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七 天玄春狩

章四十七 天玄春狩

  春猎是帝国贵族阶层的传统社交活动,以示大秦以武立国,不忘国本。由于主办者、参加者和狩猎地点的不同,分为许多门类。

  琪琪即将去参加的天玄春狩等级最低,只针对七级以下的年轻贵族子弟,包括他们一同下场的随从也不能超过七级。

  专为七级以下设立的春猎还有帝苑和北海两大狩猎活动。其中北海与天玄平级,而帝苑则是由皇家主办,规格最高,四大门阀核心继承人将全部到场,各大世家亦会派出嫡系子弟参加,至于士族,除了个别惊才绝艳的年轻人会受到单独邀请外,全都没有参加的资格。

  天玄春狩的门槛就没有那么高了,这次参加者名单排在最前面的是两家门阀,燕云赵氏和高陵宋氏,上中下品世家十七、八个,士族近百。

  千夜盯着宋子宁的名字看了一会儿,突然感到一阵心烦意乱。他知道血气进阶的后遗症又来了,普通血气九道合一后强壮许多,金紫色血气都无法吞噬,于是间歇性地焦燥不安,居然有些影响到了千夜的心情。

  他轻轻出了口气,放下资料,走入隔壁静室开始修炼兵伐诀。更多的原力不光可以喂养普通血气,还能隐隐克制住体内血气燥动,让沸血状态变得更加可控。

  两天后,一艘可以在大陆间往来的“飞鸿”级浮空艇从西昌城外升空,慢慢把永夜大陆甩在身后,驶入茫茫虚空。浮空艇形如海舟楼船,高达七层的主楼以青碧为主色,饰以祥瑞异兽,充满了古意韵味。

  此时,楼船顶层气氛紧张,千夜临窗而立,貌似在看窗外,但是脸色阴沉,满脸怒意。他面前站着两个战战兢兢的轻衫垂裙少女,一人捧着一个托盘。

  坐在另一头长榻上的琪琪却是笑颜如花,她穿着一身帝国贵女的传统服饰,广袖帛带,深黑底色缀水蓝华饰,如果她的坐姿能够端庄一点的话,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世家小姐。但她却毫无仪态地斜靠在一侧扶手上,右手托着下巴,上下打量千夜。

  “你答应过保护我的!”

  “我没答应穿这种东西。”千夜嫌恶地瞥了眼少女手上的托盘,那是一整套和琪琪身上相同的衣服和饰物,也就是女装!

  琪琪笑吟吟地说:“你看,我特意选这种古服,男装和女装的差别,就是左开襟和右开襟嘛!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而且只要第一天就好,等我们安顿下来,就不用见外人了!”

  原来根据春狩规则,琪琪所带随从和护卫虽然人数众多,但进入猎场后只能九人组队,多出来的人或为后勤或独立狩猎。

  春狩为期一个月,其中十五天要深入猎场,琪琪是世家嫡女,当然不能就这么和一群大男人混在一起,从礼仪上来说,至少要带一个女伴,同吃同住。而琪琪报上去的名单里,那个女伴就是千夜。

  千夜对这种莫名其妙的礼仪深表怀疑。

  琪琪努力游说着,“你看,兰姨八级,不能参加狩猎。这群小妞们都只有两、三级,进猎场核心范围就是送死。你答应保护我的!”

  千夜这几天吸食血气过多的影响还没完全消失,格外烦躁和没耐心,此时已经不想和琪琪多辩,转身就要往门口走。

  琪琪跳起来,拉住他,“我又不能和其他人一个帐篷!而你要和我睡在一起的话,不说别的,光是我家老爷子就会劈了你。”

  千夜反驳道:“我换了女装,又不是真的变成女人。我们睡一个帐篷,你家老爷子难道就不知道了?”

  “他当然知道。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你刚才还说他要劈了我。”

  琪琪道:“他在乎的只是殷家门风。只要资料上和出现在大家面前都是女的,那他也就当不知道了。”

  千夜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他也看到了那份见鬼的资料。千晓夜!琪琪难道以为在名字中间加个晓字就会变得象女人?

  就这样,在千夜熊熊怒火中,浮空艇渡过虚空星路,飞抵秦陆中部重镇晋中,徐徐降落。

  天玄春狩由封疆在此的卫国公组织举办,猎场就是晋中以西的天玄山脉。这里的山区据说地脉有异,贮藏着大量珍稀矿脉,原力十分紊乱。因此不光有种种凶兽出没,也可能会遇到奇珍异草出土,而且按照春猎惯例,为了增加难度,卫国公还会往猎场中投放一些黑暗种族的战士。

  帝国春猎,无论是什么等级和规格,都讲究真刀真枪的实战。到七级之上战将之下的西疆春狩,则是直面异族和叛军的小型战役了。

  春狩大营设于卫国公在天玄山麓下的别院里。说是别院,其规模相当于一座小城。虽然每次都有十余世家,上百士族参与,再加上随从卫队合计超过万人,但别院都能从容安置。

  琪琪带着千夜以及一众随从护卫在晋中镇的飞艇基地换乘小型艇,前往此次春狩大营。身为殷家年轻一代的核心人物,琪琪本身就和许多世家望族子弟有来往,当她到达大营的时候,居然已经有十余名贵胄少年专程来到飞艇基地迎接。

  琪琪本就是在人群中最受瞩目的存在,但当千夜在她身后出现的时候,一瞬间收获了无数炽热目光。

  他最终还是穿上了那件和琪琪一模一样的广袖博服,半长的黑发披散下来。他的面孔甚至用不着特别易容,只在眉眼棱角稍稍修饰,使得原本略带凌厉和锋芒的轮廓柔和下来,就自然而然的容颜慑人。

