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二 底线

章一六二 底线

p>等陪宋子宁进了会客厅,彼此介绍过后,千夜才愕然发现,这个被晾了半天,把好几壶茶都喝成白水的老头,居然是宋阀的一名长老。
  p>比之其他门阀世家,宋阀长老的权柄要大得多,尤其在安国公夫人闭关不出、阀主实权不足的现在,任何一名长老会成员实际上都有掌控一方族务的影响力。
  p>这位名为宋思的长老,是安国公夫人那一辈的人物,论辈份还在阀主宋仲年之上,比宋子宁高了整整三辈。是以见了他,宋子宁也得恭恭敬敬地叫声‘太叔公’。就连宋思带来的两位子侄辈随从,也比宋子宁大了两辈,而且都是本家嫡系。
  p>但千夜看到眼前情景却莫名地感觉古怪,甚至有些忍不住想发笑。
  p>宋子宁当面礼数一丝不差,比恭敬,可实际上却把这位太叔公晾在这里,自己跑到房去画水墨山水。若非千夜正好回来,看那幅画的进度,这位老人家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且整个等待期间,除了几壶清茶,其它招待之物。
  p>这礼数,可就有点意思了。
  p>千夜大致猜到宋子宁所想,也不说破,只是找个位子坐下,安静看着会发生什么。
  p>“子宁啊!不是太叔公说你,你这件事办得着实不妥啊!年轻人怎可如此数典忘祖,忘恩负义呢?”老者一开口,就是劈头盖脸的训斥。
  p>宋思至少也有八十多岁了,以他的辈份和年纪,倚老卖老来训斥宋子宁一番,似乎也没有什么过分。然而旁观的千夜却微微皱眉,他看得出来,宋思原力不过十二三级样子,都活过这么大年岁还只有这点实力,以宋阀的底蕴和资源来说,实在是平庸之极。
  p>宋阀毕竟名列四阀之一,也是千年传承的世族,血脉力量就算不如与国同立的张赵二阀,也绝不比一般的上品世家差。如宋子宁这样天赋的子弟,那是代代都有。只不过天资有了,能不能成长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p>参加过宋阀十年大考之后,千夜对宋阀子弟就有了清晰认识。除宋子宁等寥寥数人外,宋阀子弟大多养尊处优,缺乏刻苦向上之心,偏偏又逐名重利。凭借秘传战技和海量资源,他们的等级还算保持在一个说得过去的层面上,可真实战力能够超过等级的极少,而这对于堂堂门阀来说,实际上就是不成器。
  p>像宋思这点实力,千夜觉得自己都能把他轻松拿下,实在不明白他如此训斥宋子宁,底气何来?难道真是靠着宋阀积威?现在宋阀,又有何积威可言?
  p>千夜面色有异,当即被宋思等人看了出来。看出来也就看出来了,千夜也不觉得自己需要隐瞒。
  p>但是宋思身旁站着的一人顿时就恼了,怒道:“宋阀长辈训话,哪有你这区区战兵挤眉弄眼的地方!掌嘴!”
  p>话音未落,那人居然真的一巴掌向千夜脸上抽来!
  p>这一下不光千夜愕然,连宋子宁也呆住了。此人是本家嫡系,十一级战将,论辈分比宋子宁高出足足两辈,按世家门阀内部的森严等级,上下之分,呵斥责打低辈子弟,附庸从属,那是常事。
  p>然而这里并非宋阀。
  p>只听啪的一声,飞出去的理所当然是动手之人,嘴里还喷出十几颗牙齿。千夜这一耳光可抽得不轻!随后他又伸手虚按,那人飞到半途,突然象只苍蝇般被形大手拍在地板上,顿时一口血就喷了出来,晕死过去。
  p>千夜的手虚按在半空,人也愣住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成果。他转头望向宋子宁,疑惑地问道:“这个弱到这种地步,真是你们宋阀的战将?”
  p>宋子宁以扇掩面,不忍直视,叹道:“不是他太弱,是你唉!回个耳光而已,用得着把你那个什么什么诀用上吗?”
