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八 幕后角力

章九十八 幕后角力

  远东重工在每个矿区都有一支三十多人的护卫队,千夜带着种子们来到这个小镇后,魏成又多调了一队人过来。

  那两名护卫队长都是资深的四级战士,三十出头年纪,当他们走进千夜的小楼,看到会客室兼书房的长桌上铺开了一张地图,千夜正在凝神思索。

  两人互望一眼,有种隐约不安的感觉。他们负责矿区防务,对周边情况比千夜熟悉多了,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两天镇外有异动,只不清楚对手从何而来。不过在永夜大陆,战斗是随时随地会由于各种原因发生的,敌人也不仅仅是黑暗种族。

  千夜请他们坐下,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把魏成早晨过来以及派人跟踪后发现的情况说了一遍。

  两名护卫队长随即脸色大变。

  其中一名同样姓魏的队长当场就骂了出来,“该死的,魏成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另一名队长年纪稍长,要冷静些,他在地图上点了点,说:“千公子,如果魏成是出了断河城往西南方向去的话,那边是远征军的第十五师。”

  世家在地方上的代理人多和驻地远征军关系密切,但魏成这次的做法恐怕是他自己在这件事上也不干净。惟一值得庆幸的是,断河城本地的第十师似乎没有卷进来,或许不用担心受到远征军整个师倾巢而出的攻击。而第十五师和第七师想要跨区攻击他们,多少得收敛一点行迹。

  千夜道:“看来从现在开始,这里随时有可能遭到攻击,很猛烈的攻击。”

  两名护卫队长脸色都有点发苦,问:“难道真是远征军?”远东重工当然不是好惹的,他们每支护卫队都是由战兵组成,比起远征军的加强作战单位只强不弱。但在远征军的地盘上,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和一个师的力量相抗衡。

  千夜点了点头,“我这里这么多人,在荒野上无险可守,出去就是死路一条。不过小队人马离开应该还有可能,你们是远东重工的人,只要进了断河城,应该就不会受到明面上的攻击。”

  魏姓队长却摇了摇头,道:“千公子这是哪里的话?如果我们丢下您就这么跑了,事后如何在世子面前交待?这形同背叛家族!”

  他们虽然不知道内情,但身为护卫队长,算是远东重工断河城分支机构的管事级人物,当时魏破天的信使过来传递消息,他们也一并列席旁听,信使已经明确过千夜这次的事情属于家族事务,并强调了他在魏家等同监院执事的权限。

  另一名何姓队长也道:“现在走确实来不及了,而且既然是第十五师在后头搞鬼,第十师那边的态度也很难说得清楚,断河城不见得安全。世子当初定下的到达时间是明天晚上,只能尽力守一守了。”

  魏姓队长对千夜道:“就算是远征军也不能欺到远东魏氏头上来!我们得魏家供养多年,就是为了在这种时刻效死,反正身后事自然有人照顾。请公子放心,我们一定会死战到底!”

  何姓队长没有多说,但也坚决地点了点头。

  千夜心中有些感叹,他本意并没想让这两支护卫队留下来,有魏成的事情在前,他担心还有其他人被远征军渗透,与其留着可能的隐患在身边,不如直接让他们离开。况且千夜本心中也不希望朋友们为了帮助他,受到太大的损失。

  然而今天千夜才真正见识到世家望族的底蕴所在,虽然会有魏成那样的背叛者,但更多如眼前这两名护卫队长一样的战士,肯为家族的荣誉和利益效死。这里还仅仅是魏家外围一个等级很低的分支机构而已,如果推想到整个家族,那该是如何强大的力量。

  三人接下来商议了一下防务,决定立刻加固防线,并且在外围放出斥候和哨兵。好在镇后矿场中有的是重型械具,可以拿来做路障和掩体。由于魏成叛变,远东重工另外几处矿区情况不明,原有通讯渠道可能也不安全,护卫队还选了几个机灵的老手派出去,让他们想办法通过邻近区域的魏家渠道,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上报。

  此时,魏破天刚刚从远征军总部所在的征服堡中走出。

  他满面春风地对左右亲随道:“都说肖令时特别难说话,又格外护短。今日一见,传言也不怎么准嘛!”

  左右一齐道:“这当然是世子您英明神武!”

