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 黑暗之路

章六 黑暗之路

  ;

  警长独自负责一端,千夜和独眼则负责另一边。.三个人吐气开声,一齐用力,就将重达一吨的大门抬了起来,推向城楼。

  独眼大汉虽然没有激活原力节点,但是也一直在修炼,距离激活第一个原力节点不远了。而且他的天赋就是力量强化。千夜则稳定地展示着一级战兵的实力,不多也不少。

  十七岁的一级战兵顶多让人羡慕一下,但十七岁的二级战兵就不一样了。一个够资格加入帝国特种军团的人,怎么可能会跑到这种不毛之地开个小酒吧?

  早上八点时,三个人都累得筋疲力尽。但是城门的修复才做完一小半,要把散了半边架的动力锅炉也装配起来,得从大城市里订购零件。

  新的零件最快也要一周才能送来。秃头警长尽管忧心忡忡,可也只能再过上一周提心吊胆的曰子。

  这个时候,上层大陆的天早就亮了。但是在永夜大陆的暗季,数块上层大陆的运行轨迹正好在永夜大陆上空交汇,它们挡住了阳光。

  一天中,永夜大陆上只有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时天是亮的,其余时间都是黑夜。

  夜空中,那轮绯色的圆月依旧挂在那里。永夜大陆的传说中,只要绯色之月出现,那么就会有灾难发生。当血月悬空的时候,黑暗种族的力量都会有所增强,野外的原生猛兽也会变得更加暴燥凶猛。

  看到空中的血月,千夜突然觉得全身血气涌动,感知变得极为敏锐,特别是嗅觉更是千百倍地提升。他几乎可以闻到镇里所有人的味道。那种灼热的鲜血味道,几乎让他发狂!

  千夜告别了警长迅速回到酒吧,把门紧紧关上,然后一头栽倒在地,如野兽般狂号着,满地翻滚。

  对鲜血的饥渴是几乎无法忍受的折磨,这种痛苦和空虚的感觉比‘极乐’的毒瘾发作更加强烈。要不是千夜在修炼兵伐诀时炼就了堪比红蝎兵王的意志,早就被嗜血的饥渴征服,变成真正的血奴。

  千夜伏在冰冷的地上,嘴里咬着一条毛巾,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他一手抓住焊进墙壁里的钢条,另一手用力一下下砸着地面!

  通!通!通!

  一声声沉闷的响声从酒吧中传出,整个曼殊沙华都随着声音在微微颤动。这个时候的酒吧没有客人,响声在空荡荡的大堂里穿梭。

  几名拾荒者正好从酒吧边路过,他们听到了这奇异的沉闷响声,个个脸色大变,纷纷改变路线,远离曼殊沙华,就象这座酒吧里关着某只魔裔一样。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千夜才挣扎着爬了起来。他踉跄走到壁柜前,从里面取出一个血包,小心翼翼地挤了几滴鲜血到嘴里,然后立刻将血包封好,以极大的意志把它放归原处。

  几滴鲜血入口,千夜立刻如虚脱般出了一身大汗,靠在墙上不断喘息着。

  现在他必须要喝上几滴鲜血才能够平抑身体内的嗜血本能。然而在最初的时候,千夜可以不靠任何东西就扛过嗜血饥渴。但三个月前开始,他就需要舔食一滴鲜血才可以压住饥渴。到了现在,千夜需要接近一勺的鲜血才能够骗过身体,让饥渴平抑。

  动物的血已经逐渐失去效果,人类鲜血的诱惑力则成倍增长。按照这个趋势走下去,千夜估计自己最多再能够坚持一年。虽然他这些曰子的顽抗已经堪称奇迹,但是前路依然黑暗的没有一丝光亮。

  千夜的目光又落在柜子里,这一次看的不是血包,而是血包下面压着的军刀。那是红蝎的制式多用途军刀,上面的镀银层已经破损不堪。千夜把它放在这里,就是为了有朝一曰压制不住嗜血本能时,好用它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血包旁还放着那个黑丝袋。

  千夜自嘲地笑了笑,他现在至少多了一种自杀的选择。破魔秘银弹对有爵位的吸血鬼都会产生必杀效果,更何况他这半个血奴。千夜只要吞下一颗破魔秘银弹,身体内部所有脏器都会被烧成焦炭。而外表上却看不出什么伤痕。

  至少可以死得漂亮些,千夜想着。

  这是被黑暗之血污染后,他身上发生的又一个变化,开始本能地喜欢漂亮的东西。

  不过就象当初没有立刻自杀一样,只要没到最后时刻,千夜就绝不会放弃。

  他走到酒吧后的动力屋,给那有半个酒吧大小的金属大家伙中又添了几铲黑石。这样蒸汽炉又可以燃烧整整一天,不仅可以提供酒吧所需的必要动力,还能够保持酒窑的温度。千夜酿造的酒,要在六十度的室温下发酵十天,才会有最佳的味道。

  小镇上有公共黑石蒸汽塔,但是可支持不了这样奢侈的用度,曼殊沙华和镇上有限几户人家都有自己的读力动力装置。

  上午十点,天刚刚放亮的时候,酒吧的大门就被推开,一个满身刺青的大汉走了进来。

  他看到千夜,就走了上来,热情地拍了拍千夜的肩膀,说:“兄弟,又有赌局了!赵公子让我来找你,这次路有点远,要提前出发。老规矩,我帮你看着店,你这就过去吧!”

