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五 挑战

章五十五 挑战

在通道另一头,出现了一个身披蓝衣的身影,清冷傲然,有如霜天孤峰。⊙頂點小說,
  “他本来确实不想等的,你倒是够聪明,只可惜运气不太好,等来了我。”李狂澜道。
  “你又是谁?”罗宾逊脸色凝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帝国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如李狂澜这样特征鲜明的强者,早就应该在黑暗国度挂号了。
  李狂澜根本没有回答罗宾逊的兴趣,目光越过了这位出自名门的血族伯爵,落在千夜身上,说:“上次你伤了我的手,这个情分我可一直惦记着呢。你这一剑让我很期待,不应该浪在这个废物身上。“
  罗宾逊何尝受过这种侮辱?顿时大怒,喝道:“我可是出自圣血之裔古老的氏族”
  “我知道,不就是帕斯吗?如果你们那个什么圣子,或者是侯爵来了,我自然会认真一些。至于你这种已经没什么晋阶潜力的家伙,怎么看都是废物!”
  罗宾逊不再多说,长剑一振,大步向李狂澜走去。这是对他族名的侮辱,必须用血才能洗刷干净。而且身为帕斯氏族的伯爵,罗宾逊也不会惧怕任何来自同级的挑战,这是十二古老氏族血脉的起码自信。
  李狂澜一扬寒月笼沙,剑锋上水光荡漾,刹那间凝聚成一团浅蓝色寒气,向罗宾逊当头扑去。
  罗宾逊大喝一声,长剑上血气涌动,如一条鲜血匹练,冲向寒气。
  相交刹那,艳红的匹练瞬时被冻结,形血气竟变成冰霜,片片坠落。
  罗宾逊脸色瞬间惨白,连双眼中的血色光芒都淡得几乎看不见,半身爬满白色雾气,立刻结成一层薄薄冰霜。刚刚交锋中,他的血气几乎军覆没,连带本体都受到重创,可说是完败。
  在罗宾逊惨淡的脸色前,李狂澜貌似矜持实则高傲地笑了笑,说:“我可还没尽力呢!”
  罗宾逊连说话都有些困难:“你!要不是那把剑”
  “剑?”李狂澜扬了扬寒月笼沙,说:“这把剑,就是你倾家荡产也买不起。所以说你还是废物,不然的话怎么不弄把好点的剑来跟我比拼呢?”
  罗宾逊气得双眼瞪圆,艰难挪动脚步,想要和李狂澜拼命。可是他才迈出一步,忽然一声惨叫,手臂双腿上猛然喷出血色火焰,竟是血气在熊熊燃烧。
  “巨兽意志”一句话都未说完,罗宾逊就一头栽倒,化作血色火炬。
  李狂澜望向千夜,笑容中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你应该就是赵家的千夜吧,到我们了。”
  千夜微皱着眉,上下打量着他。这个对手让他完捉摸不透,长得极是俊美,但少了几分英武,又多了几分妩媚。他笑起来的时候,双眼如同水波流动,似是会说话的样子,直欲把人的魂魄给勾走。
  可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眼中根本没有笑意。那些翻涌流转的光芒,不是水波,而是剑意和杀机。
  “你是帝国人?”千夜问。
  “当然。”
  千夜双眉皱得紧了:“如果是帝国人,现在似乎不是我们动手的时候。等出去之后再打不迟。”
  “你的意思是先对付黑暗种族?”李狂澜笑了起来,“这种话也就骗骗傻子罢了,不管什么时候,我们帝国这边,黑暗种族那边,都少不了内斗。废话少说,我李狂澜要和你一战,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千夜也不多话,双手握住东岳,缓缓提起,剑锋上的银色花纹片片点亮。看到李狂澜的剑意,就可知他的为人和他的武道一样,都是极为固执。这种人认定的事,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李狂澜目注东岳上含而不发的原力,却皱了皱眉,忽然剑锋遥遥一点,一道细如发丝的蓝色光华瞬间射在东岳剑锋上。叮的一声,恍若两柄神兵真的交换了一击,激得东岳震颤不已,剑身上绯色原力升腾,又有片片金色光芒浮现。
  千夜大吃一惊,刚刚这一击到极致,蕴含的冻气极为霸道,差点击溃附在东岳上的原力。李狂澜的霜寒原力从属性上仅仅比晨曦明差了一点,可是量上却强得太多,只是试探的一击,就让千夜差点握不住东岳。
  李狂澜看了,却微皱眉头,道:“你身上确实有伤,而且还不轻。只有数剑之力,这还怎么玩?”
  千夜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中却也在好奇李狂澜的身份,仅凭隔空一击,就能看穿他现在的状态,这份能耐可是非同小可。除了身怀类似于真实视野的异能外,这个蓝衣年轻人的武道境界必然也到了极高地步。
  李狂澜双眉很展开,道:“也罢,我也不占你太多便宜,先就这么打一场吧!”
