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六 澎湃

章一五六 澎湃

数百米外,南宫世家一辆辆战车被打得火光四溢,装甲薄点的步兵战车是不堪一击,两炮就被轰成一团火球。连绵火线从南宫世家战线一端燃起,转眼间就燃到了另一端。
  正在与段浩小队缠战的南宫家高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后只截住了轰向指挥车及周围自走炮的数发炮。打头的十余辆战车和装甲车则一幸,数战士被炸上半空。
  一通狂轰之后,黑月手中的机炮突然哑火,原来所有炮都已打光。黑月立刻跳下炮座,迅速远去。她刚刚逃走,南宫世家反击的炮火就到了,转眼间将这辆远古巨兽连同上面的车载重型机炮炸得粉碎。
  这通炮战中南宫的损失极为惨重,让分神注意战场的南宫镇看得脸色铁青,须眉倒竖。
  他正追着宋子宁一路狂攻,但宋子宁的枪势虽已如风中残烛,可韧性出乎意料的强,论怎样就是不倒。而且那三千飘叶领域仍会时不时冒出来,显然始终没有被彻底压制住。这也意味着,若两人同级,宋子宁的三千飘叶要远胜于南宫镇的万木长青。
  旁边千夜始终保持着与南宫镇并行,牵制了他至少三分之一的战力。
  南宫镇忽然间目光森寒,杀气如潮,陡然转身一拳轰向千夜。拳力之强,还要甚于追袭宋子宁之时!
  “小辈受死!”南宫镇并不是简单叱喝,而是自口中喷出一道原力,向千夜当胸轰去,意欲将他一击而杀。
  然而南宫镇没有想到,面对如此突然的攻击,千夜非但没有惊慌失措之色,丝毫退让回避之意,反而挥剑斩向他的拳锋,竟是要硬撼其锋!
  东岳一出,竟煌煌然有斩开天地之势,顿时让南宫镇心中一沉。
  拳、剑尚未相击,原力已先交锋。轰然一声爆炸似的轻响后,两股原力纠缠在一起,不断生长湮灭,化为火,化为电,化为风雷。
  竟然平分秋色!
  南宫镇大吃一惊,拳上临时又加一分力,穿过光风雷火,重重击在东岳剑锋上。
  当!金铁交击之音响彻整个战场,离得近的宋子宁身周萧萧落叶瞬间消失小半,倏然退出十多米。稍远处南华和南宫世家的两名战将手下动作也为之一滞,刹那间失神后,才继续打了下去。
  而远方抱着机炮,正在一边发足狂奔一边对着后面扫射的黑月是突然一头栽倒在地,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显得十分狼狈。
  他们都尚且如此,普通战士就加不堪。暗火小队个个都是精锐,只是摔得狠些。南宫一方许多战士倒下后,即口鼻流血,再也爬不起来。
  南宫镇屹立不动,缓缓收回拳头,冰冷地盯视着千夜。千夜一步滑退,远出十米,但却神态从容,只舒展一下身体,东岳又指向了南宫镇。
  南宫镇心中念头电转,他原本以为这一拳会把东岳击得片片粉碎,没想到那把毫不起眼的大剑居然毫发伤,反而是他的拳套上多了一道浅浅刻痕。而喷出那口原力正中千夜胸口,能够将高阶战兵击穿的威力,轰在千夜身上却毫反应。
  这一拳几乎已是南宫镇压制了等级后的力,若再加上一分,就会突破极限,引来天鬼意志的注目,然而千夜却接得形若事,接下来该怎么打?
  南宫镇尚在迟疑,千夜却已在推动体内原力缓缓加速,一片广远弗界的漩涡在原力海上生成。太玄兵伐诀一动,他身上那道苍茫天地之气越加明显。随着大海漩涡开始转动,东岳也随之震颤,发出嗡嗡鸣叫,如风啸,如兽吼。
  南宫镇悚然一惊,他感到千夜身上气息变得越来越古怪,自己面对的好象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天地大海。
  这种感觉,竟让他隐隐有了些战栗。
  让南宫镇法忽略的是,一旁宋子宁也在虎视耽耽。他的枪法一旦施展开来,攻势就会连绵不绝,威力层层增长,除非以绝对武力直接压制,没有其他好的破解办法,这就是宋阀烽火传薪枪千年来名动天下之故。
  这时千夜嘴角一动,竟然浮上一抹微笑。在苍苍天地之气下,他的笑容也有种不似在人间的味道。
  东岳的鸣叫越来越响亮,千夜双唇微动,说的竟是:“算了,不玩了。”
  南宫镇一时没有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或者说,本能地拒绝相信字面上的意思。然而就在这一刹那,南宫镇看到千夜双眼中亮起几乎不可直视的光芒,随后整个人似乎都凭空消失。
  南宫镇面前,只剩下一片大海,一片缓缓旋动的大海。
  东岳刚刚扬起,就已出现在南宫镇面前,得简直超越了感知的极限!
