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六 沉重的人情

章五十六 沉重的人情

李狂澜摇了摇头,似是对千夜,又象是在对自己说:“你现在还太弱,又受了重伤,杀起来实在没意思,过上一两年才算是个好对手。这个给你,今后努力修炼,一年后我会再来找你。那时候若你还不是我对手,干脆就死在寒月笼沙下好了!”
  说着,李狂澜伸指一,一个手指大小的东西就飞向千夜。千夜一把接住,拿到眼前一看,顿时一惊。
  那是个整块碧玉雕琢而成的管子,上面以大师级的刀工镌刻着飞凤栖梧的图案,下方有四个古字:镜水涤生。
  传说中镜水至弱,连一片羽毛都法浮起,却至纯至净,可净化世间一切污秽脏垢。管中当然不可能是只存在于上古传说中的镜水,但在世人心中却也没有什么差异。
  管中以镜水为名之物是帝国几种圣药之一,具有白骨生肉、修复武道根基的神效。而且由于工艺环节上的特殊要求,据说只有来自敬唐李氏血脉的天赋能力才能制出,就连帝室也法复制,因此这非但是李家独门密药,还产量极少,一年也仅寥寥数份而已。
  千夜翻过管子,果然在底部看到一个眼熟的家徽。在他的安度亚空间里有一条腰带状防御武具,上面就有同样徽记,那条守御缎带的原主人名叫李续,当时和血族联手袭击了宁远集团的商队。
  想到眼前这个蓝衣年轻人动手前曾自报姓名为李狂澜,千夜不由皱了皱眉,能拿出如此价值不可估量之物的,难道是敬唐李氏的嫡系子弟?
  李狂澜把千夜的动作收入眼底,突然说:“听说你和宋子宁有过命的交情?”
  千夜刚想到宋子宁那支用来做饵的商队被袭击之事,就听李狂澜提起好友的名字,不由陡然警觉起来,抬头望向李狂澜,神色凛冽。
  李狂澜似乎觉得千夜的反应很有趣,“我来之前刚见过他。说起来,宋子宁才十一级而已,战力好像比你还差点,竟然带了一千多点的杂牌军就敢在大战场上深入敌后,还有本事突围到帝国防线附近才被重重包围。”
  千夜此刻的脸色已经极为冷沉,短短接触,他隐约摸到了点这个蓝衣年轻人的性情,对方这么说很大可能是一路冷眼旁观宋子宁苦战。而且敬唐李氏当初参与打劫宁远集团的商队,难道就只是巧合?
  李狂澜突然笑起来,“你现在才真正有杀气!要知道,这个鬼地方和铁幕也没什么区别,不管杀谁都需善后。而我当初遇到宋子宁的时候,他已是强弩之末又被斯伯克氏族的血伯爵追上,我明明是为他解围,他却从头到底对我防备森严。”
  千夜听到这里神色倒是微微一松,只不过弄不明白李狂澜究竟想干什么了。
  若说有恶意,此刻千夜已近油尽灯枯,以李狂澜斩杀帕斯伯爵的威势,只需力出手,就能将他斩于剑下,却拿出这么一管价值连城的伤药。若说没有恶意,李狂澜东拉西扯把话题绕到宋子宁身上,再联想之前敬唐李氏的种种鬼祟行为,其中又有什么深意?
  千夜轻轻吐了一口气,不想再和李狂澜莫名其妙地多说下去,扬扬手上镜水,直接了当地问:“为什么?”这小小一个玉管实际上本体份量比沉重,而它的价值则要比整个黑流城都要贵重数倍。
  李狂澜笑了笑,“我对宋子宁说过,要下来杀了你,不过现在改变主意了。”
  千夜皱眉,又问:“为什么?”
  这两句为什么当然不是一个意思,但李狂澜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听懂,继续说:“在我剑道登天之途上,需要几个能够陪我好好走一段路的人,也即我手中剑锋的磨刀之石。‘镜水涤生’就算再难得,也要看用在什么人身上。与其拿来给那些废物收藏,倒不如为我准备几块磨刀石。而你,恰好是有资格的人之一。”
  千夜神色恢复平静,道:“但这仍然太贵重了。”
  李狂澜笑容中多了些神秘,“除此之外,倒是还有两个原因。一个呢,出门前有人对我说过,这管东西在这里会派上大用场,对我今后有大好处。现在我觉得,就到了那个人说的时候。第二个呢,既然知道镜水贵重,也应该知道这相当于救了你一命,那你就算欠我一个人情吧。如果以后你死在我手上,就算是把人情还了。”
  千夜定定地看了李狂澜一会儿,然后把镜水收起来,说:“好。”
  李狂澜倒是微觉惊讶,对千夜如此干脆显得有些意外,眼中的兴趣浓了些。“你和宋子宁两个,和外面传说的都差异很大啊!”
  千夜垂目不语。
  见千夜不说话,李狂澜倒也不再多话,“让开吧,我要往前走了。”
  千夜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指了指李狂澜来路右侧的岔道,说:“换条路吧。”
  “但这条路近,我可不喜欢绕远路。”李狂澜眼神转冷。
  “还是换条路吧,这条路不方便。”千夜没有丝毫动摇。
  “我若是现在就杀了你,就没必要换路了吧?”
