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四九 人质的价值

章二四九 人质的价值

  魔女当然无法和曼殊沙华对抗。 3.最快

  赵若曦身周余下的冥河之花逐一凋零,光流犹如被无形的巨兽撕咬,上面不断出现突兀的空洞。原本涛涛大河般去势汹涌的光流,待到了赵若曦面前时,已变成细细潺流。

  赵若曦轻轻地吹了一口气,最后的光流就彻底幻灭。

  如此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魔女全力一击究竟有多恐怖,众人都是亲眼所见。可谁都没有想到,赵若曦居然轻描淡写就接了下来,似乎根本没花多大力气。她身边的冥河之花是凋零了大半,可是地上还有成片花海。那无以计数的冥河之花,令爱德华等人丝毫不敢妄动。

  安文脸色凝重,轻声道:“不对,完全不对!曼殊沙华威力竟到了这种地步,和议会的记载完全不符,否则歌诗图那次就根本回不来。这种名枪,怎么会让她带到大漩涡里来?”

  艾登急道:“不管什么原因,她现在已经在这里了,怎么办?”

  安文苦笑,向面前花海一指,道:“还能怎么办?我们看到的这些恐怕都是真的。”

  艾登望向冥河花海,惟有沉默不语。

  空中魔女的身影缓缓显露出来,她冰寒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凝重,“你已经觉醒了曼殊沙华的终极形态?”

  赵若曦恬淡微笑,道:“我又没有原力,听不懂你在什么。”

  魔女身周魔气一阵波动,片刻后方道:“好,我们认输。群星之井就让给你们。”

  赵若曦露出招牌般的恶魔微笑,轻道:“想认输?哪有这么容易?”

  “那你还想怎么样?”

  赵若曦向魔女一指,轻轻地勾了勾手指,道:“我对你倒是挺有兴趣的。都魔裔实力越强生得越是好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样吧,你把魔气散了,再把衣服脱光,让我好好看看摸摸,满意了就放你们走,如何?”

  “如果我不呢?”魔女声音平静,冰寒杀机却是铺天盖地。

  “不愿意啊,那也没什么。下面这些人最多只能活着回去一半,而你呢,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除非你立刻逃出大漩涡,否则的话只要我在这里,你就得随时准备被我抓到。被抓的次数多了,早晚要被剥光的。”

  谁也不曾想到动辄分出生死的危局陡然变得如此诡异,一时间,下方安文和一众永夜年轻强者的脸色都是十分古怪。他们中的大多数自小就生活在魔女的阴影下,心中对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魔女充满敬畏,以致于压根不会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哪怕是安文,被许多人视为魔女未来的伴侣,也是一直在坚决地否认这种传闻。他深知这种传闻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而魔女也不只一次提醒过他这种麻烦的后果。魔女所用的手段,无外乎在各种场合挑衅,进而要求切蹉。所谓切蹉,不过是单方面的虐打而已,虐到什么程度,则取决于她当时的心情。

  此时此刻,魔女终于碰上了更强势、也更危险的赵若曦,一众永夜年轻强者的心情变得极为复杂。甚至有不少人的内心深处还在暗暗期待,想要看看魔女究竟会不会脱。

  地位和实力足够高,如爱德华和罗勒,怎么也还看到过魔女的真面目。至于暮色这个级数,就连魔女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外围那些血族伯爵侯爵们,有不少根本都没有机会见过魔女的身影。

  安文是束手无策,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没有任何捷径。其它人则多少有些幸灾乐祸,想看看魔女如何摆脱危局。至于出手相助或是逃跑,暂时都不是选项。罗勒的断腿还在那放着呢,面对漫山遍野的冥河花海,谁也不敢先动。

  道理很简单,谁先跑谁就会先被赵若曦盯上。而一众永夜强者已经清晰看到力量的差距,被她盯上了就只有死路一条。赵若曦自己了,至少可以留下一半的人,也就是,还有一半机会能够逃出生天。

  沉默许久,魔女方道:“你就这么自信?”

  赵若曦一声轻笑,道:“我可没什么实力,全是仗着曼殊沙华厉害。所以不上什么自信不自信的,我只是觉得这把枪够强,强到可以碾压你们而已。若不想给我欺负,那就去死好了。”

  魔女淡道:“你可以欺负他们,但想要欺负我,却没有那么容易。”

  赵若曦笑道:“对他们可就不是欺负了,而是杀。如果我没有看错,恐怕你们年轻一代的顶级人物有大半都在这里了。不要全杀,就是杀掉一半,你们也要元气大伤。”

  “那又关我什么事?只要有我,他们多一个少一个有何关系?”

