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四 宋氏古卷总纲

章一一四 宋氏古卷总纲

  宋子宁耸肩,道:“谁知道?那些黑暗种族总是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根本就猜不到他们的大脑是如何运转的。就算是由于近年风调雨顺导致炮灰数量太多,想要死上一批的原因而发动一场大战的,在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千夜依然面对地图沉思着,道:“据说,那次暗血城附近有永夜议员出现是为了什么黑君王宝藏。”

  这种情况其实比一场全面战争还要糟糕。因为战争是有序的,尤其永夜大部分区域资源贫乏,双方如果没有打进对方核心区的大决心,那么战争规模就整体可控,无论是炮灰的消耗,强者的投入,各个区域将会承受的压力,都能事先做出预判。

  而宝藏这种事情,人族或许只当无稽之谈一笑而过,黑暗种族却对那些消失在历史中的大能有几乎狂热的崇拜,说不定会引来什么等级的强者。那些黑暗强者的行为完全无法预测,在他们眼中,平民如蝼蚁,可能秋毫不犯地过境,也可能把所到之处变成无人焦土。

  宋子宁并不是很在意地说:“黑暗强者们的生命都太长久,常常做些无聊透顶的事情。”

  他伸手在黑流城和四水基地区域划了个圈,道:“魏破天那家伙这次可是有大麻烦了。我原本还以为他这么快就把武正南拿下,后面早就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光是整编第七师,没有几个月时间,外加花上十几万金币,根本就无法重建战力。嘿,我看他这次肯定会被家里骂得狗血喷头。”

  千夜看到宋子宁明显幸灾乐祸的表情,苦笑道:“你把武正南的遗骸烧掉,是怕我的血气异常被发现吧?说到底没有我的问题,现在也不会这么麻烦。”

  宋子宁挑眉道:“和你有什么关系?只是魏破天自己白痴。你不用担心远征军总部,我早就和肖令时将军达成协议,远征军上层大佬们的那些反应都是表表姿态而已,他们也要对手下师长们交待的。但魏破天搞不好第七师的防务可就是他的问题了。”

  千夜想到魏破天上午的抱怨,突然感到什么地方不对劲,问:“你没有告诉魏破天远征军总部的真正态度吧?”

  宋子宁理所当然地说:“那是我的人脉,为什么要告诉他,让他多着急一会儿好了,反正魏家近期会有大佬下来为他收拾残局。只要远征军总部始终不提要你出面作证,那就没有问题。”

  宋子宁摆摆手,道:“别再说那个白痴了,一头野猪连皮都不够厚,要他何用。你接下来怎么打算?要不要和我回上层大陆?”

  千夜的耳朵自动过滤了宋子宁的刻薄话语,他在地图上黑流城位置点了点,正容道:“我想在这里建一个雇佣兵团,一方面是为了安置那些种子,另一方面我想要参与和黑暗种族的战争,但一个人的力量总是太过单薄。”

  宋子宁看了千夜一会儿,笑笑道:“人员、装备、后勤,你都是怎么打算的?说来听听吧。”

  千夜认真地把思考了整个上午的想法一一列出来,他之前受到的都是精英单兵训练,除了士兵集训方面,其它都只考虑了一个大致轮廓。

  不过目前千夜手上也算有了一些起步资源,仅那近四百人的种子,就已经够中等兵团的规模,把中下层军官构架好后,再对外招募一些自由佣兵也就差不多了。那些种子现在是用缴获的远征军装备武装的,至少还能用一段时间。

  后勤补给是最困难的一环,虽然千夜名下有了一个小镇和矿区,但那是从第十五师手中接管过来的,成本和产出都不明朗,不能马上计入确定的资金来源中。

  而一般雇佣兵团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两条,一是接受各种任务的酬劳,一是击杀黑暗种族后拿部件去向帝国机构申领赏金。帝国每年都要发下海量的赏金,正是这笔钱,养活了不计其数的猎人、冒险者和佣兵。堆积起赏金那庞大数字的,则是无数黑暗种族的尸骨。

  千夜的想法,是从重建后的第七师接取协防领地任务,按照佣兵团初始规模,足够进驻几个聚居点或者接下一个小镇的防御。

  听到这里,宋子宁微微摇了摇头,随即又笑笑,道:“嗯,这个主意还不错。以你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适合再加入帝**序列中去。在外围建立势力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宋子宁对千夜想通过远东重工采购军备和销售矿产的打算很不以为然,随即把远东重工断河城分支的不可靠数落了一遍。不过宋子宁说完后,给千夜提供了两条交易暗线,一个是他的私产宁远集团,另外还会安排几个高级工匠到黑流城附近,这次他在永夜大陆的产业有很大幅度的膨胀,很是需要设立一个分支机构来管理。

  当两人的商议告一段落,千夜面前那纸方案已经增添了许多细节。

  宋子宁突然想到,“千夜,你还没给她们两个喝过血吧?”

