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一 女人的信誉

章四十一 女人的信誉

少女穿着一袭破烂长裙,赤着双脚,手臂上、小腿上是没有痊愈的伤口。她的五官极为精致,又有一双空灵中带着茫然的大眼睛,看上去就象一头助的小兽。
  可是魔裔的危险直觉竟是在尖叫!明明这个少女甚至还不是战将。
  少女手中拎着一把巨大狰狞的砍刀,完和她瘦小的体形不相称。身后还拖着一个几乎有她半个人高的背包,里面塞满了各种武器,鼓鼓囊囊的不少都露在外面。有枪,有剑,甚至还有战斧这类重武器。
  这是一个看着就使人毛骨悚然的武器袋。
  魔裔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问:“你是谁?”
  作为高贵的黑暗之子,他此刻态度可谓平生罕见的好,因为他已经想起来,就算眼前的人族少女不是战将,但他自己也刚刚被千夜打成垂死,动用了天赋秘法才能如常活动。
  少女的声音轻轻软软,带着一丝飘渺,仿佛从远方传来的音乐,“我叫白空照。我敢说,你一定不愿意听到我的名字。”
  魔裔身一震,确实如少女所说,这是他现在不愿意听到的名字之一。铁幕血战中,在永夜一方留下深刻印象的帝国年轻天才,除了千夜和赵君度这对帝国双子星外,接下来就是宋子宁,然后则要数白空照的名气大。
  她出名在级别够低,杀戮的手段够血腥。即使在黑暗族裔眼中,这个少女也是不折不扣的恶魔。
  魔裔绝望地调运部原力,扑向白空照。
  面对战力不到平时十之三四的魔裔,少女轻松闪过了攻击,手中巨斩刀一闪,已经砍下魔裔一截小腿!
  魔裔一声惨叫,倒在地上,胸前还未痊愈的伤口也重迸裂。
  白空照提着滴血的斩刀走到魔裔身边,依旧以有些空灵的声音说:“忘了告诉你,不管你是不是想拼命,后都会满足我的愿望的。”
  “你,你想要什么?”魔裔惊恐叫道。他已经在千夜面前屈服过一次,第二次就容易多了。
  白空照似是意,又上前一步,小脚丫踩在魔裔断腿的伤处,痛得他差点晕死过去。
  等魔裔凄厉惨叫持续了一会,她才收回脚,说:“我要你们家族的修炼秘法。”
  “修炼秘法?”魔裔真没想到,她的要求居然会是这个。
  可是魔裔的修炼秘法不要说人类,就是其它三大黑暗种族也法使用。况且每个家族的修炼秘法,都和各自血脉能力密切相关,与家族图腾有着神秘的关系,历经数万年传承到今天。就是其他魔裔家族修习了,效果也要打个折扣。比如说梅斯菲尔德的族裔去修习耶路生的秘法,就催发不出血脉图腾的特殊效果。
  修炼秘法,是魔裔区分名门和普通家族的关键。但也因为名门的修炼秘法局限性太大,所以魔裔们反而不太看重保密。反正秘法就是泄漏出去,没有特定血脉,修炼起来也是事倍功半。
  至于担心被找到方法反制就是个笑话了,魔裔自认是黑暗之子,图腾力量来源于世界规则,力量有强弱之分,规则怎么可能破坏,有谁能打碎整个世界?
  可白空照明明是人类,她要修炼秘法干什么?
  不过这并非魔裔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他要做的是让白空照手中那把斩刀离自己远一点。于是以速度将家族秘法和盘托出。
  白空照连续问了十几个问题,随即又让他把秘法复述一遍。如是反复数次,确认秘法没有问题后,白空照手一抖,斩刀过处,魔裔的头颅顿时飞起。
  “你骗我!”只剩一个头的魔裔发出后的惨叫。
  白空照则是纯真一笑,“谁让你相信女人呢?”
  魔裔的头落在基质上,发出扑的一声闷响。他还想说什么,可是喉咙中除了呼呼的风声,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他的血泼洒在基质上,好像唤醒了沉睡的魔物,周围的基质活化起来,迅速蔓延过来,将他的头包裹覆盖。
  白空照弯下腰,正要去搜检魔裔头的尸体之际,她身后忽然传来暮色的声音:“这句话我很赞同。”
  白空照身体刹那间有些僵硬,随即变得柔软。她没有站起,反而蹲了下去,然后才慢慢转身,如一头随时可以暴起伤人的野兽,面对着从雾气中浮现的暮色。
  这里的环境,对暮色可说是如鱼得水,根本分不清她周围那些缭绕雾气是本来就有,还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看着白空照,暮色露出妩媚的笑,说:“其实我们有着相同的看法,甚至是相同的敌人。杀掉你的话,真是有些可惜呢!不过”
  暮色话未说完,白空照突然望向她身后,脸上现出极度惊恐之色。
  暮色冷笑,根本没有回头的意思,而是道:“这种小孩子玩的把戏,还是收起来吧!你我怎么说都算是天才,那就要有天才的尊严。”
  但白空照小脸上依然是惶恐的神情,她好像根本没有听暮色说什么,也完没考虑到自己一动就会被攻击,就那样如一头小兽般,蹲踞着突然折身蹿出,掉头就跑,闪电般冲向森林深处。而只要让她把距离拉开几百米,暮色就会失去白空照的踪迹。
  暮色哪里肯让白空照逃掉?她曾经在铁幕下跟踪和观察过白空照相当长的时间,在暮色心中,就杀人这方面而言,白空照的危险性并不比赵君度小太多。
  暮色脚步轻抬,瞬间冲出数十米,疾追下去。可是当她掠过白空照刚刚所站的位置时,猛然间心生警兆,瞬间改变方向,横向掠出。
  地面基质猛然隆起,随即喷出一道冲天火柱,强烈的冲击波将暮色掀得飞了出去,撞在一棵大树上,又了回来。
  暮色落地,不由自主地一个踉跄,差点没有站稳。她又惊又怒,看向异变突生之处。那里早已化为一片焦黑地面,就连那些所不在的基质都不见了,原地被炸出一个深坑。看这爆炸威力,白空照在那里少说也埋了七八枚血族原力手/雷,而且同时引爆。
  以暮色的眼力,都没看出白空照是什么时候把手/雷埋下的。她仔细回想,应该是白空照刚刚杀掉魔裔,靠近尸体,而暮色刚刚现身之时。那时暮色的视野有一个死角,被白空照的身体遮住,没有看到少女的小动作。
  暮色举目四顾,白空照早已消失在白雾中,哪里还找得到?
