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七 决斗

章二十七 决斗

  季元嘉和千夜一起转头望去,看到几个年轻人正顺着楼梯走上来。

  最前面的是一个蓝衣青年,那身宝蓝色武士服华丽得有些夸张,方才就是他出声嘲讽。而在后面陆续出现的人中,千夜还看到了那个被自己一拳砸昏的年轻人。

  这群年轻人有男有女,群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个清冷高傲的少女。她穿一件浅紫深衣,下摆十分别致,形如三角,层层叠叠,恍若倒置的重瓣百合。她的面孔非常美丽,只是眉梢眼角到处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季元嘉皱了皱眉,压低声音,迅速对千夜说:“小心点,中间那个女人叫叶慕蓝,是宋家七公子宋子宁的未婚妻。”

  千夜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宋子宁?哪个宋家?”

  季元嘉的注意力都在来人身上,没有发现千夜神情不对,只道:“当然是四大门阀之一的宋家!”

  这时那些贵族年轻男女已经走到桌前,看似随意地停下来,所据方位却隐隐将两人的所有去路堵死。千夜很不喜欢被这么多人踩在安全距离上,明显地皱了皱眉。

  蓝衣青年瞥了眼桌上的菜肴,露出一个满是讥讽的笑,“哟!我说怎么一个寒门一个平民也能跑到这里来吃饭呢!原来只点最便宜的东西啊!慕海兄,你一罐茶叶的价钱也不止这么点吧?”

  叶慕海就是晚宴上被千夜一拳砸昏过去的年轻人,此刻瞪着千夜的目光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听到蓝衣青年的话,他当即哼了一声,说:“就算是最便宜的菜,这一桌也比季中校一个月的薪水都多了吧?如此看来,要么是季中校贪得有点多,要不然就是千上尉领到的赏金够丰厚,最近琪琪小姐肯定被伺候得很舒服吧!”

  千夜脸色顿时沉下来。

  而季元嘉已经腾地站起,冷喝道:“你这是诽谤帝国现役军官,拿出证据来,不然的话就跟我走一趟,去军部督导队说说清楚!”他顿了一顿,脸色更加森冷,“另外,谁再敢诋毁琪琪小姐,你们自己掂量后果,我会一字不漏地把你们的话转达小姐。”

  一众年轻人稍稍静了静,他们不觉得诽谤一个出身寒门的帝**官有什么大不了,但是正面对上殷琪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群人都是士族出身,别说他们,就是他们所在的家族,正常情况下也没有得罪琪琪的勇气。琪琪能走到饮马殷氏继承人大考的最后一步,所掌控的资源和权柄就已经远超任何一个士族家族。

  就在这时,叶慕蓝冷冷地开口,“殷琪琪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尽管去告诉她!至于今天的事,不过一句闲话罢了,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你动他们就相当于动了我!”

  季元嘉顿时一窒。

  叶慕蓝还未成年时就有天才少女的美誉,但是出身寒门,还能在三十岁前晋升帝国主力军团中校的季元嘉不见得比她差多少。然而让人望而却步的是她另一个身份。得罪一个士族少女没有什么,得罪宋阀七公子的未婚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万一被宋阀视为冒犯,季元嘉别说是中校,就是少将也承受不起。

  看到季元嘉的表情,叶慕蓝冷哼一声,不屑地说:“离开了殷家的权势,你们就什么都不是!”

  这群年轻男女顿时活跃起来,发出不屑的哄笑。

  蓝衣青年晃到千夜这边,一掌拍在了桌上,把他面前的酒杯碾成一堆粉末,然后盯着千夜冷笑道:“就这点能耐,也敢和顾大哥争!早晚我要打断你的狗腿,再划花这张小白脸!让你知道一介贱民就应该守着本分,别去肖想那些注定不属于你的东西!”

  千夜这时的表情反而放松下来,看不出喜怒,他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蓝衣青年,确定他也是五级。单以年纪来看,这群年轻人确实算得上是不错了,士族并不像门阀世家那样拥有海量资源,能得到族中全力培养的无一不是天才人物。

  千夜尚有余暇看了看叶慕蓝,这个如冰山般清丽冷傲的少女和琪琪年龄差不多,居然第七个节点隐隐生辉,那是近期就要突破的迹象,确实算得上天资横溢了。

  看到千夜安坐不动,甚至把目光转开,蓝衣青年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毫不客气地喝道:“看什么看?想找死吗,贱民!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最多赔点钱让你滚蛋。琪琪哪会真为你出头?一个玩物而已!”

