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四 孵化

章一六/四 孵化

那面玉版晶莹剔透,薄如蝉翼,却又坚韧比。<
  它四边那些细密的金色花纹并不只是装饰,而是原力阵列的纹路,用以汇聚环境原力保护玉版本身不受损坏。光是zhè gè 原力阵列,就价值上千金币。而能够做到这么薄,又可承载原力阵列,这张玉版所用材质也绝不在千金之下。
  玉版中央,题着一行挺拔大字:造化园,洗髓池。
  千夜翻来覆去地看了看,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宋子宁微笑,“赵阀洗髓池的一次使用权,军功换来的。”
  “洗髓池?”千夜一愣。赵雨樱也提过好在洗髓池中晋级,他当时并没放在心上,在哪里晋升战将还是其次,可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去赵阀了。
  宋子宁似是知道千夜心中所想,拍拍他的肩,说:“此事到了现在,总要面对的。你和赵君度有一年之约,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也在永夜参加血战,很可能会来找你。反正早晚要去一次,不如顺便晋阶战将。说起来赵阀的洗髓池不比宋阀天级修炼室差,可能还适合你现在的情况。”
  “可是”千夜苦笑,欲言又止。
  宋子宁笑道:“没什么可是,你如果觉得花了那些军功是占了我便宜,那以后我们喝酒的钱就由你出,不过一定要有姑娘啊!”
  千夜此刻心中千头万绪,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忽然他感应到了什么,神色微微一凝,随即发现那异样的感觉来自安度亚神秘空间。在宋子宁面前,他也没有什么顾忌,匆匆向里面扫了一眼,li kè 发现惊动他心神的来源。
  宋子宁觉察到千夜神色有异,不由奇道:“不过几个姑娘而已,连这点花都心疼?千夜你现在也算有家有业,要学会享受人生啊!”
  千夜懒得和他斗嘴,只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这里有一枚伯爵级的蛛魔卵吗?”
  宋子宁随即想了起来,他接到信后本是要安排人来取,然后送去hé zuo 的研究机构,但千夜接着失去联系,他又被黑暗大军围困,就此耽误了。蛛魔卵离开岩浆环境的孵育室后,存活时间有限,都过去这么久,估计早死透了。
  宋子宁沉吟一下道:“蛛魔卵死了就不值什么钱,与其拍卖几个金币还不够来回路,不如拿来炒了吃吧!”
  千夜哭笑不得,不过就算真的变成炒蛋,也没什么,蛛卵失去活性后jiu shi 普通的hui fu 药剂原料。“那颗蛛魔卵还没死,我意中发现它能够吸收我的血气来保持活力。”
  宋子宁神色微凝,一指,屋里忽然起了习习秋风,落叶缤纷,才问:“吸收你的血气?”
  见房间内已被宋子宁的领域覆盖,千夜索性直接把那枚蛛魔卵从安度亚神秘空间里拿了出来。
  宋子宁看到千夜手上凭空出现一颗通体晶莹剔透的黑色蛛魔卵,眉心不由一跳。在三千飘叶的领域中,千夜又不曾刻意遮掩,宋子宁能够清晰感觉到是他脖子上那根项链吊坠èi zhi 的空间扭曲了一下。
  蛛魔卵一出现,房间里就响起了低沉的心跳声,宛若战鼓。若宋子宁见过这枚蛛卵还在黑巢中的o yàng ,还会发现它比当时小了一圈,外壳上构成天然符语的碧绿条纹已经部转成了暗金色。
  宋子宁微微一惊,“好浓郁的生命力!斯图卡有这么厉害吗?”
  千夜说:“我刚到手时,它气息微弱,似乎有点先天不足。自从发现血气能保持它的活性后,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输些血气给它,结果生机越来越旺盛,而且好象还发生了变异。我记得开始的时候,卵壳上的花纹是绿色的。”
  “变异?”宋子宁皱起眉,他不是生物技术方面的专家,千夜也一样,两人对黑暗种族的了解,基本都集中在何处是要害,如何方便捷地干掉它们等方面。
  宋子宁盯着蛛卵看了一会儿,脸色有些凝重,若它的变异确实来自千夜的血气,那恐怕就不能随随便便拿出去让人研究,否则说不定会暴露千夜的秘密。但宋子宁总感觉眼前这枚变异了的伯爵级蛛卵有什么特殊之处,让他没有第一时间建议将其毁尸灭迹。
  宋子宁伸手向空中一捞,抓过几片落叶,摆在面前,简单卜算了一下。
  “怎么样?”三千飘叶诀虽然是天演之术,但千夜很少见宋子宁正儿八经地卜算,不过换而言之,连这种手段都用出来了,就知道他其实也没啥头绪。
  看着那几片落叶构成的图形,宋子宁脸色忽然变得十分古怪,向千夜望了一眼。
  千夜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瞪了hui qu ,怒道:“别装神弄鬼,有话说!”
