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七 澎湃的行板

章一五七 澎湃的行板

然而千夜速度远远超出南宫镇的意料,百米数步即过,对他如影随形,紧追不放。 这次重剑东岳挥动得十分迟缓,片刻方有一剑斩出,可每一剑都如山崩海啸,南宫镇连一记都不敢硬接。
  另一侧宋子宁早提枪疾行,如一道清风掠过荒原,得丝毫不带烟火气,斜斜向南宫镇后方拦去,显然打算断了他返回基地的后路。
  南宫镇苦不堪言,可是空中巨瞳迟迟不散,冰冷意志在战场上一遍遍扫来扫去,他哪敢放开手脚与两人对战,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泄露出一丝半缕超限原力?
  南宫镇只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汪尽深海,洋面暗流旋动,似有风暴即将形成,然而虽然惊涛骇浪尚未到来,他的万古长青领域已在这深海前脆弱不堪,一冲即碎,丝毫拖不住千夜前冲的步伐。
  就在此时,南宫镇身周出现数花叶,纷落如雨,万古长青领域突然凝固,随即如镜面被重击般开始破裂。只见郁郁葱葱的植被瞬间枯萎倾颓,花叶旋动如锋利刀片般将它们切得粉碎。
  南宫镇速度顿时一滞,仅仅耽搁了这一息,千夜的东岳重剑已经递到面前。
  千夜双眼深湛如海,双手持剑,比专注地把东岳向前送出,就如双手间有尽重量。
  南宫镇再也法闪避,一声惊天怒吼,双拳齐出,刹那间不知道在东岳上轰了多少拳,终于带得剑锋一偏。而他自己则飘飘荡荡地倒飞百米,落地后立刻转身,如电远遁。
  天空中的巨瞳终于转向,朝着南宫镇的身影望了一眼。南宫镇一声惨叫,狂喷鲜血,但速度丝毫不减,消失在荒野尽头,遥遥传来他的咆哮:“宋家小子!他日别落在本座手里!”
  巨瞳中似有疑惑闪过,再次从战场上扫过,却一所获,于是缓缓隐没在铁幕之后。
  千夜持剑静立,双目低垂,片刻后张嘴吐出一口鲜艳比的鲜血,血中还闪着点点金色微芒。
  宋子宁提枪款款而来,问:“要紧吗?”
  千夜又吐了一口鲜血,摆手道:“没事,只是用力过猛,原力反震。一点轻伤而已。”
  “太玄兵伐诀果然霸道,也只有你们这些非人的家伙才练得了。”宋子宁耸肩。
  “可惜,还是让南宫镇那家伙跑了。”
  “要是这样就能杀掉他,他哪里还当得成南宫家的长老?不过想来这家伙不会再有胆子到铁幕下找我们的麻烦了。”说到这里,宋子宁脸现苦笑,又说:“这家伙显然恨我,真是太不公平了!”
  “谁让你那么阴险?”千夜微笑,毫不给他面子。
  “这是战斗的智慧。”宋子宁总会给自己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不过这次倒不算太夸张。南宫镇一心提防宋子宁拦截到位后突施袭击,却没想到他一个晋战将的领域范围竟然那么大,还没冲到拦截位置,就突然催动三千飘叶诀与南宫镇的万木长青领域对杀,生生把南宫镇的速度拉下少许。
  这种程度的战斗中,岂能容下半点意外?南宫镇一慢的结果就是不得不和千夜硬撼,生死毫厘之间再也法做到对力量精准控制,稍稍触及天鬼禁制,引来了天鬼的少许关注。
  对天鬼来说,这或许只是随意瞥了一眼,对南宫镇来说却疑于重击,若他当时动用的原力再多一分,怕就要身死当场。正因如此,南宫镇对背后下阴手的宋子宁格外痛恨,犹在千夜之上。
  另一侧的战场上,此刻依旧打得极为激烈。暗火和南宫私军在三人重动手之际,已是再战端。对那些普通战士来说,天鬼意志的恐怖只是刹那间的感觉,真实的威胁还在眼前,一旦停止开火,就有可能被对面射来的雨撕碎。
  但是那边的交战再激烈,也只是点缀。当南宫镇受伤远遁后,南宫世家另两位战将哪还敢多作停留,向南华各攻一招,逼得她稍稍退后,立刻掉头就跑。而且他们只敢向着远离千夜和宋子宁的方向逃,连基地都不敢回了。
  眼见大人物们都跑了个干净,南宫世家的军队士气顿时降到谷底。
  千夜大步奔向战场,扑面而来的雨被原力防御开,偶尔有些大威力的机炮炮穿透护身原力,也已是强弩之末,奈何不了他如今的身体。
  冲过一辆还在熊熊燃烧着的战车时,千夜赤手探入烈焰,直接将一个磨盘大小的负重车轮从车体履带上扯下来。他掂了掂这个车轮的份量,回旋两周,将它狠狠掷了出去。
  精钢制成的车轮发出慑人的啸叫声,转眼间飞出百米,将一辆战车居中切开!