  赵若曦哦了一声,向着安文和艾登指了指,道:“这两个家伙,多一个少一个也没关系?”

  罗勒顿时出了口气,感觉轻松许多,艾登则是脸色铁青,对他怒目而视。

  “没关系。”魔女声音平静。

  “很好。”赵若曦笑颜如花,道:“既然你这么,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议会里那些老家伙若是知道你只要脱次衣服就能救回两个天才,却什么也不肯,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了。”

  魔女冰冷地道:“你以为,我会把那些老家伙放在眼里?”

  赵若曦笑容不变,道:“你以为,我会把现在的你放在眼里?既然不肯脱,那你和你的族人就都去死好了。”

  她身周骤然浮现数以百计的彼岸之花,地面花海也骤起波澜,道道涟渏荡起,或许下一刻所有的冥河之花就会全部凋零。

  爱德华、罗勒一脸紧张,等待着后续发展。安文和艾登则是脸色难看,一时不知该不该出手先发制人。可是他们根本锁定不了赵若曦,也不知道空中的少女究竟是真实存在还是只是一个幻影,就是要想动手,又如何攻击?

  即使是安文,在亲眼目睹赵若曦和魔女那一记对决后,对于曼殊沙华的威能究竟如何蚕食了魔气仍是茫然摸不到头绪。不知原理,也就无从防御。

  无法攻击,又无法防御,这几乎就是立于必败之地。

  魔女沉默许久,方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对付你的方法?”

  赵若曦轻笑,道:“你对付我的惟一方法,就是脱光了,让我随意处置。”

  魔女身周魔气忽然宛若活物般再次涌动,冷道:“你先看看这个人是谁再吧。”

  话之间,魔女和赵若曦中央,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赵若曦登时一怔。

  此人轻摇折扇,苦笑道:“若曦,实在是对不住。”

  这被拿下了,还能故作风流的, 除了宋子宁,还会有谁?他貌似轻松,也看不出有没有受伤,可十多缕魔气正在身上若隐若现,随时可能化作利刃,将他切成碎块。

  赵若曦看着宋子宁,用手在他面前晃晃,道:“你认得我?”

  宋子宁苦笑,“我不光认得你,还认得千夜。”

  赵若曦点点头,对魔女道:“这家伙还挺不要脸的,你想换谁?”

  魔女一字一句地道:“我要换所有人,还有,我要群星之井一半的使用权。”

  赵若曦不由笑了,眉眼弯弯,就连淡淡的唇色都仿佛染上一抹明亮,“我怎么不觉得他有这么值钱?”她的目光扫向地面,“算啦,随便抓个谁上来交换吧。”

  一众永夜强者顿觉一股寒意从头顶窜到脚底。若在曼殊沙华全面攻击下,他们还有机会挣扎出一半生机,这要是被夹在那两个一触即发的女人中间,就只能变成炮灰了。

  一朵殷红之花在众人间突兀出现,虚浮在离地一米处,花瓣丝缕伸展,旁若无人地绽放。爱德华等人顿时如临大敌,只是都姿态僵硬,不敢不防御,又生怕力气用得大了,气机牵引之下,反而引来危机。

  魔女不想管那些废物的死活是一回事,可也不能任由赵若曦当真抓个人质上来。她冷哼一声,缠绕在宋子宁身上的魔气忽然清晰起来,像有了实体般向内收缩。

  宋子宁面上仍是一派风流倜傥,但右手折扇定在空中,再也摇不动了。咔擦咔擦细密轻响中,扇骨上出现无数细微裂缝,又有血丝从他指缝间满溢出来,顺着手背爬向手腕。

  赵若曦看看宋子宁,状似苦恼地抿了抿嘴。宋子宁回她一个苦笑,没有多一个字。这位曼殊沙华的主人,看似纯净剔透、柔软纤细,可是那双宛若梦幻般的眼睛,始终稳定如桓,没有丝毫波动。

  魔女也沉默着,双方一时僵持不下。

  “住手!”

  一声沉喝从远处传来。第一个字还在数百米开外,尾音已到了眼前。千夜身影就如虚像般,由远及近闪烁了三两次,出现在赵若曦身边。

  魔女身周魔气立刻起了波澜,轻声道:“你还敢出来?觉得我杀不了你?”

  千夜寒声道:“你要能杀还会等到现在?”

  “那我们……”

  赵若曦打断了魔女的话,“谁和你我们,你倒是杀他试试!”

  魔女的冰冷气息忽然全部冲向宋子宁:“杀这个总可以吧?”

  话音未落,先暴动的居然不是缠绕在宋子宁身上的魔气。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050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