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七 新的危险

章四十七 新的危险

“哪敢!”梅丹佐的笑容说不出的虚伪。
  “夜之女王虽然已经苏醒,但如果你们要做得太过分的话,那我们绝对可以奉陪。蛛魔可不是狼人!”洛克萨分毫不让,而且绝不客气。
  梅丹佐向洛克萨凝视了一会,才转过头,又望向巨兽之眠,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踏风是血族有名的军团之一,里面以血族第四氏族德库拉和第九氏族玛门为主力,也招募其它种族的战士。问题在于,踏风是正规战士编制过万的大军团,而黑暗捕猎者则是成员还不到百人的特种部队。双方在封闭战场战斗,结果必然是黑暗捕猎者在踏风的人海战术下覆灭。
  梅丹佐尝试夺取黑暗捕猎者指挥权的举动,看似只是一个玩笑。然而到了黑暗大君的层次,岂会聊到开玩笑的地步?他们每说一句话,都蕴含了深意。也许洛克萨一个应对不当,梅丹佐就会把玩笑话付诸行动,真的下手争夺黑暗捕猎者。
  见梅丹佐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洛克萨尽管脸色阴沉,但也就此罢休。
  梅丹佐忽然说:“人类这次调集的军队有点多啊!如果只是象以往那样和我们对峙,以便按比例分配利益的话,完用不着这么多军队,三分之二就足够了。现在这规模,已经可以和我们正面打一仗了。”
  洛克萨听了,只是一声冷笑:“能打,可不见得能打得赢。别忘了,对面只有张伯谦一个,而我们这边有我和你在。怎么,难道张伯谦上次的暮光大陆之行,让尊敬的光君王都感到畏惧了?”
  梅丹佐身上腾地燃起浓郁到极致的血气,转头盯着洛克萨,目光凌厉之极。
  张伯谦孤身攻入暮光大陆,大闹一场不说,后在众多血族强者围堵之下,还能连伤数人,突出重围,重返帝国。这件事形同在所有血族脸上狠狠抽了一记耳光,十二古老氏族差点沦为整个永夜阵营的笑柄。
  特别是梅丹佐的德库拉氏族,恰好身处张伯谦攻入永夜的必经之路上,因此损失格外惨重,先后有两名公爵被重创,不得不进入血池沉睡保命,另有一名荣耀侯爵陨落。当时梅丹佐正在虚空探索,等他得到消息赶回来,事情已经结束,由此引为恨事。
  如今这块伤疤被洛克萨毫不留情地揭开,梅丹佐自是怒极。然而两位永夜的巅峰人物对峙片刻,默契地同时收敛了力量。他们已有多年未见,此时试探后,还是互有忌惮,那就没必要弄得剑拔弩张。
  下方大地上,一行数十人的来队伍引起了洛克萨和梅丹佐的注意。两位大君意志扫过,立刻知道了这支队伍的构成。那是帕斯氏族圣子爱德华为首,由两位侯爵和五位伯爵为核心的强大战队,目标正是巨兽之眠。
  在外族眼中,爱德华此刻一举一动俨然代表着莉莉丝,因此他来到永夜,欲亲自进入巨兽之眠,顿时引起了洛克萨的注意。
  以爱德华圣子的高贵身份,根本没有必要亲身冒险,他只要活下去,就可以晋阶公爵。这是稳妥之路。而且夜之女王已经分到五块精华碎片,这类可窥得高层次力量奥秘的物品,对同一个人来说,重复使用可没什么叠加效果。
  难道爱德华此来,是因为莉莉丝的授意?洛克萨如是想。也难怪蛛魔大督军会这么认为,在帕斯氏族中,爱德华的权柄等同于公爵,即使是亲王也权调动他。也只有莉莉丝,才能够让他俯首听命。
  洛克萨的目光落在巨兽之眠上,渐渐冷冽。难道说,在巨兽之眠中,除了远古精华碎片之外,还有其它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梅丹佐则在知道了爱德华等人的身份后,视线就又落回到帝国阵线中央的那片白色云雾上。他对爱德华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感兴趣,只是一直疑惑帝国调集如此大军,难道真的仅仅为了保持巨兽之眠的战略对峙?
