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 迷糊的礼物

章二 迷糊的礼物

  这只**右足的形状很漂亮,可若是把视线上移,看到修长小腿蓄势待发的强韧线条,就知道这一脚绝对不好挨!

  千夜本能抬手,一把扣住了面前的脚腕。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千夜全身都震动了一下,居然被这一脚踢来的力量撞得离开地面。

  “比血族战士的力量还差点......”千夜一瞬间闪过这个想法。

  这一踢的力量比他预想的要弱,虽然出奇不意,但好象很容易对付的样子。

  千夜全身原力一震,身躯骤然下压如坠千钧,双脚立刻沉稳落地。有了支点,他左手发力往怀中一拽,瞬间迸发的巨大力量将那人强行扯了过来。对方虽然也在反抗挣扎,但显然力量将会被完全压制。

  千夜忽然咦了一声,多年的战斗直觉让他感觉到有把原力枪瞄准了自己,随之而来的是细微的实体弹上膛声。

  他扣紧脚踝的手一抖一拉,顿时彻底破坏掉对手平衡。然后千夜合身扑上,以泰山压顶之势将对手按在身下。于是那把原力手枪脱手飞出,风声擦过千夜的耳边,沿着地板滑出很远,一直到撞上房间另一端的墙壁。

  这下扑击的速度和时机让千夜自己都十分满意。他抓住了原力枪从充能到射击的那一瞬间迟滞,简简单单的一拉一扑就放倒了对手,进入贴身肉搏的阶段。

  千夜伸手一捞,准确地攥住对方双腕,牢牢握在左手中,然后就是短暂的角力,直到压服在那人头顶上方,这才松一口气,撑起上身。

  窗外忽然一道火光闪过,将房间照亮了一瞬。

  一时之间,上面下面的人都呆住了。

  被千夜压制住的是余英男,问题是她似乎刚刚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原本仅仅裹了一条浴巾。至于现在,一场激烈肉搏,那条浴巾早就飞到房间另一个角落去了。

  千夜向下一望,余英男从头至脚,都是一览无余。

  经年累月的不懈锻炼,让她的身体如母豹般紧致结实,充满了爆发的力量感,丰盈却不至过于粗壮。另外,她的胸部确实足以自傲。房间里还有一丝奇特的味道,刚才还不明显,现在却散发出软糯的微香,与谷酒青草般的气息完全不同,那是米酒的香气。显然这位女猎人之前在自得其乐。

  千夜陡然一惊,额头立刻冒汗,那种朦朦胧胧的醉酒感觉刹那间消失,清醒过来。

  而余英男愣了一愣之后,绷紧的身体却放松下来,叫道:“千夜?”

  “是我!”千夜立刻下意识地松开左手,让余英男双手恢复自由,却随即呆在那里,似乎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余英男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千夜的脸我下去!还想看到什么时候!”

  千夜腾地弹起,瞬间移到沙发上,规规矩矩地坐好。

  余英男却是大方得多,她若无其事地一挺柔韧的腰站起身来,然后弯腰去捡被挤到地上去的衣服,当着千夜的面穿上内裤,套上长裤,拉上紧身胸衣,最后披上战术夹克。

  然后余英男拉过一张椅子,坐到表情仍然显得有点呆呆的千夜面前,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说吧!怎么回事?”

  “这个.....这样的......”

  一分钟后,余英男面色古怪地看着千夜,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说你刚才喝多了?”

  “是的。”千夜老老实实地回答。

  “就一坛子谷酒?”

  “两杯。其余全是二爷喝的。”千夜非常老实。

  “那东西不淡得跟水似的?”

  “其实还是有点劲儿的。”千夜想了想,认真地说。

  “然后你就喝多了?”

  “是的。”

  看着千夜那一板一眼回答问题的脸,余英男实在哭笑不得。

  她站了起来,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混乱的心情。上次两人拼酒,喝下十几瓶烈酒都没醉倒的千夜,才两杯米酒就醉了?这是酒后乱性,还是借酒壮胆?

  面对千夜拙劣到让人不忍戳穿的借口,她唯有恶狠狠地吐出一个脏字:“干!”

  千夜站了起来么......我走了?”

  余英男叫住他:“等一下!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就过来了。”

  余英男的动作好象僵了一下,然后一口烟吸得过猛,剧烈咳嗽起来。连咳了好几下,她才向千夜用力挥手:“行了!没事就回去吧!”

  夜很温驯。

  “等一下!”余英男又叫住了他。

  千夜回头,如黑曜石般的眼睛在幽暗的房间里,仿佛流光溢彩。余英男张了张嘴,却一下子忘记叫住他是为了什么。也许本来就没有什么事。

  这次轮到余英男抓了抓头,她忽然冲进储物间,只听里面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好象还有哗啦货架倒塌的声音。然后余英男就又冲了出来,手里多了一个大口袋,里面装得满满的,全是各种战地口粮,长效罐头之类的。

  余英男硬把口袋塞到千夜手里回去,慢慢吃!”

  千夜抱着那个足有几十公斤的大口袋就出了门,心中一片空白。

  身后传来余英男的叫声:“等有新任务了,我会来找你的!”

  千夜点了点头,一路远去。

  余英男砰地摔上房门,然后靠在门背上,开始剧烈喘息,就象刚刚打了一场大仗一样。等稍稍平静下来,余英男苦恼地开始自语:“我今天怎么话这么多?”