  “是的。”千夜的手按在东岳剑柄上,稳定得就像两人初见。
  李狂澜和千夜对视许久,方缓缓地道:“这条路后面,有什么东西吧?”
  千夜面色不变,凝立不动。
  李狂澜盯着千夜,目光如欲将他穿透,看到后方通道深处隐藏的秘密。他忽然一笑,出人意料的有些小小狡黠,说:“或者,那里有一个人?”
  这一问突然而至,虽然千夜清楚知道李狂澜来的时候,他和帕斯氏族的伯爵已经结束了关于夜瞳的话题,但眼瞳深处不可抑止地微微波动了一下,而这变化虽然细微,哪里逃得过剑道已近大成的李狂澜。
  他嘴角泛上胸有成竹的笑意,伸出两根手指,说:“那么,这就是两个人情了?”
  千夜咬牙,但仍缓缓地点了点头。
  李狂澜仰天大笑,转身随意选了条岔路,一路远去。直到他走得远了,笑声还在通道内回荡不已。
  待李狂澜走后,千夜忽然出了一身大汗,如欲虚脱。刚刚的对峙看似轻松,实则凶险之极。李狂澜实力太强,他所能凭恃的,只有一发原初之枪而已。然而对方一动即如惊雷闪电,这发原初之枪能不能打中,还是个问题。
  千夜拿出镜水,只觉重得坠手。不管李狂澜本意如何,这件东西都贵重比。至少现在,千夜还不觉得自己的两份人情够换一份镜水。
  千夜看着玉管上精致的雕刻,出了一会儿神,就拧开盖子,把里面的液体一口吞入。立刻如淋甘露,耳边甚至有“嗡”的一声轻响,不但体内充满濛濛细雨,就连身肌肤都仿佛刹那张开,接受来自虚的雨露沐浴。
  已见底的黎明潮汐节节高涨,柔和地流淌着,好像春雨中的大江。而被雨露滋润的肌肤,像是严冬之后生的大地,每一条肌理都在修整、复苏。
  这玄妙的一刻,似乎持续了一段时间,又像是仅仅刹那,当千夜重睁开眼睛的时候,伤势已好了大半,就连顽固滞留在体内的那几处黑钛都完消弭,身上下只剩血核的创伤未复了。
  “镜水涤尘”果然神效,李狂澜的这两份人情实在是太大了。
  千夜摇了摇头,站起身,拔起东岳,回到夜瞳沉睡的大厅,走到她身边,蹲下,默默看着她,仿佛要将那张完美容颜上的一切都刻在自己心底。
  片刻之后,千夜将她领口拉开,伸指一点,在血核部位处用原力刺破了一个小洞。纯正的晨曦明和她的血气一触,即刻燃起一道金色火柱,直冲数米!但是伤处血肉也被烧结,形同于封住了伤口。
  夜瞳双眉紧紧皱着,显然用黎明和黑暗原力对冲的力量强行封闭血核创口十分痛苦,但她却没有因此苏醒。在源血初步修补好血核之前,就是天大的事也难以将她惊醒。
  千夜感知着夜瞳体内情况,和他所想的一样,之前那滴源血并不足以让她的血核完恢复。夜瞳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没有血池这种外在能量的辅助,她醒来后能否恢复到目前的实力都很难说,甚至有可能终身止步不前。
  千夜伸手沿着她面颊的轮廓慢慢抚摸,心情出乎意料地平静,虽然夜瞳在沉睡,他却仿佛能够感知她的心情。那眉宇间在沉眠中都法抹去的灰暗,不仅仅是因为伤口的痛。
  她是极高傲的,原本集万千期待于一身,却突然被掐灭了所有希望,若是只能庸碌度过短暂余生的话,千夜知道,她必不会接受,一定会亲手终结自己的生命。
  千夜的血核在有力地跳动着,中央再次有一滴源血成形。这次仿佛来自限深处的记忆中,浮现了一条血之长河,有什么如同飞鸟点水般一掠而过,然后那滴凝结出来的源血出现在千夜的指尖。
  千夜将它滴入夜瞳胸前的伤口,那里顿时喷出一缕暗金色火焰,随即熄灭,伤口处被一层琥珀般的物质所封住。夜瞳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体温急剧上升,仿佛体内有一团烈焰在燃烧,她的肌肤上也泛起红色,不安地扭动着,突然张口,发出啊的一声大叫。
  伴随着叫声,竟有一道血柱喷出!随即千夜就听到了低沉而又强劲的声音,一下一下有若远古战鼓。
  那是她血核脉动的声音!
  听到脉动之音,感知着夜瞳速攀升的血气,千夜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这次源血效果出人意料的好,血核自我修复的速度了何止数倍。
  千夜跨出这个小小的半封闭石室,在大厅里找了个地方,怀抱着东岳坐下来,静静守候。接下来的时间走得格外轻盈,附近仍时不时传来激斗声,这边却十分平静,再也没有出现过不速之客。
  当又一个日夜交替之后,千夜听到夜瞳的呼吸变得平静,血核脉动也渐渐和缓。他像是预感到了什么站起来,走到石室外,却没有进去,只是向里面看去。真实视野告诉他夜瞳的伤势基本痊愈,随时有可能醒来。
  千夜很平静地转身,走回原处拿起东岳,慢慢离开了这个溶洞大厅。
  在离开的时候,他一直没有回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633612.html