  说着他根本不管千夜什么反应,就是一剑遥遥切向千夜咽喉。寒月笼沙方动,一道水蓝剑光已经到了面前。
  这一剑实在太,就连千夜的反应速度也来不及避让,凭着千锤百炼的基础剑技和生死血战得来的战斗本能,提起东岳在咽喉前一挡,堪堪挡住了那道蓝光。
  叮的一声,蓝光在东岳上炸得粉碎,原来只是一片小小冰块。但千夜却是身剧震,连退数步,身上脸上是泛起一层薄薄冰霜。但是和罗宾逊不同,千夜身体一震,冰霜纷纷碎落,就好像只是大雪天沾到了一些雪花而已。
  这下不仅仅是原力的较量,多是依靠身体的强横脱出冻气的桎梏。李狂澜双眼一亮,道:“有点意思!”
  寒月笼沙刹那间连挥数次,剑剑若闪电,千夜眼前几乎蓝光乍现,剑气就到了面前。在这种攻击频率下,什么剑技什么预判都失效,他索性微微合上眼睛,也不看炫目的剑光,完只能凭本能反应挥剑抵挡。
  东岳在千夜手中东挥一下西挡一下,显得颇为笨拙,看上去毫章法,但偏偏一道不剩地把剑气悉数挡下。
  “好剑法!”李狂澜大赞。
  他踏步向前,一步十米,剑尖乍起,已然点到了千夜的鼻尖!
  这一剑得几乎解,千夜手持东岳,是没法和李狂澜比出剑速度。他索性对当面刺来的一剑不管不顾,东岳斜挥,扫向李狂澜的腰际。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李狂澜一剑可以刺穿千夜脑袋,但自己也会被千夜腰斩。
  李狂澜忽然松开寒月笼沙,伸手在东岳剑锋上一拍,光的重剑如被大力挤压,偏向一边。他的动作迅捷若闪电,流畅如水云,一掌击出后,重又握住剑柄,继续向前刺去,寒月笼沙就象根本没有停顿过一样。
  千夜手腕一用力,东岳剑锋借着他那一掌顺势下沉,剑尖刺入地面。随即千夜握住剑柄横摇,东岳就如铡刀般向李狂澜切去。只要被东岳剑锋带到,那李狂澜就是双腿不保。
  李狂澜权衡利弊,不得不退后一步避过东岳,可他哪会被如此轻易逼退,在变幻步法时,伸手一带寒月笼沙的剑柄,水蓝冰剑再度脱手,这次却是飞旋起来,在空中盘转一周,自行斩向千夜后脑。同时他让过东岳剑锋后,蹂身再上,徒手向千夜攻去。
  此刻李狂澜和寒月笼沙人剑分离,有如两个配合默契的高手,一同围攻千夜。
  千夜却仿佛毫不在意被冰刀般的利刃切割,不退反进,直扑李狂澜,瞬间与他激斗十多记,这才侧身避过由后方攻来的寒月笼沙。移位途中,千夜反手一抄,如同背后生了眼睛一般握住东岳,横剑挡在身前。
  李狂澜毫不放松,追向千夜,当他身形经过寒月笼沙时,肩头微耸,在剑锋平面轻轻一触,冰剑竟然在空中一个翻滚,再度斩向千夜。
  这是场千夜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战斗,李狂澜与寒月笼沙时分时合,多时候这把剑居然没有握在手中。然而论是指尖肩头,甚至袖口衣角,李狂澜身体任何一个部位接触到寒月笼沙,这把剑就如同获得了灵魂和生命,会从匪夷所思的角度斩向千夜。
  这一刻,人与剑俨然成为两个不同的个体,围着千夜狂攻,而这种战术也相应地挤压了他的躲闪变化空间。
  千夜沉着应对,在狭小的方寸之地自如趋退,他几次想要尝试将寒月笼沙击落,可论是人是剑,攻势都太太诡异,法组织起一次完整的反击。
  或许战技上李狂澜仍是略逊于赵君度,不象后者那样已经达到完美缺的境界。但李狂澜速度太,原力属性诡异又量大,水晶剑本身也太锋锐,千夜就算看到了破绽,也从利用,所以他的破绽也就不成为破绽。
  呼吸之间,两人已经不知交手了几百上千次。李狂澜人剑分流,各种秘传格斗技在手上如繁花绽放,让人看得目不瑕给,几欲窒息。
  千夜的战斗风格就要粗糙和质朴得多了,翻来覆去就是军中格斗术和基本剑法,很多时候甚至连格斗术都算不上,只是东挡一下,西打一拳。
  然而就是这种笨拙打法,却将李狂澜所有攻击都堪堪挡下,哪怕有时挡可挡,也会用从破解的两败俱伤招式逼得李狂澜不得不弃攻转守。
  打到酣畅之际,李狂澜一人一剑化作两团蓝色流光,绕着千夜飞旋,攻势如长江大河涛涛不绝。而千夜就好像激流磐石,始终岿然不动。
  “好剑法!这招厉害!有意思!”李狂澜不断大赞。
  战到酣之际,李狂澜忽然闪退一步,在十米外站定,气定神闲地看着千夜,额头连汗珠都不见一滴。千夜却胸膛速起伏,脸色苍白,气息亦虚弱不少。
  李狂澜看着千夜,忽然道:“你看上去怎么象是伤了根本?”
  千夜只是沉默,伸手搭在斜插地面的东岳剑柄上,凝视着李狂澜。
  这是他平生所见为可怕的敌手,即使是赵君度,也因为等级和武器的或许会在战力上略逊一筹,而这个年轻人看上去也不过和赵雨樱差不多大的年纪。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2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