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二 追踪

章五十二 追踪

和夜瞳对战的是一名血族一等子爵。尽管比夜瞳高了一级,又是和受伤的夜瞳战斗,但能够一路追到这里,还击伤了夜瞳,可见他也是战力超过等级的天才。
  数秒之后,血族子爵挣扎着站起,环视四周后一声冷笑,毫不迟疑地奔向其中一条通道。他应该有追踪方面的秘术,能够清晰判断夜瞳的行迹,在第一个岔口准确误地直扑夜瞳离开的方向。
  血族子爵刚要冲过一堆滴水的石钟乳,忽然心生警兆,骤然停步!在他面前,东岳声息地出现,插入洞壁,恰好封死了去路。如果他反应稍慢,在冲势下就会一头撞上那把黑黝黝的重剑。
  血族子爵满头冷汗,慢慢转头,此时方才看到握住东岳的手,又看到了一个年轻的人族。他此刻除了凝神戒备,根本不敢有多余动作,对方这么近的距离能让他毫所觉,就说明了这个人族的实力强横。
  千夜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名血族子爵,目光在他领口徽章上停了停,说:“帕斯氏族的人,为什么会追杀门罗的族裔?”
  “你对我们圣血之裔了解很深啊!那么就应该知道,不管你是谁,涉及到伟大而尊贵的夜之女王的事情都不是你们人族能够插手的。让我过去,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血族子爵傲然道。
  千夜笑了笑,说:“我对你们的内讧完没有兴趣,放心”
  血族子爵悄悄松了口气,不知怎地,这个年轻的人族总让他有种莫名的压迫感,连暴起突袭的念头都兴不起来。现在千夜肯不插手,自然是好。
  然而千夜接下来说的是:“我只对杀你有兴趣。”
  庞然匹的压力平空而落,仿佛整片深海压下,血族子爵耳中甚至隐隐响起大海波涛之声。他也有伤在身,甚至不及反抗就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这时头顶响起隐隐呼啸,东岳当头砸下!
  帕斯子爵双手持剑,拼命迎向东岳。他这把剑也非凡品,居然在剑锋交错的刹那没有被斩成两截。然而东岳砸下时的巨力却不是他能够抵抗的了,连剑带人被一剑砸倒。长剑扭曲,他的脑袋也完变了形状。
  千夜拔出吸血刃,刺入他的血核,彻底终结了这名子爵。
  千夜在子爵尸体上摸了摸,除一些原力、水晶币之类的杂物外,竟然还有一滴源血,虽然品质一般,但是源血本身已经足够珍贵。千夜将东西收好,顺着夜瞳逃离的方向追了下去。
  夜瞳速度很,只一会儿功夫沿途残留的气息就越来越淡,若不是千夜开了真实视野,可能已经跟丢了。还好他速战速决,没在那名帕斯氏族的子爵身上浪时间。
  不过追了一段时间后,千夜开始微微皱眉,从沿途痕迹看,夜瞳的速度越来越慢,显然伤势已经发作,不过这并非意味着就能轻易追上她。
  有好几次,夜瞳都有意穿过强大凶兽的领地,要不是千夜和她一样有血脉潜伏,能够悄然潜行,尽量不惊动沿途凶兽和土著,早就被拦在了半路。但是这如同在剃刀边缘行走,难会有失手的时候。
  当千夜追上夜瞳时,她正在和一头强大凶兽战斗,显然是被察觉了气息。
  那是一头身上生着厚重背甲的蜥蜴状庞大凶兽,依靠射出的长舌来攻击敌人,移动间还有着与庞大身躯不相趁的灵活。
  夜瞳极地变动着方位,抓住时机连开数枪,可是原力都改变了轨迹,飞向凶兽背甲。虽然也掀飞了它的几块甲片,可和重重叠叠,整体厚达数米的背甲比起来,这不过算得上擦痕而已。
  原来这头足有十五级的凶兽,身周遍布扭曲力场,能够偏转攻击,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另类的领域,再加上厚重如城防装甲板的背甲,是难以对付。
  而且它的舌头飞射如电,动辄可探出百米,还极为坚韧,夜瞳连斩数剑都只能斩开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伤口,可是自己却几次险些被插中。
  千夜一看就知道夜瞳哪怕在盛时期,也不是这头凶兽的对手,而他自己的战斗方式正好克制这种有厚重防御的凶兽,但双方等级差异太大,也难说胜负。
  就在此刻,巨兽射出的舌头突然在空中扭曲成一个诡异的角度,一卷一,改刺为抽。这下夜瞳措不及防,后背被结结实实地抽中,整个人如炮般飞出,狠狠撞上一边洞壁,几乎半个身体都嵌入了溶洞石壁。
  千夜再犹豫,双生花瞬间在手,双枪合一,背后金色羽翼舒张到了极限,从枪口中射出的竟是一根金色羽毛!
  原初之枪!
