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四 伤

章四十四 伤

此刻溶洞大厅中那头蛛魔已经战至力尽,他刚停止活动,无数凶兽小人就如灰潮般淹没了他。蛛魔子爵庞大的躯体转眼间被撕碎吞掉,只剩下十余根森森白骨。
  而有些凶兽仍不甘心,它们咬力惊人,竟然对着蛛魔骨架下嘴。喀喀声中,坚硬程度堪比精钢的蛛魔骨架,就被它们一块块咬碎,吞下肚去。
  狼人依然在战斗,但炽烈的黑暗原力已变得十分微弱,眼看也坚持不了多久。
  大厅中凶兽和土著小人的数量并没有明显减少,那些一直在外圈打转,根本挤不进去参与战斗的凶兽,看着分食不到这最后的猎物,不由都有些烦躁,开始把注意力转向附近的通道。
  它们随即现了李狂澜,于是出嗜血的咆哮,如一道灰潮,席卷而来。
  “找死!”李狂澜妖媚双眼中透出杀意,唇边冷笑未褪,手中“寒月笼沙”乍现即收。蓝光闪耀之际,一片寒气如水波般涌出,覆盖了小半个溶洞大厅。
  冲在最前面的几头灰犬身体表面突然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冰霜,纵跃动作才做到一半,就此定格。它们的身体飞出近十米,才落在地上,而姿势依旧保持在接触到寒月霜华冻气的瞬间。
  哗啦一声,几头灰犬如同玻璃制成,在地上摔得粉碎。
  不止是它们,紧随其后的兽潮自冻气漫过后,也由此定格。众多凶兽在惯性作用下滑行着,彼此碰撞,随即都变成了一地碎块。
  刹那之间,“寒月笼沙”冻气所到之处,除了几头体形最大的凶兽外,其余凶兽和土著小人全都被冻得透了,身体变得脆弱无比,一触即碎。
  就是那几头体长数米,狮六足的凶兽,动作也变得极为迟缓,挣扎了一阵之后,终于被持续不断涌来的寒气冻结,再也动弹不得,化为雕像。
  肆虐整个大厅的凶兽,被李狂澜一剑灭掉大半。然而他却并不满意,反而双眉紧皱,脸上有了些许凝重之意。
  按他本意,这一剑即出,就该让大厅内生机灭绝才对。可是大厅内的土著和凶兽抵抗力格外强悍,因此此剑威力也远比预想的要小。他还现原力化为霜寒之气,离剑而出后,衰弱度比平时快何止十倍,似乎在这个奇特世界里,虚空巨兽残留意志的压制还影响到了原力战技的威力。
  李狂澜双眉一挑,“寒月笼沙”再出一剑,终让大厅内生机灭绝,连同那名苟延残喘的狼人子爵也被无差别冻成一堆冰片。他环视了一圈溶洞大厅和周围无数通道,最终选择了千夜离去的方向。
  不过他的追踪注定没有结果,千夜在迷宫般的通道中早就换了数次方向,此刻已经进入地下深处。千夜他收敛气息,隐形匿踪的能力,不要说李狂澜,就是精通山地追踪的老兵也找不到行迹。
  千夜正在一条颇为宽敞,地形也相对舒缓的通道中提狂奔,他耳朵微微一动,忽然收敛气息,钻进旁边一条仅可容身的小溶洞。
  几乎就是数次呼吸间,在他原本所走的通道内,吹起腥风,一群如同巨蜥、身上覆盖厚重鳞甲的凶兽奔腾而过。它们脚步沉重,度极快,奔跑时地动山摇,可想而知冲撞力会有多大。
  这种披甲巨蜥单个实力只是在八/九级左右,然而它们显然不受巨兽意志影响,还成群结队出现,在地下溶洞的狭小空间内,它们如同攻城重型战车的威力会被变相放大。
  这群披甲巨蜥足有近百头,跑了好一会才从通道中全队穿过。千夜又等了一会,才从小溶洞中爬了出来,向着披甲巨蜥出现的地方走去。
  那是在他来时通道旁边的一个岔道,转过一个弯后,前方又出现了好几个分支。千夜没有犹豫,十分随意地选了其中一条通道,片刻后就进入比上个面积稍小些的溶洞大厅。
  千夜刚刚踏入,忽然感觉到一道冰冷深幽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接着仿佛有水流从身体表面流淌下去。这只是一种错觉,事实上,他维持收敛气息的潜伏状态被这一眼削去大半。
  不到百米之处,艾登额间的竖瞳射出淡淡青幽光芒,正锁定了千夜。在他身边,夜瞳平举狙击枪,黑沉沉的枪口也转向这边。
  有埋伏!千夜第一反应就是离开原位,向侧方伏倒。
  在他的真实视野里,幽暗而雾气蒙蒙的大厅中显出两团看不清轮廓的黑暗原力,然而其中一个是那么熟悉,即使原力团毫无形状可言,他也能在心中无数次勾勒出她的身影。
  千夜破天荒地在战斗中失神,随即听见艾登大吼一声“开枪!”
