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 陷阱

章六 陷阱

  镇外靠近沼泽的一侧,是一片大得惊人的坟场。一眼望去,到处是残破的墓碑,更多的是一个个坟包,连墓碑都没有。这片坟场上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座坟墓,少说也有数万了。

  坟场的存在至少已有上百年历史。黑泥镇不知何时有了一个传统,无论谁死在附近,镇上的人都会自发地为他在那里挖个墓穴。镇上的人死了,也会葬在这里。久而久之,就有了这片壮观的埋骨之地。

  眼前此起彼伏的矮丘,冰冷地见证着百年来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人类和环境,和黑暗种族的殊死争斗。

  千夜静静注视着眼前的土地,片刻后穿过坟场,走入黑泥沼泽。

  夜色下的黑泥沼泽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灰雾,就算千夜有夜视能力,视野也不过数十米。越走近沼泽,那股异样的恶臭越是清晰,似乎混杂了几百种令人不适的气息。这种恶臭会让沼泽之外的生物难以忍受,而且敏锐的嗅觉也会很大程度上失灵。

  沼泽边缘没有明显的界限,大部分地方就象普通泥地,上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看似草本的植物。那并非普通的野草,里面还有苔藓和蕨类混合在一起生长。外表繁密平整,下面却不是整片实地,而是隐藏着无数深不见底的泥坑。普通人一但陷入,根本就爬不出来,会被黑沼生生吞没。

  这种泥沼地形当然难不住千夜。他迈步向前,军靴踏着泥泞,走得稳定且快速。如果脚下突然变软,千夜整个人也会瞬间变得轻若无物,黑沼连他的靴面都无法漫到就被踏过。

  千夜受过特殊地形训练,又从胡为那里得知一些从植物种类分辨下面是否深沼的经验,即便如此,以他的眼力也不能每次都避开,有时候要踩上了才知道脚下究竟是否实地,可见黑泥沼泽地形的恶劣。只有五级以上高级战士的应变和实力,才能够对误判容错,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行动自如。

  千夜走了一会儿,忽然停步,拔出腰间的多用途制式军刀,从泥水中挖出一片黑乎乎的藤蔓。他挥刀从藤蔓上切下一截,断口处渗出来的汁液竟然是粘稠猩红,就象浓浓的鲜血。

  这是血藤,黑泥沼泽的一种特产,也是很多药剂的重要成分。它最著名的一种辅助功能就是可以与多种成分兴奋剂兼容,添加后能大幅提升药剂效力,精英军团兴奋剂的配方里基本上都含有血藤成分。

  这就是吸引大批拾荒人和采药人进入黑沼的原动力之一。如千夜手上这么长短的一截血藤,即使在黑流城也能够卖出数枚金币。对拾荒人来说,这是一笔能够改变命运的终极财富。

  血藤之所以得名,并不是因为那殷红如血的汁液,而是由于有太多的人为了采到它而付出生命。

  黑暗中突然响起一阵奇异的嗡嗡声,越来越近,不绝于耳,一些如手指般大小的飞虫不断出现,围绕着千夜飞来飞去。这些飞虫都是被他手上那截血藤散发出的味道吸引过来的。它们形如放大了好几倍的飞蚁,口器格外狰狞,尾部的毒针吞吐不定。

  这种飞虫原本很常见,但是在黑沼环境下,体型却比同类大许多,同时毒素也变得更加致命。血藤只要接触到空气,就会散发出特殊气味,把周围的飞虫吸引过来。

  老练的采药人会在水下就把血藤处理好,用特殊的药囊包裹起来,最大限度控制气味的散发。不那么熟练的拾荒者则用特制的皮装把自己从头到脚全部包裹起来,任由这些飞虫叮咬,等它们的毒针全部用掉后,危险就过去了。

  此刻千夜右手微抬,一缕血气夹杂在原力中送出指尖。飞虫群在空中舞动的轨迹陡然一乱,如同遇到了危险的异兽,即使被血藤的气味诱惑着,却被本能的畏惧警告不敢靠得太近。

  不过危险并不止于这些飞虫。身边一丛蕨类根部有一洼泥水,突然现出道涟漪,混浊的泥水下倏然窜起条淡淡黑影如箭般射来。起时毫无征兆,快逾闪电,距离又近,千夜根本来得及闪避,就感觉到小腿上一痛,然后转为麻木,顷刻间失去了知觉。