  千夜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宋子宁指的是阿七和阿九,他刚想说什么,宋子宁已经走到门边,把刚才两人开始谈话时就避了出去的那对少女叫进来。

  宋子宁看看千夜的表情,笑道:“她们离开隐泉到现在正好一周,第一次药瘾快发作了。你如果真的不想要,那就只能让她们去死了。”说着,闪电般地在两女手腕上一搭,各自输了一道原力进去。

  阿七和阿九陡然呼吸急促起来。这对双生少女高矮胖瘦、肤色相貌完全相同,姿容秀丽,体态婀娜,偏偏神态里又有一种柔顺到骨子里的驯服,足以教任何人想入非非。

  她们清晰地听到了宋子宁的话,明亮的眼睛在药物和惊惧的双重作用下变得微红,随即迅速蒙上一层水雾,愈加流转如秋波般晃人眼目。

  千夜只能苦笑,划开自己手腕,在宋子宁倒过来的两杯酒里洒了点鲜血。他担心自己的血会污染人,放血时还着意控制了体内的血气。

  等双生少女喝完血酒完全平息药瘾后,也没有什么被污染的迹象,千夜这才松了口气。

  他随即想到一个思考过很久的问题,那就是黑血究竟如何传染的?以他的经历来看,起作用的是血气,而不是所有血液。那是否意味着,如果控制得当,血族并不会轻易地传染人类?

  宋子宁则在一边笑得饶有深意,道:“我该走了,好好享受那两个小美人吧,别浪费了。”

  千夜把宋子宁送出门去,回到房间才发现那对双生女竟然乖乖地爬上了他床。看她们偷偷瞄着他,欲说还羞的表情,显然把宋子宁的话当真了。

  千夜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他和武正南一战的伤势还没恢复,连太过刚烈的兵伐决都无法修炼,实在不能承接这种飞来的艳福。而那对双生女似乎被宋子宁刚才的话吓到了,在她们的观念中,被抛弃的鲛奴惟有死路而已,于是两女好像很想让千夜把她们立刻真正地“收下”。

  千夜花了点功夫才把那对少女打发出去,他拿起放在床头的宋氏古卷,准备继续研究一下。里面修炼黑暗原力的部分,对千夜来说并不是问题,反而解开了他与血气共存以来就有的一些疑问。比如说他发现血气就其本质来说,就是黑暗原力的一种表现形式,也即通常所说的鲜血之力。

  只是古文字的艰涩精深仍然十分干扰他的理解,千夜随手翻着玉册,最后又回到开篇总论的那块玉片。先前被激活的文字已经开始有些模糊,就是这段话让千夜极为困扰,上面的描述已经超过他的所有想象能力。

  天地之初,并无日月星辰,山川陆河,而是一片混沌。其后天地初开,才有了日月星辰,万物生灭。而修炼,就是要回返天地未开时的混沌,如此方是大道之极。

  按惯例,总纲应该是一套功法最凝练的表达,也是修炼的最终方向。

  可是千夜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天地未开这个词语。命运之战前,人族只不过是黑暗种族奴役的种族,黑暗种族当然不会为牲畜专门去记录历史,因此流传下来的都是一些在人族中口口相传的传说。实际上,整个人族的历史,就到命运之战前的三百年为止。

  至于这个上下层级分明的世界是如何形成的,顶层两个太阳和行星带,以及中下层在虚空中漂浮的几十块大陆是否与生命同时出现,这些仿佛都是天然法则,就如此自然而然地存在着,从来没有人去质疑,去研究。

  千夜有些茫然地反复思索总纲上的那句话,又想起秦陆晴朗夜里看到的深远天空。玉片上文字大半淡去,他于是又输入一丝原力。

  突然指尖一烫,千夜蓦然感到整个人被什么撞了一下,在他的意识中,整个世界都晃了晃。

  随即最深浓的黑暗遮蔽了一切,不知名处有细微的声音响起,千夜一时竟分辨不出那是潮汐还是风声。而当一条极细的看不出颜色的光芒穿透了这个世界的时候,千夜突然有了一种明悟,那是晨曦破晓的声音。

  黎明的眼睛在永夜最深黯处徐徐张开,瞬间整个世界旋转起来。一半光,一半暗,互相席卷,又互相包容,界限无比清晰。

  就像进入时同样毫无预兆地,千夜从那个奇异的世界里醒了过来,指尖仍有微热的感觉。他低头看去,宋氏古卷上册总纲所在的那块玉片已经崩解了一大半,剩下的仍在碎裂成点点散发着古玉莹润的光芒,并且正透过他的手指一滴不漏地没入。

  ps:感谢新盟主莫惜华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20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