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二 条件

章十二 条件

  余英男步入紫藤花门,鼻端嗅到一缕萦绕暗香。冰火中文 <a href=" target="_blank">门里门外恍若两个世界,花园里温暖湿润,连天色都明亮了许多,简直就象身处光季。

  水边,几个对襟褶裙、缓鬓倾髻的少女正在追逐打闹着,相互之间每每会有或暧昧或露骨的动作。一对眉眼相同的少女甚至拥抱在一起,旁若无人地忘情亲吻。

  余英男慢慢走上没有栏杆的长桥。荷叶田田几乎要漫上脚面,满池竟然都是罕见的千瓣莲,以黄、粉两色为主,开得正盛,重重花瓣层层外展,如世家贵女的团团裙裾。

  如此违反常理的盛景秘密在水下,横生的藕节和花茎之间是密如织网的细铜管,管内流动着热水,少量气孔中则不断向外冒着蒸汽,把偌大池子的温度维持在光季。而花园四角布着一圈黑晶灯带,把没有烟气的光和热投满整个花园。

  这就是世家极尽奢华的设计。

  长桥尽头是最大的一座水榭,放着一张长椅,上面半躺了一个人,一身帝国军服,看她的军衔,竟赫然是中校!

  听到脚步声,躺椅上的军人懒洋洋地回头,露出一张精致面容,说:“余英男,当我听说你要来找我的时候,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没想到,你会有主动到我这里来的一天。”

  余英男冷冷地说:“殷琪琪,假如有一点可能,我都不想再看到你!”

  “还是叫我琪琪吧,我喜欢这个称呼。”女中校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她很高,比余英男还要高一点,留着短发,发梢处染成了亮眼的金色。她有着浓而挺的眉和厚厚的嘴唇,在一脸的傲慢之下,还有着无法忽视的性感和美丽。

  琪琪很年轻,如果脱去军装的话,那就是一个十足的贵族大小姐。不过穿上一身军装,除了衬托她出众的身材和一双惊人的长腿,还给她增添了一些异样的危险魅力。

  琪琪走到余英男面前,凝视她的眼睛,笑着说:“我相信你的话!所以,如果你看我不顺眼,随时可以离开,我就当你没有出现过。至于那个任务,反正我也不是那么着急的。但是,如果你想要认真和我谈点什么事情的话,那就要对我的一些习惯稍稍的......容忍!”

  说着,琪琪就伸手,缓缓勾起了余英男的下巴,并且把它挑得越来越高。她始终盯着余英男的眼睛,轻轻舔了下自己的嘴唇。

  余英男没有动,但是冷冷地说:“已经快到我容忍的极限了。”

  琪琪放下了手,转到余英男的身侧,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语调中满是笑意,“快到了,那就是还没有到,不是吗?我很好奇,你的极限究竟是在那里?我听说,每个人真正的底线,都比他们以为的要低很多!”

  啪的一声,琪琪重重一巴掌拍在余英男的屁股上!

  “你找死!!”余英男双眼冒火,一把扼住了琪琪的脖子!

  琪琪一点都没有抵抗的意思,甚至不曾动用原力,就那样任由余英男五指收紧,她的脸立刻就漫上了一片紫色。

  余英男大吃一惊,没有激发原力的琪琪就和普通人无异,她再加把力,就有可能捏碎她脆弱的颈骨。说到底,被拍下屁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两人之间的陈年宿怨,才导致了她点火就着的状态。

  余英男只得愤愤放手。

  琪琪从腰间拔出军刀,侧过刀面当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脖子,雪白的肌肤上多了几道鲜明的指印。

  “下手够重,看来你真的恨我。”琪琪说着,一边用军刀轻拍余英男的脸蛋。

  然后,琪琪的手顺着她的脖子下滑,落到胸口,轻轻解开了第一个钮扣。

  余英男一把攥住她的手腕!

  琪琪含笑说:“想想任务,想想你的家族,再想想......那件事?”

  余英男脸色转为苍白,身体微不可觉地颤抖,说:“你不要逼我。”

  琪琪的手坚定下移,又解开了第二颗钮扣,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我可没有逼你。从头到底,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选择,一个可以把那件事情妥善解决的选择。你如果不愿意,那我当然也没有办法,不是吗?只不过那件事可大可小,就看是落到了谁的手上。恰好我知道,现在主管那件事的孙大人对你们余家恨之入骨。所以不管拖上多久,那件事都不会被销案。”

  余英男抓着琪琪的手越来越无力,眼看着她移到了第三颗钮扣上,并坚定有力地解开。这颗扣子一开,深深的乳沟就露了出来。琪琪探出长长的手指,慢慢向沟壑中间插入。

  余英男忽然说:“你应该知道那件事的起因是什么。”

  “但是袭杀长官永远是大罪,无论任何原因。只要那几样关键证据还在,你哥哥就永远不敢回上层大陆,你的家族也摆脱不了阴影。”

  “他说过,他喜欢这里。只有在这里才能真正放手去做一些事情,不违本性。”

  琪琪哈哈大笑,一把扯下了余英男的胸衣,说:“这种鬼话你也相信?”