  季元嘉跨出一步,挡在了蓝衣青年和千夜之间。他已经感到今天这场偶遇绝不简单,这群人显然是冲着千夜来的,以千夜那晚在宴会上轻易接受挑战的火爆脾气,对方如此一而再地挑衅,分明是想开启战端。

  蓝衣青年怪笑道:“季中校,这是想教训我不敬长官?”

  季元嘉脸色阴沉至极,只吐出两个字,“不错。”

  对面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冷哼,叶慕蓝一双美眸如雪如霜,气机牢牢锁定了季元嘉。

  而她身后转出一个红衣年轻人,嬉笑着走到季元嘉身前,伸手摸了摸他的肩章,夸张地叫道:“中校啊,我好怕,真的好怕啊!哈哈哈,不过长官,军中不能动私刑,还是拿手令来吧!只可惜,审核发放逮捕手令的似乎就是我父亲。你说,他会不会签发一张逮捕自己儿子的手令呢?”

  其他年轻人都笑了起来,七嘴八舌地起哄。

  帝**中上下等级森严,对长官不敬是相当严重的罪名。但是这些年轻人的军职都挂在远征军团名下,与季元嘉所在的第十七军团属于不同序列。没有直接管辖关系的季元嘉想动他们,只有弹劾一途,但在西昌城这种远征军势力占优的地盘上,一点点口舌之争必然会被冗长的调查程序忽略过去。

  蓝衣青年索性双手抱胸,用眼角斜睨千夜,嗤笑道:“好吧,我收回前言,或许季中校只是收了点保护费。”

  季元嘉脸色铁青,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全身原力缓缓涌动。

  就在这时,千夜伸手在季元嘉肩上拍了拍,淡淡地说:“别这样,以你的身份,和一群废物动手太抬举他们了。”

  季元嘉一怔。他不是不知道一旦动手的后果有多严重,可是实在忍不了这口鸟气。

  千夜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但我就不一样了!既然这些高贵的士族少爷们等级高于我,身份也高过我,想必不会拒绝一位贱民的挑战吧?”他的目光掠过满脸得色的蓝衣青年,落到人群中,“那位叶慕海先生,你脸上的伤这么快就好了?”

  叶慕海顿时脸色阵青阵白,完全说不出话来,而那个被忽略的蓝衣青年神色愕然中透出阴狠。

  叶慕海当日被千夜一拳砸晕,一直推说是没有防备,但他心里非常清楚,就算再打一场,自己也绝不是千夜对手。那一拳的力量和速度都远远超出了他的极限!

  现在面对千夜的指名挑衅,他如何敢接口?接了话,那就是要下场应战的。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再输一场,他又怎么丢得起这个人?从今以后,不管过了多久,他都会是贵族圈子里的笑柄。

  叶慕海只能安慰自己,这个场面与计划不符,他不接受也没错。不过他究竟不敢抬头去看叶慕蓝的脸色,现在那个令人生畏的堂妹肯定脸色极不好看,对自己的观感也降到了最低点。

  他们这么一闹,许多在这层用餐的客人都被惊动。能够到‘铜雀台’就餐的都是西昌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叶慕蓝、季元嘉等人对他们来说再面熟不过,于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此时,蓝衣青年站了出来,一反之前的张狂嚣张,故作淡然地说:“我是卢申江,很可惜错过了在宴会上认识你的机会,相必你不会拒绝现在来弥补一下这个遗憾吧。”

  季元嘉听到蓝衣青年自报家门,立刻想起来对方的身份。

  卢申江看上去不比千夜大多少,其实已经年近三十,原力达到五级顶峰,之所以一直没有突破据说和他修习的家传秘技有关,原力与战技必须同步晋阶才能磨合出最大威力,因此他的战力绝非仅有五级。

  卢家虽然是士族,但也传承超过七百年,据说祖上也曾进入过世家之列,只是最近百余年衰落下来。然而卢家的秘传战技却是有资格与世家同列的。

  这真是个挑事的适合人选,如果对方出六级的应战,季元嘉肯定会直接代千夜拒绝掉,他有点忧虑地轻声对千夜说了对方的身份。

  千夜笑笑,说:“知道了。”

