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四六 天赋和智慧

章二四六 天赋和智慧

  魔女满心期待的是惨叫、惊呼和鲜血,但下方那人手中武器挥动,嘿嘿几下,居然将所有无形魔刃全都挡了下来!

  魔女这才吃了一惊,随即心中兴奋,暗道千夜果然狡猾,居然会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的人族强者,这可不就露了陷?

  她迅速下落,待到看清对方面容时,不由得一怔。 更新最快那分明是个白裙少女,哪里是千夜了?

  但她此刻一腔怒火和杀意正是要找地方宣泄的时候,哪会管杀没杀错人?她右手抬起,瞬间空中就多了数十道无形魔刃。以白空照的冷漠,抬起的眼中也有些许慌张。

  就在这时,空中又出现道道魔气,构成无数繁复的多边形,将白空照护在里面。安文随后现身,苦笑道:“她是我的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放过她吧!”

  魔女淡淡地道:“我需要给你面子吗?”

  这句话得实在太厉害,以致一向好脾气的安文都脸色变了。好在其他人都没跟上来,旁边只有一个白空照。

  安文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脸上泛起的潮红,声音中有着刻意为之的淡然,道:“从你我身份上讲,你不得不给我这个面子。”

  安文的回答前所未有的强硬,让魔女显然有些意外。她周围的黑雾中透出冰冷杀意,寒声道:“安文,你觉得你的身份能够让我做我不愿意的事?”

  安文道:“至少以我目前的身份,你还没那个资格来侮辱我。”

  “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让你敢这样跟我话?!”

  “我只是不想再忍受你的无理和傲慢。”

  “你在找死,安文!”

  “或许你能杀了我,但是杀我之后,你的大君之路也将从此断绝。”

  魔女一声冷笑,“你觉得在那些老家伙眼中,你和我的份量是一样的吗?我杀了你,就必须付出相应代价?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会觉得天赋已经达到了我的程度。”

  安文冷道:“我的天赋或许不如你,但智慧远在你之上。将来谁能走得更远,还未可知!”

  这番话更是让魔女意外,她的目光落在了白空照的身上,道:“安文,你过往不是这个样子的。是因为她,你才变成这样的?”

  安文也向白空照望了一眼,坦然道:“有她的原因,但也不全是。”

  “有她的原因就好,那我就杀了她,让你知道冒犯我的代价!”

  安文脸色一变,旋即眼中亮起光芒,两米长剑在手,横跨一步,挡在了白空照身前。

  “你这是想要和我动手?”魔女声音冰冷,“安文,你应该很清楚激怒我的后果,也许我本来只想让她死的干脆一点,但是现在,或许我先砍掉她的手脚。”

  “你完全可以这样做,在杀了我之后。”安文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

  魔女沉默了片刻,方道:“你这是觉得我不敢杀你?”

  “不,我从来都知道,你会的只是为所欲为。只不过今天,我觉得有必要让你明白,打不过你,并不是我就得受你侮辱的理由!”

  安文的话,一字一词都掷地有声,让魔女的魔气也都有明显起伏。

  “你这么不怕死,是因为她吗?”魔女的声音变得柔和而平淡,安文听了,脸色却是一变。这种状态下的魔女,才是动了真怒。

  “与她无关。”

  魔女却是不信,一道魔丝突然在白空照身侧浮现,绕向她的脖颈。以魔丝的锋锐,就是割在千夜身上都会受伤,绕上少女的脖子,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她的脑袋切下来。

  安文脸色一变,一咬牙,也不去解救白空照,而是一挺长剑,剑锋处幻出数个繁复图案,直接向隐于魔雾中的魔女刺去。

  魔女冷笑,挥手又是数十道魔丝浮现,纵横交错,织成一张密网,拦在安文身前。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安文竟然无视这道密网,和身撞了上去!

  空中血花混着魔气飞溅,安文身上瞬间多出数十道伤口,脸上更是被切出五横三竖的网格,一头长发也被切得七零八落,碎发四处飘飞。

  他完全是自投罗网,魔裔从来不以身体见长,因此瞬间重伤。若不是安文的魔气亦是品阶极高,仅比魔女相差一线,这道密网完全可以把他切成数百碎块。

  安文眼中燃着熊熊火焰,冲出密网后,更是一往无前,手中两米长剑直接刺入魔女的护身魔雾中!

  魔雾中传出一声闷哼,随后雾气渐渐散去,魔女现出了真容。安文的长剑刺穿了她的腹部,剑锋自她腰上透了出去。长剑锋刃上,魔女的血化为点点晶莹珍珠,与剑锋上的安文魔气纠缠死斗。

  长剑穿腹,看上去惨烈,实际上对于这个级数的强者来都是可以接受的伤势。是否致命,还要看双方魔气征战的结果。

  魔女右手一探,已经握住了安文的脖子,一字一句地道:“我现在只要愿意,就可以彻底毁了你!”

