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五 痛

章四十五 痛

现在千夜整个右边身体都麻木得没有丝毫知觉,就好像已经不存在了。对于枪伤来说,这是很坏的一种情况,说明那颗原力子是加料的。
  他吃力地拉开胸甲,低头看到右胸靠近肩部的位置,有一个孔。伤口周围高高肿起,已经把孔挤得闭合,根本看不到头。而伤处血肉此刻都变成了青黑色,皮肤薄得几乎透明,清晰可见其下一道道黑气如有生命般在蹿动,望之触目惊心。
  千夜看到伤口的症状,不由苦笑。
  这是黑钛湮灭,黑暗种族杀伤帝国强者的强手段之一。帝国战将级以上强者伤亡的原因中,黑钛湮灭一直位于前列。
  在侯爵以下层级的战斗中,除了个别具有枪械天赋的强者外,一般人佩戴的原力枪不会超过七级。黑钛湮灭就是这个等级的终级手段,对黎明阵营的杀伤力比帝国的炼银烈阳还要强些,大致和宋阀秘制的炼银烈阳相当。
  十二级战将以下,没有特殊手段以及立刻救治,中了黑钛湮灭就是不死,战力也会受到永久性的损伤,几乎必残,那是会烧干黎明原力漩涡的巨大伤害。
  从她枪口里射出来的,竟然是黑钛湮灭啊!而在看到她的瞬间,那把狙击枪准星套住的是千夜眉心。
  千夜背靠洞壁坐着,并没有急于去处理伤口。他抬头望着洞顶,随手把手边石缝里一棵不知名的莹光小草拔起,咀嚼着它的草茎。草汁辛涩,带着轻微的麻痹感觉,显然这个古怪溶洞里就连植物都有毒,而且毒性不轻。
  不过千夜就那样咬着,目光落在洞顶,一动不动。
  他其实什么都没有想。
  千夜不敢想,不敢让空洞的心有任何想法。可是即使什么都不去想,他也依然能够感觉到那难以承受的痛,源自心底的痛。
  他不愿去想,可是后的场景却顽强地一遍一遍从他眼前闪过。那名魔裔用第三只眼睛的异能发现了他,随即向夜瞳吼了声“开枪”,就扑了过来。
  几乎在吼声响起的同时,夜瞳手中的狙击枪就发出轰鸣,这个距离上的原力本来就很难闪避,何况千夜还有刹那的失神。
  是的,他的战斗本能再次救了他,几乎可说奇迹似的避开了头部要害。然而那又如何?夜瞳轰出的是黑钛湮灭,论命中哪里,都是致命的伤害。
  这一枪,轰穿了千夜的防御,也击穿了他的心。
  交易小镇的那一晚,仿佛还在昨日。吧台后老蛛魔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暗中的鼓励,也还历历在目。千夜是记得她的燃烧,她的火热,以及那可以灼痛一切的温度!
  这么多的过去,都只是梦吗?
  不,那不是梦,那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只是,一切都已经过去,如露水泡影,随着太阳升起终消失。
  这时卡在胸骨中的头,散发出流火般的烧灼感,仿佛一头野兽从沉睡中惊醒,嘶吼着提醒千夜,他所知所感的世界比真实。
  千夜终于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伤口上,他内视了一下,果然身黎明原力正在与黑钛的死亡之流顽强地对抗,此时光芒已经黯淡得好像黄昏。
  而原初之翼在不安地翕动着,每一次振翅都会推送出一团金芒包裹的血气,艰难地穿过黎明潮汐。血气一头扎入已经生机干涸的肌体,就像在荒漠般的大地上冒出一根小草,虽然这种努力渺小细微,却就此激活了他麻木半身的痛感。
  嚓的一声,千夜拔出短刀,一刀划开伤口处已经腐烂坏死的血肉,再横切一刀,然后刀尖往里轻轻一送。嗒的一声,刀尖触到了黑钛湮灭的头。
  千夜手腕一转,刀锋将头连同周围的骨骼血肉一起剜了出来。下手之狠,就象那根本不是自己的身体。他意志再坚定,此刻也忍不住轻叹一声,额头开始渗出冷汗。
  他靠在石壁上,喘出一口气。然后将裹在碎骨中的头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这颗头只要离得近些,就让千夜脸上皮肤和眼睛感觉到微微酥麻,如同数细小颗粒打上来。
  慢慢的,千夜浮上一个说不清意味的笑,伸指一,将头远远出,射进对面的洞壁,不知所踪。他不想再看到这个东西了。因为,这颗黑钛湮灭是特制的精品,含量和威力都比千夜当年买到的那些普通版本要大得多。
  而且他还应该庆幸自己的运气,战甲、原力防御和坚实的肌体卡住了头,这枚小东西没有彻底炸裂开来,此刻只有三分之一的含量进入了身体。
