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八 区别

章四十八 区别

在一处溶洞中,千夜正缓步走着,东岳拖在身后,剑尖在地面犁出一道深深剑痕。在他前方,一个魔裔正踉跄奔逃。千夜走得并不,可就是紧紧跟在魔裔身后,丝毫不曾被甩脱。
  那名魔裔突然摔了个跟头,连续翻滚几次,这才挣扎着爬起来,可是千夜已经到了他面前。
  魔裔看着千夜,眼中又惧又怕。他额头第三只眼睛紧闭,不断有血水流下,赫然已是瞎了。
  “我,我是名门之后,你如果敢杀我,我的家族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高贵的”
  这名魔裔并没有来得及说出自己家族的名字,千夜手中的吸血刃已经刺入他的胸膛。魔裔张大了口,双手颤抖着抓住刀柄,想要阻止吸血刃的深入。
  然而千夜的手很稳,稳得如一座山,根本法撼动。这名魔裔终还是在极度恐惧和痛苦中死去。
  千夜又等了一会,才慢慢拔出吸血刃,对旁边一个溶洞说:“出来吧。”
  那个溶洞显然只有一个出入口,里面的人知道藏身不住,走了出来。是一个年轻的血族少女,短发,双手紧握一把长剑,竭力镇定的双眼牢牢盯着千夜,可是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却出卖了她。
  千夜向她望了一眼,哂道:“一个男爵也敢到这里来凑热闹?”
  “我,我虽然等级低,但我可是”
  血族少女话说到一半,千夜就打断了她:“等等。”
  少女愕然,只见千夜缓步走到她面前,伸手从她领口摘下一个东西,才道:“好了,你继续说吧。”
  “我,我”少女张口结舌,完不知道该说什么。刚刚千夜能从她衣领上摘走东西,就同样能够割开她的脖子。
  可是整个过程中,她已经完被一种不知何来的恐惧所填满,身僵硬如石头,连手都抬不起来,只能眼看着千夜摘去她领口的家族徽章。
  千夜忽然吸了吸鼻子,问:“你有烟?”
  “有。”少女拿出的不是烟,而是上等的雪茄。很难想象她居然还有这种爱好。
  千夜拿了一根,用手指夹掉一端,闻了闻,点头道:“真正的上等货。有火吗?”
  血族少女战战兢兢地掏出专用火机,递给千夜。千夜接过,点燃雪茄,深深吸了一口,酝酿片刻,才喷出一口烟雾,赞道:“我说错了,这是极品。”
  少女勉强挤出个笑容,说:“应该是的。”
  千夜点了点头,“我现在心情很好,你走吧,离开这里。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那我走了。”少女向千夜望了一眼,生怕他反悔,猛地冲出。
  “嗨!出口在那边!”千夜的声音吓得少女被脚下的钟乳石绊一跤。她转了个身,向着千夜所指的方向跑去,转眼间消失在迷宫般的通道中。
  千夜又吸了一口雪茄,慢慢摊开左手。在他手心中,躺着一朵铜制曼陀罗花。他握掌成拳,再张开时,手心中已经只剩一块废铜。
  千夜左手慢慢翻过,让铜粒掉落在地上,他自己则继续向溶洞深处走去。
  面前这条通道格外幽深,尽头黑漆漆的,没有光,好象也没有路。千夜的步伐却格外坚定,继续向前,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
  血族少女奔跑着,穿过一个又一个溶洞。她太过慌张,以至于都没有停下来稍微观察一下方向。前方不断出现岔道口,每条路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地势则是一会儿向上,一会儿向下,到了后,她根本分辨不出哪个方向才能通向山外。
  而且让她感到极度恐惧的是,在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始终在跟着她。甚至她总觉得后颈处不断吹进冷风,似乎那个东西正在向她后颈吹气。
  她跑得越来越,忽然急停转身,果然看到身后有一个人!
  那是一个人族男子,看上去年纪不算大,颇为英俊的脸上却总有一些阴郁。他看着血族少女,眼睛慢慢眯起。
  少女心跳得越来越,感觉就象被一条毒蛇盯住。她定了定神,握紧长剑,细细的剑锋斜指男人,剑尖不断颤动,发出嗡嗡鸣叫。这是极高明的剑术,几乎没有破绽,看得那人双瞳微缩。
  那个男人不再接近,却以猫看老鼠的目光望着少女,说:“你不怕我?”
  少女深吸了一口气,勇气重生,“不怕!”
  男人显得很是意外,思索一下,问:“那你为何那么怕刚刚那个人,就是拿了你雪茄的那个家伙?”
  “他和你不一样。”少女很诚实地回答。
  面对千夜之时,她就象遇到了天敌,身冰冷僵硬,连动根手指都不敢。而面前这个年轻人,虽然给她法承受的压迫感,可她还是能够奋力一战,至少可以死得象个真正的战士。
  这就是区别。
  那年轻人似乎被这回答彻底激怒了,冷笑一声,缓缓拔出短刀,说:“我和他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放过了你,而我却会让你变成一具尸体。记住我的名字,许浪,然后带着这个记忆下地狱去吧!”
