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六 战线

章四十六 战线

那头凶兽不过数百公斤的身躯中,竟有比普通陆行兽多得多的鲜血,源源不断进入千夜腹中,悉数被处于沸血状态的身体吸收,充盈成丰富的血气,汇入血核,脉动出一缕缕燃金之血。
  转眼之间,千夜就再也吸不到一点鲜血了,直到此时他那强烈的嗜血饥渴才稍稍得到遏制。
  千夜将已经变成干尸的凶兽抛在一旁,原始凶暴的吸血,将胸中的抑郁也发泄出许多。他怔了一会儿,才默默地重检视伤势。
  沸血状态下,身体伤势恢复速度以数倍甚至数十倍增加,现在胸口那切割出来的可怕伤口处,生的肉芽在迅速生长,创口已收拢大半。千夜从安度亚空间里找出一卷纱布,把伤处牢牢捆扎起来,略动了动手臂,确保不影响动手。
  在身体内部,残留黑钛与燃金之血互相消耗之后,已经被消除大半,也失去了流动的力量,余下部分还顽固地存在着,需要慢慢清除,但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代价,千夜所有血气都消耗一空。不过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下世界,到处都是补充精血的来源。千夜还发现黑之和原初之翼似乎都渐渐有了灵性,在本体面临危机时,它们会控制吸收黑暗原力,刚才就没有和血核争夺血气。那他只要再干掉几个凶兽群,血气就能补充完毕。
  在检视身体时,千夜忽然看到了原初之翼。这个号称拥有自己灵魂,可以不断成长的名枪,此刻缓缓翼动,两根已经成形的羽毛纤毫毕现,宛若实质。
  很,千夜处理完伤口,把衣甲重穿好,把各种装备放到趁手的位置,离开了暂时栖身的石室。
  山腹中的溶洞四通八达,宛若比巨大的迷宫,敌人可能在下一刻,从任何方位冒出来。哪怕是艾登这样拥有破幽之眼的天才人物,也早都收起了傲慢,怀着一颗敬畏之心,慢慢探索向前。
  他们此刻不过是在陨落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虚空巨兽留下的一节脊椎骨内探索。光是一节遗骨就如此巨大,完整骨架肯定超出了一个人的视野极限,那这头虚空巨兽还活着的时候可能与一个完整的浮空陆块同样庞大,这是何等壮观的存在。
  而巨兽残留至今的意志,还能压制住数强者。若是把虚空巨兽看作猛犸巨象,那么两大阵营的人,就连蚂蚁都谈不上。或许所有人加在一起,勉强能够凑出一根蚂蚁腿。
  这方天地的真实面目,只是掀开一角面纱,就是如此震撼。两大阵营众多惊才绝艳的天才,此刻赫然发现,他们曾经向往的,奋斗的,乃至于梦想甚至是崇拜过的力量,在这头已经陨落的虚空巨兽面前,原来什么都不是。
  艾登此刻的心情,仿如回到了还是一名兵的时候。那时初登战场的他,就是和现在一样小心谨慎,心中却满是彷徨。
  忽然之间,通道尽头似乎有道黑影一闪而过。但等他用破幽之眼望过去时,那里早就什么都没有了。
  艾登向身后的夜瞳比了个手势,压低了声音说:“一会看我信号,我标定目标后,不管是什么,都直接射杀!”
  然而艾登等来的不是夜瞳的回答,而是冰冷的枪管。夜瞳手中那支狙击枪几乎顶到了艾登的后脑上,扳机也压到了一半的位置,只要她的手稍有颤动,就会一枪轰出。
  这么近的距离,又是后脑要害,不管夜瞳在枪里填装了哪一种原力,即使不是实体,也能一枪干掉艾登。
  “你这是干什么?!”艾登后背一僵,极为惊讶。
  “以后,不要试图命令我,再有一次,我就杀了你!”夜瞳一字一句地道,杀意毫不掩饰,让艾登明白她绝不是在开玩笑。
  艾登完摸不着头脑,试图解释:“这不是命令,而是合作!自进入巨兽之眠,我们不都是这样合作的吗?只有发挥各自专长的配合,我们才能走得远。不要忘了,这里不光有帝国方面的强者,还有天鬼分身!”
  “不要试图命令我。”夜瞳又重复了一次。
  “好好,我知道了。”艾登举起双手,苦笑着应道。他已经很了解夜瞳的脾气,这个总是陷入旁若人沉思的少女,实际上极为倔强,让她连说两次的话,就绝改余地。
  夜瞳这才慢慢放下狙击枪。
  两人复又前行,艾登有些恼怒地向洞壁踢了一脚,嘟囔道:“这仗还怎么打?”