  魏破天哈哈大笑,然后笑骂道:“你们几个少拍马屁!老子有几斤几两自己心里当然清楚。不过,看来最近一段时间老子办事能力的确有所长进,肖令时这里进展如此顺利,老祖宗那边应该能够交待得过去了。”

  左右自然又是谀词如潮,哄得魏破天心花怒放,喝道:“小子们,都跟老子走!我倒要看看那些远征军都在干什么勾当!这次也顺道带你们开开眼界,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老子当年结识的好兄弟!明天晚上,我们就能到地方了。”

  一行人出了征服堡,前呼后拥地向飞艇基地行去,魏家从上层大陆运来的浮空艇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了。

  魏破天此行专门来拜访肖令时,就是得了家中长辈的话,想在永夜大陆上动远征军的人,非要过肖令时这一关不可。但此行之前,魏世子根本没有想到什么策略和办法,就是做好了大吵一架,实在不行就硬来的准备。

  然而一见之下,魏破天却发现这位将军格外的好说话。肖令时听了魏破天的来意后,当场就表示与黑暗种族的禁忌交易天理难容,他再怎么爱护部下,也不会为这种人撑腰,所以让魏破天尽管调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可以给魏破天提供一切帮助。

  魏破天大感意外之余,自然极为满意,于是心满意足地出了征服堡,就要去找第七师和武正南的麻烦。

  魏破天这次自信满溢,倒也不是完全胡来。就算他不擅长军务,可魏家坐拥一省,在帝**中也有一定影响力,有的是这方面人才。在过去一个月里,魏家早就动用人手,悄悄将武正南查了个七七八八,这才开始着手布置。

  当魏破天动身之前,早就有人把武正南厚厚的一叠罪状交到了他手上。有这些证据在手,魏家世子才能信心十足地驾临永夜大陆,即是帮千夜一个大忙,又可以炫耀一下他的能力,比之宋七那个没用的家伙强得太多。

  在征服堡一扇窗户后面,露出宋子宁的身影,他遥望着一路远去的魏破天,轻轻吐出了一个词:“白痴!”

  宋子宁身边站着一个身着将军制服的中年男人,肩章上两颗金星表明了中将的身份。他身量英伟,气势锐利无匹,简直就象是一把出鞘利剑。

  他也在看着魏破天的背影,听到宋子宁这不客气的评价,只是笑了笑,没有置评。魏家这一代的博望侯世子很有意思,以肖令时的出身和经历,他最看不上世族这种骄狂自大的纨绔子弟,但不知道为什么,魏世子分明看起来草包一个,言行举止却并没有那么令人讨厌。

  肖令时目光转向身边的宋子宁,这位宋阀嫡系初见时风姿过人,温润如玉,此刻情绪外露的表现也很有意思。只不过,一门阀一世家,两名颇为与众不同的核心子弟一起盯上了他手下一名师长,这就让人不太愉快了。

  宋子宁道:“肖将军,不用理会这个白痴,我们继续谈正事吧。”

  肖令时点了点头,回身坐到沙发里。宋子宁也坐到他的对面,取出一份文件,放到案几上,说:“这里是陈氏三家矿场一半的权益,您请先过目。”

  “那我就不客气了。”肖令时拿过契约,仔仔细细地看起来。

  宋子宁安然坐着,耐心等候。按说以肖令时如此高位,已经无须在这种细务上事必躬亲,手下自有相应人才为他打理。然而看到肖令时如此专心致志,宋子宁心头微微一跳,对这位寒门中将的评价再提升了一级。

  即具天纵之资,又能勤奋不辍,关键时刻还放得下身段。这或许就是肖令时能够以一介寒门之身,在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就爬到如此高位的原因吧。

  肖令时将整个合约看过两遍,才放回桌上,满意地道:“七公子事情倒是做得细致,我也放心不少。这份合约没有问题,就这样定了吧。明天会有人拿我的信物前往你的居所签约。”

  宋子宁点头应了,这才是正理。肖令时不会把太多的资产直接放在自己名下。这种东西对于门阀世家出身的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有的是来源和渠道消化掉,但是寒门子弟照样做了,却全是把柄。

  宋子宁微笑道:“肖将军,我刚才已经说过,这只是开始。我们在山阴郡,乃至整个永夜大陆都会有更多的利益可以共享。扳倒武正南后,他手中那几条交易线路就会落到我的手里。到了那时,您会看到这处的收益会比以前更好,与武正南合作的那几位师长,只要不给我捣乱,那么原有收益仍然可以保持,虽然份额必须减少,但是绝对数量上却并不会少。”

  肖令时点头道:“这样最好,否则反对的人太多,我也不太好办。”他想了想道:“既然七公子这次是有备而来,应该也知道淮扬武氏,是否想过他们会不会出来说话?”

  宋子宁目光一闪,肖令时语气平平也并没有故弄玄虚的意思。因为谁都知道,武正南的武,和淮扬武氏的武,并不是一回事,至少在明面上如此。

  淮扬武氏目前与此事惟一扯得上的关系,就在于供货方之一的陈氏矿场当家人陈广宇,转弯抹角地算是淮扬武氏姻亲之一。但是肖令时不会那么好心提醒他们善后手脚要干净,既然提出来了,那定是另有所谋。

  宋子宁笑了笑,道:“不管他们会不会出声,肖将军若有其他想法,都是可以的。”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19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