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九 最后的时间

章四十九 最后的时间

在弥漫的寒霜之气中,李狂澜从容走出,道:“未战先退,岂非失了帝国颜面?既然在下到了,两位就不用回去了。”
  艾登抓住那跌跌撞撞摔过来的血族少女,把她往身后一推,指指旁边的通道,示意她先行离去。然后不怒反笑道:“你们这些卑贱阴险的人类,千年来实力没有多大长进,吹牛的本事倒是精进了不少。现在,我,深黯之渊的艾登就在这里,你准备怎么让我再也回不去?”
  李狂澜慢慢拔出佩剑,那恍若水晶般剔透的剑锋一出,溶洞内立刻寒意大盛,温度直线下降,转眼间洞壁上处处挂满霜冻冰棱。
  此剑一出,艾登立刻脸色微变,失声道:“八级剑!”
  武具到了八级,威力之强,已可明显影响周围环境。这把剑冻气如潮,范围之大,威力之甚,已近乎自带领域,显然是八级剑中的巅峰之作。
  这把剑哪怕在许浪手里,艾登和夜瞳也会感觉应对吃力。而李狂澜不光原力超过许浪,功法显然也与这把剑十分契合,能发挥威力。
  艾登横跨一步,将夜瞳挡在身后,低声说:“我挡住他,你择机动手。如果有机会,那就先走。”
  李狂澜把两人行动尽收眼底,一振寒月笼沙,“想逃?可没有那么容易!”此刻霜寒之气已蔓延四面八方,将方圆数百米悉数冻结。
  众人蓦然惊觉,在冻气范围内,不止要抵抗冰冻,连原力运转都开始变得缓慢艰难。原力运行不畅,受影响的就是速度,艾登和夜瞳想要逃离的难度大增。这片冻气竟能影响原力运转,显然不仅仅是寒月笼沙的威力,李狂澜已将自身领域叠加到冻气之内。
  艾登脸色陡沉,能够在这见鬼的地方用出大范围领域的人,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
  “授首吧!”李狂澜手中寒月笼沙扬起一个弯月状弧度,道道水蓝色光华就如飘带般向艾登和夜瞳卷去。这些由霜寒之气凝成的光带绚丽比,掠过洞壁岩石时毫滞涩,留下道道刻痕,切割封冻数公分的岩石如切豆腐。
  艾登大喝一声,数十米内黑气弥漫,与冻气一触,顿时彼此激战,发出嗤嗤之声,相互间不断消融。然而他虽然收缩领域以增加魔气浓度,却还是明显处于下风,被压得节节后退。
  那些水蓝色光华只是被抵消了前端的部分,接着就长驱直入,撕开黑雾,速度几乎不减,转眼间就到了艾登面前!
  艾登大惊,完没想到领域之战,他竟会败得如此迅速,一时措手不及,只能调动原力防御硬抗水蓝光华攻击。可是身为魔裔,他从来不以身体强度见长,眼看冻气及体就会重伤。
  就在此时,李狂澜忽觉心口剧痛,一身汹涌原力瞬间紊乱,正在攻向艾登的水蓝光华竟然失去了控制。
  李狂澜大喝一声,原力爆发,霜寒之气如白濛濛的烟雾喷薄而出,一举压下体内异状,同时闪电般提起寒月笼沙,竖在眉心之前。
  一颗通体幽黑的原力破空而来,宛若幽灵,没有发出丝毫破空声音,原力波动是若有若,若非李狂澜领域覆盖场,差点就把这一致命攻击忽略过去。
  狙击射向寒月笼沙近乎透明的锋刃上,甚至还没有接触到剑身,就一分为二,贴着李狂澜的面颊飞出,深深地打进洞壁。
  李狂澜慢慢放下寒月笼沙,目光越发锋锐,“这是……瞳术?厉害!这才够资格当我的对手。不过现在还是太弱了,你走吧,等你成年之后再来和我决一死战。不过我放过你,仅此一次,若是下次再遇到,就怪自己运气不够好吧!”
  “她是门罗氏族的王女,不能放过她!”许浪在后方叫道。
  “滚!我要怎么做,还用得着你管!”李狂澜丝毫不给许浪留颜面,也对他身上的帝国将军服饰和臂上红蝎徽记视若睹。
  许浪脸色铁青,怒道:“这是战争,不是你们玩的游戏!现在不杀她,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帝国又会有多少战士死在她手里?战争中,没有仁慈!”
  李狂澜冷道:“你懂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战争胜负,现在取决于天王和大君的对决,将来就取决于我手中之剑。只要能让我手中之剑磨砺得加锋锐,象你这种炮灰,死多少都值得。”
  许浪森然喝道:“你是何人!敢说这种话!”
