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三 第一滴源血

章五十三 第一滴源血

章五十三第一滴源血
  在金色光芒中,巨兽仰天咆哮,整个大厅到处都是咔咔擦擦的碎裂声,洞顶落石如雨,连洞壁都在开裂,有的通道被堵住,有的破壁移动出现了的缝隙。
  已经昏迷的夜瞳也从洞壁中掉出来,知觉地撞在金色光波上,又倒飞出去。千夜大吃一惊,用尽后一点力气冲过去,把她的身体一带,在夜瞳摔到断裂的石柱上之前,抓了她,然后两人一起重重倒在地上。
  千夜仰面朝天躺着,如离水的鱼,大口大口喘着气。肺中如火,吸进的空气也仿佛被燃烧。他此刻眼前一片模糊,身体好像已经与意识分离,连自己的四肢在哪里都感觉不到,不用说动上一动了。
  溶洞大厅的地动山摇终于过去了,趴伏在乱石中的巨兽完失去生命迹象,就连强硬坚韧的躯体都好像干瘪了下去。
  千夜此刻体内几乎找不到一丝力量,所有原力和血气都被原初之枪抽得干干净净。这记原初之枪威力比之黑森林那一枪又有所增长,但是发动时对原力血气的需索也加恐怖。以千夜此刻实力,也几乎被瞬间抽干。
  然而眼前才是危险的时候,巨兽意志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清晰,那是磅礴浩瀚得超越了整片大陆的存在,如同整个虚空倾斜下来,压向千夜。在巨兽意志面前,个人的意志渺小得像一粒尘埃,被牵引着归于那方浩大。只要融入了,今后就再没有名为千夜的生命存在。
  在这一刻,千夜的心情格外平和,爱恨怨憎种种纷乱的情绪都已远离,他仰望着虚空中那一片格外不同的世界,仿佛有明悟如泉水般从心头流过。生存的意义,力量的意义,过往在黑暗中得到的一束束微光的意义。
  随着吞噬一切的虚空一分一分染上深黑,那些微光是惟一不熄的存在,千夜甚至能够感觉到暖意。原来他的生命虽然开端就充满苦难和不公,但也在艰辛中得到了这么多弥足珍贵的东西。
  想要活下去,是为了已经拥有的,而追求力量,是为了不再失去。
  就在此际,黑之缓缓浮现,自行翻开,从页中竟然散发出缕缕原力,而且不只是黑暗原力,还有黎明原力。两种极端属性的原力彼此泾渭分明,奇迹般地相安事,就像破晓前的那一刻,黎明在黑夜中睁开了眼睛。
  黑之散发出深邃幽远的波动,将虚空巨兽的意志隔绝,护住了千夜如风中残烛般的意识。
  千夜的身体就如干涸已久的田地,贪婪地汲取着一切雨露。很血核重脉动,送出几缕燃金之血,而大地上有一层浅浅的兵伐决潮汐在奔流,千夜这才恢复了行动能力。
  洞窟中一片死寂,千夜吃力地转过头,夜瞳躺在他臂弯里,仍在昏迷。刚才危机中,千夜把她护在怀里后才倒下,现在这个姿势看不到她的脸,只能感受到呼吸、心跳和身体的起伏,感受到她还活着。
  千夜慢慢撑坐起来,小心翼翼地不让夜瞳受到太大颠簸。他挪动了几下,找到一片还算完好的洞壁,背部靠上去,支持住自己疲累比的身体,这才低下头察看夜瞳的情况。
  即使在昏迷中,她双眉依旧紧紧地锁在一起,显然还在承受着痛苦的折磨。夜瞳的气息紊乱,眼角处还有未干涸的血痕,在苍白得有些耀眼的肌肤上,看着格外触目惊心。
  千夜伸手,用指尖轻轻拭了一点她眼角的血渍。血还是鲜红的,甚至还有点温热。指尖擦过的地方露出的是雪白肌肤,并没有伤痕。那么这些血,就是从她眼中流出的。
  千夜的手微微颤抖,忽然有些软弱,不敢继续翻检她眼部的伤势,他害怕看到那些伤口。即使黄泉红蝎永夜一路走来,他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在战火中度过,见过不知多少血腥场面,可是此刻的千夜依然害怕。
  停了一刻,千夜的手转而向下,检视她的身体。借助真实视野,夜瞳身体状况一一显现。她身上断了几根肋骨,那是被巨兽打进洞壁的那一击所至。另外身上还有一些擦伤淤痕,和浅浅的刀口,可能是之前被追杀的旧伤,还有就是受到原初之枪的波及。
  这些都是小伤,哪怕是肋骨断裂,内脏受损,对血族强悍的恢复能力来说,多休养几日即可。然而夜瞳身上重的伤一在眼睛,一在血核。
  她血核的状态很不稳定,忽忽慢,千夜感觉到血核部位散发着异常的浓郁生机,,真实视野里可以看到血核表面正在不断渗出色彩鲜亮的血丝。