  “下次少说几句?”

  “会不会变得很奇怪?”

  “还是和以前一样吧......”

  “以前是什么样子的?糟糕,难道酒喝太多了。”

  就这样,房间里回荡着她的自语,在一个循环之后,又回到了最初的话题,重新开始。

  千夜回到小旅馆的房间里,他刚刚换了新的住所。等关上房门,隔离了走廊中的喧嚣后,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感觉有些虚脱。

  他就象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被大人当场抓了个正着。余英男虽然只和他出过一次任务,但是那种凌厉霸道的指挥风格却和千夜过去的直系长官十分相似,不知不觉激发了他多年养成的服从命令的习惯。

  惟一的区别就是她的指挥水平实在是不怎么样,大抵停留在“给我冲起上”的标准上,比自认最不善于临场指挥的南霸天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千夜打开口袋,看着里面堆积如小山一样的罐头,又是一阵苦笑。看样子余英男把她的存粮至少塞了一半进来。

  千夜还是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塞给自己一堆罐头而不是其它的什么,比如说空白的原力弹,一把不错的军刀,等等,都会是很好的礼物。为什么偏偏是一堆罐头?

  或许是巧合,千夜恰好非常需要大量的食物。他现在力量一天比一天强大,食量也一天比一天增长。那晚过后,千夜发觉吸血,特别是吸取强大血族的血液,会给自己补充能量,并且会促进血气的生长壮大。如果不吸血,那么他就要大量进食,才能够满足自己身体的需要。

  可是吃再多的东西,也无法促进血气壮大。到目前为止唯一的途径似乎就是体内自发形成的,以原力潮汐来喂养血气的办法。

  千夜拔出军刀,将罐头一个个撬开,吃掉。随着大量食物下肚,他身上和血族激战所留下的伤也继续开始加快着愈合的进度。

  而这个时候,在房间里兜兜转转了很久的余英男突然冲进储物室,一把拉开房门,看着里面空了一半还倾倒了一个的货架,顿时呆住了。

  “天哪!我居然给了他一堆罐头!这算什么......”余英男一声呻吟,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接下来千夜就不曾再出门探听消息,既然折翼天使和远征军那边毫无动静,可能意味着魏破天最终没有确认他的身份,也或许因为其他什么理由不再追查。这对现在的千夜来说是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哪怕齐岳的事件已经被追踪到了这里,但是若非万不得已,千夜还不想离开暗血城,他觉得这个城市很适合定居,能找到所需要的大部分交易物资,从不关闭的城门,以及掩盖他黑血气息的人群。另外,猎人之家里专供高星级猎人的那些上等货,也有足够多的吸引力。

  千夜这次在旅馆里连续呆了一天一夜没有出门,静待身上伤势痊愈。此刻他血族体质的进阶已经完成,身体内部的细微改造也告一段落。千夜做了点简单的力量练习加以评估,估计就是和余仁彦这样的六级战兵正面对抗,在力量上大约也只是处于下风而已,再不是那晚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情况。

  是时候解决天蛇了。

  千夜对这位天蛇帮的帮主没有丝毫信任感。余英男曾说天蛇过去办事还是很讲规矩,但事实上一把流金玫瑰的价值就能让他放弃原则,这样的人,只会被利益所动,受权势驱使。

  况且天蛇要求和解,却没有提出条件,千夜本能地感到对方不具丝毫诚意。因为至少有一个条件是他能够马上拿出来的,那就是免去余英男的债务。

  不过就算天蛇真有诚意和解,千夜也不会接受。

  千夜整理好装备,将鹰击拆成三段装入背包,然后把自己灌注的一颗原力弹卡进屠夫的弹仓。二爷的话提醒了他,鹰击并不适合城市。但他也不放心把鹰击留在房间里。这种小旅馆的安全性,和四面漏风的废物差不了太多。

  时间差不多了,千夜准备在晚上去天蛇帮的总部看看。他觉得,和天蛇谈判的最好方式,还是用屠夫指着他的头的时候。

  暗血城的夜晚又变得热闹起来。街道昏黄的路灯下,时时可以看到倚着灯柱招揽生意的女人。她们浓妆艳抹,在昏暗光线下居然能够显露出一些魅力。当然,如果到了白天,并且下了妆,那她们立刻就会变成另一种生物。

  千夜走在街道上,就象一个普通的底层人物。道路两旁的女人们不时向他抛来媚眼,发出热情洋溢的召唤。时时会有男人看到中意的女人,于是交颈拥抱着去寻找那种非常便宜的小旅馆,一夜恩爱。

  千夜忽然发现,暗血城比灯塔小镇更加气派的直接体现,就是这里的**男女会去开个房间,而且灯塔小镇则多半选择在草丛里解决。

  这真是个奇妙的想法,千夜自己都不知道它是怎么冒出来的。

  然后千夜离开了这条热闹的**之路,转入旁边一条黑暗、肮脏且幽静的小巷里,他更适应这种环境。

  不过,除了千夜之外,显然也有人很适应这个环境。

  在十多步开外巷道拐角处,一堵墙壁上突然啪嗒掉下团阴影,再仔细看去,有一个长手长脚的人慢慢走出来,拦住了千夜的前路。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14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