  他如今是红蝎将军,在帝部亦颇受重视,何尝受过这种气?就算再是狂傲的门阀世家子弟,也不会在帝国特种精英军团的将军面前对战事指手画脚,因为这样得罪的或许不仅仅是一名军官,而可能是整个军部。
  李狂澜看了他一会,忽然笑道:“我是何人,你若真有本事,自然应该知道。现在既然连我都不认识,就知道你混成个什么熊样!还敢在这乱叫?本公子今日得遇未来对手,心情正好,就饶你不死。你滚回去,官位再升个三两级后,自然就知道本公子是何人。”
  许浪万没想到等来这样一番话,面色一时扭曲愤怒,然而随即就悚然惊省。
  李狂澜所言不道理,许浪现在接触的也不过是军界上层边缘,相应对门阀世家的了解也就在外人可知的范围,再深入一层,尤其是与帝室相关,他不知道的还有很多。这么一想,他的怒意忽然消退许多,站在原地思起进退来。
  李狂澜不再理他,转头向对面看去,艾登正准备退走,但夜瞳还站着没动。他眉头微皱,说:“你们怎么还不走?再过一会,说不定本公子就改了主意。”
  这时远方一条通道中突然吹来一阵腥风,浓浓血气让人闻之欲呕。这道血气中充斥着死亡的味道,腥臭比,和夜瞳那馨香清甜、生机勃勃的血气截然不同,甚至可说背道而驰。
  血气涌来的方向,响起沉重沙哑的声音:“你改了主意也没有用。现在要看看,你自己走不走得了!”
  血气越来越浓,转眼间滚滚而来的就是眼睛可见的混浊血浪,与李狂澜的冻气激烈冲突,彼此消融湮灭。来人尚未露面,就是一场领域之战。
  激战结果却是不相上下,李狂澜领域剑气合二为一,正面对冲之下略占上风,但血气的范围却比他的霜寒之气还广,以量压人,又扳回一局。
  在滚滚血浪中,走出的是尤里侯爵。看到他佩戴的玫瑰花与蛇徽记,李狂澜眼中剑意大盛。论在什么情况下,帕斯氏族的侯爵都不可小看。李狂澜身上剑意磅礴,整个人都似乎与手中剑融合,化作一把杀伐凛冽,寒意宛若实质的利器。
  到了尤里和李狂澜这个层次的强者对战,领域覆盖范围内敌我皆灭。艾登和许浪几乎在血气和剑气对冲的瞬间放出领域,飞速后退,虽然他们的领域都在成型刹那就被摧毁,但是一挡的功夫还是让他们成功脱出。
  激战瞬间爆发,又在瞬间结束。
  冻气和血气刹那间布满了方圆数百米的每个角落,在不及眨眼的时间里,双方领域都不断破碎、修复,再破碎,再修复,如是反复数次。领域中央,李狂澜和尤里在激斗,但是除了纠缠、碎裂、再生的蓝红之气外,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在冲突的领域边缘,夜瞳静静矗立。她身周荡漾着浓浓血气,其中透出隐隐金线。这是她的领域,虽然小到只能覆盖立足之地,但却在蓝红之气的切割下支撑不倒。
  领域内,还有一头血气化成的如同猛虎般的异兽,头后生着数根飘带,起伏不定。这头异兽极具灵性,如闪电般来回扑击,将侵入夜瞳领域的血气和剑意部抓碎。
  激斗的李狂澜和尤里倏然各自分开。
  李狂澜向尤里看了一眼,重重哼了一声,反手将寒月笼沙归鞘,转身离去。稍远处观战的许浪见事不可为,先一步已退走。
  站在原地的尤里也不复刚出现时的狂妄之色,而是满脸凝重。当李狂澜背影消失在远处通道中,他的脸上也显露出一抹轻松。
  李狂澜和尤里一战,尚未分出明显强弱,不过交手之下,彼此都有忌惮,于是果断停手,各走各路。
  在天鬼分身和凶悍土著生物的阴影下,已进入溶洞深处腹地的两大阵营强者之间的关系也有微妙变化,他们不再是不计后果地殊死厮杀,当势均力敌的时候也会尽量避没有意义的两败俱伤。
  李狂澜退走后,艾登出了口气,走到夜瞳身边,但是他看着尤里,戒备程度并未有丝毫放松。
  尤里看了看艾登,说:“艾登阁下,我有话要对夜瞳殿下说。您好还是回避一下。”
  艾登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我倒是觉得有必要听听你想说什么。另外,有我在这里,也可以避发生某些意外。”
  尤里盯着艾登,眼中流露出嗜血的杀意。尤里的领域尚未散去,此时虽然没有发动攻击,威压却仍让艾登脸色微变,但他虽然支持得已经有些吃力,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时尤里的气势忽然一松,杀意也随之消散,“我代表夜之女王和圣子前来,艾登阁下还坚持要听吗?”
  “夜之女王的意志,未必能够在我们深黯之渊通行。”艾登回答。
  尤里笑容变得加诡异扭曲,“同样的话也可以送给您。深黯之渊,甚至圣山之上那位至尊陛下的意志,也未必能够在我们圣血族裔中通行。”
  艾登脸色一沉,身为魔裔名门的纯血,他素来未将其它族裔放在眼里。若非身处这个诡异世界,身上又有议会任务,恐怕他已经不顾与尤里的实力差距当场翻脸。
  夜瞳抬手止住艾登,道:“尤里阁下,你应该不在进入巨兽之眠的名单上。说吧,圣子有什么话要告诉我?”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0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