  她恨得一跺脚,发觉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心如蛇蝎,同时机敏如狐的少女。暮色不由咬牙,“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她正准备追击,前方忽然传来一声霸气十足的狼嗥。作为在铁幕下,彼此相争多时的老对手,暮色对威廉的声音记忆深刻,一听就知道是他正在和什么人战斗,而且打得极是激烈兴奋。但这里不是铁幕,没有铁幕的等级压制,暮色可不想见到威廉。
  她判断了一下位置和方向,奈停下脚步,恨恨地骂道:“算你命大!这次就先放过你了。不过前面可是威廉,就看你能不能对付得了那头笨狗了。”
  若论战力,就是几个白空照加在一起也不是威廉的对手。然而白空照却极为难缠,以她欺骗性的外表,毒辣的心性和本能般的战斗方式,要是碰上威廉,说不定吃亏的还是威廉。
  不由自主的,暮色脑海中就浮现出威廉被骗得团团乱转的样子。
  她忍不住想追下去,可终还是苦笑停步。威廉是个很有原则的狼人,有时太坚持原则以至于看起来有些笨。但糟糕的是,他的原则中恰好有这么一条,那就是只要看到暮色,根本不会听她说什么,只看心情好坏,决定是否立刻开打。
  一般来说,他心情不好当然要打一场,出出气。心情好的时候也要打一场,庆祝一下。
  暮色一直想要和威廉好好谈谈,改变一下目前糟糕的局面。实际上,门罗氏族的外交政策一向比较温和,尤其近年来内忧外患,是不想在没任何利益牵扯的情况下,和群峰之巅这样的势力处于战争状态。
  可是就连暮色都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每当她想谈,终的结果都会变成开打。偏偏威廉战力和他的脑筋绝对成反比,只要动手,暮色都没有好结果。
  是以吃过几次亏后,暮色就改变策略,用计谋将威廉耍得团团乱转,有一次差点把他坑入绝境,然而威廉意外爆发出强大力量,有惊险地过了关。
  自此之后,威廉是见了暮色就有开打的意思。上次在铁幕之下,他就毫不犹豫地狠坑了暮色一把,害得她用掉了保命底牌。
  也曾有血族说过,威廉只是懒得思考,却绝对不笨。一旦被他认真惦记,那绝对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暮色自然也听过类似的说法,但她本能地拒绝接受那头狼人也有可能很聪明的现实。
  但就在当下,暮色却不愿意和威廉碰面。有些时候,象威廉这种脑袋里只有一根筋,但战力强悍的家伙确实会让人感到深深奈。
  暮色向长嗥传来的方向深深望了一眼,转身离去,没走出多远,眼角余光忽然蓝光一闪。她顿时一惊,转头望去,发现那道蓝色光芒竟是在千米外传来!
  暮色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蓝色光芒锐利匹,显然是一道剑光。然而在这个环境下,到处都是雾茫茫的,这道光芒竟能传出千米,那该锋锐强大到何等地步!
  暮色脸色当即变了,看到剑光的刹那,她就知道自己绝对挡不住这一剑,若被正面击中,不死也得重伤。
  剑光迸发出可错认的黎明原力波动,显然是帝国某位强者到了。暮色可不愿意和这种人遭遇,当下又换了个方向,迅速远去。
  而千米外,剑光升起之处,一位蛛魔伯爵踉跄后退,手捂着左肩伤处,脸上满是惊怒,又有深深恐惧。他甚至来不及化出蛛躯,就中了一剑,整条左臂都已失去,肩头也被削斩掉一半,伤势极重。
  在他对面,李狂澜从树后缓步走出,一双妖媚的明眸盯在蛛魔伯爵身上,似笑非笑,然而那眼中的锋锐剑意,甚至比手中之剑还要强盛。
  而那把水蓝色长剑,剑锋有如水晶,几乎透明。
  ps:眼睛发炎了,不能长时间看东西,俺努力不要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22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