  从水下扑来的是一条半米长的蛇状生物,它头上生着一根尖角,锐利无匹,只这么一次扑击,竟然洞穿了千夜军靴隔层里交织的防御金属丝网,直接刺入了小腿。

  角蛇,是与血藤相伴的另一种危险。如果说飞虫意味着致命危险,那么角蛇一旦出现,就等同于死亡本身。角蛇的角是中空的,这是它们的吸血器官。而且角蛇毒质是致命的,目前除了军用的特效蛇毒血清,没有任何特效解药,一旦中毒,就只能靠身体素质和原力硬抗。

  血族体质让千夜对生物毒素有天然抵抗力,角蛇带来的麻木感觉到了膝盖处就不再上行,显见不至于要命,可依然有影响,由此可见毒素的强烈程度。难怪胡力会说,进入黑泥沼泽的人是在拿命碰运气。

  千夜反常地一直没有动。当角蛇开始吸血的时候,腿上的伤口反而开始有了知觉,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不断流出去。而角蛇那深灰色的腹部,正变得越来越鼓。

  千夜估计着角蛇吸血吸得差不多了,就放松了对体内血气的压制,一条普通血气立刻冲出心脏,灵巧地找到正在外流的血液,将一道气息掺杂其中送了出去。

  角蛇猛然从千夜腿上弹开,然后在泥水中不断翻滚,扑腾,挣扎,转眼间,就僵硬地静止在水面上,半沉半浮,再也不动了。

  那道血气对它来说,就是根本无从抵抗的剧毒。

  千夜把血藤收好,又在周围走了一圈,把自己留下的痕迹清理掉大半。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不起眼的边角处清理得并不彻底,仍然能从断续的痕迹中找到些什么。至于那条角蛇,千夜并没有动,就任由它留在那里。

  又绕着现场看了一遍,千夜才感觉满意,然后继续向黑沼深处走去。不过这一次他的脚步沉重了许多,又几次从深沼中脱身,都会留下不少痕迹。

  此刻千夜虽然神色如常,却处于高度警觉的状态,他启动了血脉潜伏,并且着意控制着体内的血气。

  他有种直觉,那就是在黑泥镇里看到的血爵士不但没有离开,甚至还追踪着他进入了黑沼。虽然走了这么久,千夜都没能发觉能够确定被跟踪的迹象,然而那种淡淡的危机感觉却始终没有散去。

  那是千夜体内血气对爵士鲜血之力的感应,即使后来对方收敛了气息,千夜发现不了他的真实方位,但是那种感觉却留了下来,只要不曾彻底消散,血爵士仍在附近徘徊的可能性就还存在。

  千夜被角蛇偷袭后,突然想到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也不知道这番布置对那位高阶血族是否有用处。一名敢于如此深入人类领地,并且在被发现踪迹后还停留不去的血族,显然也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或许不会轻易被暗算。不过千夜没有半点焦躁,黑泥沼泽十分广大,后面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就在千夜走后不久,黑沼中一角的景物突然扭曲,一个黑影仿佛从虚空中凝结出来。他全身都裹在一件深色披风里,双眼的位置在夜色中透出隐约的暗红光芒。他蹲下,看着身前的水面。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水下有一个模糊的脚印。在黑沼似乎平静实则到处都有暗流的环境下,浅脚印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这个脚印留到现在,说明当时踩下的步伐格外沉重。

  血爵士没有往前看,而是向脚印来的方向回望,然后起身,整个身影又变得模糊扭曲,还有点漂浮,仿佛失去重量般向千夜的来处走去。

  片刻之后,他就找到了千夜挖出血藤的地方,也看到了那条依然僵硬地浮在水面的角蛇。在黑沼中,角蛇就是一方霸主,它即使死了,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有任何沼泽生物接近。

  血爵士走向角蛇,然而相距仅有数米时,他突然全身一震,猛然停步!

  他慢慢摘下罩帽,露出满头的银发和清隽威严的面容,深深下勾的嘴角和鹰隼般的眼睛都能够让人感觉到他内心的冰冷残酷。不过这一刻他面容竟然有些扭曲,喉间模糊地发出低沉近乎嘶吼的呻吟,连吸血獠牙都从唇角探了出来。

  他盯住的地方,生着一丛低矮的灌木。灌木树身扭曲,长满利刺,顶端伸出数片稀稀落落的墨绿色叶子。

  爵士不断深深吸气,让嗅觉指引着自己,慢慢接近灌木。最终,他找到了目标,那是一滴沾在叶面上,已经干涸的鲜血。

  尽管血已干,但上面残留的一丝气味,依然是如此芳香甜美。那当它还是鲜活状态时,又该是何等味道?

  血爵士靠近血滴,再次深吸一口气,然后屏息,闭上了眼睛,露出陶醉表情。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21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