  永夜议会预言力量刚受重创,想要判断大势就只能靠情报。可惜的是战争状态下,帝国方军事情报获得难度比平时要大得多,若是能够清楚知道对方神将级强者来了多少,又分别是些什么人,或许就可好地找出帝国意图。
  然而想到张伯谦只是孤身在此,梅丹佐心又定了不少。此刻虚空中夜之女王和永燃之焰正在找寻天鬼决战,帝国不得不同时在陆外虚空保持足够力量看守本土,应该再也抽不出人手来支援张伯谦了。
  梅丹佐隐晦而轻蔑地瞥了洛克萨一眼,蛛魔在大战场上算是强兵,但要依靠他们来谋局布阵,那还不如用狼人,至少可以指派那些大狗去打探消息。
  在一处幽暗潮湿的溶洞中,一头如同蠕虫般的生物从地面洞穴中钻出。它足有数米宽,探出地面的身体就长达十几米,不知道有多少还藏在地下。
  它没有眼睛、鼻子,头顶除了一张生满利齿的大嘴,就只有数十根肉质触角竖在空中,以探测周围环境。
  这只巨型蠕虫体型够大,却行动迟缓,看起来也没什么攻击性,然而千夜却见过这种生物不止一次,知道它其实是高达十二级的可怕生物。
  它那身看似柔软细嫩的外皮实际上极为坚韧,在吸收原力方面有奇效。千夜曾经用血族手/雷炸过它,结果却只是留下一片桌面大小的伤口。和庞大的躯体相比,这点伤根本就不算什么。
  巨蠕虫徒劳地寻找着猎物,可是却一所获。它终于放弃努力,打算缩回地洞。就在这时,千夜从洞顶悄声息地跃下,双手倒握东岳,落在巨蠕虫身上,重剑一举洞穿了它的身体,将它牢牢钉在地面。
  巨蠕虫拼命挣扎,附近地面波浪般拱起,碎石横飞,可是它大半身体还在地下,仓促间哪可能部冲上地面,越挣扎所受伤害就越大。
  千夜一手握住东岳,另一只手拔出吸血刃,狠狠刺进巨蠕虫身体,拼命吸收精血。
  巨蠕虫的挣扎整整持续了十几分钟,才渐渐变得力,又过了近半个小时,才彻底失去生命。千夜拔出东岳和吸血刃,已是满身大汗。他索性坐在巨蠕虫的尸体上,点了根烟,默默抽完,这才起身离开,消失在黝黑的溶洞深处。
  干掉这头巨蠕虫,给千夜带来海量精血,加上这几天的积累,足够把损耗的血气补满。他现在要作的就是找个隐蔽的地方修炼,将精血转化,彻底修复伤势。
  然而千夜总也挥不去那一抹落寞,身体上的伤势可以痊愈,可是心上的伤口却还在顽强地滴血。
  虚空巨兽骸骨内的战斗渐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而在骸骨之外,两大阵营后续的一队队强者和精锐战士已经开始进入森林。他们开始时被森林的诡异震惊,慢慢的也就适应了。只是有人总是心神不宁,忍不住抬头望向那一个个蜂巢般的球型树冠。
  他们总觉得那些球型树冠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可是从第一批进入的人那里得到的情报中,这些球形树冠只是长得古怪,其实没有任何危险。这座森林中大的危险只是来自敌对阵营,因为在感知被扭曲的世界里,拥有特殊能力的强者很容易猎杀对手。
  可是那些不断蠕动的球体,总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这些人并不知道,在第一批人来到这座森林中时,这些球型树冠都是安静的。
  一队蛛魔战士在森林中穿行着,为首的是一名二等子爵,他在疾行中忽然抬头,望向头顶的一处树冠。那个球状树冠震颤得格外厉害,桔色的部位一鼓一鼓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挣扎着出来,让人看得心惊肉跳。
  蛛魔子爵压下心中不安,继续向前。就在这时,树冠表皮突然迸开,从里面跳出一个小小身影,哇哇叫着落地。蛛魔子爵不假思索,蛛腹一抬,立刻射出一张蛛,将那个小东西罩在下面。
  他这才看清那是一个灰肤小人,还不到一米高,露在外面的皮肤满是皱褶,生得奇丑比。他大叫着,拼命撕扯着蛛,口中不断流下涎水。
  蛛魔那坚韧锋利的蛛丝,虽然把小人切割出一道道伤口,却还是在一根接一根地被扯断,到后来小人干脆塞进嘴里一口咬下,口水滴落在蛛丝上,冒起一阵白烟,居然直接蚀断了。
  蛛魔子爵脸色微变,猛地挥手,喝道:“加速,加速前进!”
  可是树冠表皮不断破碎,一个个小人不断喷出,他们一落地就爬起,以惊人的速度扑向这队蛛魔。
  一场激战,蛛魔们付出两个同伴的生命作为代价,终于干掉了数十个小人。这些灰肤小人的体液含有剧毒,即使抗毒性很强的蛛魔,被咬上几口也会支撑不住。而蛛魔的毒素对小人虽然有效,却明显打了折扣,只能迟缓他们的行动。
  蛛魔子爵脸色铁青,完没想到这些看上去弱小的生物居然如此难缠。精锐手下没有死在和人族的战斗中,却死在这些诡异生物手里。
  忽然他似乎听见了什么,刚抬起头,立时脸色大变!
  周围视线可见范围内,数十棵大树上,所有树冠都在剧烈颤动,随后一个又一个灰肤小人从树冠中喷出,转眼间变成一片灰色狂潮,彻底将这队蛛魔淹没。
  类似的场景,不断在森林各处出现,颗颗原本饱满的树冠,都露出内里的蜂巢,只是每个蜂房都是空荡荡的,里面孕育着的生物大多破壳而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24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