  千夜再看了看伤口,挥动吸血刃,一片片削去已经腐坏僵死的肌肉,直至露出骨头。胸口伤处一片焦黑,也有不少坏死的部分。千夜刀锋划过,将骨骼表面坏死部分一一刮掉。好不容易作完这些,他已经是满头冷汗,身体虚弱之极。
  千夜向后靠去,几乎要完倒在地面上。起伏的胸膛牵动着伤口,让他经受一痛苦的洗礼。然而现在,他却觉得痛得很舒服。
  体内的烧灼感并未随着子取出而减弱,仍在以伤处为源头,向着四肢百骸不断流动。这并不是身体的错觉,而是确实在流动。那是已经渗入肌体的黑钛不断在身体里逐渐蔓延。
  被黑钛湮灭打伤后,伤口大小不是重要的,仅渗进体内的黑钛就足以将大多数人置于死地。这种可以湮灭生机的物质,流淌到哪里,就会对哪里的生命体进行完灭绝式的毁坏。普通人甚至需接触,只在没用特殊方法封存的黑钛附近停留一会儿,就会生机灭绝。
  对人类战将而言,则可能挣扎一周甚至久。但是这种挣扎意义,没有药物能够中和黑钛,黎明原力的压制效果又不够好,而被浸染过的肌体内脏会受到不可逆转的破坏。
  因此大部分人只能选择爆发原力漩涡以阻止黑钛在体内的蔓延,用战力受到永久损伤的代价来保命,但就这样,也不是每次都能控制住伤势。
  在过往战史中,有不少帝国战将身中黑钛湮灭后,一旦控制不住伤势,往往会选择自杀,或是和敌人同归于尽。那种漫长而痛苦的死亡,那种看着自己身体一寸寸毁坏的力感觉,很少有人愿意承受。
  千夜忽然自嘲地笑了笑。
  人类帝国也有类似的武器,炼银烈阳就是其中之一,甚至还有威力在它之上的特殊药。不过那些武备都生产极为困难,把持在帝室和门阀世家手中,轻易难得见到一颗。
  在过往的战斗中,千夜不止一次看到过被破魔秘银,或者是炼银烈阳打中的黑暗种族在痛苦中死去,其中不少还是从他手中的枪口发射出去的。那些黑暗种族中伤口都是一片焦黑,如同被烈火烧过。
  而现在,轮到千夜自己尝尝这种味道了。
  痛的地方,却是在于这颗特殊版本的黑钛湮灭,是她亲手射出的。子出膛的瞬间,落点是他的眉心。千夜忍不住会想,真若命中,也就没有现在的痛苦了。
  “我这是还不死心吗?”回想着生死一瞬间本能的闪避,千夜又是自嘲地笑笑。
  他摸出一根烟,在里面加了一滴军用兴奋剂,点燃,深深吸了一口,也不管是否会引来敌人。
  那种熟悉的味道,把千夜拉回到灯塔小镇的日子。那时的他,每日都要在血毒的折磨下挣扎。其实,当时千夜的处境远比现在加绝望,可是他却活得极为顽强,只为了一点点渺茫希望。
  千夜默默地抽着烟,看着那点星火渐渐将烟卷化为烟灰。
  砰的一声,千夜忽然将后脑用力砸在身后洞壁上!这一下如此用力,顿时将坚硬的岩石砸出一个深坑,龟裂几乎布满了整面墙壁。
  血顺着后颈流下,很是温热滑腻。
  千夜双眼深处,却重燃起了火。他挟着烟,看着闪烁的星火烧到尽头,燎着手指,直到熄灭。身体上的痛,就象特效的兴奋剂,反而让他清醒。
  没有了女人,他还有朋友,还有亲如家人的兄弟,或许还有不知远近的血亲。而在永夜大陆,有不止一个人等着他平安归去。
  外面的通道突然传来断断续续跑动声,还可以听到时轻时重的呼吸,烟的味道还是引来了凶兽。那是一头野猪大小的陆行兽,一边嗅着,一边走进石室。它刚刚心有警觉,忽然间就离地而起,数百公斤的沉重身躯被千夜一把拎起,一口咬住它的咽喉!
  滚热的鲜血不断涌入千夜的胃中,味道腥而苦涩。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这么原始的方式吸血了,可或许正因如此,激活了古老血脉中隐含的暴虐嗜血。
  第一口热血入腹的那刻,千夜血气,血核强力脉动,竟是直接进入了沸血状态!
  一缕缕仿佛带着火焰的燃金之血从血核中涌出,迅速冲向身体躯干的每一个角落。黑钛带来的烧灼感顿时减弱,蔓延速度也大幅减小。
  黑钛对黎明一侧的生物有极强杀伤力,但对永夜一侧生物的效果就相对差得多。千夜的燃金之血,论品质在永夜整个阵营中也位于相当高的位置,此刻正把他的身体作为战场,和黑钛不断缠战厮杀,一点点蚕食着这些外来的入侵者。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24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