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五 杀人之术

章七十五 杀人之术

  那名世家子弟看到千夜时,以俯视的姿态,冰冷高傲地说:“我叫刘玉磬,记住这个名字,因为我将是刘家中兴之主,也将是击败你的人。”

  千夜耸耸肩,感觉和这种贵胄弟子连场面话都可以省下了。千夜依稀记得这家是范唐刘氏的嫡支,以他家实力进入春猎前十算是很不错了,或许就此给了刘玉磬高涨的信心。

  刘玉磬沉腰坐马,摆出了秘传格斗术的起手势,随即身上原力光芒耀动,头顶出现一道淡淡光柱,直上数米。

  这是秘传战技一线天,在世家中也算小有名气。刘玉磬年纪轻轻就能够把它修炼到这种地步,也难怪傲气十足。

  不过千夜看到如此严谨和一丝不苟的起手势,心中却暗自摇了摇头。看来刘玉磬就是那种天赋不错,大多时间在家族内勤修苦练,从没上过战场的人,他的战斗经验基本上就是来自于虚拟格斗系统,最多打打切磋性质的真人实战。

  在世家望族中,如此培养年轻子弟的不在少数。虽然帝国建国一千两百年间没有一刻停息过战争,但境内尤其是各大行省却是承平已久。以战养战,于血火中淬炼心志只是种理想说法,实际上严酷的战场环境会让许多有天赋但是运气不佳的人提前战死,很多世家大族已经不提倡这种修炼磨砺的方式。

  战将以下,五级是一个分水岭,一般年轻子弟都会修炼到此,具有起码自保能力后,才被送入军中,从低级军官做起。这时他们已经不会被随便当作炮灰牺牲,同时还可以在正规军团中通过一场场战役逐渐积累经验。走这条路同样可以成长,可以上位,最重要的是能够具备军队的指挥经验。虽然前期个人武力会比那些兵伐决出身的战士进展慢些,但是之后秘传武技的优势会越来越明显。

  千夜随意站着,体内黎明原力潮汐已起。他早就决定第一场必须速战速决,为后面的战斗留足力气,今天又是三轮连转,并且世家子弟们全部开始参赛。等级上的差距始终是他的一个短板,而且越到后面,这个缺陷就越会被放大。

  然而看在刘玉磬眼中,千夜随意的站姿和自己的严阵以待形成鲜明对比,他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死死瞪住千夜,显然认为自己战士的尊严已经受到了侮辱。

  号角声响起时,刘玉磬如箭般射向千夜,一线光柱分为两路,沿他双臂延展至拳锋,尖锐凶猛的原力气息如两柄尖刀轰向千夜胸口。

  千夜伫立原地,脚下纹丝不动,甚至却没有任何防守的意思,只是上身突然后缩,右手闪电般探出,食中两指射出原力微芒,径直戳向刘玉磬的双眼!

  竟然第一回合就是两败俱伤之势!然而交换伤势的结果却会是千夜胸腹内伤,而刘玉磬双眼重创!脏腑之伤再重都不致命,双眼一旦受伤,轻则留下后遗症,重则完全失明。

  刘玉磬大吃一惊,不得不收拳回防。千夜微微一笑,一个错身,踏步抢上,攻势立刻如惊涛骇浪,铺天盖地奔腾而去!他每一拳每一脚,都极沉重,招招直扑要害,凶厉无比,完全不留任何后手。

  刘玉磬几次乘隙攻击他要害,千夜却全然不管不顾,就是一路狂攻到底!这种打法说是以伤换伤,实是不死不休了。刘玉磬过去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人,左抵右挡,转眼间就狼狈不堪,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了。

  在观战高台上,一名老人忽然哼了一声,不悦地道:“那个163号,实在是形近无赖!这可是春狩大典,哪能使用这种不入流的打法?玉磬就是太过守礼,才被小人占了便宜!”

  这名老人虽然坐在高台上,但位置靠近边缘,和卫国公的主座有段颇远的距离。他就是范唐刘氏的现任族长,所坐位置也反映出宗族目前在世家中的地位。以刘家的实力地位,想要参加帝苑春狩是没有可能的,所以天玄春狩就是他们崭露头角的最好舞台。

  距离老人不远,一名丰容盛貌、雍雅华贵的夫人浅浅一笑,说:“我倒不那么认为。163号用的才是真正战场制胜之术,铁血烽火之际,照面定生死,谁会来和你慢吞吞的一招一式切蹉?玉磬这孩子原本不错,可惜啊,就是实战经验差了点,遇到稍微厉害些的对手就未免露怯。自己一个人躲在家里练得再好,又有什么用?”

  刘氏族长脸色沉下来,哼了一声,道:“玉磬天资横溢,将来是有大前途的,自然要精心培养。怎可象那些士族寒门般,随随便便跑去险恶之地拿命搏一点虚无缥缈的机会?”