  千夜立在战车残骸边,徒手把这个还在燃烧的大家伙拆成了组件,大点的车轮、齿轮都变成了他的远程武器,附加太玄兵伐诀的原力后立刻威力畴,并不亚于炮的穿透力。后千夜干脆将整个炮塔举起,掷出,把南宫世家的一辆主战战车砸烂半边。
  这种极为粗暴效率也不怎么高的战斗方式,对普通人的震慑效果显然好,南宫家私军的斗志终于崩溃,开始撤退。不过他们不愧是训练有素的精锐战士,即使在极度劣势下仍然很有章法。一些小队不断设置防线,层层抵抗,前赴后继,掩护主力部队撤退。
  千夜对屠戮这些低级战士兴趣不大,而且他还有重要的目标。在远方城市中,伴随着直冲云宵的气势,一个身影正如电般射来,那股强者气息远超南宫镇。
  千夜对这道气息并不陌生,甚至可说印象极深。这人正是南宫世家具权柄的人物之一,二长老南宫远望。
  千夜立在原地,直到南宫远望飞近百米之内,方道:“我以为,既然天鬼意志已经出现,远望长老此刻应该深居地下,好好静修才是。出来干什么吗,找死吗?”
  听到如此不客气的讥讽之语,南宫远望脸上青气闪现,冷道:“千夜,你这是要与我南宫世家做对到底吗?”
  千夜淡淡一笑,说:“此前承南宫世家如此周到的‘招待’,我若是不加倍回报,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们一番美意了?”
  南宫远望冷笑道:“就算现在容你猖狂,可这铁幕总有消散一日!你做下如此事端时就没想过将来?到了那时,你就是躲去天涯海角,老夫也必取尔狗命!”
  千夜从容道:“现在我就在这里,想要我性命的话,又何必等那么久?”
  南宫远望眼皮微跳,喝道:“你什么意思?”
  千夜身内原力开始缓缓攀升,道:“很简单,如今铁幕还在,那在这铁幕之下,我至少可以拖着你一起死。”
  南宫远望不再多话,双手连挥,数颗青色光团如电般射到千夜面前。
  千夜双眼越来越亮,东岳连斩,将青色光团一一破开。数青色光线爆碎出来,大部分一进入千夜身周数米,就凭空消失,宛如那里有个巨大形漩涡正在悄声息地吞噬一切。
  还有数根光线穿透防御斩在千夜身上,但经过重重削弱之后,只是划破了外衣,连贴身战甲都没能斩开,没有机会去试验他的强横。
  南宫远望双瞳猛地一缩,没想到不过几日功夫,他那曾轰得千夜差点重伤的青穹裂杀,居然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被破掉了。有了先前的教训,南宫远望自然不敢再动用如当日那般强大的原力,而千夜明显也有重大突破,才使得他的这一绝技然功而返。
  千夜持剑在手,踏前一步,即静立不动。
  看到千夜一动,南宫远望眼中是凝重。从这一步中他就看出,在铁幕之下,千夜速度并不比他慢,甚至还有可能略一线。这就麻烦了!那意味着,稍一不慎,南宫远望就有可能被千夜缠住,此时若引来天鬼意志,便是同归于尽的局面。
  南宫远望尤有些不甘心,遥遥向千夜一指,数道青色光带射出,在他身周环绕成神秘阵势。随即头尾相衔,形成环状的光带猛然向中间收拢,如一把大力钳对着千夜拦腰箍下。南宫世家的原力禁绝到了南宫远望手里,凭空生出许多奇妙变化。
  只见青色光带化虚为实,压制住千夜双臂透出的绯色原力光芒,将他牢牢束缚,而东岳重剑的光泽加晦暗,就像一块废铁。
  看到这一幕,南宫远望双眉才稍稍舒展。
  然而场中突然响起大海潮汐之音,挂在千夜身上的青色光带如遇狂风,骤然猛烈震颤,随即在恐怖的压力下寸寸断裂。一时间,数青色光斑漫天飞舞,映得空中南宫远望的面孔忽阴忽晴。
  南宫远望忽然大袖一挥,对着地面另一个方向洒出一条青色光带,仔细看去,那条光带实则由数青色光线组成,如游鱼般不断穿梭往来。
  这些青色光线可说是青穹裂杀的另一种形态,每一道光线中蕴含的力量都不是战兵能够抵挡的,它们游动范围长达数百米,也就相当于布下了一道长达数百米的屏障。
  千夜和宋子宁当然不惧这种程度的封锁,但段浩黑月等人若闯进去就是有死生。光是这一手,南宫远望就截断了暗火对南宫世家私军的追杀。除了维持这道屏障,他也不再做其它尝试,与千夜对峙了片刻,见已方战士都已脱离战场,便徐徐退后。
  千夜没有动,也没有追,只是冷笑。
  南宫远望心底陡然浮上不妥感觉,却又说不清究竟是什么,只能留着一个疑问随家族部队退去。
  当天深夜,南宫远望就知道为什么了。
  ps:飞机晚点,刚刚落地,等行李的时候发本章。另外,感谢天天向上8086的220张月票。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