  千夜和琪琪几乎等高,琪琪心情特别好,凤目弯弯格外妩媚,千夜却是冰冷无比,站在那里几乎有一股杀气。这些贵胄少年们看到两位如孪生子般的少女,一时间目醉神迷。

  被人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千夜胸中怒火腾腾燃起,很有种当场爆发的冲动。

  琪琪倒是十分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和一众熟悉不熟悉的贵胄少年谈笑风声,直到登上卫国公别院派来的马车。千夜跟着琪琪上车,把车门重重摔上,隔断了贵族青年们的火辣目光,然后才冷冷地说:“我不喜欢这个身份。”

  琪琪立刻安抚道:“就一开始露个面,晚上欢迎宴会结束后,就没事了!”

  马车一路疾行,进入分配给殷家的院落。这是一座前后数进的大院,不但布设假山池塘花圃,甚至屋后还有一汪小小温泉,环境实是说不出的清幽雅致。外院修有数排平房,足可安置百人的随从护卫。但千夜作为琪琪的‘女伴’没有单独居所,他的住处被安排在主卧室的外进。

  按惯例,春猎的参加者们会在别院休整一天,缓解长途旅行的疲劳。部分随从护卫则于明天一早先行出发,前往天玄山脉深处的前进基地,布置住宿和后勤补给。带队的正主们将等到一切就绪后才出发。

  因此这个晚上,卫国公会大宴宾客,作为春狩开篇。

  入夜时分,别院最大的武安堂灯火通明,侍女穿梭,美酒如泉,佳肴若山,川流不息地送上席面。众多世家望族的年轻英才济济一堂,其中男子大多身着帝**服或武士服,英挺阳刚,风华正茂,贵女们则是广袖帛带束腰,行动间袅娜旖旎,秀色如花。

  即使在如此多的俊男美女中,琪琪和千夜也是众人视线的焦点。两人服饰相同,气质迥异,行走在人群里极为醒目。

  千夜紧紧跟在琪琪身后,目不斜视,一言不发,周围道道或炽热、或嫉妒的目光让他极不自在。由于各家的核心狩猎队有九人限制,所以几乎都会选择六级和七级各有专长的成员,相形之下,千夜只有五级,就变得格外引人注目。

  琪琪大小姐男女通吃的爱好早就名声在外,于是那些窃窃私语中,有的在非议琪琪又找到一个新玩物,还不知轻重地带来猎场。而贵族少年们却对千夜的实力丝毫不感兴趣,他们私下议论的是他那种独有的‘气质’,冰冷中混着浓浓杀气的特殊气质,让他们感到无比的刺激甚至是战栗。

  千夜正郁闷无比地盯着脚尖,听琪琪和几个来自同一行省的熟人从茶会聊到赛马,忽然大门处传来迎宾知客长长的通报声:“宋阀七公子,宋子宁到!”

  喧闹的厅堂为之一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大门处。一群姿容盛丽的少年男女簇拥着一个温雅俊秀的贵族青年走进来。

  那年轻男子一身淡青色的大袖古服,风姿雍容,温润如玉,脸上眼中时时含笑,令人望之如沐春风。

  他全身上下没有丝毫饰物,惟对襟上一排玉扣透出了隐隐奢华。那一颗颗晶润细腻,似有烟气缭绕的天然血玉是上好原力媒介,得一颗都价值万金,这样大小质地差不多的一整套,几乎是有价无市。在四大门阀中,宋阀早年以行商起家,行事最为温和多结善缘,但坐拥财富则居四阀之首。

  千夜只怔了怔,就认出眼前这名宋阀七公子确实是当年黄泉训练营的同窗,但是宋子宁成年后容貌变化不大,气质却是完全判若两人。

  周围人都在悄声议论这位如彗星般崛起的宋阀新秀,宋子宁行事极为低调,一直到宋阀公布继承人候选名单时,才突兀地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就连今天参加春猎的世家望族都很少有关于他的资料。

  宋子宁走入厅堂,众人立刻纷纷围上,招呼寒暄,哪怕几百年前与宋家的一点关系都被一些人拿出来,当成套近乎的由头。

  宋子宁的微笑如春日微风,轻暖醉人,一些贵女望着他开始露出倾慕之意。他边走边一一应答,简洁有礼,不让一人落空。但留心观察会发现,其中隐隐有亲疏之别,世家子弟得到的重视明显要比士族多些,世家排名靠前的,和宋阀关系近的,则更会得到更多的时间和更关注的目光。

  这些细节最是考究一个世家子弟的社交能力,宋子宁不但礼仪周全,没有疏漏,难得的是毫不拖沓,转眼间就将成群的人一一应对过去,充分显示了宋阀核心子弟的底蕴才干,让在场许多年长一辈的人物都暗自点头。

  “我很讨厌这个家伙!”琪琪在千夜耳边轻声说,似乎知道他心存疑问,又说:“因为他身边的女人很讨厌。”

  千夜这才注意到宋子宁身后跟着数名少女,其中赫然有叶慕蓝,但另外几人与宋子宁偶有交谈,神态亲密,关系似乎也不一般。盛装的叶慕蓝,愈发显得气质出众,她紧紧跟在宋子宁身后,神态清冷高傲,对着周围一群士族和小世家子弟,连眼角都不曾扫过去一下。

  宋子宁远远看到了琪琪,当即含笑走来。他大步走到琪琪面前,目光忽然越过她,停在了千夜脸上,那仿佛从来不会变化的温润笑容突然凝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16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