  夜瞳似是受了惊吓,全身微震,狙击枪一声轰鸣,原力弹带着濛濛血光射出,在短短距离中完成了方位校正,直直射向千夜眉心。
  千夜刹那间脑海中是一片空白,然而千锤百炼的战斗本能,以及死亡迫在眉睫的强烈威胁,让他尽最大可能做出回避动作。
  轰然巨响,千夜如被巨锤击中,身不由已地向后飞出,重重撞在洞壁上。他脑中昏昏沉沉,支离破碎的意识一时间根本聚拢不起来,眼中望出去全是破碎斑斓的色块,整个世界都扭曲着,有一只死亡之手,正向他不断伸来。
  生死之际,千夜陡然清醒过来,一切幻象都消失了,只有一个身影带着凛冽杀气正在快接近。他挺身跃起,扑入最近的一条溶洞通道,同时向身后扔出两颗原力手/雷。
  艾登已经冲到了洞口,看着迎面抛来的手/雷,不由一声冷笑,抬腿扫去,要将两颗手/雷原路踢回去。这种阻扰杂兵的手段用在拥有破幽之眼的他身上,实在是用错了地方。
  然而就在这时,千夜回头望了艾登一眼。在那双突然变得湛蓝如深海的眼瞳中央,艾登忽然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他的原炉毫无征兆地抽搐了一下,如同被无形的针刺中。这个地方的疼痛对魔裔而言几乎无法承受,骤来的剧痛让艾登全身一颤,踢出去的一脚堪堪扫中一颗手/雷,但只把它踢到几米外,而另一颗手/雷则直接落在了他脚下。
  这可都是手/雷爆炸的核心区域!艾登一声怒吼,全身缩成一团,拼命用黑暗原力护住全身。
  两声轰鸣连在一起,变得震耳欲聋。在狭小空间内,手/雷的威力被成倍放大,黎明原力冲击波、火流和弹片反复冲刷着艾登,把他推出数十米远,撞向洞壁。
  就在艾登行将撞到洞壁时,团成球状的身体忽然舒展开来,双脚在洞壁上一踏,轻轻落地。他的行动轻松自如,显然两颗原力手/雷的近距离爆炸并没有让他受重伤。
  只是原力防御挡不了烟气,艾登满头满脸的溶洞石屑,脸上黑一块白一块,魔裔特色的战斗服上破了数道大口,露出下面的黑色战甲。
  在后背的位置,战甲被掀开了一角,有一块弹片割开战甲,钉进艾登的身体。
  艾登一声冷哼,全身魔气弥漫,那颗弹片迅被腐蚀一空。而连金属都能瞬间腐蚀掉的魔气,对于魔裔来说却有疗治的奇效。不大的伤口中血肉飞生长,转眼之间就已痊愈,连疤痕都没有留下。
  不过艾登脸色有些苍白,气息也微弱了几分,在这个巨兽意志压制的世界里,动用魔气治疗对他来说也是负担颇重。
  被区区两枚手/雷弄得如此狼狈,艾登脸上满是怒意。黎明原力手/雷威力一向不如同级别的血族手/雷,可在刚才那人手中,无论落点还是引爆时间都恰到好处,挥出了最大威力。
  那人离开的通道已在爆炸中坍塌,若要把封路的石块清理掉,对艾登来说费不了几分钟功夫,可看对方遇袭的刹那反应和度,这点时间早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艾登放弃了无用功,转头望向夜瞳,叹道:“你刚才开枪慢了点。”
  夜瞳面无表情,慢慢放下狙击枪,慢慢重新装弹,再慢慢抬头,向艾登望了一眼。她的双眼深不见底,艾登根本从里面读不到任何东西,仿佛那就是空空洞洞的无尽深渊。可是夜瞳的每个动作都放慢了数倍,却让人感觉到她的异常。
  “你怎么了?”
  夜瞳再次举枪瞄准了一下,然后放下枪,忽然之间一切恢复了正常,说:“刚才在想些事情。”
  战斗的时候在想事情?不过艾登聪明地没有追问。夜瞳明显不想说的事情,即使追问也不会有结果。
  艾登向千夜逃离的方向望了一眼,有些遗憾地说:“是个很强大的帝国强者,可惜让他跑了。不过中了那种子弹,估计也活不了多久。我们走吧,这里不能呆了,继续往里面走。”
  夜瞳跟在艾登身后,一路沉默。她的话本来就很少,艾登也不以为意,时时以破幽之眼扫视周围。他第三只眼睛有很强的破除隐形效果,在这种地形复杂,几乎处处都能藏身的地下战场用处极大。
  千夜沿着通道狂奔,一直逃出千米之外,这才遇到一个通向下方的溶洞,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跳了进去。这条溶洞倾斜向下,好在没有什么凶兽和土著出没,他找到一间小小的天然石室后,在门口略做布置,然后才挪进去,靠着石壁坐下,大口喘息。
  千夜连续吞下两支固态药剂,坐了一会,稍稍恢复一点体力,然后拉开衣领,再把作战服下的胸甲掀开。赵阀配给嫡系子弟的战衣由缠丝精金制成,这件本可挡五级枪正面轰击的胸甲被打出了一个狰狞的破洞。
  夜瞳那把狙击枪不仅仅是六级枪那么简单,还自带诸如破甲、穿透等特殊效果,在百米距离的威力格外强横。不但一枪就穿透了甲衣,还轻松破开了千夜的原力防御。
  ps:推荐听林忆莲的《野风》。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23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