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八 说客 下

章一一八 说客 下

  魏柏年小心翼翼地捧出黑漆木匣,放在一方锦锻上,然后搓了搓手,双掌之间升腾起淡淡的黄色光芒,渐渐扩展成一米见方的光罩,把木匣包容在内。

  魏柏年解释道:“这里面的东西想要保存得好,就不能见湿见光,所以鉴赏之时需用原力隔绝。让千公子见笑了。”

  千夜稍稍感应了一下,那个光罩果然是内外隔绝。他心中不由微微一动,战将强者的一击或多或少都有影响领域的能力,而像魏柏年制造出这样一个光罩,显然对原力的控制已入化境。

  魏柏年此时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那方小小匣子上,丝毫不在意千夜的探察。他神情肃然如在进行一件十分重要的工作,落手轻柔地轻轻推开匣盖。

  漆盒中安放了一方玉架,四角有微弱的原力光芒偶尔一闪而过,显然是个原力阵列。玉架上铺陈着明黄锦缎,在正中央,端端正正摆放着一块烟墨。那是一块用过小半的残墨,剩下的半截上有三个清隽瘦长的小字:佶手制。

  魏柏年屏息俯身,凑近了那方半截烟墨,仔细看着,连眼珠都不转动分毫。

  千夜虽然早就知道里面是一块古墨,并且来历不俗,价值不菲,但看到实物后仍是十分奇怪,竟然会是用过半块的剩货?不过看到魏柏年那激动而认真的模样,千夜再有疑问,也明智地全吞进了心底。

  许久许久,魏柏年才直起腰,将漆匣盒盖关好,这才敢出一口长气,叹道:“极品云烟!居然还是当年佶王用剩下的。没想到这样的宝贝居然真会出现在我眼前!你可知这块云烟妙处何在?”

  千夜虽然看过了物品说明书,但他已经意识到,最好不要在魏柏年这种行家面前卖弄,于是只笑笑不答。

  而魏柏年也没有听千夜回答的意思,他这个问句似乎只是为了自己下面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开题:“这块云烟,从纹路上看是千里山河纹,应是佶王手制十三块云烟之一。它的好处,在于”

  魏柏年整整说了大半个小时,千夜只听明白了这位佶王是帝室血脉,乃前朝大家,以书画著称。手制墨、笔只是他兴之所致的玩物,其实算是小道。然而就是半块残墨,也价值万金。价格倒也罢了,关键是有钱也无法买到。佶王一应用具墨宝,早就成为帝室和高门望族的雅室珍藏,哪有出世的机会?

  千夜保持着静静倾听的姿势,心里却还是不能理解,就算是前朝大家的遗物,罕见而难得,又怎会让魏柏年这样的人一反常态。

  在千夜眼中,墨就是墨,做出种种花纹未免华而不实,在战场上根本没有任何用处。若是写份紧急军情,寥寥数行也就够了,简洁准确才有效,至于墨痕是否阴阳相趁,云蒸霞蔚,又有什么要紧?

  这种东西,也只有如魏柏年般自小出身高门望族的人才玩得起。

  魏柏年一直说到尽兴,才算罢休。这时他望向千夜的目光颇为不同,含笑道:“千公子果然是同道中人。”

  千夜顿时感到背脊生汗,道:“我对这些其实并不怎么懂”

  魏柏年大手一挥,道:“千公子何必如此谦逊,光是拿得出这半块云烟,就足见有心!多少年轻人连听都只怕没听说过如此异宝。”

  千夜被说得极为心虚,感觉自己脸上表情肯定有点僵。而魏柏年则谈兴一发不可收拾,随即开始大谈自己对大秦历史上各位书画大家的见解和喜好,这次已不仅限于佶王,而是把历代大家都点评了七七八八。

  看得出来,魏柏年对书画之道爱好成痴,在千夜几乎没怎么搭话的情况下,居然一直说到了午饭时间。他兴致不减地亲自下厨,整治了四样菜色,外加一壶好酒,邀请千夜共饮。

  好在吃饭的时候魏柏年没有再谈书画,而是说起一些与黑暗种族战斗的往事,总算是回到了千夜熟悉的话题,一名战将的经验当然弥足珍贵,而千夜也常有别出机杼的理解,两人聊得颇为尽兴。

  然而,千夜却注意到一个细节,那个木盒仍然放在茶几上,魏柏年并没有收起来的意思,他不由心中微微一沉。

  魏柏年看向千夜的目光所至之处,淡淡一笑,突然问:“假如我不肯接这师长的位置,你接下来又打算怎么办呢?”

  千夜心里叹息,“投其所好”的办法虽然没用错,但魏柏年身为战将,同样也有不为外物所动的定力。由此看来,魏柏年应该就是跟随魏侯到永夜大陆走一圈,做个姿态,以便把魏破天带回去。至于一个三流防区,魏家并不是很在意。

  虽然魏柏年的这句问话,还没有把路完全堵死,但此时此刻,本就不擅长用口才说服人的千夜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去打动他。再继续猜测答案,以迎合魏柏年的偏好,期待那一线可能或不可能存在的机会?

