上冲击。天穹之下,颗颗碎片脱落如雨,固若磐石的屏障转眼间变得千创百孔,崩坏在即。
  天穹破损处,露出了天外世界一角,竟是深不见底的虚空。
  天鬼气息再次消失后,千夜的世界却没有平静下来,天穹上的裂缝仿佛失去了自行弥合的能力,接着道道让人窒息的气息从虚空中垂落,降临在下方的原力海上。
  这些气息说不出的庞大、冰冷、淡漠,和天鬼气息有些相似,却又远比它古老、苍茫,仿佛自宇宙诞生一刻起,它们就已存在。
  那种广远弗界的苍茫,震慑得千夜心核几乎都停止了跳动。他的意志在这突然变得延展广袤的世界中,渺小如尘埃,却又坚固鲜明比。
  周围原初之翼和黑之的光芒水乳/交融般一明一灭,而千夜刚刚用以冲击天穹的兵伐决潮汐正缓缓回落。下方原力海面上有一个巨大漩涡在慢慢旋动,内壁上数符文交替闪烁,若仔细辨认,会发现演化的正是宋氏古卷的玄篇和曜篇。
  千夜比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忽然浮上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想法,难道那就是大道气息?
  同一时刻,南宫镇和宋子宁都有所觉,望向千夜闭关的方向。
  南宫镇脸色变幻,心中惊疑不定。天鬼意志明明已经退去,可是南宫镇又从那个方向上感觉到某种让他也要心惊肉跳的气息,就象在黑流城深处,藏着某头行将苏醒的凶兽。
  宋子宁首先收回目光,望向南宫镇,冷道:“南宫大人孤身来到黑流城,莫非是立威来着?你真以为,能够活着走出这座城市?”
  南宫镇一窒,只是重重哼了一声。宋子宁表现出来的实力远超预期,要是早知道他竟然能抗衡原力禁绝领域到这个程度,南宫镇说什么也不会如此托大,孤身进入黑流城。
  在这之前,南宫镇总觉得宋阀秘法也不过了了,宋子宁又年纪轻轻,初入战将,再强还能强到哪里去?到了他这个等级,强者之战已不是靠人命就能堆出来,就算被围攻,也有把握从容脱身。
  可是现在,单凭宋子宁那古怪之极的秘法,他想要冲出黑流城,又不惊动天鬼,根本就不可能。
  南宫镇心中一叹,想起此行目的,勉强堆起笑容,说:“方才只是开个小小玩笑,须挂怀。本座此来,是有一件好事要送给七少,现在你我可以好好商谈一番了。”
  “好事?南宫大人这谈判的方式倒是别开生面,也好,说来听听。”宋子宁面上神情莫测,抬手制止了正要从门外向里冲锋的暗火军官们,只点了段浩进来,宋虎等人被留在外面,顺便拦住了南宫镇的副官。
  南宫镇对宋子宁话中的讥讽听若未闻,道:“我们冲突至今,彼此损失都不算小。再这样下去,恐怕要被其他世家门阀看了笑话。再者说,这场冲突开始之时,我们并不知道七少在黑流城也有利益。”
  说到这里,南宫镇顿了一顿,确切地说,他们是没料到宋子宁会反应如此激烈,没料到的是他本人这么不好惹。
  宋子宁低垂双目,静默不语。
  南宫镇继续说:“实际上,在我南宫世家内部,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南宫远博的做法。为了一个女人挑起这场纷争,实是不智,或许过不了多久,他的家主之位都会受到劾。”
  宋子宁这时才有了反应,点点头,这番话说得倒是在理。不过他其实怀疑南宫小鸟身上另有秘密,否则南宫远博又不缺女人,何苦为了她得罪红蝎、赵阀这样的庞然大物?
  南宫镇继续道:“是以我代表南宫世家长老会,来与七少商谈,停止这场冲突,同时对千夜的追杀也会就此中止。”
  听到这里,宋子宁眼中寒光一闪,缓缓道:“南宫大人刚才的作为,可不像有这个诚意!”
  南宫镇神态自若地道:“七少也知道千夜手上有我南宫家子弟多少条性命,那可都是序齿排行的核心子嗣,况且现在也没要他以命相抵,只不过一个小小玩笑,结果各安天命而已。若七少在我立场上,还有什么好的办法?”
  宋子宁再次沉默,背在身后的右手却舒张了一下,又握成拳。
  “另外作为诚意,我们会给你一个名字,这可是你们宋阀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他出了一大笔钱,让我们出手,把你永远留在黑流城。除此之外,他还透露给我们大量关于你的消息情报。这样一个人,相信七少不会不感兴趣吧?”
  宋子宁淡淡地道:“这个人对你们应该非常重要吧?就这么卖给我了?”
  ps:恭祝大家春乐,合家安康!
  午夜十二点辞旧迎,俺给大家准备了一些红包,记得看完来点纵横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