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一 擦肩而过

章五十一 擦肩而过

“可是”经过连番变故,夜瞳的反应有些迟钝,她甚至都来不及哭泣,不知所措地看着艾登。
  艾登吼道:“走!只要你逃出去,他们就不敢杀我!”
  夜瞳向艾登深深望了一眼,猛一咬牙,转身奔向一条迷宫般的溶洞通道。她用上了血脉潜伏,就此与黑暗融为一体。
  艾登是永夜议会这次行动指定给她的直派人员,也是魔裔名门深黯之渊的重要人物,即使以爱德华的身份,也不敢随意下杀手。但这个假设建立在夜瞳逃出去的基础上,若夜瞳也落入爱德华之手,那么爱德华就没有了顾忌,不管做什么都是死对证。
  溶洞大厅内,爱德华眼看着夜瞳消失,顿时怒到极处,发出一声咆哮。
  这时帕斯氏族的战士们在艾登的领域里被压得抬不起头,而爵位较高的两名伯爵和一名侯爵原本站在后方,此刻被人潮阻碍,一时过不来。
  听到爱德华的咆哮,三人立刻动了。一名伯爵撞开人群,直接冲向艾登,领域对他的阻挡效果有限,伯爵凝神应对着艾登的原力子,打算以小的损伤完成这次冲锋。
  然而艾登散布的雨忽然纷纷在空中转向,至少有一半集火到这个伯爵身上,顿时把他轰得倒飞出去,身上血肉模糊,连血核都露了出来,差点当场陨命。
  这就是魔裔名门纯血伯爵与血族氏族伯爵之间的差距!虽然没有一个血族愿意承认。
  另外一名侯爵和伯爵正试图绕开凌乱的人群,前往溶洞大厅另一头去追击夜瞳。当他们看到艾登集火攻击的威力后,不由僵立原地。在大家都受到巨兽意志压制的情况下,光是艾登这轮集火轰击的瞬间爆发力,在场就没有几个人挡得住,连那名侯爵也不敢以身尝试。
  爱德华面色铁青,再顾不得让下属去消耗艾登的药,猛地跃起,身血气已浓郁得有如实质,硬顶着夹杂虚实原力子的黑色领域冲了上去!
  身为圣子,爱德华实力的确极为强悍,力爆发之下,血气中显出数飞禽走兽,与艾登领域里一缕缕如有意识的黑气搏斗着,原本笼罩了半个大厅的黑雾顿时削弱。
  而艾登即使拼尽力,将大部分雨扭曲道,集射爱德华,也仅堪堪穿透他的护身血气,余势撕破礼服和内甲后只留下些皮肉轻伤。
  眼看爱德华的手指就要抓到他的肩膀,艾登突然露出一个带点嘲讽意味的诡异笑容,他是左手持枪,此刻右手成拳挡向爱德华的一抓。
  然而当拳爪即将交击时,艾登忽然摊开右手,掌心中赫然有颗黑色的八棱柱型水晶体。水晶体不过手指大小,中央有丝絮状黑气在滚滚流动,但是再仔细看去,那些游丝竟然是黑色火焰!
  爱德华蓦然张大了眼睛,惊叫道:“你疯了!!”
  他猛然抽回手,上身也为之一仰,差点失去平衡。爱德华拼尽力刹住冲势,同时向侧方位移,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水晶体从艾登掌中抛起,里面蕴含的黑色火焰受到震荡,游离丝絮陡然凝聚成焰苗,随即猛烈迸发。透明色的水晶在这刹那折射出光怪陆离的颜色,紧接着就四分五裂,黑色火焰瞬间布满方圆数十米的范围。
  这种火焰如雾如纱,说不出的古怪。爱德华还是没有逃出黑火范围,火焰如轻纱般披上右半身,他立刻发出不顾尊严的凄厉惨叫,显见痛到了极处。
  爱德华身上涌出的血气已是凝练如柱,然而这样的防御根本没有效果,甚至一接触到黑火,就如泼油般加剧了火势。然而爱德华却不得不继续这一类似于饮鸩止渴的举动,因为黑火上身的后果加承受不住。
  附近还有几名帕斯氏族战士沾到了黑火,他们悄声息地倒下,悄声息地蜷缩成焦黑的一团,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其中有一个是一等子爵,他挣扎着爆发出血气,可殷红的原力防御一闪即逝,随即从口鼻中喷出熊熊烈火,转眼间身上下都在喷射火焰。这是他受到黑火重创,再也抵抗不住巨兽意志的压力,身原力都被引燃。
  “原火!深黯之怒!”紧贴洞壁站着的帕斯侯爵终于认出了黑火的来历,惊得顿时又退出一段距离,远远避开那片淡如轻纱的黑火。
  被称为深黯之怒的黑暗原火是魔裔特有的火焰,据说源自虚,能够灼烧强者的灵魂。撇开这些近乎神话的传说,实际上它确实是一种特殊火焰,燃烧的是原力,而非物质,正是身怀强大原力的强者们的克星。从原理上说,倒和这里虚空巨兽意志的压制有些类似。
  这种对魔裔名门来说都是异常珍贵的原火岂是那么好沾的,不管有没有燃烧原力之外的影响,就连圣子爱德华都不敢沾到太多,只能拼命用血气去中和深黯之怒。