  宋子宁一挥手,落叶散去,他本是心血来潮才算了算,却得到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这小东西似乎和你我都有不浅牵连,真是奇怪。不如把它变成炒蛋下肚,过上几天再有什么因果也都化了。”
  “你给我认真点!”千夜听得一头雾水。
  宋子宁脸色一正,老气横秋地道:“也罢,就让本少拿点真本事出来,给你这蛮子开开眼界!省得你整天和那头魏家野猪似的,就知道一巴掌拍过去了事。”
  千夜很是不怀好意地屈指在一片落叶上一,说:“能够一巴掌解决的,就都不是事,何须那么麻烦?要不要我在你这领域上拍一巴掌试试?”
  宋子宁顿时一窒。三千飘叶诀暗合大道三千,精妙方,几乎不受任何属性的原力克制,只看他面对南宫世家原力禁绝这种特殊领域,都能从容进退,就知道何谓一巧破千斤。
  然而这世上还有一力降十会,千夜太玄兵伐决的大海漩涡有碾压世界,碎裂虚空之力,在它镇压之下,很有可能一掌就拍散了三千飘叶的领域。
  宋子宁实力差了半筹,那就处处受制。
  宋子宁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千夜,从怀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方形盒子。他伸手在盒盖上一拂而过,原本空白一片的盖面上忽然濛濛青光闪烁,结出几个符语:大道三千。
  方盒端端正正地浮在宋子宁掌上一寸,卡嗒一声,盒盖开,露出里面以计数的精密齿轮机械。在宋子宁原力驱动下,齿轮开始咬合转动,将盒内深藏的一面八角形阵盘升了起来。
  宋子宁深吸缓吐,口一张,一片飘叶就飞向八角阵盘,落于中央。阵盘上镌刻着数以千计的精细符文,另有数丝线刻痕,将符文连接在一起。
  随着落叶徐徐飘落,阵盘上亮起了百余枚符文,个个都只有笔尖大小,构成了一个微小的原力阵列。千夜开真视之瞳,也只能看到数原力丝线将宋子宁,自己,蛛卵和阵盘连接在一起,另有小半丝线通向虚空。
  但是十余道原力丝线刚刚碰到千夜身体,就突然剧震,li kè 散了大半。随即千夜意识深处黑之浮现,又把余下几道丝线驱散得干干净净。千夜不由愕然,他刚刚完没有任何驱使原力的动作,但是身体本能似乎警觉到危机,li kè 自动将之消除。
  而那边飘叶落在阵盘上,忽然光影变幻,显露出蛛卵的o yàng ,然后猛然间出现了边深海,海中央形成巨大漩涡,随即一块阴影从海中浮现,瞬间将所有影像都吞噬进去,就此消失。
  宋子宁脸色yi zhèn 苍白,转头向千夜瞪了一眼,“就知道只要和你有关,本少就算不准天机!”
  千夜这罪名来得莫名其妙,忍不住问:“和我关,你就算得准了?”
  “十次里至少能对两三次!”宋子宁说得理直气壮。
  千夜也是想了一想,才明白过来,“照你这么说,还不如直接掷金币看正反面呢!至少能对一半吧?”
  “我这大道三千的天演之术,怎么能和掷金币相提并论!”宋子宁一边嘴硬,一边将那方盒收了起来。
  千夜一笑置之,方才也不过玩xiào huà 罢了,其实从真视之瞳中看到那些原力丝线后,就知道宋子宁这门秘法玄奥穷,实是非同小可。他算不出来,可能是力量还不够,也可能是千夜的太玄兵法诀和黑之本就和天地大势、永夜之秘有关,岂可轻易测度。
  收好方盒,宋子宁以手支颌,半是u nài 半是好奇地看着蛛卵,伸出折扇敲了敲,道:“你说我们拿这小东西怎么办呢?难道真的炒了它?”
  现在还不能确切知道蛛卵会有什么后续变化,若就这样将它示于人前,很可能连带暴露千夜的秘密。但具有活性的伯爵级蛛卵是相当难得的好东西,即使不拿去和帝方交换资源,也可在地下拍卖场卖出天价,就这么毁掉,未可惜。
  啪啪啪,宋子宁用折扇在蛛卵上连敲三记。他也正头疼着,这是下意识的动作。
  千夜突然叫道:“住手!你把它敲破了!”
  “怎么会?”宋子宁愕然。他刚刚那几下轻拍连个鸡蛋都未必拍得破,想要敲碎比钢岩还要坚硬的伯爵蛛卵,开什么玩笑?
  可就在宋子宁扇下,墨色琉璃般光滑的壳面上果然出现了一道小小裂纹!
  宋子宁愣了愣,下意识地伸手捧起蛛魔卵仔细看去,忽听“哗啦”一声脆响,那浅浅裂纹陡然变深拉长,横过了大半壳面。
  随即一连串“啪啪啪啪”声,蛛卵裂开。一只小手从里面探出来,在空中虚抓了两把,搭住卵壳边缘一用力,伸出一张雪白小脸,湿漉漉的金色卷发从额头垂下。
  那竟然是一个小女孩!
  她长而微翘的睫毛速扇动了几下,如猫眼般的灰绿色瞳孔中清晰映出宋子宁的面孔。她歪了歪nǎo dài ,表情天真而懵懂,张开小嘴发出软软糯糯的童音,“妈妈!”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