  南宫镇惊骇欲绝,双拳拼命上击,终于砸在东岳剑锋上。然而拳上传来的是尽重压,南宫镇觉得自己象是在托举着真正的大海!
  拳剑相交,南宫镇倒飞数十米,落地后又连退十余步,猛然大喝一声,这才站稳。千夜也滑退数十米,东岳插地,稳住身体,随即喷出一口鲜血。
  见千夜吐血,南宫镇神情稍松,嘴一张,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次交手实在太,宋子宁刚刚作出提枪突刺之姿,还没来得及动手,两人已经各自倒飞,相隔百米。
  南宫镇面颊抽动,怒气汹涌,大踏步向千夜走去,一步十米。然而他才走出两步,忽然间就停步不前。因为这时千夜双眼再开,目光又落在他身上。南宫镇居然有种清晰比的预感,只要自己再向前一步,挟山海之势的东岳就会跨越空间,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
  此际这位南宫世家年轻的长老已有些冲动,想要动用超越铁幕限制的力量将千夜一举击杀,然后再尝试逃脱天鬼意志的追踪。
  铁幕至今,众多强者已经总结出一些欺骗天鬼意志的窍门。然而任何办法都不是万一失,一旦失败,那么神将之下,被天鬼意志甚至是分身追杀,必幸理。
  只是心中略微挣扎,南宫镇就略带遗憾地放弃了这个想法。他不觉得这场战争需要自己奉献生命,何况身为南宫世家本代年轻的长老,属于他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然而铁幕之外突然响起一声沉郁雷音,直击众人心底,即使强如南宫镇,也为之震颤一下。随后铁幕乍起涟漪,弥漫天地的天鬼气息再度泛起,并且迅速向众人头顶汇聚,转眼间就濒临引动天鬼意志降临的程度。
  南宫镇差点失声惊呼,他明明只是心中想了想突破禁制而已,怎么就又引动了天鬼气息?难道天鬼真的已经神通广大到了这种地步,铁幕之下,就连心中所思所想也会被它知晓?
  但是南宫镇随即发觉,天鬼气息汇聚的中心并不在他这里。虽然天鬼气息弥漫方圆百里,然则南宫镇感知何等敏锐,就是数米的偏差也能感觉得出来,何况这次的偏差大到了百米。
  南宫镇放眼望去,随即瞳孔猛地一缩。
  天鬼气息汇聚之处,竟是千夜!
  引动天鬼气息的,怎么会是千夜?南宫镇一时间心中满是错愕、震惊、难以置信,五味杂陈。他从动手至今,一直盘算着自己会不会把天鬼引动,没想到招来天鬼的居然是千夜,这实是比讽刺。
  千夜抬头向空中铁幕望了一眼,却没有半点收敛气息的意思,继续推动原力海漩涡加速旋转,东岳承受的压力不断增长,鸣叫也越来越响亮。
  宋子宁向千夜望了一眼,眼中也露出坚定之色。他抬了抬手,身周的落叶一片一片变得透明,只剩下叶面上脉络条纹的偶尔明灭,才会知道他并没有收起领域。
  “疯了!你们都疯了!”南华忍不住高声叫了起来。
  这时空中天鬼气息到了临界点,铁幕上浮现巨大竖瞳,比恐怖的天鬼意志终于降临,冰冷地扫视场。
  就在这一刻,千夜横跨一步,瞬间出现在数十米外。
  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悄声息出现一个深坑,论是泥土、砂砾还是石头,部消失不见,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如冰川之水般寒入骨髓的天鬼意志继续向四面八方扩张,掠过千夜,却反应。宋子宁立刻喜动颜色,千夜则用力挥了下拳头。
  他们的赌注终于压对了!
  太玄兵伐诀的力量虽然引动了天鬼意志,但是千夜的黎明原力还未跨入战将门槛,黑暗原力也不过是个血族的三等子爵,因此天鬼意志自然把他忽略。甚至都不需要宋子宁冒险使用三千鬼意志。
  空中巨大竖瞳转动着,视线扫过场。论暗火还是南宫家的战士,都清晰感觉到那个庞大至不可形容的存在漠视众生的情。
  而在天鬼意志冰冷的注视下,南宫镇是战战兢兢的一个。
  千夜和宋子宁对望一眼,忽地吐气开声,一步踏出,东岳横扫,宛若大海倾覆,已到了南宫镇腰间!
  南宫镇登时心中大骂,可他就算有南宫家秘法压制等级,也不敢赌自己能在天鬼意志的直接注视下混过关,对千夜这一剑哪还敢硬接,只能暴退百米。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