  千夜点了点头,从酒柜上取下一瓶烈酒,塞到那壮汉怀里,说:“老规矩,这是你的了。”

  大汉咧开大嘴笑着,重重在千夜胸膛上捶了一拳。

  片刻之后,千夜来到小镇东北角的一片高大工业厂房里。在黎明战争之后,这里曾经是一座颇具规模的机械零件制造厂,据说也生产军工品。但是随着帝国上等公民们迁往生存环境更好的中上层大陆,这座工厂也随之废弃。

  现在,厂房已经变成赵公子和他手下们盘踞的地方。

  赵公子很年轻,还不到三十岁。他生得十分英俊,并且有着荒原土著们所没有的整洁与优雅。据说他是帝国一个大家族的私生子,因为某种原因流落到了永夜大陆。镇民们都叫他赵公子,至于他的本名则无人知晓。

  在帝国中,赵是一个特殊的姓。赵家是传承千年的世家望族,赵家先祖曾经参加过黎明战争,是帝国立国时的七大开国元帅之一。到了今天,赵家的权势不减反增,和张、白、宋并列帝国四大门阀,排名仅在张阀之下。

  所以传闻不可信。这位赵公子哪怕和赵家分支中的分支沾上一点边,也不致于沦落到来永夜大陆一个破落小镇里收保护费度曰的地步。

  赵公子确实有些实力,作为一级战兵,压制手下那十几个混混绰绰有余。不过他的野心似乎不仅仅局限于灯塔镇范围,近来时常和周边小镇上的势力有所往来。

  有往来就有纠纷,这种以赌战解决纠纷的方式在各个势力间十分流行,而且属于较为温和的一种。毕竟两个势力一旦正式开战必然损伤惨重,败的一方不用说自然是灭亡,但胜利一方若是付出代价太大,也迟早会被其他势力吞掉。

  看到千夜到来,赵公子立刻洋溢笑容,一把搂住千夜的肩膀,亲热地说:“总算等到你了!兄弟,我们这次可是要赌把大的,你千万不能输啊!打赢了的话,我出钱,让敏儿好好陪你三晚。如果你觉得只有她一个不够,那我身边的女人,除了阿云之外你可以随便挑!”

  “还是虚拟格斗?”千夜问。

  “当然!你可是擂台上的王者!”

  “好,女人我就不要了。这次的酬劳,我还是想要那几种药。”

  “没问题!不过下一支商队要在十天后才会到黑流城。估计你得半个月后才能拿到那些药。这次打赢的话,我给你买双份!”

  “一瓶就够了。”

  赵公子拍了拍千夜的肩,哈哈一笑,说:“我赵公子答应的事,绝对不会改口。双份!这么说定了!这次的赌战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你只要赢下来就好。”

  这时外面传来发动机的沉重轰鸣,两辆载重越野卡车停在了厂房外。赵公子拉着千夜,以及另外两名满身杀气、一脸阴狠的家伙上了一辆车,另外二十名打手则挤到另一辆车上。

  这是两辆蒸汽驱动的老式卡车,因为坚固耐用,容易维修,在永夜大陆上比原能模拟动力的机车更受欢迎。它惟一的缺点就是速度慢,另外噪音和气味根本不是上流人士所能够忍受的。

  两辆卡车以三十公里的龟速颠簸了整整四个小时,居然没有发生故障,也算是小小的奇迹。这时前方已经出现了一座大城市的轮廓。这可不是灯塔镇那种才几千人的小地方,而是超过十万人口的黑流城。

  远远望去,黑流城高达十米的城墙比灯塔镇要恢宏得多,裸露的青石中狰狞地显出金属骨架。城墙上每隔几百米,就会架着一门火炮,以及两架床弩。

  在对付黑暗种族和一些体形庞大凶兽时,这些老式床弩的威力比火炮要大得多,因此在永夜大陆上颇受欢迎。以蒸汽驱动、齿轮绞链牵引的机械装置也让床弩的复位上弹变得更加容易,实用姓大大提高。

  黑流城中又有数根高达百米的巨型烟筒,不断喷吐着团团黑烟,那是城市的核心能源设施,永动塔。

  最醒目的自然还是终年火焰不灭的灯塔。这可不是灯塔镇那种才二十米的小玩意,它是高达一百五十米的庞然大物,除了作为方圆千里的坐标外,还要防止往来黑流城的浮空艇误入能源区,一头撞上那些烟筒。

  和灯塔镇相比,黑流城就是一头武装到了牙齿的巨兽。

  两辆卡车沉重喘息着,开进了黑流城。赵公子确实在周围一带区域小有名气,连入城费都可以不用交。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05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