  许浪出手如电,一刀当头向血族少女斩下。他手中虽然只是一柄不到刃锋刚过半米的帝国制式军刀,却被他使出了大斧重锤的感觉。
  血族少女危急之际,挥剑上扬,剑锋剧烈震颤中,将许浪的原力震散小半,竟然勉强架住了这一刀。论反应还是剑技,她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准,惟有等级和战斗经验尚有不足。假以时日,只要不陨落,那么她终会成为一方强者。
  这刀被架住,许浪微感惊讶。他已经记不清上一个九级战士能够挡住自己的一刀,究竟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当晋级战将之后,九级战士就少有能够挡得住他一击的。而他一直在进步,一直在提升,如今距离十三级已经不远。
  但是第二刀血族少女就再也力抵抗,她的原力防御被可抗拒的大力打散。许浪短刀一绞,就把少女长剑挑飞,随即刀锋就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然而他一点也不高兴,脸上阴霾之色重,盯着少女,双眼中渐渐布满血丝,状若疯狂。
  “如果不是没有钱,我何至于在晋阶战将时留下遗憾,又怎么会一刀连个区区男爵都杀不掉!如果我也能用洗髓池,赵君度又算什么!?”
  许浪的声音透着癫狂,手在微微颤抖,刀锋也相应颤动,割破了血族少女的肌肤,鲜血顺着苍白肌肤流淌而下。看到血,许浪的脸色加潮红,显得又是兴奋,又是愤怒,声音也变得歇斯底里。
  或许在这个四顾人的地方,行将亲手扼杀又一名年轻天才的愉悦,让他放弃了伪装,彻底把心底积郁已久的阴暗发泄出来。面对一个死人,多说两句也没有关系吧。
  “赵阀当初我求上门去想要借用洗髓池,不管什么交换条件都可以!他们甚至连借口都懒得找,就直接回绝。那些家伙迟早要为他们的傲慢付出代价!当我许浪登上武道至尊的那一天,赵阀必将在帝国除名!”
  血族少女此刻反而不害怕了,用带着讥讽和怜悯的眼光看着许浪,说:“原来你只是一个懦夫。”
  “你说什么!?”许浪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我说你就是一个懦夫,还想和刚刚那个人比?”
  许浪忽然笑了起来,笑容显得有些扭曲:“好,你很就会知道我这个懦夫会如何对付你。”
  许浪凑近少女的耳朵,放低了声音,“我会剥下你身的皮,然后剜出你的血核,在上面刺几十个小洞,但又不会把它从你身上拿走,而是放回原处,你明白吗?”
  少女忍不住开始颤抖。这对血族来说,是极致的酷刑。血核被反复刺穿,就再法修复,连血池也能为力。而它若被放回原处,又能与身体连在一起,维持生机,让受刑的血族长久感受着剥皮痛苦,就连自杀都做不到。
  所有针对血族的酷刑,大多是利用了血族强悍的恢复能力,可以长时间的加以折磨。
  尽管害怕,少女却绝不肯求饶,只是说了一句:“门罗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许浪又笑了。现在他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样子,至少表面上是。
  他拖着少女,准备找个僻静的溶洞行事。现在距离终决战还早,他可不想那么早就和各方强者火并。隐藏好自己,在关键时刻发动致命一击,才是许浪的风格。
  然而刚刚经过一处岔道口,许浪猛然感觉到周围环境有异之际,一缕青幽光芒已经照在他身上,把他一直保持着的潜匿状态部抵消。许浪骇然发现护体原力也在光芒里变得有些脆弱,当即大惊,行动敏捷地闪到血族少女身后,用她隔绝了那缕青幽光芒。
  艾登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额头的竖瞳还在亮着幽幽光芒,冷道:“放开她,然后给我滚!”
  “看来这个小家伙对你来说很重要。”许浪反而抓得紧了。
  艾登冷笑:“一个血族而已,连子爵也不是,对我能有什么重要的。只不过杀你是早晚的事,所以不介意让你多活一会。”
  许浪阴冷地说:“是吗?杀我?那倒要试一试了。”他忽然望向艾登身后,那里站着一名黑发黑眼的女子,许浪却直到现在才发现她的存在。
  一看到她的容貌和领口的淡金色曼陀罗徽章,许浪脸色顿时一变:“门罗的王女!”
  如果只有艾登,许浪还打算一战,越级挑战于他而言可说家常便饭。但若加上夜瞳,那就是找死了。
  许浪盯了一眼艾登,当机立断,喝道:“好,她是你的了。”他把血族少女向前一推,自已再次进入匿踪状态,做了几个迷惑动作,闪进身后一条通道。
  但在那条通道尽头,忽然传来滚滚寒意,洞壁上瞬间挂满了浅蓝色的冰霜。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29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