  深黯之怒没有原力作为燃烧媒介,就会迅速熄灭。片刻后,溶洞大厅就安静下来,然而那名血族一等子爵已经彻底化为灰烬,几名战士也变成了焦炭。
  爱德华挣扎着站了起来,那身昂贵礼服已毁了大半,还有处处血气和深黯之怒对冲留下的焦黑痕迹。爱德华咬着牙走到艾登身边,一把将他提起,眼中喷出熊熊怒火,他张开嘴,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吸血獠牙都伸了出来。
  艾登比爱德华的情况凄惨得多,大半个身体都被烧焦,有气力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被爱德华一把拎起时,连挣扎都没有。他看着爱德华,却还在笑着,笑得很开心。
  爱德华终于忍住嗜血的冲动,收回了吸血獠牙,恨恨地道:“你没被烧死,还真是个奇迹。”
  艾登嘶哑地大笑几声,虚弱地说:“这是我们黑暗之子的特权。”
  “你就不怕死?”爱德华咬牙切齿,可是说出这句话后,他就知道自己问了个笨问题。
  若非艾登放出深黯之怒的范围连他自己都烧了进去,爱德华也不至于逃不开。艾登以自身为饵,没死完是个奇迹,只能说明他天赋非常好,魔气品质极高,才侥幸保住半条命。
  面对这样的对手,爱德华有种实在从下手的感觉,死盯了艾登一会,猛地把他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吩咐道:“分头去追,夜瞳还没有跑远。另外要注意,她已经被我重伤,一定要抓活的!”
  剩余的十余名帕斯血族应声而起,冲向夜瞳消失的通道。但那名侯爵没和大部队一起离开,他走到爱德华身边,低声说:“殿下,既然我们已经进来了,那么首要任务还是对付天鬼分身。要不然我留下来?”
  “不!你也去追。天鬼分身我会自己对付,只要杀掉一个,能够给议会那些老家伙们一个交待即可。”
  侯爵表情一凛,心知爱德华已经下了决心,但仍然劝道:“殿下,如果我留下来,您就可以不用动用那件东西了,而且天鬼分身也有收获……”
  爱德华缓慢但坚定地摇了摇头,说:“和夜瞳比起来,什么东西都不重要!”
  侯爵不再坚持,微微躬身,就奔入大厅另一头的黑暗中。
  爱德华取出一个水晶小盒,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四颗红宝石般的源血。他拿出一颗服下,片刻后身上血气就迅速增强,伤口悉数愈合。
  在准备离开之际,爱德华回头看了一眼艾登,犹豫一下,还是抛给了他一颗源血,冷道:“下次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艾登艰难地翻了个身,将源血抓在手里,一口吞下,然后闭目休息。
  此刻千夜在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溶洞通道中前行,到了这里,就连确定时间的原力日晷和指引方向的定位仪都好像失去了作用。他和那些幸存的两大阵营强者一样,都是凭着本能,以及对远古精华偶尔的感应来确定前进方向。
  千夜刚转进一条溶洞通道,忽然听到侧前方传来原力枪的轰鸣,以及剧烈的血气波动。他驻足了一会儿,真实视野和感知交替使用,竟然感应不到其他种族的气息,看样子象是两波血族在自相残杀。
  千夜有些好奇,而其中一方的血气让他有隐隐熟悉的感觉。千夜心头突然升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于是收敛气息,悄悄潜了过去。
  那是一间不大的溶洞,两道身影得几乎变成虚像,正在彼此纠缠厮杀。这座百米方圆,十余米高的溶洞,几乎处处都是战场。他们甚至在洞壁上飞奔,在穹顶倒挂战斗。
  血族那可怕的敏捷、速度以及格斗技术,此刻展示得淋漓尽致,都是大师水准。
  千夜双眼一凝,其中一人的身影熟悉得他不用看就会在意识中清晰显现,那竟然是夜瞳!他刚刚踏入通道边缘,激战中的两人就分出了胜负。
  夜瞳轻哼一声,肩头猛然飙出一缕鲜血,其中隐隐有金丝浮现。与她对战的那名血族则是几乎法自主地飞退,直到重重撞在洞壁上才停住,一时间连站都站不稳。
  夜瞳毫不停顿地转身疾奔,迅速远去。她看来伤势不轻,就在千夜身旁不到十米处冲过,居然没有发现隐藏在阴影中的千夜。
  ps:晚上还有一。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1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