  帝国尚武,大人物在就餐之余往往喜欢安排几场格斗助兴,是和歌舞同样受欢迎的节目,因此‘铜雀台’上,与浮空艇升降场相临的一侧,就有现成的格斗场。

  在千夜下场前,季元嘉不放心地低声嘱咐道:“要小心!这些人有备而来,是因为那个人。”

  千夜眼中闪过微不可察的寒光,说:“我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此事幕后明显有顾立羽的影子,所以变得即简单又复杂。

  片刻之后,千夜和卢申江就步入格斗场,相对而立,周围已经站满观众,从中不难看到几个面孔熟悉的西昌城大人物。

  卢申江深深吸了一口气,双臂上浮起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随着他双臂分扬,竟真有些象一只大鹏正在展开双翼!

  围观人群立刻轰然惊动。战将以下就呈现出原力外放异象,不仅说明卢申江的战技已经修炼至登堂入室,战技本身也能跻身九品之列。

  卢申江喝道:“秘传:金翼鸟王拳!”

  他气势越提越高,双臂上金色光芒也越来越亮,竟真有了一点翅翼的雏形。等气势拔到最高,卢申江才一声长啸,猛地向千夜扑去,双手成爪,如两柄利钩狠狠扣向千夜双肩!

  但是他刚刚扑到一半,千夜忽然一声低吼,右足顿地,整个格斗场摇晃了一下!

  千夜身影从原地消失,只在站立处留下一个大坑。而此时卢申江瞳孔中映出一个拳头,正穿过双爪空隙,在他眼前越变越大!迎面而来的汹涌原力噼啪作响,不绝轰鸣于耳!

  卢申江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一时只有一个念头,“这么快!这么重?”

  他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虽然被这石破天惊的一拳震慑,但千锤百炼的身体本能先一步行动,双臂回拢,交叉护住头胸,硬生生接下了千夜一击!

  砰的一声闷响,好象还有极细微的骨裂声。千夜身体后仰,退出一步,而卢申江却惨得多,竟然被一拳轰得滑退十米!

  格斗场边已是一片惊呼。

  卢申江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胸中气血翻涌。他此刻万幸自己本能地选择了防御,否则刚才那次交击,千夜的双肩或许会被洞穿,但他那拳则会直接砸中自己心脏。

  卢申江惊怒之下,这才初步体会到了叶慕海当时的感受。那一拳落下之际,简直犹如整座山峰当头砸来,虽然他战力高过叶慕海至少二成,也觉得根本无从抵挡。

  千夜却不打算给他反省的时间,只略一平息反震之力,便大步踏前。此刻他体内原力涌动,一轮轮潮汐拍岸而起,一浪更比一浪高,叠加到第九层时,千夜已奔到近战位,一记鞭腿向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卢申江抽去。

  这一腿出到半途,上面就泛起了淡淡的黄色光芒,同时噼噼啪啪原力爆裂声清晰入耳。兵伐决!军中格斗术!竟有如此威势?

  如此一腿,卢申江哪里敢接?他顾不得形象,就地一个翻滚,这才堪堪躲了过去。可是还没等他站稳守势,千夜如影随形般追至,腿如巨斧长刀当头劈落!

  又是一声闷响,卢申江双手高举过头,强行架住了千夜这一腿。可是他的身体却生生矮了一截,原来已被千夜一腿劈入了地面。

  千夜面无表情,左腿收回,右腿又起,挟着汹涌原力,狠狠向卢申江踢去。这一下卢申江身上金色光芒被彻底踢散,整个人向后飞出,还在空中时就狂喷鲜血。

  腾腾腾!千夜宛若巨兽奔行,大步向前,毫不留情地追袭卢申江。

  整个格斗场鸦雀无声。

  兵伐决凌厉刚猛,重峰叠浪,越到后来威力越是悍不可挡。此刻千夜分明气势已成,宛若万骑齐发,直指中军,卢申江如果再挨上一记,必然凶多吉少。

  前方突然闪过一道浅紫身影,一掌向千夜斩下!

  是叶慕蓝!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15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