  安文毫不畏惧,冷笑道:“在我死之前,完全可以给你最后一击。或许你是对的,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杀我之后,你这一辈子都别想上窥大君之位!”

  魔女仿佛不认识安文一样,仔细地看着他,片刻后方道:“你还真不怕死。为什么,因为她?”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好几遍了。”安文面无表情地道。

  “因为你从来没有回答过。”魔女毫不放松。

  安文哼了一声,再也不肯多一句话,摆明了就是不想正面给予答案。魔女也不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两人一时之间僵在那里。

  下方,白空照怔怔地看着他们,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艾登匆匆赶来,一看到这种场面,登时呆住。

  “你们两个,这,这是……”艾登也有些语无伦次。毕竟在整个魔裔的眼中,魔女和安文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切蹉。”安文面无表情。

  魔女也点了点头。

  “我输了。”安文罢,就收了魔气,抽出长剑。

  魔女没有动,但是五指微张,还是放了安文离去。长剑离体,她的身体就被魔雾掩没,无人看得到她的神情和伤口。

  安文则默默地拿出一剂魔药,仰头吸入,身体周围也是魔气缭绕。

  和魔女相比,此刻的安文没办法把自己完全遮掩起来,而且也没有必要。刚刚艾登到来的时候,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安文身上那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血线,实是触目惊心。每根细细的线条,实际上就是一条深不见底的伤口。这种伤势,根本不是一剂魔药能够解决的。

  艾登取出两剂魔药,默不作声地递了过去。安文沉默着接过,一一吸进。这几剂魔药都属于最顶级的货色,是他们进入大漩涡之前从永燃之焰那里得到的保命之物。艾登一共也只有两剂。

  三剂魔药吸入,安文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一些,脸上那些恐怖的血线开始慢慢消退。魔女则始终躲在魔雾里,即不离开,也不现身。

  艾登咳嗽一声,道:“那个,既然你们已经切蹉完了,就可以点正事了。如果实在追不到千夜,我们是否还要继续留在群星之井?或者干脆让血族和蛛魔自己留下,愿意干什么都是他们自己的事。”

  艾登已经发现,在群星之井井下的时候,会是非常脆弱,面对来自井上的攻击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所以他不觉得继续留在这里能有多大的收获,而风险却随着时间推移会继续增加,这里是帝国传统资源点,可能还会有其他人族强者出现。

  况且血族和蛛魔看上去已经秘密研究了许久,各自都有了适合自己种族的道具。而魔裔是这两天才知道这件事,就算制成源血,大概效果也是相当有限,聊胜于无而已。实在没有必要留在这里给那两家挡灾。

  安文摇头,道:“我已经大致弄明白了凝炼转化源血的原理。材质上的差异并不是那么重要,真正起作用的其实是在过程中被凝炼的星辰之力。嗯,暂且就叫它是星辰之力吧。但是我们看到的那些星辰,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星辰,至少不应该是我们用眼睛看到的模样。可是它们具体而真实的样子是什么,为何会呈现出星辰的模样,是个相当有意义的课题。我有预感,只要我们能够研究明白这个现象,对于世界本质的认知就会有巨大的飞跃。”

  魔女这时冷冷地打断了安文,“我对你那些理论不感兴趣,重点。”

  艾登也是兴趣缺缺的样子,对他来,实实在在的战力才是一切的根本,毕竟他并不象安文和魔女那样拥有无可比拟的天赋。

  安文叹息一声,又摇了摇头,道:“重点就是,那些星辰意味着不同性质的力量。或许数量众多的普通星辰彼此之间差异有限,难以分辨。但是那些特别的星辰,比如格外大,或者是格外亮的那些,往往都带属性鲜明的特殊力量。也就是,针对不同的星辰,就能凝炼出不同的源血。哪怕棱血柱和蛛卵作为基质并不适合我们,只要选对星辰,也能够凝炼出对我们魔裔也大有帮助的源血。”

  艾登问:“对我们也有帮助?”

  安文点头,“源血对血脉力量的提升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增强长处,直到为止。另一方面则是弥补短板,让我们变得更加无懈可击。比如有一点,就对我们都有帮助,那就是增强体质。”

  听了这话,魔女都有些心动。

  魔裔秘法,虽然大多对身体不做要求,但很显然的是,越是强悍的身体,在战斗和修炼中就越是占便宜。比如千夜,就依靠强悍之极的身体屡屡冲破魔女的拦截封锁,在和安文的对峙中,他的身体更是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

  即使是魔女,也无法拒绝更加强悍的身体。

  艾登皱眉,道:“我们要怎样找到这种星辰,找到之后,又如何能够汲取到它的力量?”rw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745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