  千夜忽然感觉,这并不是他的本性,书画之道他说不上话,无从评论他人爱好,但是魏柏年的这句问话他却是有自己的答案和立场的。

  千夜抬起头,目光清透而坦然地说:“我还是会建立佣兵团,努力守住黑流城。”

  魏柏年轻笑,“拿什么来守?就靠那几百个种子?”他的话里有着并不带恶意的讥讽,就象老兵面对不知天高地厚的菜鸟。

  千夜并不在意魏柏年毫不客气的语气,只是说:“行不行,都要打过才知道。这是一座有几万人的城市,无论是否能够守住,总不能让黑暗种族垂手而得。我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改变战争的结局,只不过此事既然由我而起,那么至少我要尽到应有的责任。”

  魏柏年目光闪烁,问:“你这是打算和黑流城共存亡?”

  千夜却摇了摇头,道:“呵,当然不,我会战斗到事不可为之时,然后突围。只有活着才能杀更多的敌人,只要活着就会不断变强,直到有一天再回到这里来,把所有从我手上失去的东西,从黑暗种族那里再夺回来。”

  “不为一城一地,一时一刻荣辱得失所左右,放眼万里山河,当战则战,进退有据!这才是大将之风!”魏柏年的赞扬突如其来,让千夜微微一愣。

  魏柏年拍了拍千夜的肩膀,道:“那就看看这场战争究竟会是个什么结局吧!”

  千夜要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魏将军准备留下来了?”

  “反正到处都是战场,在这里打和在其它地方打也没有什么区别。听说最近此地的态势非同小可,已经惊动了许多大人物,我倒是很想看看会有什么样的惊喜。”

  说罢,魏柏年又拿起了放着半截云烟墨的木盒,小心翼翼地收起,笑道:“这个小东西虽然不足以让我改变主意,但是少了它也不行。既然你这么有心找到此物,那我可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这是当然。”千夜终于在心底松了一口气,既然魏柏年收下东西,那就是正式应下了此事。

  千夜从魏柏年的居所出来后,慢慢行走在黑流城的街头。他没有穿入小巷,而是沿着这片街区的主道边走边看。

  这里和暗血城一样,由于荒野上的局势渐渐紧张,所以城市里聚集的人口就明显多起来。虽然前些天武正南一事的阴影尚未全部褪去,一些荷枪实弹的战士走过时,气氛总有丝挥之不去的紧绷,但普通居民却是善忘的。对他们来说,城市的管理者是一个抽象名词,只要税收不变,秩序不乱,当权者是谁并不重要。

  荒野上的紧张气氛也多多少少影响到城里,劣质的小酒吧比以往更加拥挤,只是下午两点,阳光还没完全消失,街面上就有了歪歪斜斜的醉汉。

  然而这些喧嚣在千夜眼中还不是真正战争降临前的氛围。现在连平民都知道黑流城所在的三河郡连同附近暗血城所在的磐石领可能很快就会发生战争,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真正面对战争的经验。

  永夜大陆上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流血冲突,但这块秦帝国的遗弃之地,在上层大陆的黑暗种族眼中也是一块不毛之地。这里生活虽然艰苦,资源虽然匮乏,但那些所谓的会战不过是一场场战役。在永夜打一场真正战争,战果说不定还抵不上战争的消耗。帝国和黑暗种族交锋的真正前线,大多还是在其他大陆上。

  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

  在千夜短暂的军旅生涯中,只间接经历过一次。当时还是菜鸟的他根本没有踏入战场的资格,被分配到一个靠近前线的军事基地担任岗卫。那座基地是上战场的大人物们临时停驻做最后休整之用,离开这里之后,也就意味着进入了前锋战地。

  短短一周时间,千夜先后看到三批十七位战将在这里集结,走上战场,最后回来的人则不到三分之一。而这座基地,还仅仅是诸多此类基地之一。

  通过这种方式,千夜第一次认识到与黑暗种族的战争是何等残酷。这也是包括他在内,每个菜鸟都必须经历的过程。

  事实上,千夜也觉察到了,无论魏破天还是宋子宁,对待永夜大陆即将开启的那场战争的真实态度,都是极为凝重和认真。而同样的感觉,他刚刚又从魏柏年最后几句话中有所体会。

  千夜出神地看着穿梭来去的人流,突然想到,如果风暴不可避免,那么风停雨歇后,眼前这纷乱但不失有序的街景还会留下几分呢?

  战争有若熔炉,天才就若矿石,无数矿石投入,只有少数会炼成真金,大多数就此成为矿渣,被抛弃,然后被遗忘。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21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