  这并不是好事,而是血核受到重创破损,再也锁不住内中蕴藏的源血。再加上她双眼的伤,显然是夜瞳不久前对上了极为强大的敌人,结果瞳术遭到反啮。
  当初千夜在寂火原遇到赵君度时,就碰到类似情况,只是当时赵君度有意留手,并没有悍然反击,所以他没受什么伤。
  可是夜瞳却不一样,看她现在的情况已经伤到了根本,如果没有及时得到救治,不但眼睛会受到永久性伤害,失去瞳术异能,甚至会由于血核受损而慢慢死去。
  千夜双手冷得象是浸过了冰水,动作都有些僵硬,慢慢将夜瞳的衣服理好。他拿出那颗从帕斯子爵身上得来的源血,撬开夜瞳的嘴,将源血滴了进去。源血入喉,夜瞳的脸色立刻有了些血色,紧锁的双眉也舒张少许,显得不是那么痛苦了。
  千夜心中燃起希望,将手放在她胸口,可以感知到那缕源血正在渗入血脉,绽放出生机,试图调动夜瞳身体原有的修复能力。
  然而就像一杯水倒入大湖,虽然激起一个小小涟漪,但很就被淹没了。受创的血核依然在艰难地脉动着,每一次翕张都有色彩斑斓的鲜血溢出,同时带走一缕生机。
  千夜强自镇定,在安度亚的神秘空间中一阵翻找,找出十多块大大小小的血晶,部拿出来一块一块捏碎,其中贮存的一缕缕血气不断输入夜瞳体内,但是就连源血都法从根本上扭转伤势,区区几块血晶又有什么用?
  千夜感觉到一阵力,他低伏下去,将脸埋进夜瞳柔软的发丝。如果连源血都没有用,那么对于受伤的血族来说,惟一有效的就是血池了。可是在这绵延如山脉的巨兽骸骨内,走出去都不知道需要多久,不用说外面的广袤天地,又要如何回到永夜?
  正在不安中,千夜抬头看到趴在乱石中的巨兽尸体,他小心地把夜瞳从膝上移开,然后拔出吸血刃走了过去,一刀刺入,感受着滚滚精血冲进体内。
  原初之枪虽然湮灭了巨兽大部分原力,但残余的精血还是相当丰厚,吸取力量带来的暖意和充盈感,稍稍安抚了千夜烦躁的心。
  他没有运转玄篇,任由暗金和紫色血气用原始的方式吞噬着外来精血,忽然有一个念头从意识深处升起,那并非属于他的记忆,却又如此真实。
  千夜微微一怔,本能让他抓住那些碎片从意识中扯了出来,这个举动就像打开了某个阀门,随即汹涌的血色洪流差点把他冲了个跟头。当千夜回过神来的时候,意识中多了许多东西,那或许可以称之为传承的知识。
  千夜此刻脑中的思绪是一团乱麻,需谁来说明,他就清楚知道这来自天鬼大战时,曾从意识中看到的所有血族起源,血之长河流淌在时光洪流中的记忆。虽然可能只是极微小的一部分,但也包括了血族的力量、传承、异能等等知识。
  忽然丝丝馨香传来,惊醒了发呆中的千夜,他迅速回头,看见夜瞳胸膛起伏得越来越急促,口鼻中喷出的气息渐渐灼热,香气就是从她的呼吸中传出。
  这并不是好事,显然,她的伤势正在加速恶化,以至于即将陷入沉眠。
  当夜瞳清醒时,还能够有意识地控制伤势,但在长时间深度昏迷后,自愈的平衡被打破,所有压抑住的暗伤就都爆发出来。于是身体为了自我保护,动了沉眠。这是血族治疗伤势的天然方式,然而如果没有外力帮助,这种沉眠就有可能变成百年甚至千年。
  千夜走到夜瞳身边,单膝跪下,拿起她力垂落在身边的手。两人双手交握,同样苍白,同样冰凉。夜瞳受伤如此之重,想要唤醒她已经变得很困难,而一旦唤醒,伤势可能彻底恶化。而好的疗伤外力,除血池外,就是源血,来自位阶高,力量强大血族的源血。
  在场就有一个也许是适合的血族,那就是千夜自己。
  千夜凝视着夜瞳完美的面容,目光渐渐坚定,首次在完清醒的状态下泛起血色光芒,瞳孔仿佛是上品的红宝石,晶莹剔透纯粹而不带丝毫杂质。
  他的血核低沉有力地搏动,每一记都好像砸在世界的心脏上,整个溶洞大厅再次微微颤抖呜咽起来。一滴源血在血核中央缓缓凝聚,鲜艳、活泼、灵动,带着蓬勃生机,中心处浮着一颗金色晶粒。
  这就是千夜的源血,第一滴源血。
  来自血之长河的知识虽然庞大,却是断续的片段,千夜得到了凝聚源血的方法,却不知道该如何取出。不过没有关系,任何事情都有一种原始的方法。
  千夜伸手摸了摸夜瞳的面颊,然后解开衣服,除去内甲,露出肌肉线条分明的胸膛。
  他拔出短刀,一刀刺入自己的胸膛!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1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