  刹那之间,方圆万米一片死寂,所有声音,所有色彩都被原初之枪抽空,每一个生命都感觉到莫名的悸动,仿佛是听见了死亡之门的开,又仿佛是听到了来自天空的生命礼赞。那是一种法形容的体验。
  在万米之内,还有数场激烈的战斗,战斗双方都有刹那失神。
  威廉化成的巨狼一个踉跄,一口咬了个空,结果喀嚓一声,把面前一根粗大石柱居中咬断。和他对战的一名帝国中将脸色顿时大变,看着威廉的眼神都不对了。
  那根石柱少说也得两人合抱,而威廉这次化形的巨狼也就是永夜上随处可见的荒野狼大小,居然一口就把这么粗的石柱咬断,中将竟然连原力波动还是纯粹力量的结果都没看清楚。
  这名帝国中将战斗经验极为老辣,趁着威廉张大嘴拼命往外吐碎石头的时候,转身就走,行动之间那叫一个干脆利落。等威廉吐干净了嘴里的杂物,对手早就不见踪影,他不由呆了呆,随即很不高兴地发出一声咆哮。
  另一个方向上,白凹凸必中的一拳忽然顿了一顿,对面外形如同一团雾气的天鬼分身也有瞬间停滞,两相叠加之下,白凹凸这一拳的拳力只是擦到天鬼分身。
  然而拳力如柱,依然声向前,在前方洞壁上打出一个空洞,根本不知道有多深,一眼望下去,少说也得有数十米,边缘光滑如镜。
  天鬼分身诡异扭动,神似一个人形在转头向那空洞方向望了一眼。它的扭动蓦然变得激烈起来,突然原地散开又聚拢,变成一束轻烟,飞射入白凹凸轰出的拳洞内,转眼消失,居然是利用这个通道逃跑了。
  白凹凸也是一怔,完没想到一路悍然杀到此地的天鬼分身会突然逃跑。但她反应如电,左拳再起,又是一道拳力轰入空洞。只听见深处传来一声模糊的惨叫,看来这次一拳已经得手。
  然而白凹凸却没有分毫愉悦,就算已将天鬼这个分身重创,可还是让它逃掉了。
  白凹凸面沉若水,回首向某处望了一眼,如果有存在能够俯瞰整个地下溶洞世界,会清晰发现她看的方向正是千夜所在之处。
  如果不是刚刚那阵奇异的心悸,她早已一拳重创天鬼分身,而左手蓄势待发的另外一拳则会彻底把这个分身永远留下。现在天鬼分身却成功逃脱,下次它再也不会如此大意,必然又是一场苦战。
  白凹凸沉吟片刻,终还是法确定那种心悸究竟是因为什么,而且里面还含有一种让她也有些忌惮的味道。终悍勇如她,选择了远离悸动传来的方向。
  又一座战场上,天鬼第二个分身同样略有停滞,但它对面的赵君度也一起受到影响。天鬼分身似乎先一步恢复过来,立刻向远处飞退,打算拉开距离。它自接战后就法脱离近身缠斗,而赵君度手中那把碧色光刃实在让它忌惮,碰都不愿意碰一下。
  然而天鬼分身刚一退,忽然毫异状的周围空间蓦地紫气汹涌,身后是出现两道紫色火柱,顶端已经隐隐呈青色。天鬼分身措不及防,一头撞了上去,被两道紫火柱卡在正中间,烧得它凄厉惨叫。
  赵君度的紫气好像对天鬼伤害格外大,紫火柱是连构成它身体的黑气都一并点燃。
  天鬼一边惨叫,一边奋力挣扎,黑气如箭,射向四面八方,顿时将紫气柱打得千疮百孔,整个领域也变得摇摇欲坠。然而此刻,对面一片碧色光芒如墙般铺天盖地推来,瞬间将天鬼分身覆盖。
  天鬼分身发出一声高了八度的惨叫,缩小到原本一半的黑色身体从碧色光芒中冲出,迅速消失在溶洞深处。
  赵君度站在原地,脸上微现苍白,又有一抹不太正常的红晕一闪而逝。他是在探索之际,被天鬼分身突然偷袭,然而赵君度武技号称接近完美瑕,根本没有便宜可捡。惟一麻烦的是天鬼分身在这个巨兽意志压制的世界里,竟然还保留了原本的战力,双方等级差距太大。
  尽管处于下风,但赵君度从容周旋,没有一丝破绽,结果悸动传来之际,他的恢复速度还在天鬼分身之上,立刻抓住机会,以八方封镇配合碧色苍穹一举重创天鬼分身。但想要追击甚至是消灭这个分身,却也力所不及。
  赵君度向悸动传来的方向望去,眸中光芒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方转身离去,选择了一条远离悸动源头的路。
  而在夜瞳遭遇巨兽的洞穴中,千夜倒飞了出去,双生花光芒刹那暗淡,甚至上了一层灰朦朦的霾。
  原初之羽化为一道金色光芒,仿佛箭矢,在几乎法分辨的瞬间就穿透了巨兽的身躯。令夜瞳束手策的厚重背甲,根本没能阻挡分毫。
  巨兽的身躯突然开始膨胀,眨眼间就胀大到肌肤寸寸破裂的程度。从肌肤裂口中透射出穷尽的金色光芒,随即一圈金色光波声息地扩散开去,遍布整个洞窟。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1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