  余英男双手抱胸,说什么也不肯让琪琪再进一步。琪琪也不强迫,又把自己扔回躺椅,在另一座水榭中嬉戏的少女们立刻奔过来,送上茶点水果,她们看向余英男的眼光中自然充满了嫉妒和痛恨,尤其是看着她胸的时候。

  琪琪竖起一根手指,说:“一,把我的那件任务给完成掉。否则的话,二爷就不用在暗血城混了,任何大一点的城市都没他的容身之地。楚雄那家伙我也会把他踢到炮灰营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用我的名号干了什么!”

  余英男怒道:“你有种就冲着我来!欺负别人算什么本事?”

  琪琪的目光倏然冷下来,抬起眼睛扫了她一下,说:“余英男,你太把自己当个东西了!就凭你,还换不来那么多。”

  她又伸出两根手指:“第二,你哥哥那件事我帮你摆平,他从此就可以重归主力军团的序列。你那个小小的家族也不用再受压制,三年红线也可以取消。作为交换,今后你就是我的了。平时你尽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但是我想要你的时候,你必须随叫随到!”

  琪琪往嘴里抛了个水果,说:“这就是全部条件。你同意就接受,不同意随时可以走,保证通行无阻。就你,还没让我想要到一定得用强的地步。”

  余英男怔了很久,然后低声说:“我......答应你。但是交换条件要等一切都办成再说。我们先说那件任务吧。”

  琪琪的脸色顿时阴转晴,她甩开半个梨子,一下就站了起来,笑吟吟地说:“这就对了!你们这些小小的士族,总觉得自己和平民不一样。现在你终于明白了吧,在真正的世家眼中,你们这些士族还不是一样可以随意拿捏?只不过需要稍稍费点手脚而已。不过这样才有趣啊,不是吗?哈哈哈哈!”

  余英男沉默着。她很了解琪琪,这个女人一向如此跋扈张狂。

  饮马殷家虽然比上不四大门阀,但在世家中也是位列上三品的。琪琪颇得殷家长老辈的喜爱,所以素来行事百无禁忌,最喜欢以势压人。用她的话来讲就是,既然我比你出身贵重,那欺负你又怎么了。

  “说到那件任务,你居然肯亲自来找我,说明有了相当自信的人选。你很了解我,知道我的口味,那么,那个人在哪里,先让我见见?”琪琪饶有兴味地说。

  余英男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那是一张简笔的画像,虽然着墨不多,但是十分传神,寥寥几笔就把千夜的形象勾勒出来,形神兼备。

  琪琪立刻吹了记口哨,接过来细看,赞道:“不错不错!就是要这样的人!哈哈,和他一比,我手下那些家伙简直就是一堆渣!战力如何,潜力怎么样?”

  “他现在是三级,战斗方面很有天份。”

  “三级,低了点。不过没关系,反正我有的是钱,就是用药堆,也能把他堆上五级!五级就多少看得过去了,带出去也不算太丢人。好,就这么定了,你去把他给我带过来,先让我看一眼。没太大问题的话,就是他了!”

  “等一等。”余英男把千夜的画像从琪琪手中抽了回来,说:“但是我有几个条件,你如果不能做到,那他是绝对不会来接这个任务的。”

  “说吧,要钱还是资源,或者别的什么?”琪琪满不在乎地说。

  “第一,你不能强迫他做事,特别是那方面的事。第二,在他以后遇到危险的时候,你要尽全力保护他一次,不管因为什么,哪怕是四大门阀要对付他,你也要替他挡一次!”

  琪琪沉吟了一下,说:“居然没有为你自己提要求,这有些不对劲啊!你不会是喜欢上这个人了吧?”

  “那不关你的事!”

  琪琪露出了然的笑容,说:“两个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不过第二个条件得在我的任务完成后。至于第一件......我可以不强迫,但是不保证不诱惑。”

  琪琪凑到余英男的耳边,突然伸出舌尖舔了舔她的耳垂,说:“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弄上床的。”

  余英男一个战栗,侧移出去两步。

  琪琪一阵张扬大笑,对余英男说:“怎么样?心爱的男人很快就要上我的床了,是不是很想杀了我?”

  余英男一字一句地说:“你应该知道,多年前我就恨不得杀了你。”

  “想就来做啊!为什么不呢?”琪琪毫不留情地讥讽道,“是怕杀了我之后,你那个小小的家族必然难保吧?哼,你们这些士族出身的家伙,一方面把自己看得比天还高,一方面做事却又缩手缩脚,怕这怕那的,连寒门平民都不如!说到底,你也好,那个顾立羽也罢,还不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要你们这种人有个鸟用?”

  余英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殷家的院落,也不知道是怎么坐上浮空艇的。

  离开时,她心里一片空白,但又出奇平静。在决定了放下之后,似乎那种痛没有想像中剜心剔骨,她现在只是对一切东西都失去了兴趣而已。但或许,琪琪这里会是千夜理想的栖身地,至少他可以多赚点钱。

  在暗血城余英男的小屋里,千夜已经吸收完最后一支针剂的药力,正全力运转兵伐诀,冲击第四处原力节点。现在他体内血气又恢复成七道,这些血气化为薄薄血膜,将他的内脏全部包裹起来,抵抗着原力潮汐的冲击反震。

  转眼间就过了三十轮,千夜感觉犹然行有余力。他不敢懈怠,反复引动原力潮汐冲击着左手的节点屏障。

  三十三轮已经过去,屏障开始摇摇欲坠,千夜毫不停留地继续引动新的原力潮汐!

  当第三十四轮原力潮汐达到最顶峰时,节点屏障终于轰然破碎!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14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