  贵妇轻笑道:“这说得也有道理。玉磬大可以慢慢成长,只不过馨儿小姐恐怕等不了那么久,我听说她可是就要在这一届的青年才俊中挑选夫婿的。”

  刘氏族长这下脸色阴沉得更加厉害,重重哼了一声,不再作声。

  馨儿是卫国公的二孙女,一向颇得长辈们喜爱。卫国公有意在这一届春狩中为她挑选夫婿的消息早已传开,许多世家子弟乃至身份稍高的年轻士族都摩拳擦掌,十分期待。可是这样的世家贵女再怎么不挑剔,也绝不会找一个在第四轮就止步的人嫁。

  格斗场上,刘玉磬的扎实功底终于一点点显现,他居然还没有被击倒,韧力十足。然而在战斗经验丰富的千夜手下,注定没有扳回局势的机会。

  千夜的攻势越来越猛,出拳越来越密集,突然间他大喝一声,连续三记快拳,直接将刘玉磬轰出场外!

  刘玉磬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见千夜收手后退,这才发现自己退出了格斗场的边界线,已然输了。“你!”他急怒交加,指着千夜,却不知能说什么。

  “我赢了。”千夜神色淡然。

  “你这怎么能算赢!”刘玉磬怒道,他相当于被千夜一轮快拳打得步步后退,最后跨出了格斗场的边界线,自然输得极不服气。

  这时巡场的卫国公私军卫士已经走了过来,冷冷地道:“打完立刻退场!”

  刘玉磬再不服气,也只能忍了,恨恨地瞪着千夜,那眼神简直恨不得把他撕碎拆解入腹。

  千夜只是笑笑,转身就走。刚才那三拳,千夜全部击打在刘玉磬采取防势的左臂上,才把他一举推出场界。如果换个下手之处,在千夜已经叠加到二十多轮的兵伐决冲击下,刘玉磬多少得受点轻伤。不过刘玉磬经验实在不够,才没有看出来千夜已经算手下留情了。

  千夜刚走到场边,一抬头又看到赵君弘。

  赵君弘突然说:“你的战技其实不适合打擂台赛。”

  千夜此时多少有点明白了赵二公子的性情,也发现这位傲慢的门阀子弟对研究武技有相当狂热的爱好,于是颇为平和地回答:“实际上,我并没学过秘传武技,军中格斗术和兵伐决都是用来杀人而不是表演的。”

  赵君弘点了点头,一脸若有所思。他以往从不正眼看五级以下的武器,尤其是军队制式枪械几乎和废铁没什么两样,但是千夜的一把鹰击竟然能够打伤他的护卫。

  而兵伐决不提,无法晋升战将的后力不继已是公认,至于军中格斗术在赵君弘眼里和街头混混打架没什么区别。偏偏这些东西在千夜手中用出来,有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这几乎颠覆了赵二公子一直以来的认识。

  第五轮很快来临,赵宋两阀初次登场,剩下的参赛者被分为两个大组。赵君弘和宋子宁会分放在不同组里,以免提前相遇。他们本来还有自行选择对手的权力,不过两人或许不想被非议欺负弱者,只是商量了一下,定下分组,对战次序依然抽签决定。

  千夜看看分组,哑然失笑,赵君弘和他不在一个组别。也就是说,他必须在自己组里登顶才能遇到赵君弘,那也就意味着,至少还要打败宋子宁。

  开战之时,万众瞩目,都盯着赵宋两阀所在的格斗场。赵君弘的表现无比霸气,一脚就将对手踢出场外。宋子宁则中规中矩,和对手来来去去近十分钟小胜收局。

  而千夜终于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南宫婉云。

  南宫婉云有种传统世家贵女的温婉气质,站在千夜面前时,微微一笑,说:“可不可以让着我点?”

  “不可以。”千夜回答。

  南宫婉云莞尔一笑,道:“真是不知道爱惜女孩子。我没有让你输给我,只是一会儿动手,不要打脸,好不好?”

  千夜认真想了想,说:“尽量吧!”

  “那就先谢谢了。”南宫婉云双手一张,指尖缭绕起氤氲雾气,然后向前化掌平推。然而雾气中瞬间有数道无色原力气息飞出,听破空的风声与锐器无异,直刺千夜各处要害。

  千夜低喝一声,身上泛起一层淡淡绯色光芒。他大步前冲,只是稍稍避让眼睛、咽喉等最脆弱的要害,对射向其它部位的看都不看,瞬间冲到南宫婉云面前,当头一拳砸下!

  南宫婉云脸色大变,闪身避开,嘴里还惊叫道:“说好不打脸的!”

  “也应该不偷袭的吧?”千夜说着,一个回旋转身出拳,又是风雷俱响般直击向南宫婉云的中路。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17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