  夜瞳只当没听到。
  时间一点点推移,各方强者逐渐深入山腹。越是深入,两大阵营碰面的可能性就越大,同时能够走到这里的本地土著和凶兽也加强横。
  在巨兽之眠外,永夜和帝国都还在源源不绝地增派人手。
  现在进入巨兽之眠的大都是从各地调集过来的强者,或是前期有战事暂时脱不开身的人。两大阵营虽然摆开重兵,但都默契地维持着僵持状态,小摩擦天天发生,却从没有大规模的战役。
  只要天鬼分身还没被消灭,远古精华没有到手,就不到后大决战时候。
  永夜议会控制的战线中央,依托山势,修建起了一座宏伟城堡。原本施工期至少半年以上的城堡,现在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就完成,可见其中动用了不少高阶战士参与建设。
  然而在整条战线上数以十万计的黑暗战士眼中,能够参与修建城堡却是一种荣耀。因为这座建筑是献给蛛魔大督军洛克萨和光君王梅丹佐的,是两位大君的驻地。
  算上山势,城堡主楼已经高出巨兽之眠数百米。在主楼顶层的大客厅中,洛克萨和梅丹佐并肩站立,透过落地,遥望着巨兽之眠。
  其实论巨兽之眠还是长达数百公里的黑暗阵线,都远超普通人的视线范围。然而两位大君的威能何等恐怖,放眼望去,一切尽收眼底,就连帝国防线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当然,帝国一方坐镇永夜战场的张伯谦也能看到黑暗阵线。
  在帝国阵线中央,有片区域完隐藏在濛濛茫茫的白色云雾中,就算是两位黑暗大君也什么都看不见。望得久了,在那片如烟如雾的白色深处会看到一点亮光,一点连洛克萨和梅丹佐也不愿意直视的光芒。
  那片白色云雾中央,即是张伯谦所在之处。也惟有人族天王的力量才能隔绝黑暗大君的目光。洛克萨和梅丹佐看到的那点刺目到了极点的黎明之光,就是张伯谦藉以成就天王的本源原力。
  永夜阵营一直以来,千方百计打听张伯谦晋升天王时的战况,想以此来推断他的战力,却至今都没能如愿。然而此刻两位黑暗大君遥遥看去,亲眼目睹了这位帝国当前年轻天王的黎明本源品级,那是连他们也会觉得刺眼的光芒。
  两位黑暗大君立足的这个城堡顶层大厅足有上千平方米,高达十余米,充满了空间的美感。大厅内除了两位大君,没有任何人在。离此近的,只有门口守卫的两名侯爵级别的强者。
  两位大君力量稍许外溢,就会对周围空间产生强烈振荡。当他们站在一起时,力量彼此交织,甚至会让空间产生强烈扭曲。侯爵以下,根本法靠近。
  和光君王相比,以人形出现的蛛魔大督军洛克萨要矮得多,整整比梅丹佐低了一个头。他面容清隽,看上去很有些卷气,就象皇家图馆内终日饱读的学者,一点也看不出蛛魔的残暴凶戾之气。
  他们遥望着帝国阵线,洛克萨首先打破了沉默:“帝国那边又运过来一个加强团,还有后勤运输的四艘浮空战舰也没有回去。”
  梅丹佐若有所思,说:“这样一来,人族在至关重要的浮空战舰方面,已经不弱于我们了。地面部队和强者之间倒还有些劣势。”
  洛克萨一声冷笑:“劣势?强者或许是,但地面部队我可不认为他们处于劣势。纸面上的兵力我们确实占优,可这百分之三十的优势真有看起来那么大吗?别忘了,对面又出了宋子宁这样的年轻天才将领,人族的优势一向是战阵。而且他们在大会战时,各部军队向来统一调动,协同作战。我们这边呢,数量虽多,可是各个部落之间又有谁能服从指挥,相互配合?”
  面对洛克萨的指责,此刻名义上是永夜一方高指挥的梅丹佐低沉地笑了,“您说得非常对!我也认为有必要集中指挥权。这样吧,从明天起,暗黑捕猎者并入踏风军团,由踏风军团统一指挥,您看如何?”
  洛克萨脸色顿时微变。暗黑捕猎者是蛛魔中精锐的特殊部队之一,数量虽然不多,但个体战力极强,而且拥有地型的适应力,可以说是洛克萨手上为数不多的王牌之一。
  这支部队除了洛克萨本人之外,整个蛛魔种族只有不超过十人有权调动。现在梅丹佐一句话就要夺走暗黑捕猎者的指挥权,可以说触动了洛克萨的大忌。
  洛克萨重重哼了一声,说:“踏风不过是个普通军团,根本称不上精锐。他们哪有资格指挥暗黑捕猎者?反过来还差不多!我看应该是把踏风编入第五军团吧。”
  梅丹佐转过头,俯视着洛克萨,露出邪魅的微笑,说:“那不如这样,让踏风和暗黑捕猎者在封闭战场内打一场,谁赢了谁就指挥,如何?”
  洛克萨眼中闪动锐利光芒,直视梅丹佐,一字一句地说:“尊敬的光君王,您是要在这个时候挑起和蛛魔的战争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24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