  p>千夜这才恍然,说:“啊!用得顺手了。”
  p>他一直以来都是以战养战,每次晋级后的稳固境界大多在战斗中度过,这次获得太玄兵伐决传承后也不例外,如今已融入战斗本能,念动即发。当受到攻击的时候,甚至还没想明白,本能已经一巴掌拍出去了。
  p>不过千夜随即又皱眉,他还是觉得这人太弱了,简直到了不忍直视的地步。不但和南宫世家的同级战将没法比,就是黑暗国度一个象样点的爵士,战力说不定都比他强。
  p>宋思和另一个子侄则呆在那里,他们从未经历过这等场面,又惊又怒,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宋思腾地站起,喝道:“黄口小儿,敢在我宋阀地头上撒野!老夫翻掌之间”
  p>宋思一句话还没说完,面前忽有一柄折扇张开,挡住了他的视线,于是满眼之间,都是扇面上的一副仕女游春图。宋思忽然间老脸胀得通红,死盯住众多仕女中的一人。
  p>这幅仕女游春画得极是精妙,各个青春少女行动生风,衣袂飞扬,宛若活了过来。这也倒罢了。关键之一,在于少女们穿得极少,露出大片春色。这哪是游春,倒象是出浴。关键之二,则是其中一个少女面如芙蓉,娇艳欲滴,竟和宋思一个玄孙女生得一模一样。
  p>宋思这下再怎么也都明白,这个自己疼爱的玄孙女多半和宋子宁有点说不清楚的瓜葛。他本来还指望把她送入帝宫,好谋点前途,看到这幅图就知道,一番苦心都付之东流。
  p>“你,你”宋思指着宋子宁,气得说不出话来。
  p>宋子宁把折扇一收,似笑非笑地向千夜一指,道:“太叔公,刚才介绍过这位千夜大人是暗火师的副师长,但您还不知道,他才是黑流城的真正主人。我在这里的生意,也不过给他打打下手罢了。”
  p>宋思闻言将信将疑,目光有些闪烁。
  p>宋阀之前并不清楚宋子宁外面的产业情况,知道他在黑流城战区有投资早是来自叶慕蓝一案,而宋子宁拥有黑流城权益一事,还是他用这个理由与南宫世家公开冲突才得以确定的。
  p>当然,宋阀来之前也打听过,现任黑流城远征军派遣师的师长是赵阀赵雨樱。但在帝国,为了总总便利,一份产业挂某个门阀世家子弟名头的事情很普遍,黑流之战从头到底赵雨樱和赵阀都不曾出现过,就可知这是关紧要的细节。
  p>宋思当然也是如此想法,面上不由带出一些端倪。
  p>宋子宁看了他一眼,又笑道:“太叔公,千夜大人前不久亲手斩杀黑暗大军主帅,魔裔一等子爵路德,这个下手有点不知轻重,您别放在心上。”
  p>宋思面颊抽动,不知是哭是笑。宋子宁的意思他已经听懂,人家连魔裔一等子爵都斩了,杀他这种老朽还不是几招之事?再想深一层,帝国亿万武者,战力远超等级的大多是门阀世家子弟,这千夜的背/景又是什么?
  p>宋思一只手本已抬到一半,准备‘翻掌之间’就给千夜一个教训,可是这掌是翻过来了,教训是万万不敢。
  p>不过他也是人老成精,脸色一变,对带来另一人喝道:“你还愣着干什么,把你堂兄拖出去!等回去后再慢慢责罚!”
  p>那人一怔,不敢违抗,赶紧将昏死在地的堂兄抱了出去。
  p>宋思再转过头时,脸上已堆满了灿烂笑容,对千夜道:“果然少年英雄,和我们子宁是贤才良友。”
  p>他变脸之,千夜也叹为观止。双方再度落坐,重开始攀谈。这次宋思老实了很多,心知宋子宁和千夜对他的身份毫尊重之意,于是不敢再倚老卖老,直接说明了来意。
  p>宋思此行,倒不是心血来潮,而确实代表了宋阀长老会。此次长老会的决议主要有两层意思,一是对宋子宁擅自将黑流之战军功记入赵阀名下一事,进行严厉申斥训戒,并有相应处罚。
  p>千夜面色再次有异,他没有听错,宋阀长老会确实对宋子宁采取了责罚措施。一是将宋子宁继承人顺位降下三位,所有族务收回,年俸扣减一年,另外冻结了宋子宁与宋阀有关的一切私产,待责罚期结束后再行归还。
  p>扣减年俸什么的可以忽略,继承人排名降位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宋子宁志不在此。但被冻结的资产可不是小数目,包括在宋阀领地上的一处矿产和两座大型工厂。
  p>好在宋子宁的宁远重工依赖宋阀程度不大,前不久又刚把很大一部分生产基地搬到了永夜大陆,否则看这样子,不光是与宋阀有关的资产,只怕摆在明面上的基业十有七八都会被扣下。
  p>千夜看看自己好友没有什么变化的脸色,却分明感觉到了那份平静之后沉甸甸的阴霾。这位昔日黄泉的同,从来不是好欺负的善人,只不过血脉亲缘终是束缚,即使洒脱如宋子宁,也是走得如此艰难。
  p>宋子宁仿佛感觉到了千夜的目光,抬起头来对着他笑了笑,又微微摇了摇头。
  p>千夜明白他的意思,宋阀此举早就过了宋子宁底线,他也绝不是束手待毙的人,只不过让这宋思先把话说完,看看宋阀的底线又在哪里。
  p>宋思可能是高位坐久了,似乎没注意到两人神色有异,仍在侃侃而谈。
  p>宋阀长老会第二层意思,是要正式设立宋阀血战的黑流战区,由宋子宁继续统领暗火作战。黑流战区一应军功以后都须记到宋阀名下,不得私下交给外人。另外,宋阀在附近的三支战队也将一同编入,原本负责三支战队的宋阀子弟将会辅佐宋子宁,指挥军务。
  p>“辅佐?”听罢,宋子宁面带冷笑,多问了一句。r1058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